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诗诗的牙关依旧咬得很紧,我无法把药水度进她的嘴里,于是我就用舌头抵在了阎诗诗的牙齿上面来回的拨动,企图撬开阎诗诗的嘴,把药水度进她的嘴里。

  阎诗诗的嘴唇很香,或者说阎诗诗嘴唇上的香水味道很香,淡淡的馨香味钻进我的鼻孔,刺激的我浑身猛地一个激灵,浑身都是热血沸腾了起来。

  我暗骂了自己一句禽兽,阎诗诗都这个样子了,我竟然还想着那么龌龊的事情,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我甩了甩脑袋,清除掉脑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继续用舌头进攻阎诗诗的牙齿,企图撬开她的嘴,但是阎诗诗的牙关咬的真的是太紧了,就像是被万能胶黏住了一样,无论我怎么进攻都无法攻进去。

  最后我挠了阎诗诗咯吱窝一下,阎诗诗娇喘了一声,牙关打开,我才趁着这个机会把药水度进了阎诗诗的嘴里。

  我把药水灌进阎诗诗的嘴里之后,舌头又不由自主的在她的嘴里搅了两下,沾满了阎诗诗的津液,很香有些甜味犹如琼瑶玉露一般,再次刺激了我体内的男性荷尔蒙,让我浑身热血再次沸腾了起来,我差点把持不住就把阎诗诗给XX了。

  但是在最后关头我还是忍了下来,我虽然好色,但绝对不会趁人之危,而且就算是阎诗诗愿意跟我发生关系,我也不想跟她发生关系,我身上的情债已经够多的了,一个徐天娇、一个霍思敏就已经够我头大的了,我不想再跟其他的女人有所纠缠。

  说实话,如果我想要跟阎诗诗发生些什么的话,早在一中的时候我就可以把她给拿下了,因为我能够感觉的出来,阎诗诗对我有那方面的意思。

  阎诗诗服下药水之后,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呼吸声也是变得平稳了下来,然后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4更新$最快…^上酷2匠网^#

  阎诗诗睡觉的时候,我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她。阎诗诗长得真是漂亮,现在的她比一年前更加漂亮更有女人味了,看着她那俏丽的脸蛋,挺拔的身材,我浑身一阵火热,好不容易抚平的浴火再次热烈燃烧了起来。

  忍不住了,我就脱了裤子,撸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阎诗诗忽然醒了过来。

  “啊!”

  “啊!”

  我和阎诗诗同时大叫了一声,然后阎诗诗就一脚把我给踹倒在了地上,骂了一句流氓,然后就快速的拉起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阎诗诗力气真不小,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疼得我差点没有岔不过气来,我捂着疼痛不已的胸口,提上裤子,呲牙咧嘴的看着阎诗诗说:“你干嘛踢我?”

  阎诗诗眼中冒着火光,恨恨的说:“谁让你耍流氓了?臭流氓!”

  毕竟是我干坏事在先,我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就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和暧昧了起来,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说:“我去洗手间一趟。”

  说完,我就飞也似的跑进了洗手间里面。

  在洗手间待了好大一会儿,我才敢出去,出去之后,阎诗诗已经从穿上下来了,她一般正经的坐在椅子上,问我她怎么会在这里?

  见阎诗诗没有再追究刚刚那件事,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就把之前发生的一切跟她说了一遍,阎诗诗听完之后,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她低着头,紧咬着牙关,双手揪着衣角,身体都轻微的颤抖了起来,一副很是恐惧的样子。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阎老师,你和毒千手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怨?他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害你?”

  阎诗诗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睛都是红红的,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都快哭出来了。

  看到阎诗诗这副样子,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说:”你别哭啊!你这一哭,搞得跟我怎么着你似得!“

  我这人最怕女孩子哭了,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阎诗诗哽咽了一声,把她和毒千手之前的恩怨跟我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毒千手是阎诗诗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很恩爱,是如胶似漆的那种恩爱,那个时候的毒千手是一个很朴实、很单纯的男孩子,对阎诗诗很好,阎诗诗也深深的爱着毒千手,她以为能和毒千手一直走下去,结婚、生子。

  但是大四的时候,毒千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毒谱,开始修炼毒功,然后毒千手整个人就变了,变得面目全非,还经常会殴打阎诗诗。

  阎诗诗不知道毒千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不堪重负,就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跟毒千手分了手,但是毒千手纠缠不休,不肯跟阎诗诗分手,阎诗诗受不了毒千手的纠缠,就来到了X县。

  没想到毒千手追着阎诗诗来到了X县,而且由爱生恨,开始对阎诗诗展开一系列的报复行为.....

  听完阎诗诗的叙说之后,我心中忍不住就生出了一股子怒火,毒千手真的是太过分了。

  但是这毕竟是阎诗诗和毒千手之间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就问阎诗诗以后打算怎么办?

  阎诗诗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阎诗诗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再问下去,毕竟这是她的事,她不想说,我也没好意思再问下去,气氛再次变得沉闷和暧昧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阎诗诗说她要回家,我说我送你吧,阎诗诗说好,然后我们就一起出了酒店,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我就送阎诗诗回北街。

  回北街的路上,阎诗诗问我,南街统一的怎么样了?

  我很是惊诧的看着阎诗诗说,你怎么知道我在统一南街?

  阎诗诗一笑说:“我问了安小辰,安小辰告诉我的。”

  我说,还好吧,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月,应该就可以拿下南街了。

  阎诗诗嫣然一笑,挥舞着她那白皙的手腕,说:”加油,我看好你!你一定可以统一X县的!“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谢谢,我也觉得我一定可以统一X县的!”

  阎诗诗撇了撇嘴角说:“你谦虚一下能死啊!”

  我嘿嘿一笑说:“你知道的啊,我一向都不怎么会谦虚。”

  .......

  我和阎诗诗一路上说说笑笑,没有再提不开心的事,很快就到了阎诗诗家所在的别墅区门口。

  下了车,阎诗诗邀请我去她家坐坐,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说,太晚了,还是改天吧。

  阎诗诗脸上露出了一丝的遗憾,说,那好吧,那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点,我先进去了。

  我说好,然后阎诗诗就进了别墅区。

  目送着阎诗诗离开,我重新坐上了出租车回了八中。

  回八中的路上,我给阎诗诗发了一条信息说,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去KTV或者酒吧了,以免再被毒千手给下药。

  大概过了有两分钟的时间,阎诗诗的信息就回了过来,说她知道了,她以后不会去了,还说谢谢我再次救了她。

  我回信息说,谢什么谢啊,咱们是朋友啊!

  阎诗诗没有再回我的信息,我也没有再给她发信息。

  回到八中之后,学校大门已经关了,八中的围墙太高,我翻不过去,就去了网吧打游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