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中年男人一走进来,空气顿时变得阴冷了几分,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我的心中生出了极大地警惕,往后退了两步,把阎诗诗护在身后,看着这中年男人说:“你就是毒门的门主毒千手?”

  这中年男人阴阴一笑,说:“对,我就是毒门的门主毒千手,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事,你跟阎诗诗有什么关系?”

  毒千手眼神很冷的看着我,就像是毒蛇看着猎物的眼神一样,让我浑身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眼神像毒千手的眼神这么冷的,他的眼神就像是千年寒冰一样,甚至可以冰封一切,让人心悸,让人害怕,让人恐惧。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使自己变得平稳下来,看着毒千手说:“阎诗诗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朋友,我希望毒门主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阎诗诗一马。”

  我觉得这毒门的门主毒千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因为他给我的危险气息比面对呈彪的时候还要强大。

  这个毒千手善于用毒,我觉得我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能不跟他起冲突就不跟他起冲突,因为我身后还有阎诗诗,如果是我一个人,就算我不是这毒千手的对手,我也可以逃跑,但是现在有着阎诗诗的牵绊,我想跑也跑不了。

  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毒千手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有些嘲讽的看着我,说:“给你面子?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你打伤了我的人,我还没有给你算账,你竟然还让我放阎诗诗一马,你不觉着你这话说出来很可笑吗?”

  我从衣服兜里面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卡,递向了毒千手,说:“这里面有十万块,就当是我赔偿给兄弟们的医药费,还请毒门主大人不记小人过,放阎诗诗一马。”

  z最5r新a}章Z节上酷0d匠A网1Y

  毒千手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他伸手接住了我递过去的银行卡,然后说道:“这十万块只够我这些兄弟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想要让我放阎诗诗一马,你再给我一百万!”

  说完,毒千手又向我伸出了手,眼睛中贪婪的光芒越发浓郁了起来。

  毒千手这明显的是在趁火打劫,我心中燃起了一丝怒火,不过短暂的思量之后,我还是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毒千手,说:“这里面刚好有一百万,现在可以给我解药了吧?”

  我平时出门钱包里面都会装上十几张卡,有十万的,一百万的,最高是一千万的,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一直以来也没有怎么用到过,倒是今天派上了用场。

  毒千手接过我递过去的银行卡,一张脸都笑开了花,说:“不要急嘛!我还需要验证一下你这银行卡里面到底有没有钱,万一你这银行卡里面没有钱,我不就亏大了啊!”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冷冷的看着毒千手,说:“那你快点。”

  阎诗诗的脸色越发的潮红,呼吸也变得越发急促和粗重了起来,眼神迷离而又暧昧,药效已经开始发作,阎诗诗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所以我很是焦急。

  毒千手把卡递给了他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说:“去验证一下这两张银行卡里面有没有钱。”

  那黑衣人接过了银行卡就走了,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那黑衣人就回来了,那黑衣人把银行卡重新递回给了毒千手,又在毒千手的耳朵边小声说了几句话,我没听到说的是什么。

  然后毒千手就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瓶扔给了我,说:”这是解药,你给她用温水服下去,她身上的毒自然就解开了。”

  我接过塑料瓶,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是一颗红色的药丸,大拇指盖般大小,有一种馨香味,极为刺鼻。我重新盖住了塑料瓶,看着毒千手,说:“我怎么知道这红色的药丸是真是假?万一是毒药是怎么办?”

  毒千手脸色猛然一沉,说:“我毒千手虽然贪财好色、无恶不作,但是却从来不做没有信用之事。你要是不相信这药丸是真的解药的话,那咱们之间的交易可以取消。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离开KTV。”

  我的心猛然一沉,笑着说:“毒门主不要生气嘛!我只是给您开个玩笑而已,我相信您的为人,相信这解药是真的。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我就拦腰抱着阎诗诗往KTV外面走去,经过毒千手身边的时候,毒千手冷冷的说:“这一百万只是买这一次放了阎诗诗,以后我还会继续找她报仇。你告诉她,迟早,我一定会杀了她!”

  我心一颤,停住,看着毒千手,说:“那你要多少钱才肯彻底放了阎诗诗?”

  在我心里,毒千手就是个贪财好色的无赖,所以我觉得他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能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钱。

  毒千手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眼神冷的不能再冷的说:“多少钱我都不可能彻底放了阎诗诗,我和阎诗诗之间不共戴天,你最好带着她赶紧离开,否则等到我后悔的时候,你们想走都走不了!“

  毒千手的话语间满是杀意和威胁之意,我知道我不能再跟他撕扯下去了,要不然他一定会反悔,到时候我和阎诗诗就都走不了。

  我没有再说话,抱着阎诗诗就快速的离开了KTV。

  出了KTV,我就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开了房间,进了房间,我把阎诗诗放在了床上,然后就开始出去找水,等我把水找回来的时候,阎诗诗的脸已经红的有些发紫了,她的呼吸粗重无比,眼神也是暧昧的不能再暧昧了,我知道阎诗诗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如果再不给她服下解药的话,一定会发生很糟糕的事情。

  于是我就赶紧掏出了塑料瓶,从里面拿出了解药往阎诗诗的嘴里面塞,但是阎诗诗的牙关紧咬,我根本没有办法把解药塞进她的嘴里面,我喂她水也喂不进去。

  在这紧急关头,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直接把药丸塞进了嘴里,快速的嚼碎,又喝了一口温水,就低头把嘴贴在了阎诗诗的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求一下恶魔果实。恶魔果实每个月一号都会清零,所以大家都投一下吧,不投就浪费了。另外,求一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