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废弃厂房,我看到白毛和孤狼都还晕死在地上,就问路宽他们,怎么他们两个还晕着呢?这都过去两个小时了,早该醒过来了吧?

  路宽正不亦乐乎的啃着一个鸡腿,吃的满嘴流油,他一边擦嘴上的油,一边说:“一个小时前就醒过来了,我嫌太吵,就用板砖给他俩又拍晕了。“

  说着,路宽从地上捡起了半块板砖,说:“就是用的这块板砖。娘的,这两个杂碎的头真硬,把我的砖头都给硌成了两半!”

  我:“........”

  路宽就是个奇葩,他比王文睿和汪龙奇葩多了,什么尿性的事都能干得出来,我也懒得跟他瞎白活,就让王文睿去拎来了一桶水把白毛和孤狼两个人给浇醒了。

  孤狼醒过来之后,一看到我们一群人就一脸惊恐和慌张的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说着说着,孤狼就哭了起来,哭的大鼻涕都能甩出去三丈远,我看着恶心的受不了,就让路宽上来又是一板砖把他给拍晕了过去。

  白毛的反应跟孤狼截然相反,他一点也不怕我们,还冷着脸看着我们,威胁着说:“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你们都会死的很难看。”

  ☆b看j正e版_#章U#节2^上Iu酷匠网E

  路宽是个暴脾气,白毛这句极具威胁性的话一蹦出来,他抬着大脚丫子就踹在了白毛的脸上,把白毛给踹出去了好远,白毛在地上滚了好几滚,翻了好几番,然后就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面朝黄土背朝天。

  路宽还要上去打白毛,被我给拦住了,我把白毛翻过身来,差点没有笑出来,因为白毛的嘴里面一嘴的泥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白毛吐出了最里面的泥土,一连咳嗽了好几声,然后一点记性也不长的又开始大骂着我们,威胁我们赶紧放了他,如果我们不放了他的话,我们都会死的很难看。

  这次别说路宽、王文睿、汪龙想要揍白毛了,连我这么好脾气的一个人都想要揍白毛了,也不知道白毛是傻还是脑袋里面缺了根筋,都被我们给五花大绑了,竟然还敢赤裸裸的威胁我们,这尿性比路宽还要傻三分。

  实在是受不了白毛的狂傲了,我、路宽、王文睿、汪龙四个人就又把白毛给踹倒在地上,然后狠狠的一顿揍。

  揍完了之后,我蹲在地上拍着白毛的脸说:”你他娘的还牛逼不?“

  白毛喘着粗气看着我,眼睛瞪得都翻快上天了,不过他却没有再说话。

  白毛不说话不是因为他怕我了,而是因为他也知道说狠话威胁我们一点作用都起不到,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皮肉之苦,所以就很识趣的不说话了。

  在这一点上,白毛还是跟我很像的,弱势的时候,我们都不会太呈口舌之能。

  白毛不说话,我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老爸是黑熊,东街三大势力之一的老大,势力很大,不过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老爸是黑熊我就不敢杀你了?黑熊的势力是很大,但是能大的过高风吗?你知道高风是怎么死的吗?是被我杀死的。”

  白毛的脸上瞬间就布满了惊恐,他失声说道:“什么!高风是你杀的?”

  我点头,说:“对,高风就是我杀的。高风那么厉害,势力那么大,我杀他的时候眉头都不眨一下,你觉得我会不敢杀你?”

  我这么一说,白毛脸上的惊恐更加的浓郁了,脸色都变得有些白了,他终于知道害怕了,终于恐惧了。

  我继续说道:“你真的是太讨厌、太恶毒了,我本来跟你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你却因为得不到娇娇的爱,而数次想要害死我。看在你深爱娇娇的份上,我可以忍你一次,但绝对不会忍你第二次、第三次,你接二连三的想要杀死我,已经打破了我的底线,让我对你起了杀心,今天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想要在这里杀了你的。”

  “不!你不能杀我!”白毛脸上布满了极致的惊恐。

  我嘲笑的看着他说:”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因为你爸是黑熊?黑熊很厉害吗?一个东街的老大而已,能有多厉害?整个北街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会怕一个黑熊?你信不信我现在一刀杀了你,黑熊连个屁都不敢放?“

  白毛扑通一声就给我跪下了,哭腔说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以后再也不敢害你了,我发誓!我发誓!“

  我打断他说道:“晚了。今天我是肯定要杀了你的。”

  说着,我就从腰间抽出了砍刀。

  白毛看见砍刀,脸一下子就变得煞白煞白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惊恐和绝望,不停地往后倒退着,嘴里面还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举起刀就朝着白毛砍了过去。白毛这样的人,不能留,留下来就是一个祸害,他以后肯定还会害我。之前就是因为我心太软了,所以徐天娇才会被紫狐给绑架,我不想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所以我一定要杀了白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徐天娇的声音:“住手,不要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