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诗诗?她怎么会在这里?!!”看到阎诗诗,我愣了一下,心中颇为惊诧。

  阎诗诗不是在北街吗?怎么跑到南街来了?

  我跟阎诗诗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过了,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了吧,这一年的时间我们连电话也没有通过。

  倒是有好几次我想要给阎诗诗打电话,但是都没敢打,因为我离开北街的时候,没有跟阎诗诗打招呼,怕她生我气。

  恍恍惚惚,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再次看到阎诗诗,我感觉特别的亲切,就走上去想要跟她打招呼。

  此时的阎诗诗正在走廊上走着,她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中年男人,一边一个的把阎诗诗夹在了中间,正往KTV外面走着。

  我走上去冲着阎诗诗招手说:”阎老师好久不见啊?“

  阎诗诗没有回答我的话,也没有看我,她的脸色微红,眼睛有些迷离,神情也是有些恍惚,就好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很不正常。

  倒是两个中年男人指着我就恶狠狠地骂了起来:“小逼崽子,没你什么事,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滚到一边去,要不然揍死你!”

  我这才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阎诗诗的神木讷,不会是又被人给下药了吧?!!!

  我又开了一眼阎诗诗,越发肯定了心中这个想法,阎诗诗十有八九是被她身边的这两个中年男人给下了药。

  我脸色一冷,没有搭理则两个中年男人,就朝着阎诗诗走了过去:“阎老师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不理我啊?“

  我还没有走到阎诗诗的身边,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抬手一拳就朝着我打了过来:“小逼崽子,找死!”

  我眼中一丝寒芒掠过,同样抬手一拳打了出去。

  “咔嚓!”

  “啊!”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从这中年男人的手上传出,紧接着这中年男人就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从腰间冲出了匕首就朝着刺了过来,我很是轻松的一个侧身就躲开了这中年男人刺过来的匕首,然后一记收刀劈在了这中年男人的脖子上,就把这中年男人给劈晕了过去。

  然后我走到了阎诗诗的身边,仔细的观察了阎诗诗,发现阎诗诗的眼神迷离而又空洞,脸色越发的红润了起来,我叫了她好几声,她也没有理我,以我的经验来看,阎诗诗肯定又是想被人下药了。

  我一脚踩在了地上那个正在惨叫的中年男人,冷冷的说:“解药在哪里?“

  这中年男人一边捂着手惨叫着,一边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没......没有解药......”

  “咔嚓!”我脚下发力,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这中年男人的胸腔上,不知道踩断了他几根肋骨,这中年男人顿时就鬼哭狼嚎了起来。

  我冷冷的说:“交出解药,不然我就杀了你!”

  酷;3匠}9网9永l久免4“费看%小说U

  这中年男人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密布,眼睛里面布满了无尽的惊骇,哆哆嗦嗦的说:“没.......没有解药啊!我......我真没有解药,解药不在我身上,在我们门主的身上。”

  我抓住了这中年男人的头发,把他摁到了墙上,说:“那你们门主现在在哪里?”

  这中年男人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害怕我杀他,很是爽快的就告诉了我他们门主现在在哪,还有一些其他的信息。

  原来,这两个中年男人是南街一个不大不小的黑势力的成员,这个黑势力的名字叫毒门,毒门的人擅长用各种毒害人,是一个颇为邪恶的黑势力组织,在北街的时候,阎诗诗接连两次被人下药,也是毒门的人干的。

  至于毒门的人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毒害阎诗诗,这中年男人跟我说,他们的门主跟阎诗诗有仇,想要先羞辱阎诗诗,占了阎诗诗的身体,然后再杀了阎诗诗。

  毒门的门主还真是个凶残恶毒的人啊!竟然用用这种恶毒的手段害阎诗诗,也不知道毒门的门主和阎诗诗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怨。

  不过毒门的门主和阎诗诗有什么深仇大怨,这件事既然被我碰到了,那我就要帮阎诗诗摆脱这次危机,阎诗诗不仅是我的老师,更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让这中年男人带着我去找他们门主,这中年男人对我的话不敢有丝毫的违背,就带着我往KTV外面走,而我则是抱着阎诗诗跟在这中年男人的后面。

  我丝毫不害怕这中年男人逃跑,他要是敢逃跑,我立马就打断了他的双腿。

  但是还没有走到KTV门口,就从外面冲进来了一群黑衣人,每个人的手里面都拿着一把砍刀,把我给围了起来。

  这中年男人一看到这群黑衣人,脸上顿时一喜,然后就躲在了那群黑衣人的身后,指着我说:“给我杀了他!”

  顿时这群黑衣人就举着刀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的心一沉,眼中一道寒芒闪过,飞快的把阎诗诗放在了身后,然后抬手一拳就把最先冲上来的一个黑衣人给砸飞了出去,这黑衣人倒飞出去的时候又撞倒了四五个人。

  这一下子一半的黑衣人就都倒在了地上,我又一个跳起,然后一个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把剩下的五六个黑衣人给踢飞了出去,紧接着又三下五除二把全部的黑衣人给打的丧失了战斗能力。

  那个中年男人顿时又是吓得脸色惨白,掉头就跑。

  “想跑?你跑的了吗?”我嗤笑一声,飞快的冲上去一脚就把这中年男人给踹倒在了地上,然后像是拎小鸡一样把这中年男人给拎了回来扔到了地上,冷冷的说:“你他妈的还真是够阴险的啊!竟然埋伏了人想要杀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这中年男人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给我磕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大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害你了,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这就带你去见我们门主。

  “你这次最好说的是实话,要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我冷冷的威胁着这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身体猛地一颤,连说:“这次我说的是实话,是实话。”

  我踢了这中年男人一脚,说:“带我去见你们门主!”

  就在这个时候,KTV的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我,眼神有些邪恶的说:”不用去找我了,我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