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放学,我跟陈江在十三中门口会合了之后,陈江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出租车司机说去婆婆山,然后我和陈江两个人就上了出租车,出租车就朝着婆婆山的方向开。

  婆婆山是我们县城郊区的一座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的荒山,山上寸草不生,整座山完全由石头堆砌而成,平日里荒无人烟极其寂寥,能静出个鬼来,属于那种老鼠都不愿意去的山头,你可以想象婆婆山到底是有多荒凉。

  我很好奇陈江为什么要带我去这么一个不毛之地,于是我就问他:“陈叔,你带我去婆婆山干啥啊?那个地方荒凉的连根毛都没有,你让我去那凿石头吗?”

  陈江微微一笑,很是神秘的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白了陈江一眼,嘴角一撇说:”切,不说算了,我还不乐意知道了呢!“

  陈江也没有再搭理我,打开窗户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抽起了眼,吞云吐雾的,再加上他那有些猥琐又有些凶悍的外表,活像是个大烟馆子里面的烟鬼。

  “就这么一个货色真的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长?我怎么越看越不像呢?就这卖相顶多也就是个三流混混而已啊!”我看着陈江这副衰样,越看越觉得他中国武术协会会长的身份不真实,多半是个冒牌货。

  在我的思想中,中国武术协会会长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物应该是既有气质又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就陈江这气质、这长相,跟中国武术协会会长提鞋我觉得人家都嫌弃他手臭。

  于是我就问陈江:”陈叔,你给我的那张名片是真的,不是你伪造的?你真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长?“

  陈江抽了一口烟,美美的吐了一个眼圈,很是享受的样子,说:“当然是真的了。这还能有假?我当中国武术协会会长都快十年了,你是第一个质疑我身份的人。你小子是不是不相信我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长啊!“

  我点了点头,说:“恩,我确实不太相信,就你这猢狲一样的长相,还没啥气质,谁要是相信你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长谁就是傻子、憨货!”

  陈江把烟头往车窗外一扔,气急败坏的指着我说:“你......你敢说我长得像猢狲,还说我没气质,我告诉你,你完了!你彻底完了!”

  说完,陈江就把头扭到车窗外噘着个嘴生起了闷气,活像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弄得我很是无语。

  不过我觉得很好玩,就继续挑逗挖苦着他说:“我又没有胡说乱说或者夸张说,你长得本来就很像猢狲啊,你看着你这眼睛、这鼻子、这嘴,还有这脸型,完全跟猢狲一模一样啊!难道你自己没有发现吗?”

  陈江气的浑身发抖,大喘着粗气扭过头来瞪着我说:“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完蛋了,看一会儿到了婆婆山我怎么收拾你!”

  我根本不怕陈江的威胁,混到现在我最不怕的就是挨揍了,我都挨了多少揍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反正得有好几百次了,早就练得皮糙肉厚,脸皮则是更厚,原本我的脸皮又一堵城墙那么厚,现在都有两堵城墙那么厚了。

  所以我无视了陈江的威胁,继续笑嘻嘻的挖苦着他,陈江气的吹鼻子瞪眼,不过在出租车上他也不好打我,怪不好看的,所以到最后他直接带上了耳机听歌。

  大概过了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出租车就开到了婆婆山的山脚下,付了钱,我和陈江就下了车往婆婆山走。

  婆婆山有三百米高,山势很陡峭,呈七十五度角倾斜,而且山上的岩石光秃秃的,很不好上去,我刚往上爬了有五十米高就累的不行了,衣服都湿透了,我救一屁股坐在了一块突起的大石头上,想要休息一会儿再往上爬。

  陈江走过来照着我的屁股上就是狠狠一脚,踢得我屁股都快散架了,我瞪着陈江说:“你踢我干嘛?”

  陈江恶狠狠地说:“谁让你歇着了?给我继续往上爬!不然我还揍你!”

  我赖子精神上来了,往石头上一躺装死人,说:“你揍吧,你就是揍死我,我也不往上爬了。”

  陈江说:“真的不爬了?”

  我十分确定的说,对,你揍死我我也不爬了。

  陈江说,那好,那你下山回学校吧,功夫我也不教你了,你爱跟谁学功夫就跟谁学功夫去吧。

  尼玛,这狗日的竟然敢威胁我,气得我真想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

  不过为了学功夫,我还是忍住了这口气,我从地上闪电般的站起来,笑着说:“陈叔我跟你开玩笑呢,我怎么可能不爬呢,我这就爬!”

  说完,我就开始继续往山上爬。

  陈江在我身后说:“两个小时爬到山顶再下来,十次!”

  我吓得差点没有从山上摔下去,回头看着陈江:“你确定你没有跟我开玩笑?”

  陈江一脸严肃的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嘛?想要学功夫就赶紧给我爬!”

  说完陈江又要上来踹我,我赶紧往上爬了两下才躲开了他这一脚。

  我现在终于明白在出租车上的时候陈江说完要完蛋了,我现在真的是要完蛋了,两个小时爬到山顶再下来,十次!

  这不是在跟我扯犊子吗?我这才刚爬了五十米就累成狗了,要我爬十次还不得累死啊!

  我也算是看出来了,陈江就是在故意整我,报在出租车上我说他像猢狲的仇。

  酷匠=网b首发o

  我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子,你说我干嘛嘴这么贱说他长得像猢狲呢?现在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我心里面蹦出了一千万个草泥马,但是为了学功夫还得继续往上爬。

  我爬山的时候,陈江就坐在山脚的石头上嗑着瓜子抽着烟,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瓜子,反正在车上的时候我没看见。

  这狗日的,让我爬山,自己却坐在山脚下享受,我气得一个劲的咬牙,牙齿都快被我吞进肚子里面去了。

  我在心里面发誓,老东西,我就先忍着你,等我学会了你的功夫,实力超过了你,看我不把你打成死狗。

  爬完十次婆婆山,我都快累死了,汗也流干了,瘫倒在地上双腿酸软的像是两根面条一样,根本没有了一点力气。

  在地上歇了好大一会儿我才恢复了一点力气,这个时候天也快黑了,我就问陈江:“咱们怎么回去啊?”

  出租车把我们两个撂在婆婆山的山脚下就走了,这个地方荒无人烟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车了。

  陈江说:“走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