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猛地一颤,心中弥漫起一股子说出来的情绪,嘴角微微抽动,我看着霍思敏强颜欢笑的说道:“好久不见。”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霍思敏了,已经有七个多月的时间了吧。

  七个月零十三天,我记得很清楚。

  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霍思敏,刚刚跟王胖子聊天,跟安少风交手的时候,我的目光也可以避开了霍思敏。

  我的目光落在霍思敏的身上,发现许久未见,她变得更加的美了,一张漂亮的脸蛋美得不沾染一丝的铅华,黑丝柔顺发亮,再配上洁白的连衣裙,亭亭玉立,美得就如同从天上下凡的天使,比之徐天娇也丝毫不差。

  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

  原本霍思敏没有徐天娇漂亮,身材也没有徐天娇好,气质更是比徐天娇差了一点,但是半年不见,霍思敏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让我心中既是有些唏嘘又是有些伤感。

  唏嘘的是,原来真的是物是人非、往事已矣,我本以为霍思敏就算是跟我分手了,她跟原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我错了,霍思敏的变化太大了,变得我都快要认不出她来了。

  伤感的是,霍思敏虽然变得越发的漂亮、气质也越发的好了,但她却不在属于我了,她现在是别人的人了。

  一时间,我情绪百感陈杂,嘴里面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楚,一颗心痛的都快要破碎掉了,甚至浑身的神经和肌肉都在打颤。

  我本以为当我已经把霍思敏从心里面给驱逐去了,就算再次见到她,我的心也不是再惊起一丝一毫的波澜,但是我错了。

  我根本没有把霍思敏从我的心里面驱逐出去,她依然深藏在的我在心里,我最爱的依旧还是她。

  凝视着霍思敏,我的眼神变得迷蒙和神情了起来,我张了张嘴,不受控制的就想要问她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抛弃我。

  霍思敏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她也似乎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她快速的把目光移到了徐天娇的身上,说道:“这是你女朋友?”

  我还没有说话,徐天娇就抱住了我的胳膊,头贴在我的身上,笑着说道:“对,我就是疯子的女朋友!”

  我仔细的观察着霍思敏的神情容貌,但是霍思敏的脸上再没有一丝丝异样的情绪,她温婉一笑说道:“秦风,你真有福气,找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你一定要好好的对你女朋友噢!”

  没有在霍思敏的脸上捕捉到任何异样的情绪,我的心里面一阵悲伤和失落,不过我还是看着霍思敏,扯动嘴角,强颜欢笑的说道:“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对娇娇的!”

  说着,我也紧紧的抓住了徐天娇的手,还在徐天娇的手上亲了一下。

  我承认我这么做是故意在试探霍思敏。

  直到现在,对于霍思敏我还没有死心,我不相信她对我没有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毕竟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的感情曾经那么的深刻。

  这么深刻的一段感情怎可能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所以我故意在霍思敏的面前跟徐天娇表现的十分亲密,我想要在霍思敏的脸上找寻到一丝一毫的异样情绪,但是没有,一点也没有。

  霍思敏依旧温婉的笑着,看着我说道:“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本以为我离开了你,你会一蹶不振,你会从此斩断情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新欢,真是可喜可贺,看来你对我的感情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深。本来我心里面对你一丝丝的愧疚,现在看来,我纯属庸人自扰罢了。”

  霍思敏苦笑着摇了摇头,笑容里面有着一股子抹不开的心酸和自嘲。

  酷匠网6唯1,一`$正Z版,其他/都X是¤盗u版√

  我的心一疼,也苦笑着说道:“是啊,其实我们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对方,我们最爱的都是自己罢了。”

  “是啊,我们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对方,我们最爱的都是自己罢了!”霍思敏也是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秦风,这是咱们最后一次的相见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走了,你保重。”

  说完,霍思敏就看了安少风一眼,说道:“少风,走吧。”

  然后霍思敏就往火车站里面走。

  安少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秦风,你会为今天的做法后悔一辈子的!”

  说完,安少风也快步跟上了霍思敏,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火车站。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心中也忽然明白,霍思敏这一次之所以跟着王胖子一块回来竟然是为了回来跟我见一面。

  还有安少风最后跟我说的那句话,让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情况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也许安少风和霍思敏并没有在一起,也许霍思敏之所以离开我,这其中另有隐情和苦衷。

  一瞬间,我整个人变得明了了许多,心中也生出了极大的兴奋,我很想追上去问清楚这一切,但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徐天娇,我把心中这股强烈的欲望又给生生的压了下去,只能目送着霍思敏离开。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苦楚的,我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我隐隐觉得霍思敏之所以离开我,肯定是有苦衷的,如果我主动联系她、找她,跟她和好,她肯定会同意跟我和好。

  但是现在我已经跟徐天娇在一起了,我不能对不起徐天娇,但是我又放不下霍思敏,我真的是好纠结、好痛苦啊!

  徐天娇是多么聪明伶俐的一个人啊,她很会察言观色,很快就看出来了我的忧愁和苦闷,她松开了我的手,说道:“要追上去问个清楚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和她缘分已尽,还是让她走吧。”

  说完,我转身就走,背影落寞的像是傍晚的最后一缕残阳。

  王胖子是个嘴炮,一直以来话都很多,但是这次他跟在我的后满,一句话也没有说。

  直到上了车,南宫易问我们要去哪,王胖子才说道,去喝酒,今天我要跟疯子一醉方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