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爸要回来了!什么时候?他什么时候回来?“听到我妈这话,我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的激动和兴奋了起来。

  自从知道了我爸离开我和我妈是被逼无奈、身不由己了之后,我就对我爸再也没有一点的怨恨,而且知道了我爸的事情越多,尤其是知道了我爸是刀皇的时候,我就越发渴望早点见到他。

  我妈笑着看着我说:“快了,前天你爸给我打电话说,最多再过一个月他就会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浑身都轻微的颤抖了起来,心中的喜悦根本难以言喻,我的眼睛也是红了起来,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最=)新;7章节上=-酷x匠9U网~D

  十六年了,从我出生到现在,整整十六年了!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爸。

  小的时候,别的孩子都有爸爸,我就问我妈,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就我没有爸爸?那个时候,我妈跟我说,我爸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之后才会回来。

  又大了一些,等我懂事了之后,我又问我妈,我爸怎么还没有回来?那个时候的话,因为没有爸爸受尽了屈辱和打骂,我被人骂成没爹的野种。那个时候,我心里面恨极了我爸。

  那个时候,我妈跟我说,我爸死了,我妈之所以这么跟我说,是为了不让我再记恨我爸。

  后来,我妈又跟我说,我爸没有死,只是去了非洲,然后我妈又给我讲了我们家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的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崩溃到差点自杀,心里面也越发的恨我爸了,我恨不得他死!他既然没有死,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找我和我妈?

  后来,慢慢的了解了更多我们家的事情,我爸又接连拍了董宇辰和陈江回来保护我,我才终于明白,我爸之所以没有回来,并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身不由己。

  所以,慢慢的,尤其是当我混了将近一年的黑势力之后,我也越发的能够理解我爸了,我也不再恨他了,而且很是想念他,想要尽快的见到他。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爸是混黑势力的,我也是,所以我能够理解我爸的苦衷。

  但就算我再怎么能够理解他,毕竟我过了十六年没有爸爸的日子,但听到我爸要回来的消息的时候,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嗷嚎大哭了起来。

  第一次,我因为高兴和喜悦而哭泣,而且哭的是那么的洒脱,那么的不受控制!

  以前我哭,都是因为伤心和绝望,那种哭出来的眼泪都是哭的,而我现在的眼泪我是甜的。

  我妈也没有再说话,她一边帮我擦眼泪,一边也是小声的哽咽着。

  本来我挺高兴的,但是看着我妈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我的心情再次沉入到了谷底,我伸出手摸了一下我妈脸上的伤口。

  粗糙,无比的粗糙,这是我对这道刀疤唯一的评价。

  我看着我妈,说:“妈,明天咱们去医院吧,把你脸上的刀疤给治好!”

  我妈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喜悦,不过随即我妈的眼神就变得暗淡了起来,她叹了一口气说:“去医院修复伤口很贵的,咱家没有那么多钱啊!还是等你爸回来了再说吧。”

  我看着我妈有些花白的头发和脸上的周围,心中更加的难过和自责了起来,这些年,我妈一直挣钱养我,为我操劳,连一天的好日子都没有过上。

  而我现在有钱了,只知道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妈过得怎么样。

  三个多月,我已经整整三个多月没有回家看我妈了,我也没有往家里面给我妈拿过一分钱,而这三个月我在外面已经花了上百万了。

  所以我觉得我特别的愧疚我妈,我看着我说:“妈,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儿子现在不缺钱!就是花一百万,我也得在我爸回来之前把你脸上的刀疤给治好!然后咱们再去做做美容,让你年轻二十岁,以最美丽的姿态见我爸!”

  我虽然这么说,但我妈还是不同意去医院,不过我的态度也是十分的执拗,我妈根本拗不过我,最后只好答应明天跟我一起去医院。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妈和徐天娇睡一个屋,我自己睡一个屋,晚上睡觉之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X县最好的家美容医院,然后记录了下来,决定明天带着我妈去这家美容医院都看看。

  第二天吃完了早饭,我和徐天娇两个人就陪着我妈去了美容医院,到了美容医院,那里的美容医生看来我妈脸上的刀疤之后,说可以手术修复,不过手术费用有点高,要十几万。

  我妈一听要十几万就说太贵了,不愿意治疗了,说着就要往医院外面走,我一把拉住了我妈,跟医生说,钱不是问题,别说是十几万,就算是一百万只要能把我妈脸上的刀疤去掉,我也愿意出!

  然后我就跟着医生去服了手术费,医生立即就给我妈安排了手术,手术进行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我妈才从手术室里面出来。

  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之后,我妈脸上的刀疤已经没有了,而且皮肤十分的光滑,比原来还要白亮,简直就像变魔术一样,神奇无比。

  医生说,他们采用的是激光疗法,直接把我妈脸上的死皮和刀疤给切除掉了,然后又植入了新的肌肉组织......

  反正那医生说了一大堆,到最后我也没有听懂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也不管这些,反正我是高兴极了,因为我妈脸上把丑陋的刀疤终于被去掉了,我妈也终于恢复了原来的美貌。

  回到家给我妈留下了几万块钱,叮嘱我妈按时吃药,然后就跟徐天娇一块回了学校。

  (我妈脸上的刀疤虽然去掉了,但还是需要药物辅助才能够完全恢复。)

  回到学校都已经是下午了,匆匆吃了下午饭,我就给南宫易、七煞星他们群发了信息让他们召集所有小弟拿上家伙在学校门口集合,然后去砸黑熊的厂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