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易看着紫狐逃跑的方向,恨恨的说:”特么的,这贱女人跑的真快,以前练一百米极速跑的吧?“

  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紫狐,而是南宫易这个贱人竟然弃我的生死于不顾,跟紫狐谈判。

  我恢复了自由之后直接就朝着南宫易扑了过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说:“你跟我说说刚刚你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要给紫狐两个选择,万一她真杀了我怎么办?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

  南宫易一把撇开我的手,嘿嘿的笑着说:“不会的,紫狐根本不敢杀你,她要是杀了你,她也死定了。我料定了她不敢杀你,所以才给了她两个选择。”

  “原来是这样啊!”南宫易这么已解释,我心里面就好受了许多,也不生气了,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南宫易白了我一眼,说:“要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样?”

  被南宫易这么一弄,我挺尴尬的,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以为是这样啊,我也以为是这样......”

  南宫易冷哼了一声,说:“好心当做驴肝肺,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说完,南宫易就没有再搭理我,挥舞着甩棍再次冲进了人群厮杀,我也没有含糊,从地上捡起砍刀也冲进了人群......

  这是一场人数众多,声势浩大的群战,参战人数达到了两千多人!估计十三中从建校以来,也没有发生过这么庞大的群战。

  两千多人的群战,光是打杀声的声音都快把人的耳朵给震聋了,而且群战打的没有一点章法,完全是大混战。

  我们这边跟白毛、孤狼、紫狐那边人数差不多,但是我们这边人的战斗力要比白毛、孤狼、紫狐那边人的战斗力强上了不少。因为我们这边大部分都是初三年级的人,白毛、孤狼、紫狐那边大部分都是初一、初二的人,体格上和体力上跟我们这边差了不少,所以总体上我们这边的战斗力要比白毛、孤狼、紫狐那边强上了不少。

  大混战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我们胜了,但也是惨胜,不少人身上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甚至有几个人还断了胳膊腿,更有两个直接被送进了急救室,差点没有丧命。

  我们胜了都这么惨,白毛、孤狼、紫狐那边就更别提了,受伤的人更多,身上的伤也更严重,不过这些人现在还不是我的人,我也没有管他们。

  我要收服人心,就要先让这些人对白毛、孤狼、紫狐失望、

  紫狐跑了,白毛被南宫易干晕了,孤狼被人打的半死不活,也晕了过去,这些人就成了没人管没人问的可怜人,然后这些人肯定会对白毛、孤狼、紫狐失望,到时候就是我收服人心的好时机了。

  大混战结束之后,我让人把白毛和孤狼都绑了起来,白毛我是肯定要杀的,这个人就是一条蛇,如果不除掉他,早晚有一天我会栽在他的手里。

  V酷\¤匠!网正…版(R首7发/

  至于孤狼,我跟他之前并没有多大的仇怨,孤狼之所以跟我结仇,也是因为紫狐,如果我把紫狐的真面目戳穿,告诉他紫狐根本不喜欢他,一直都是在利用他,相信我和他之前的仇怨是可以解开的。

  孤狼这个人性格上虽然有些孤高、脾气也不怎么好,但是在品行上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变成自己人,所以我会想办法把他变成自己人,为我所用。

  这场大混战震动了整个十三中,围观看热闹的人更是人山人海,估计十三中所有的人都跑过来看热闹了,就连很多老师都站在人群中看热闹,不过没有老师敢上来管。

  十三中的这些老师都是垫底的货,是个学生都敢骑到他们的头上拉屎撒尿,他们敢管我们?

  陈江也站在人群当中,大混战结束之后,他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夸赞我说:“干的不错,有点当年你爸的派头。”

  我苦笑着说:“还不错呢!我差一点就被紫狐那个贱女人给打死了!“

  陈江笑着说:“你的实力确实太弱了,连个女孩都打不过,简直就是战五渣的水平,我都替你感到脸红。”

  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真想一个过肩摔把陈江给放倒在地上,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根本不是陈江的对手,跟他动手纯属找虐。

  不过陈江说的也没啥错,我的实力的确是太弱了。

  在一中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的实力还算强的,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实力根本不强,就像陈江说的,我的实力就是战五渣的水平。

  我感觉这样下去不行,我得赶紧提升实力了,要不然以后还会经常被人打成狗,动不动就会有生命危险。

  怎么提升实力呢?

  南宫易之所以实力提升的那么快,是因为他有个武痴师傅,那我也可以拜个师傅啊,陈江就是个现成的师傅,他的实力那么恐怖,要是我能拜他为师,把他的本事学过来,那以后我就牛逼了。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想到了就要干,于是我就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给陈江跪下了:“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陈江被我的举动给惊着了,’卧槽‘了一句,说:“谁是你师傅啊,你不要乱叫好不好?”

  我厚着脸皮,嘿嘿的笑着说:“你是我师傅啊!师傅在上,请再受徒儿一拜!”

  说着,我又给陈江磕了一个头。

  陈江说:“你起来吧,我是不会收你做徒弟的。”

  我一下子就懵逼了,说:“为什么?”

  陈江说:“我十年前就发过誓了,以后再也不收徒弟了。”

  说这话的时候,陈江的声音里面有着无尽的伤感,我能够感觉到这背后一定有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好吧。”我心里面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再勉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我能够感觉到的出来,就算我再怎么跪着求下去,陈江也不会收我做徒弟的。

  这个时候,陈江又说道:“我虽然不能收你做徒弟,但是可以教你功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