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俯身躲在一面靠门的墙壁后面,头顶上方的缺口处子弹不断呼啸着飞过,将厚实的混凝土一块块地削下。水泥碎屑不断地落在他的头上,少年没有理会,伸出手拍了一下他身边的那名士兵。士兵扶了扶头盔,转过头来。

  “总管!”

   “现在是什么情况,这条路为什么还没通!”少年大声问,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大声吼叫才能使对方听清。

   “现在就剩下横在中间的那辆公交车了!”士兵大声回应道,并指了指路中间,“我们的人不断地想冲上去用C4把车体炸开,但离目标点三十米的大楼上有两挺重机枪的火力,那里被改装成了一座碉堡,狙击手够不到里面的人。如果你能想办法解决掉那里,我们就能把路清理出来!”士兵说着指着大巴前方那两栋建筑说道,那里的两处火舌正在不断地倾泻出子弹。

  “你们没有重武器吗?”

  “只有榴弹发射器,射程太远!”

   “你们还有多少人?”少年问。

   “不多了,只有六个!考虑到正前方的火力压制,你只能再带两个人过去。”

   “不!我一个人就够了!”少年说道,“让狙击手掩护我一下,最多十分钟搞定!”说完,他朝着身后跑去。

   “明白。”那名士兵一笑,随即回过头返回了战斗。

   “怎么样?有困难吗?”那名队长用一只负伤的手臂换下了一发弹夹,同时看着少年问道。

   “应该没什么问题,她呢?”少年问道。

  “老板跟老大在后面的那辆车里面坐着呢,那可是总统出行用的防弹车,防御力堪称一辆坦克,如果我们没死光,那么他们在里面很安全。”队长瞥了一眼身后的那辆黑色的轿车,笑着说道。

  “是吗,那就拜托你们了。对了,还有手雷吗?最好再来一颗闪光弹。”少年拍了拍队长的肩膀。

  看,正^版U:章B节y上酷匠;W网n

   “闪光弹有很多,我们这里用不上。但手雷有些不够用,你带走两颗吧。”队长从身上拽下两颗手雷加一颗闪光弹递给了少年。

   “对乔瑟夫说,路清理出来以后马上离开。”少年接过了这些,然后将它们别在了腰间。

   “对了,总管······”突然,就在少年要离开的时候,这名小队的队长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少年问道:“我们是不是没有增援了?”

   少年在那里停住了,他转过头看着这个队长,漫天的炮火声轰鸣着,但这张混杂着汗水与鲜血的脸却出奇地平静。上面没有质问也没有绝望,这个男人,只是想要一个答复而已。不知怎么的,少年突然愣在了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他知道,队长要的不是什么承诺与保证,他只要一句话,一个单词,一个简简单单的“yes”而已。这句肯定的话不会包含任何形式上的责任,他只想确认自己所奋斗的这一切是值得的。但少年却沉默了,简简单单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变得无比地艰难与痛苦。他们都明白,即使有增援,要救的人里面却绝对不会有他们,永远也不会有。

   “会有的,我们已经跟新罗公司联系上了,他们的人马上就到。”差不多沉默了有几秒种后,少年苍白地笑了出来。

   “是吗?”队长笑了,转过头去重新投入战斗。“虽然那是一群令人讨厌的家伙,但这个时候也就顾不上抱怨了。”

   少年转过头,快速离开了。队长开枪的声音被他渐渐甩在身后,但刚刚队长脸上那抹悲壮的笑容,却怎么也甩不开。

   战争继续在这个城市中爆发着,少年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便猛地冲进了枪林弹雨中。“全体注意!掩护总管!”身后传来了队长的怒吼声,少年在冲出去的一瞬间,他能感觉到对面的子弹瞬间袭向了自己。突然间,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一颗子弹擦着自己的右肩掠了过去。虽然在以前他有过很多次这样的经历,但这一次,他的感觉很微妙。那颗子弹对于自己来说,慢的要命。

   对,子弹在这一瞬间慢了下来。他能清晰地感知这颗子弹的轨迹与速度,这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死神,想起了柳一帆,想起了他们将子弹劈开的场景。

   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做到呢?

   这样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当然,他只是想想罢了。就算是那个男人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站在那里劈子弹吧!这里是真正的战场,可不是什么电影中的场景。

   他迅速地躲在了一辆轿车后面,身后的一名士兵抛出了一颗烟雾弹,浓烟升腾而起,遮住了视野。他趁着机会狂奔了出去,快速地来到了一栋大楼中。这栋大楼与他要去的地方相邻,从楼顶能够跳到火力点的上方。但他在向上的同时遇到了两名士兵,少年不得不杀了他们。

  少年低着身子来到了楼顶。由于刚才干掉了两个士兵,他不得不尽量把身子压低。他可以肯定,不止一个狙击手藏在对面的某一扇窗户后面,端着步枪寻找着他。他可不是死神,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中的下场只有死。

  但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两挺12.7mm口径的重机枪在此时停止了射击。“干的漂亮!总管!”少年无线电中传来队长欣喜的声音,两名揣着C4炸药的士兵便迅速冲向了那辆公交车。少年心中一惊,这当然不是他干的,什么人在那栋建筑里面,将机枪手干掉了。

  “”哈哈哈哈!”突然,少年对面传来了一阵疯狂的笑声,一面窗户被打碎了。一个裸着上半身的家伙踩着窗沿蹲在了那里。少年眼神一冷,手中的匕首瞬间变形成了长剑。

  “呦!那个偷袭我的混蛋,我们又见面了!”戴维摸了摸新生出来的脖颈,看向少年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戮的欲望。

  “虽然看见你很不爽,但我却要谢谢你解决掉了里面的人,这可帮了我的大忙。”少年笑了笑,但却在极力搜寻艾伦的身影。这家伙没有死,那么艾伦也可能还活着。

  “啊?你也要干掉他们?混蛋,我竟然帮了你的忙!”戴维气的剁了一脚,但马上平静了下来。“这么说,那挺重机枪很让你头疼是吧!”接着,他笑着说道。

  “你想说什么?”少年冷笑道。

  突然,戴维怪笑一声,然猛地从身后抽出了那头黑色的野兽。那是一挺M2式勃朗宁重机枪,总重量四十千克,大口径枪口与长长的枪管在阳光下散发出冷冽的光。这本来是架在地上射击的,坦克车上的机枪就是这种。但这疯子却把它跨在了腰间,长长的子弹链拖在了地上,彰显着一种纯粹的暴力美。

  “我的意思是,尝尝这个吧!混蛋!”戴维狠狠地说道,下一瞬间,长达半米的火舌便咆哮着喷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