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南宫易他们说,如果一会儿展天佑过来找我的话,让他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会回来,然后就跟徐天娇一起出了教室。

  我跟着徐天娇出了教室来到了一出偏僻无人的地方,徐天娇站住、回头看着我,眼神里面略带忧伤的说道:“疯子,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功利,没有感情?”

  徐天娇满是质问的声音让我很是不舒服,我看着她,说:“是,我是觉得你太功利了,你的感情世界里除了爱情和亲情,好像就没有其他感情了,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友情和兄弟情。咱们一群人一起出生入死都快一年多了,而你却还在利用这个人、利用那个人,没有一点感情可言。我不喜欢你这样,我希望你能改变。娇娇我不是在责怪你,我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好,都是为了能够帮我尽快的统一X县。可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我宁愿不统一X县,我不想你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姐姐也不在你身边,你会变得很孤独、很落寞,因为你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可以依靠,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咱们一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除了我,你还有几个知心朋友?一个?两个?还是一个都没有?

  娇娇,我想告诉你的是:人,之所以是人,之所以高于其他生物,是因为人有感情,各种感情,各种很深的感情,而动物没有。如果你没有感情,做任何事都在牟利,都在利用人,那你注定了没有兄弟、没有朋友,甚至到最后你连亲情和爱情都会丢失掉!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改变一下自己,你一直让我改变,我听了你的话,在努力改变自己,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够听我的话,好好地改变一下自己。“

  我说话这些话,徐天娇的眼睛更红了,她低着头没有说话,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掉落了下来。

  我知道我的这些话伤到了徐天娇的心,尤其是那句‘如果你没有感情,做任何事情都在牟利、都在利用人,那你注定了没有兄弟、没有朋友,甚至到最后你连亲情和爱情都会丢掉!’肯定伤透了徐天娇的心。

  但是我却不能不说,我不能看着徐天娇一步步的恶化。我觉得她的价值观已经有些扭曲了,作为她的男人,我觉得我有必要帮她矫正价值观。

  一直以来,虽然她对洪门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洪门能走到今天,有一半的功劳是她的,但是很多时候她做事的方法都没有考虑到大部分人的感受,完全是在利用大部分的人,很多人对她都有一定的反感。

  甚至连南宫易、李宝强他们都很是反感徐天娇,虽然南宫易他们没有当着我的面表现出来什么反感的情绪,但是我知道,他们心里面都很是不喜欢徐天娇,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早就跟徐天娇翻脸了。

  如果徐天娇再这么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有人跟她翻脸,到时候不仅是对她不好,对于整个洪门的发展也很是不好,甚至很有可能会引起洪门的崩裂。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场面出现。

  其实,从很久以前,我就想跟徐天娇说这个问题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今天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契机,说出来,徐天娇虽然会一时生气,但是我想事后等她想明白、想清楚之后,她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和好意的。

  TR更新P最D快cO上酷》匠网:4

  所以徐天娇虽然难过的在哭,但是我并没有去安慰她,而是一个劲的在教育她,跟她解释这件事她做的事如何的不对,而徐天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低个头一个劲的在哭。

  到最后,我也觉得自己挺过分的,把徐天娇弄得这么难过,就想上去抱住徐天娇安慰她一番。但是徐天娇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冷冷的看着我,说:“你说的很对,我就是一个自私自利、没有任何感情的战争机器,我不配给你们在一起,也不配做你的女朋友!疯子,咱们分手吧。”

  说完,徐天娇转身就跑。

  我的头皮一下子就炸开了,心沉入到了谷底,我本以为徐天娇就算是伤心,但总能理解我的好意和苦衷,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向我提出了分手!

  我虽然心情沉重,但是我并没有追上去,因为我觉得徐天娇应该是一时生气,过几个小时等她想清楚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我站在原地愣了好大一会儿,脑子都是懵懵的,直到徐天娇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往教室里面走。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展天佑已经来了,就坐在我的座位上等我,看到我进来,展天佑立马就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风哥,你回来了啊!”

