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然的话让感动的我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到最后,也就只有他没有问我要地盘,还不遗余力的帮我。

  我对着电话跟他说:”谢谢浩然哥。“

  刘浩然一笑说:“谢什么谢啊!咱们是兄弟,再说高泽源、高昌盛、江杰三个孙子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让我不能忍,你这个忙我是帮定了!什么时候打架的时候,你跟我说一声,我带着我的人去帮你。“

  %酷w匠网0正x版&R首+发UA

  我说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找到了南宫易等人,把高泽源、高昌盛、江杰三个人逼我交出呈家帮地盘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把刘浩然打算帮我对付高泽源、高昌盛、江杰的事情也跟南宫易他们说了一遍。

  我说完之后,路宽破口大骂高泽源、高昌盛、江杰三个人是孙子辈的,我们对他们那么好,把他们当兄弟看待,他们竟然想要从我们的手里面抢地盘!

  王文睿和汪龙也都是一脸愤怒的附和着路宽的话。

  只有南宫易没有说话,他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我就问南宫易怎么看这件事情。

  南宫易这才开口说道:“其实,高泽源、高昌盛、江杰三个人逼你交出呈家帮的地盘并不稀奇,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说过,高泽源和江杰接近咱们肯定是有意图的,现在果真如同我所说的一样,高泽源和江杰接近咱们有意图,所以这不足为怪。倒是刘浩然,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还要帮咱们?咱们和他的关系并不算太熟,甚至还没有跟高泽源、江杰的关系熟,连高泽源和江杰都背叛了咱们,想要抢夺呈家帮的地盘,他为什么还要帮咱们?你难道不觉得这其中有猫腻吗?”

  南宫易的话一下子就提醒了我,让我陷入了沉思之后。

  对啊,连高泽源、江杰都背叛了我们,刘浩然为什么还要帮助我们,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阴谋?如果这是一个阴谋的话,刘浩然到底想要利用我干什么?

  这个时候,南宫易又说:“我觉得这其中极有可能是有猫腻的!我觉得刘浩然跟高泽源、江杰是一伙的,而且刘浩然才是这件事真正的始作俑者!他才是八中真正的老大,没有他的允许,我觉得高泽源和江杰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咱们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能完全相信刘浩然说的话,甚至不能相信刘浩然说的任何话!“

  南宫易的推理能力也是极强的,顺着他的推理,我也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遍,发现刘浩然确实有很大的嫌疑,我也越发的肯定刘浩然十有八九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想到这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还好有南宫易的提醒,要不然我又要再次掉进陷阱里面去了。

  心悸之后,一股子愤怒就从我胸腔之中油然而生,一直以来都是我算计别人,没想到这次却被别人算计,这让我感到十分的羞辱和极为的恼怒,我一拍桌子说:“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路宽、王文睿、汪龙也都拍着桌子附和着我说:“就是,干他丫的!“

  “往死里弄!”

  “干翻十虎、十龙、痞子帮,一统八中!”

  然后南宫易又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跟高泽源、高昌盛、江杰开战?

  我眼中一阵寒芒闪过,说,越快越好,省的夜长梦多,一会儿咱们就回东街召集人马,然后直接带着人杀回八中,这一次我要以绝对的王者姿态,碾压八中,干掉高泽源、高昌盛和江杰。

  至于刘浩然,对于他,我还只是一种猜测,如果他是真心帮我,我绝对亏待不了他,如果他真的是跟高泽源、江杰一伙的,那我对他也不会客气,一起干掉!

  然后我就给高泽源、高昌盛、江杰放出了话,下午学校操场一战,我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刘浩然,又给王虎打了一个招呼,让他带着我们那一百来个小弟做好战斗的准备,随时待命。

  来八中也有好几个月了,真真正正属于我们的实力,也就是王虎拉出来的这一百来个小弟而已。

  做完这些之后,我和南宫易、路宽、王文睿、汪龙就出了教室往学校门口。

  但是我们刚走出教室没几步,黑压压的人群就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们涌了过来,而且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武器,高泽源、江杰、刘浩然分别

  “退回教室!”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直接往教室里面跑去,南宫易、路宽、王文睿、汪龙也都跟着我教室里面跑。

  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头,估摸着至少也有好几百人,我们五个人根本不可能打得过好几百人。

  退回教室之后,我们五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关上了前后门和所有的窗户,然后我就掏出手机开始给王虎打电话,告诉他我们被围了,现在在教室里面,让他赶紧带着人来支援我们。

  南宫易则是给李宝强打了电话,把我们这里的情况快速的跟李宝强说了一下,让李宝强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东街的势力过来八中救我们!

  我和南宫易的电话刚打完,黑压压的人群就把整个教室外面给围的水泄不通,高泽源、江杰、刘浩然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每个人的都拿着一把砍刀,俱是一脸兴奋和凶狠的看着教室里面的我们。

  果然,南宫易推测的不错,刘浩然跟高泽源、江杰是一伙的!

  他之前之所以给我打电话说要帮我对付高泽源、江杰,完全是为了拖住我,怕我叫来东街的势力对付他们,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刘浩然隔着窗户对着我喊道:“秦风,投降吧。把呈家帮的地盘让出来,然后离开南街,我可以让你们平平安安的离开南街,不然你们五个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我的拳头紧紧的我再来一起,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的愤怒吼道:”想要我让出呈家帮的地盘?你这在痴心妄想!除非我死,要不然你们谁都别想得到南街的地盘!“

  刘浩然森然一笑,说:“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完,刘浩然一挥手,汹涌的人群就冲上来开始疯狂的撞击教室的门,砸教室的玻璃。

  我们班在一楼,是没有防盗窗的那种窗户,所以很容易的玻璃就被杂碎,玻璃一碎,顿时就有人爬上窗户往教室里面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