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霍思敏没感觉到我身体上的变化,不然还真尴尬啊!虽然我跟她做过不止一次两次的那些事情,可这次却是在牢房里,我一直克制着自己,怕自己在牢房做出禽兽的事情。

  可是霍思敏却不让我忍,直接将她性感的红唇,贴在我的嘴上,冰冷、滑软,她的唾液带着一股香甜,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的双手不老实的在她后背游走着,她立刻娇羞的瞪着我,看到她的样子,我笑了笑,继续吻着。

  这一吻,便长达五分钟,直到我们两个快要喘不过气,才有些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霍思敏看着我笑了笑,低下头,突然发现我的小帐篷,她立刻愣住了,她指着我的小帐篷,没有说话。

  我问她怎么了?害羞了?霍思敏点点头。她问我是不是很难受,我说还好啦!然后挠挠头,如果不难受,那是假的,都支起小帐篷了,能不难受么?就好像用手指头怼墙似的,手指头能不疼么?

  她什么都没说,直接开始脱着吊带,看到这一幕,我愣住了,我没想到,她会为了不让我难受,而宁愿在牢房里……

  我赶紧阻止着她,告诉她不要,她问我为什么?难道不喜欢她了么?我摇摇头,她满脸委屈的看着我,问我,既然不是,那为何要阻止她?分明是不爱她了,才会不想跟她做那些。

  听到她的话,我的内心非常的矛盾,我想,是因为我真的控制不住,我也爱她,我要给她幸福,不管是物质上、精神上,还是那些方面。但我不想,是因为这里是牢房,我不想她在这里跟我做那些,到时候留下阴影,再以为我是个禽兽。

  我太在乎她,所以我不想她难过,可是她既然这样说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见我没有阻拦,她继续脱着,当她那白皙的胴体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有些口干舌燥,立刻继续亲吻着她。

  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哎呀,疼,她赶紧小声的说着,看来我的手用力太大了,于是我非常的温柔,与她进行了牢房里的一次缠绵……

  我们两个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直到我浑身没劲儿,直到她浑身酸软。

  后来,我询问霍思敏,她想不想跟我走,想不想永远离开上海,离开霍家。

  霍思敏说,只要能跟我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行。不过她却很担心我,她说还有几天,就是她与安少风结婚的日子,到时候安家肯定会布置很多高手,她怕我会受伤。

  我问她,霍思明跟安少风到底什么关系?到时候不管是霍思明还是安少风,谁也不可能阻止我带她走,包括霍雷!只要阻拦我,我便杀!

  听到我的话,看到我眼中的神情,霍思敏有些慌了,她赶紧阻止我,说那是她的父亲跟哥哥,她不让我对付他们。可我说,如果不这么做,他们根本不可能让我带你走。

  霍思敏赶紧辩解说,她听说当初跟她父亲定的约定,如今我已经实现了,她父亲一定会信守诺言的,所以希望我不要对付她的父亲。

  我冷笑一声,你觉得你父亲会信守诺言么?如果他信守诺言,他会跟你哥强迫你嫁给安少风么?他们无非想利用你,来让他们攀附上安家。

  霍思敏赶紧摇着头,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听到这里,我震惊了,自愿的?她竟然自愿嫁给安少风?她明明是爱我的,竟然要嫁给安少风?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这一切都跟她哥霍思明有关系。

  那是霍雷刚带走霍思敏的那年,霍思明已经跟随了安少风,不过霍思明因为一些事,不小心得罪了京城游家少主游少龙,而游少龙与安少风之间的关系还算凑合,但属于井水不犯河水那种。

  霍思明想找安少风帮忙,可安少风却提出条件,想帮他可以,但必须要把他的妹妹霍思敏嫁给他。可这个毕竟是妹妹的终身幸福,霍思明也不敢草率的决定,说这件事要与他父亲跟妹妹商量。

  安少风只给他三年的时间,这件事,他先帮霍思明摆平,不过三年内,必须让霍思敏嫁给他,否则他会让霍家消失在上海。霍家在上海什么都不是,灭了他们不过是一个小指头的事情。

  听到安少风的威胁,回去后,霍思明跟霍雷商量了此事,霍雷想了想答应下来,他觉得只要能把女儿嫁给安少风,那么他们父子俩以后在上海也能有一定的势力,有安家在,谁还敢欺负他们霍家父子?

  霍雷当天就将此事告诉在X县的霍思敏,可霍思敏不同意,霍雷便用他们一家的性命来做威胁,听到以后,霍思敏很生气,又特别的无助,只好答应下来,还说三年的时间呢!早着呢!便没在意这件事。

  没想到没过几天,霍思敏为了我,差点被高风XX了,所以霍雷很生气,便要带霍思敏离开X县,回上海。

  但是他听闻了霍思敏有喜欢的男生了,而那个男生是我,我又救了她。霍雷不想欠我人情,但他没想到我却倔强的要命。最后他才跟我有了三年的约定,只要我统一了X县,那也是自己的一个本事。

  到时候也可以与安家相提并论了。

  酷匠网{O首发9

  所以霍思敏觉得霍雷会信守承诺,但我依然不相信霍雷,他既然能舍得将女儿做牺牲品,他就可以不讲信用,因为这种人,为了他的利益,他绝对可以不择手段,牺牲任何人,所以,他的话可以随时都反悔。

  从霍思敏为我讲完这些后,我对霍雷的恨更深,我已下了杀心,霍雷不死,便成为我跟霍思敏在一起的障碍。

  这两年的时间,我知道,一味的仁慈忍让,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你不犯人,人却犯你,所以只有先下手为强,才是王道!

  我安慰着霍思敏,这件事,我不会让她知道,我要让陈江暗中将霍雷与霍思明二人杀死,绝对不能让霍思敏知道,这件事是我找人做的。

  霍思敏走后,我便给陈江打电话,让他今天务必杀死霍雷跟霍思明,陈江听后,将电话就挂断了,他什么都没问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