  我点了点头,说:“恩,回来了。”

  展天佑看着我,很是关切的说道:“风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事,我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而已,一会儿就好了。”

  南宫易在旁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我从桌兜里面拿出手机装进兜里,说:“走吧,出去吃饭,我请客,庆祝天佑来八中,咱们又多了一员虎将!”

  说完,我转身就往教室外面走,这个时候上课铃已经响了起来,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正准备讲课,看到我们一群出去,老师就指着我们一群人说道:“你们几个干什么去?都给我回来上课。”

  我心情很是不好,根本懒得搭理这老师,就没有甩他,继续往教室外面走,南宫易、李宝强他们一群人也嚣张惯了,也都没有搭理老师。

  这老师看我们都没有搭理他,继续往教室外面走,气哼哼的走上来就拦住了我的胳膊,声色俱厉的说道:“我跟你说话呢,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我扭头冷冷的看了这老师一眼,说:“滚!“

  我的眼神很冷,声音也很冷,满是杀意,这老师脸上一下子就布满了恐惧,赶紧就松开了我的胳膊,不敢再说话了,我也没有再搭理这老师,继续往教室外面走。

  其实我并无意对这老师发火,我一直都还是挺尊重老师,毕竟老师教书育人,值得人敬重,但是我现在心情极度不好,别说是老师,就算是八中的嚣张过来找我的麻烦,我都敢干他。

  出了学校,我们也没走远,就在学校附近的街道上找了一个饭店,点菜的时候,南宫易跟我说:“疯子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然后我就跟南宫易一起走出了饭店,出了饭店,南宫易看着我说:“娇娇,你是不是跟娇娇闹掰了?“

  我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是啊,闹掰了,她要跟我分手呢!”

  南宫易叹了一口气说:“疯子,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直了。娇娇在处理事情上是有些功利了,我们一群人也都对她或多或少的有些意见。但是你要知道,娇娇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咱们洪门的发展,所以你不能责怪她。你想要她有所改变,应该好好的去说。如果你好好地去说,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娇娇那么爱你,你肯定是伤透了她的心,要不然她不会跟你说分手的。”

  南宫易的话很有道理,说的我心里面挺后悔的:“那现在还能怎么办?我也后悔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一样,没有办法在收回来。”

  南宫易说:“我觉得娇娇应该是一时生气才跟你说分手的,她那么爱你,怎么可能真跟你分手。你跟她打个电话,道个歉,估计她就能原谅你了。”

  “好。”我点了点头,就掏出手机给徐天娇打电话,但是徐天娇却没有接我的电话,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徐天娇的手机就关机了。

  “怎么样?”南宫易问我。

  我苦笑一声说:“关机了。应该是还在气头上,先进去吃饭吧,吃完饭再说。“然后我和南宫易就回了饭店,在饭店吃完饭之后,我又给徐天娇打了电话,但是徐天娇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这一下子我就慌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徐天娇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说明她还是没有原谅我,回想起之前徐天娇伤心难过、泪流满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就疼了起来,也许,徐天娇是真的想跟我分手。

  然后我就开始疯狂的寻找徐天娇,学校的每个角落我都找遍了,宿舍楼我也找了,但是却没有找到徐天娇。

  我的心越来越沉,心情也是越来越凝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徐天娇会向我提出分手。

  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企图找到徐天娇的踪影,但是我走遍了八中方圆三公里的每个巷子和街道,也还是没有找到徐天娇的踪影。

  最后我累的不行,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昏昏沉沉的就在路边的一个长凳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手机震醒的,我掏出手机一看,是徐天娇发过来的信息,我当时就兴奋了起来,但是当我看了信息的内容之后,整个人如同坠入万丈深渊。

  信息的内容是这样的:疯子,我走了。不要找我,因为我去了很远的地方,你找不到我的。你说的很对,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人,每个人都可以这样说我,但唯独你不行,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你的话伤透了我的心,我要一个人静一静,等我想清楚了,我会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