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县长说他不仅要帮我拿下南街,还要帮我统一X县所有的黑势力,让我当X县所有黑势力的老大,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高兴的我一连对地邓县长感恩戴德的说了几十个谢谢,敬了他十几杯酒。

  就这样,一顿饭,两百万,我和邓县长达成了协议,他帮我统一X县的黑势力,统一之后,我要再给他两千万作为酬谢。

  这条老狐狸,刚刚还装成一副清高的样子不要我的钱呢,这会儿又主动提出来问我要两千万,狐狸尾巴也算是终于露出来了。

  不过我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只要他能够帮我统一X县,我一定给他两千万!

  如果能够统一X县所有的黑势力,两千万又能算的了什么?光是统一了一个东街的黑势力,我就赚了好几亿,统一了整个X县的黑势力我能赚多少钱,十亿?还是二十亿?亦或是更多?

  我根本不敢再往下想了,我觉得光是一个南街至少就可以让我赚二十亿,因为南街这边真的是太有钱了,遍地都是大款,连在学校收个保护费都能赚几百万,你可以想象一下南街人到底多有钱。

  在香满楼吃完饭,我们先是送走了邓县长,然后我、南宫易、陈天翔三个人又去了KTV唱歌,三个人唱歌,没有妹子,太枯燥无聊了一点,于是我就给路宽他们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地址让他们过来一起唱歌,顺便带几个妹子过来。

  路宽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说一定带几个颜色比较正的妹子过来。(就是身材好的美女的意思。)

  我挂了电话,陈天翔就把我拉到一边说,疯子,你以后跟邓县长合作,千万不能完全相信他说的话,邓县长为人老奸巨猾,不知道有多少黑势力的老大栽在了他的手里,他能捧你也能毁掉你,所以你对他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千万不要让他抓住了你的什么把柄。

  我愣了一下说,不会吧?邓县长看上去人挺好的啊,除了有些贪财之外,还挺有怜悯之心的,还希望我尽量不少伤人、杀人,是个好官啊!

  陈天翔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屁,他那是害怕被上面追究责任。你之前在统一北街和东街的时候,虽然都发生了大型的群战,但是并没有死多少人,而且因为北街和南街不太发达,形式又乱,所以死几个人,政府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南街不同,南街是富人区,这里是整个X县的经济核心区,而且这里的黑势力要比北街和东街的黑势力都要凶狠太多,一旦发生大型的群战,必然会死很多人,到时候政府想包都包不住,上面肯定会追究这个责任,到时候姓邓的县长的位置都不一定能够保住。所以姓邓的才要求你尽量不要弄出大型的群战,就算是发生大型的群战也尽量不要伤人和杀人。”

  “原来是这样啊!”听了陈天翔的这番话,我也终于算是明白了。

  原来,邓县长并不是什么好鸟,他之所以不让我弄出大的群战,让我尽量不要伤人和杀人,是为了自保,并不是为了保护X县的人民。

  果然是我太年轻了啊,看不透事情的本质,如果不是陈天翔的这番话,估计我还真把邓县长当成好人了。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小心行事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路宽、王文睿、汪龙三个人就过来,还带来了八个妹子,这八个妹子一个个长得都十分漂亮,而且身材十分的好,打扮的性感而又妖异,穿着也是十分的暴漏,一看就不是正经妹子。不过找她们过来也就是玩玩而已,所以正不正经无所谓。

  我把路宽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咱们就六个人,你怎么带了八个妹子过来?

  路宽猥琐的笑着说,他胃口大,一个人可以吃三个!

  我简直对路宽无语至极了,不过我也相信路宽的话,他胃口的确很大,绝对可以一人御三女,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曾经的一夜十三次郎是不是?

  这八个妹子都很开放,一进来就分别坐到了我们六个人的身边,贴的我们很近,甚至都快钻到我们怀里了,而且说话的声音很嗲,还不停的抛着媚眼,很是风骚。

  南宫易、陈天翔他们很是兴奋而又愉悦的跟那些个妹子互动着,但是我却不行,我虽然好色,但却不是个随便的人,我有我的底线。

  坐在我身边的妹子长得也很漂亮,而且身材极为性感,一上来她就往我的身上贴,喊我帅哥,说想要跟我那个,吓得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慌忙说:“我出去抽根烟!”

  然后我就跑出了KTV,在KTV门口一连抽了四五根烟,我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了下来,妈的,路宽他们叫的这些个妹子真的是太开放了,一上来就说想要跟我那个,简直比洗浴中心那些出来卖的女人还要开放和风骚,让我招架不住。

  心情平复了下来之后我重新回到了包间里面,但是我没有再敢坐到哪妹子的旁边,怕那妹子再纠缠我,说想要跟我那个。

  我就开始一直点歌唱歌和喝酒。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路宽过来跟我说,老大,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然咱们走吧?

  我愣了一下说:”走?去哪里?不是说好了唱通宵的吗?“

  看正版@;章节上s酷匠《网"

  这个时候,南宫易凑上来小声的说:“唱毛的通宵啊!我的大刀已经解渴难耐了,我要跟妹子去开fang,我要跟妹子大战三百回合!”

  南宫易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淫乱的光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有些惊诧的看着南宫易说,你不是从来不近女色的吗?怎么今天忽然转性了?

  从二中到十三中再到现在的八中,多少女孩子挤破了头追南宫易,想要成为南宫易的女朋友,但是南宫易从来没有答应过,今天南宫易却忽然要跟妹子去开fang,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南宫易的眼睛在他旁边那妹子的很伤刮了一眼,嘿嘿一笑说:”因为今天这个妹子比较合适我。“

  我无语的说:“那好吧,那你们去吧,我不去,我自己再唱会儿就回学校了。”

  南宫易、路宽他们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也没有再劝我,就带着妹子们走了,他们走了之后,诺大的包房里面九只剩下我一个人,显得十分的空落和寂静。

  我点了一首陈奕迅的十年唱了起来。

  音乐响起,歌声悠扬,回荡在包房里面,忧伤而又寂寥,就如我的心情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忧伤就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我的心头,将我整个人给包裹住了,一首十年没有唱完,我就唱不下去了,就离开了包房,准备回学校。

  但是我出包房,就看到了阎诗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