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易是中午跟着陈天翔出去的,当天没有回来,我给打了好几个电话他也没有接,不知道去哪鬼混了。几个电话打出去没有接通,我也懒得再给他打了,反正他是跟着陈天翔出去的,陈天翔实力那么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第二天中午放学的时候,南宫易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过去别墅找沈天领揍,我问他现在在哪里,他说他和陈天翔现在正在别墅里领揍呢,陈天翔正在被沈天揍,沈天让他给我打电话赶紧过去领揍。

  我吃了一惊说,陈天翔都这么厉害了还要领揍?

  南宫易说,这是沈天定下来的规矩,只要是他的徒弟,不管实力有多强,都要每隔一段时间让他揍上一顿,就连沈天的儿子沈强每个月都要去别墅领揍一次,只是沈强每次去的时间跟我们错开了,所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沈强。

  我到别墅的时候,沈天已经揍完了南宫易和陈天翔,他们两人的脸都被揍成了猪脸,尤其是陈天翔简直就是面目全非,脸上一块块的青肿,顶着两个熊猫样,头发乱糟糟的,样子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不过他们两个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说说笑笑的跟沈天坐在沙发上喝酒抽烟聊天,心还真不是一般大的。

  看到我来了,沈天看着我,如沐春风的笑了起来,说:”小风,你来啦!赶紧过来让我揍一顿,揍完了之后咱们开始吃饭。“

  看到沈天脸上如沐春风的笑意,我的心一阵抽搐,浑身上下的皮肤都紧绷了起来,一股子凉气就从脚底板逆流而上。

  虽然我已经被沈天打了不少次了,但是每次面对沈天这笑容的时候,我都会没来由的一阵心悸,因为沈天打人真的很疼啊,而且他打人的手段非常的变态,让我有些承受不了。

  虽然有些害怕,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到了沈天的身边,沈天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大耳瓜子,而后噼里啪啦对着我就是一顿胖揍。

  打了我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沈天才停下来,他气喘吁吁的指着我说:“臭小子实力提升的够快的啊,这么打你都没有倒下,以后每三天来我这领一次揍!”

  “.......”就有一头撞墙死掉的冲动。

  在沈天家吃晚饭,我、南宫易、陈天翔就一起离开了,出了别墅,陈天翔跟我说,他已经帮我约了县长,今天晚上在香满楼见面,让我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跟政府联合,让县长对赵青施压,帮我顺利拿下呈家帮。

  我听了之后挺高兴的说,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我问陈天翔,县长平时里喜欢什么,我给他买点礼物。

  第一次见面,而且是求人办事,总要买点什么礼物,这叫礼尚往来。

  陈天翔说,你什么也不用买,直接给他钱就好了。邓县长最喜欢钱了,吃饭的时候,你直接给他一百万块钱再加上我的面子,这事保准就成了!

  我挺吃惊的说,县长还缺钱?!!!

  陈天翔说,县长当然不缺钱,邓县长在位十几年的时间,早就赚的盆满铂满了,不过谁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我有些无语的说:“好吧.......”

  其实陈天翔的话说的很对,人总是贪婪的,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想得到更多的钱,没有人会嫌自己的钱多。

  一百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算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只要能够得到邓县长的帮助,别说是一百万,就算是一千万我都愿意出。

  跟陈天翔分别之后,我和南宫易就回了学校,回到学校之后,我左思右想了好大一会儿,在想应不应该把晚上约见县长的事告诉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他们。

  我很纠结,因为陈天翔特意嘱咐过我,约见县长的是尽量不要说出去,越少人知道越好,但是我觉得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对于兄弟,我从来不想隐瞒他们什么,所以我很纠结。

  想了好大一会儿,我也没有想出一个结果来,就问南宫易该不该告诉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他们。

  南宫易皱了皱眉头,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是咱们别告诉他们了吧,这件事般的越隐秘越好,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我觉得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三个人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我也皱了皱眉头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还在怀疑他们三个人?

  南宫易的这番话让我心里面挺不舒服的,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也算是跟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而南宫易现在就竟然还在怀疑他们。

  南宫易声音有些低沉而且有些凝重的说,疯子,我知道我这么说你肯定会不高兴,但是凡事还是长个心眼比较好,不要总是意气用事。虽然高泽源、江杰、刘浩然跟咱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但是咱们毕竟对他们还不够了解,所以有些事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为好,以免坏了大事。难道你忘了陈石钢了吗?

  我愣了一下,脑子里面回想起来了陈石钢。

  是的,南宫易的话说的没错,当初在一中的时候,陈石钢也跟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也跟我们称兄道弟,但是最后却背叛了我们,成了高风的爪牙。

  ●酷{匠FF网首}7发{

  南宫易的话让我惊醒,我点了点头,说,好,先不告诉他们。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我跟高泽源、江杰、刘浩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好,好的都快要穿一条裤子了,但是我也时常会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高泽源、江杰、刘浩然对我有什么企图,因为他们总是劝我尽快拿下呈家帮。

  晚上七点的时候,陈天翔打电话过来,说,他和邓县长已经在去香满楼的路上了,让我和南宫易也赶紧去香满楼。

  我和南宫易一起先回了东街拿了钱,然后就直奔香满楼。

  陈天翔跟我说,一百万就够了,但是我拿了两百万,我觉得既然要求县长办事,那诚意就要足,多一百万,就会多很多便利和好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