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四周出奇的静。

  我们双方的人数加在一起有六七千之多,都在围观这场比赛,原本周围是无比嘈杂的,所有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我和呈彪谁会输、谁会赢,又或者在给我或者给呈彪加油、呐喊、助威。但是在我一记回旋刀杀死了呈彪之后,周围就一下子变得无比静谧了起来,静的只有风声和呼吸声,所有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知道,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能够杀了呈彪,在所有人的眼里,我和呈彪的这一战,我必输无疑又或者说我是必死无疑。其实在施展出那一记回旋刀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的是实力差呈彪太多了,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实战经验我都不如呈彪,我根本不是呈彪的对手,我能够杀了呈彪,纯属侥幸。

  如果不是最后的突发奇想,把金刚拳和回旋刀结合在一起使出来,我根本打不出能够旋转三百六十度的回旋刀,也根本杀不死呈彪。

  本来我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以打金刚拳的方式施展出回旋刀竟然真的成功了,真让我既是意外又是惊喜不已。

  站起来,我愣愣的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呈彪,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呈彪是我对战过得最厉害的高手,跟他进行了一场如此激烈、如此惊险的生死搏斗之后,我竟是对他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如今我亲手杀了他,心中竟然有些难过和遗憾。

  说实话,呈彪是个不错的对手,而且他死的确实有些太冤枉了。

  我们之前本没有仇怨,他没有惹过我,我也没有招惹过他,只是因为我杀了呈辉,所以我们两个就成了死敌。

  其实呈彪的算计不错,他避免了群战,想要以比赛的方式决出胜负,如果不是徐天萱忽然出现帮助了我,这一场比赛我是必输无疑,结局也是我必死无疑。

  呈彪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一点,他没有算到变数,徐天萱就是这个变数。

  这次比赛能赢,我挺感激徐天萱的,如果不是她的忽然出现,这次我们肯定都要死了。

  一想到徐天萱,我就会想到徐天娇,想到该怎么跟徐天娇解释我跟霍思敏的事情,一想到这些我的脑袋就疼了起来。

  摇了摇头,挥去脑海里复杂的情绪,我看了一眼赵青,说:“赵局长,呈彪已死,现在可以宣布比赛的结果了吧?”

  赵青本来是呈彪请来对付我们的,现在呈彪死了,赵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我好大一会儿,才说:“我宣布,这场比赛的获胜方是秦风。呈彪已死,秦风和呈彪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之后,你们双方不得再因为这件事发生争斗,各自带回吧!”

  说着,赵青冲着我们双发的人马招了招手。

  我往前踏了一步,说:“等一下,赵局长,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吧?不是说输的一方任凭赢得一方处置吗?难道这话不作数了?”

  赵青皱了皱眉头,说:“秦风,你不要再挑事了!呈彪已经死了,你们两个之前的恩怨也已经一笔勾销,而且我也没有追究你杀死呈彪的事情,你还想要怎么样?”

  我笑了笑说:“我想要呈彪的势力和地盘!我杀了呈彪,赢了比赛,按照比赛之前的约定,呈彪的势力和地盘理应归我!”

  呈彪坐下的三大杀手中的其中一个指着我,愤怒的说:“秦风,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嗤笑一声,冷冷的说:”今天我就欺人太甚了!今天你们要么归顺与我,要么死!“

  三大杀手曾经刺杀,差点没有干死我,我对他们早就起了杀心,想要趁这个机会干掉他们。

  然后我们双方的人就激烈的争吵了起来,吵得很凶,眼看这就要打起来了。

  “嘭!”赵青朝天放了一枪,吼道:“够了!都别吵了!”

