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霍思敏来到小树林,她脸色紧张的看着我,我知道她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欲言又止,然后扑进我的怀中,紧紧的抱着我,我微微一怔,顺势与她抱在一起。

  我不知道她想对我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她肯定有什么事情,不然不会这个样子。

  五分钟以后,我便问她,到底怎么了,她摇摇头,既然她不想说,我又能怎么办?谁让她是我爱的人呢?总不能去强迫她吧?

  当我们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总是变得软弱,并不是我们怕她,而是喜欢,尊重,舍不得看她难过。但是在别人的面前,我们又变得坚强、勇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别人惧怕,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青春就像一杯红酒,我们每个人都在慢慢的成长,时间越长,我们越成熟稳重,懂得事情也更多。而红酒则是时间越长,越沉淀,香甜。

  既然我们无法去改变什么,不如一路勇往直前,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万人瞩目,我也要手握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我在霍思敏的耳边小声的告诉她,我绝对会带她离开上海,给她幸福的生活,问她愿意么?她非常坚定的点着头,眼中满是柔情。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有些忍不住了,便直接亲吻着她。

  就在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旁边竟然有拍手声,霍思敏娇躯一震,但我却没理,继续吻着她,直到我们喘不过气,我才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安少风。他身后站着两个黑衣人,不过并不是上次打伤我的黑衣人,但我也能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息。

  安少风愤怒的瞪着我,指着我说,竟然敢吻他的未婚妻,纯属活的不耐烦了。

  听到他的话,我笑了笑,“一个手下败将,你也敢说我活的不耐烦?不知道咱俩谁活的不耐烦。”

  说完这话,我看到他脸变得狰狞起来,怒吼一声,便派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向我攻来。

  其中一个,直接一拳向我伸来,他的动作很快,虽然我躲了过去,但还是感觉一股凉风就从我的脸上擦过,只要再慢一秒,估计我就会挂彩,见状,我直接将他伸过来的胳膊抓住。本想借势来个背肩摔,结果却被他挣脱了。

  他再次一拳,还没等他打出,我便已经一脚将他的要害踹了,他立刻躺在地上打着滚,脸上都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不过另外一个黑衣人却没有他这么好摆平,实力要比他强很多。

  这个黑衣人身影更快,每出一拳,我都能感觉到强大的爆发力,每打一掌,我都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伤害力。

  我只能不断的躲着,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霍思敏见状,立刻让安少风发话,让他的手下停下来,但是安少风没有理会她,静静的看着,好像欣赏着好戏。

  你安少风既然如此的嚣张,那我就拿你开刀,于是我一边躲着,一边向着安少风这边慢慢的移动,安少风根本想不到,我离他越来越近是故意的。

  就在我快到安少风身边的时候,我突然一个转身,直接一拳打向他的胸前,安少风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我一拳狠狠的击中他的胸膛,他直接飞了出去,黑衣人见状哪里还有心情打我,而是看他们的主子去了。

  趁这个空当,我牵着霍思敏就往外跑。我知道我不是黑衣人的对手,与其在那里等着被虐,不如带着霍思敏离开。

  我们两个来到教学楼后,我才觉得安心,起码他安少风不敢在教学楼里明目张胆对我下手,毕竟我的人都在这边呢!

  我看了一眼霍思敏,让她回教室,她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向着教室走去。

  我也回到了教室,看着我有些狼狈的样子,徐天萱一直盯着我,问我为啥这么晚才来,难道跟霍思敏在小树林打了一炮?不然怎么如此的狼狈,还气喘吁吁的呢?

  我蹬了她一眼,问她思想为何如此的肮脏?她撇撇嘴,说我这么花心的人,不肮脏都怪了。

  我懒得搭理她,便翻看着书,认真的学习起来。

  酷》匠网Y首o&发

  这一天的时间,徐天萱一个劲儿的问我,我都快烦死了,就将安少风带人打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以后,徐天萱替我愤愤不平,还要去找安少风算账,我赶紧将她拦住了,她现在的实力到底有没有我厉害还是一回事,而那两个黑衣人要是联手的话,她肯定会吃亏。

  如果今天是这两个黑衣人联手对付我,恐怕我都不能活着出现在教室了。

  晚上,我跟刘浩然等人一起吃饭,席间,没等我开口,徐天萱便冷冰冰的将这件事说了出来,众人脸色皆不好看,都知道,安少风是在找机会准备灭掉我,以免我会出现在他的婚礼上进行破坏。

  刘浩然说,以后我们几个都一起出入学校吧?不让我一个人落单,免得有危险,我们在明,安少风在暗,所以随时都有可能会派高手暗杀我,我们人多,也好能互相照料下。

  我直接摇摇头,该来的总是会来,即使这样又有何用?毕竟我们不在一个教室,如果趁课间的功夫,他们要想收拾我,都是轻而易举的。

  刘浩然看了我一眼,又说,有徐天萱跟我在一个教室,而且他们离的也很近,只要不是上课期间,就绝对没问题。即使是课间,他们都会来我班门口找我聊天,我想了想,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有他们几个在,只要不是太多黑衣人,按照今天的实力来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吃完饭,我们回到了各自的寝室,这个时候,王长金给我打来电话。

  王长金问我在哪,我将前往上海准备抢婚对付安家的事情说了出来,王长金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的震惊。他问我是非要灭安家么?我非常肯定的回答他,是!

  王长金沉默片刻后,告诉我注意点安全,便将电话挂了。

  我总感觉他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是却没说出口,好像在他的眼中,安家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好对付,但他又不肯告诉我,好像在忌惮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