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虎见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张了张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叹气,脸色也不是太好看。

  南宫易、李宝强他们一群人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一个个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一年多来,他们一直跟着我拼杀,每个人手上都有不少人命,所以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倒是周围围观的学生看我的眼神都变了,由原来的好奇、震惊变成了惊恐和不可思议,这些学生应该都是认识呈辉的,毕竟呈辉的老爸是呈家帮的老大,呈辉在南街的身份也不低,像呈辉这样有钱有势的富家少爷,学校里面应该没有人会不认识他。

  %酷^Y匠s}网首6,发1{

  而我在八中学校门口明目张胆的杀了呈辉,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要知道呈辉的老大可是呈彪,呈家帮的老大,我杀了呈辉,呈彪一定不会放过我,所以这些围观的学生看我的眼神都是惊恐和不可思议的。

  不过我不太在乎这些学生怎么看我,一个呈辉杀了就杀了,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多大的事情。而且我之所以杀呈辉,也是为了找个理由干掉呈彪。

  如果这些围观的学生知道了我的想法,一定会更加的惊恐和不可思议吧?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再去南宫易的仓库练枪,我让南宫易他们回了教室,没什么事不要到校外乱走动,而我则是去找了高泽源。

  我杀了呈辉,估计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呈彪的耳朵里,呈彪肯定会快速的有所行动,找我为呈辉报仇。所以我要赶紧找高泽源去说这件事。

  高泽源跟呈辉有仇,而且高泽源的老爸跟呈辉的老爸呈彪也有仇,而且我之所以跟呈辉结下仇怨,也是因为救高泽源,我想高泽源一定会帮我对付呈彪的。

  我找到高泽源,把我在学校门口杀死呈辉的事情告诉了,高泽源一脸吃惊的说:“什么?你杀了呈辉!这下子麻烦大了,呈彪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笑着说:“呈彪不打算放过我,我也没打算放过他。我这次来找你,就跟你谈合作的事情来了,我想跟你联合在一起对付呈彪,我想除掉呈彪,你觉得怎么样?”

  高泽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失声说道:“什么?你要除掉呈彪?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个想法简直太疯狂了,呈彪可是南街第二大黑势力呈家帮的老大,手底下小弟上千,你靠什么除掉他?”

  我笑着说:“靠你啊!咱们联合在一起,我有把握除掉呈彪!“

  高泽源苦笑着,说:“你有把握,我没有把握。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势力发展的不错,手底下已经有了上百个小弟,但是这点人根本不够呈家帮塞牙缝的,呈彪动动手就可以灭掉你。就算是加上我的十虎,咱们也不可能是呈家帮的对手,因为呈家帮实在是太强大了,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八中,离开南街,最好离开X县,有多远躲多远。呈彪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如果还留在X县,他一定会杀了你!”

  我本以为高泽源会爽快的答应跟我联合在一起对付呈彪,没想到他竟然是个怂包蛋,根本不敢跟我一起对付呈彪,这让我有些失望也有些气愤。

  我为了救他,跟呈辉结仇,导致最后杀了呈辉,现在他竟然见死不救!

  我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冷的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是不会离开X县的!我也不会离开南街、离开八中!这一仗我是肯定要跟呈彪打的,你不帮我就算了,我再找其他人帮我。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是十虎的人了,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咱们江湖上再见,就是陌生人,再见!“

  说完,我站起来就走。

  不是我话说得难听,而是高泽源的话真的是让我伤心和失望了,我本以为他是英雄豪杰,没想到竟然是个怂包蛋!

  其实就算是没有他,我一样可以轻松地灭掉呈家帮,大不了我从东街调人过来,直接灭掉呈家帮,然后以狂风呼啸之势统一南街,但要是那样的话,我洪门肯定会伤亡惨重,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我就想要借助高泽源和高泽源老爸的势力对付呈彪。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高泽源是个怂包蛋。

  我刚走了两步,高泽源就冲上来拦住了我,说:“疯子,你这是干什么?我又没说不帮你,我只是在跟你说我的意见,我觉得咱们就算是联合在一起也不是呈彪的对手,所以我才劝你离开。但你要是真不想走,真想跟呈彪打,我支持你,我会帮你到底!”

  我一脸欣喜的看着高泽源,说:“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

  高泽源拍着我的肩膀说:“其实我也不是在帮你,而是再帮我自己,我家跟呈家从很久之前就有仇,早晚呈彪会对我们家下手,所以我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干掉呈彪。而且你之所以跟呈辉结仇,也是因为救我,就算是我们家跟呈家没有仇,我也一定会帮你对付呈彪的!”

  高泽源的这番话说出来,不禁让我对他更是高看了三分,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不藏着掖着,是个光明磊落的真汉子,倒是我,刚刚没听高泽源把话说完,冲着他就是发了一通脾气,现在挺尴尬、挺不好意思的。

  我很是歉疚的说:“不好意思啊,高哥,刚刚是我不对,不应该冲你发脾气,我跟你道个歉。”

  高泽源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道什么歉啊!咱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是不用道歉的!走,出去喝酒去,喝完酒,我回家跟我爸商量对付呈彪的事!“

  “走,喝酒去!”我一笑,然后勾着高泽源的肩膀就往外走。

  我跟高泽源出了学校,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饭店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酒就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聊,甚是欢快,喝完酒之后,高泽源就回家跟他爸谈对付呈彪的事去了,而我则是回了学校。

  刚回到教室,南宫易就苦着脸跟我说:“疯子,师傅让咱们现在马上去别墅找他,领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