  赵青好歹是南街分局的局长,说话挺有威慑力,他这么一嗓子吼出来,我们也都给他面子不再争吵了。

  赵青把枪重新放回了口袋里,冷冷的看着我,说:“秦风,今天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如果你再不知进退要挑起事端的话,我就触动武警、特警和防暴队,把你们都抓起来!而且你杀了呈彪,如果我想治你得罪,分分钟都可以把你送监狱里面去!所以你最好给我识相点,不要再挑事,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心一沉,说:“你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赵青气势很凶的说。

  O酷$$匠U网2~唯一A正√版4,其他都是盗版

  对于赵青的嚣张态度我很是恼怒,他明显是在护着呈彪的势力,不想让我得到呈彪的势力和地盘,说实话,我真想一刀砍了他。

  但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南街分局的局长,如果我杀了他,事情就会闹大,事情一旦闹大了,我们一群人都会遭到牵连,甚至会坐牢。

  所以我只能忍下这口气,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三大杀手说:“好,今天看在赵局长的面子上我就放你们一马,以后如果你们再敢来找我的麻烦,我肯定会杀了你们!咱们走!“

  说完,我冲着南宫易他们一挥手,转身就走。

  一场声势浩荡的大战就这么落下了威猛,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而且最后我们被赵青压了一头,很多人的心里都不是很爽。

  回去的路上,路宽嘟囔着说:“妈的,那个叫赵青的局长真是个畜生,明显的是在帮着呈彪对付咱们,要不然今天咱们肯定能拿下呈彪的势力和地盘。”

  我听了心里面也挺郁闷的,骂道,妈的,这个赵青真是个畜生,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要干掉他。

  如果不是赵青的阻拦,今天我绝对可以收下呈彪的势力和地盘,所以我心里面对赵青很不爽。

  除了我之外,对赵青最不爽的就是高泽源的老爸高昌盛了,按照我们之前约定好的,如果能够干掉呈彪,拿下呈彪的地盘,呈彪的地盘就有他一半,但是现在呈彪是死了,地盘却没拿到,所以高昌盛也很是记恨赵青,走了一路骂了一路赵青,到最后我们分别的时候,他还在一直骂着赵青,说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好好收拾赵青。

  江杰、王柯、刘浩然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们本来就只是来帮我打架的,输赢他们都得不到多大的利益,所以没有拿下呈彪的势力和地盘,他们也都不生气,一路上高高兴兴的聊着天,刘浩然还夸赞我说,疯子你挺厉害的,尤其是最后那一记回旋刀,简直就是神技,以后有机会了咱们两个好好切磋一下。

  我笑着说,好啊!等我伤好了,一定跟你好好打一场。

  刘浩然不仅是八中第一高手,还是南街年轻一代里的第一高手,我很期待跟他有一战,看看到底是他强,还是我强。

  回到学校,疏散了人员之后,我就去了医院,处理身上的伤口,这一年多来,我挨打挨习惯了,皮糙肉厚的,所以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简单的清理和包扎之后,没有住院,我就回学校了。

  晚上的时候,我让高泽源等人召集了所有人出去吃饭,算是庆功宴。

  王虎也去了,他听说我杀了呈彪,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下来,他曾经是呈彪的小弟,虽然现在跟我了,但是我杀了他曾经的老大,他心里面不高兴也是正常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就陪着他喝了几杯酒,拍着他的肩膀说,王虎,其实我并不想杀呈彪,但是他要杀我啊,如果我不杀他的话,我就肯定会死在他的手里。所以,王虎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王虎是个很有潜力的人才,我不想让他对我心存恨意和隔阂,我想让他成为我的兄弟。

  王虎一口灌下了一大杯白酒,说,风哥,我没有怪你。我心里面只是有些不好受而已。呈彪、呈辉父子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只是呈彪曾有恩于我,虽然他对于我的恩情并不大,我也早已经还清,但是毕竟我当过他的小弟,他现在死了,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我拍着王虎的肩膀说,难受就喝酒,喝醉了,就不难受了。

  然后我就陪着王虎喝酒,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王虎也喝醉了,很多人都喝醉了。

  很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酒了,借着酒,我排解了心中的忧愁情绪,喝醉了,就直接在饭店里面睡了。

  虽然我没有能占领呈彪的势力和地盘,但是我心里面还是挺高兴的,因为通过这场斗争,最起码印证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高泽源、江杰、刘浩然对我并没有恶意,他们是真心想要跟我做朋友,真心帮我的。

  所以从这天之后,我就对他们再没有任何怀疑和芥蒂,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很大的阴谋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