“安伯父,您这是什么意思?”王胖子一点都没紧张,一副闲情若定的神态,看着安少风的父亲。

  “今天我要对付的是秦风,没有你们几个什么事,我不想与你们几个小辈之间计较,以免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所以希望你们赶紧离秦风远点。”他面露凶光,看着我们。

  我笑了,见我笑,他有些不知所措,脸色不好看,立刻问我,笑什么。我直接回答他,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难怪安少风会如此的阴险卑鄙,原来都是跟他这个爹学的呀?啧啧啧,还真是佩服!我边说,边摇着头。

  “你找死!”他气的眼睛猩红,脸色铁青,立刻冲我大吼,然后向着我冲来,他的速度很快,虽然离我还有段距离,但我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唰唰唰”的风声,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向着我刺来。

  陈江见状,立刻飞起一脚,踹在剑上。他根本没想这么多,所以手中的剑,握的并不牢靠,很快,便被陈江踢飞出去。

  他立刻大惊失色。没想到我的身边会有高手出现!

  他立刻问,秦风,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他的话,我笑了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个与霍雷有三年之约的人,可他不遵守他的承诺,为了攀附你们安家,霍思明做了你儿子的狗,他做了违背信义的事情,牺牲了自己女儿的幸福,要知道这样,我早就该杀了他!

  一想到霍雷,我就恨得牙痒痒,虽然他是被安少风威胁,但是就算再怎么样,身为一个男人,就不应该用女人来保全自己的性命。这种男人,他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

  他听到我说的三年之约,还听到后面的话,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立刻询问我这个三年之约是什么,我摇摇头,告诉他,没资格知道我与霍雷的三年之约。

  他立刻大喝一声,将安少风叫了出来。

  安少风出来后,看见我们几个,又看了看他爸,有些心虚了。

  安少风赶紧问他爸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他爸铁青着脸,生着闷气,没有说话。安少风见他不吱声,便将事情怪到我的身上,问我怎么惹他爸生气了,还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他么?要不要也让我看看他们之间的洞房?

  g看X,正,j版e3章节‘上%酷q匠$网

  听到这里,我立刻愤怒起来,就在我刚要出手的时候,“啪!”的一声,安少风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手指印,在他的脸上特别明显。

  “你这个畜生!你跟霍思敏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秦风为何要来上海找你的麻烦?你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安少风的父亲气愤的骂着安少风。

  见父亲生气,安少风只好实话实说,将如何设计让霍思明得罪游少龙,又如何用霍思敏作为代价,来帮助霍思明,还有如何威胁霍雷,以及承诺给他的好处,全部说了出来。

  “啪!”又是一巴掌,他再次扇了过去,扇在安少风另外的脸上,“给我跪下!”他再次大喝一声,安少风听见后,哪里会服气?恶狠狠的瞪着我,就是不跪。

  他立刻大喝,来人,让这个畜生给我跪下,向秦风赔礼道歉。

  很快,两个守卫有些畏手畏脚的向着安少风走去,然后看着安少风,说了一句,少爷,对不住了。便要强制的将安少风按倒在地,可是安少风非常的倔强,无论他们两个怎么用力,就是不跪。眼睛还猩红的看着我。

  我自然没有搭理他,我也懒得跟他说什么,安少风突然大吼一声,将身边的两个人吓坏了。

  安少风变得狰狞起来,立刻派人围住我们,但是有他爹在,哪里还轮得到他?不知道安少风从哪里突然整出一把匕首,我感觉到不对,刚想上前抢夺匕首,却已经晚了,只见安少风趁他父亲不备,立刻向着他父亲的心脏捅了过去。

  我直接一脚,将安少风踢飞出去,安少风大喊,以后我就是安家的家主,将他们给我拿下!

  安少风的父亲还想说着什么,可两腿一等,眼前一黑,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竟然是个白眼狼,在最后将自己杀掉。

  安少风,一个专门做着卑鄙无耻事情的富二代,仗着权势欺负他人,这样的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他能杀死自己的父亲,我都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他会在我们的面前杀,在自己手下的面前杀,更是在他结婚当天杀!

  安少风简直太过于猖狂,这样的人,若留在这个世界,必定是个祸害,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国家,我也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我立刻大吼一声,向着安少风冲去,安少风立刻大喊,让这些手下拦住我,并且将我们包围。

  毕竟安家的家主死了,少主的话,便是他们的命令,纵使他们有万般的无奈,为了混口饭吃,他们没得选择,将我们12人包围起来。

  “杀!这个畜生,连自己的爹都杀!这样的人活在世上都浪费空气!”我被他的举止弄得伤心难过,心里万般的感慨,于是号令大家,杀出一条血路,我要将安少风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就在我们杀的过瘾时,从左右两边,出现了几百号人,看样子,都是安少风事先安排好的,他已经算出我们会来!

  很快,我们12个人被差不多上千的人包围了,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脑袋,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杀!”我再次大喝一声,众人全部浴血奋战,我已经杀急眼了,根本顾不得有多少人,反正眼前出现个人,我就打,我们都有一个宗旨,那就是能不杀人尽量不杀人,但陈江他们却不是。

  所以,除了我们从X县来的七个人以外,其他人是见人就杀,而我们是见人就打,打到他们起不来,才行。

  “砰!”的一声响起,瞬间响起,所有人全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安少风,你不觉得今天你大婚的日子,大开杀戒,有点过分吗?”这次的不是杜局,而是另外一个人。

  “陈局,我过分么?他们在我结婚日子来捣乱,要抢我未婚妻,杀死我父亲,我这么做过分么?”安少风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反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