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般的战场怒吼,刺鼻的铁锈臭,吹入口中的沙尘的干燥感,染红干涸大地的大片鲜血。

  手中握着武器。

  是Laevatain。

  光刃的光芒照耀着侧脸。

  意外的有些温暖的感觉。

  它帮了很大的忙呢。

  北欧神话中丰饶之神的配剑,明镜般的美丽刀身,如今也如同这个大地般,染成了鲜红色。

  我正在战斗。

  独自一人在战场中,真可谓孤军奋战。

  如同丛云般压过来的异族大军一旦映入眼帘,就不断地斩杀,斩杀,斩杀……

  我全神贯注地不断挥舞着Laevatain,已经记不清挥动光刃的次数了。

  身边没有安洁的陪伴,只有血红色的光芒环绕着全身。

  似乎忘记了一切的存在,血红色的光芒在异族的尸体中散发着不详的光彩。

  在现在这个时间,我就好像是专门为了斩杀异族而特化的怪物一样。

  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的杀戮……

  终于战场上活着的只剩下我一个人。

  其余的只是堆积如山的异族尸体。

  我终于将敌人斩尽杀绝,成为了战争的胜利者。

  嗖嗖作响的狂风唱着凯歌。

  遍体鳞伤,连站着都已经很勉强了,但我还是拖着沉重的脚步,踏上了归途。

  与来的时候一样,回去也似乎……不再是孤独一人了呢。

  伴随着脚步声,一名容貌非凡的少女缓缓而来。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仿佛Laevatain一样闪闪发光的血红色如黑洞般深邃艳丽的眼眸。

  她身穿做工考究的纯白色礼服,彷佛婚纱一样覆盖在精致窈窕纤细的肢体上。樱花瓣一般娇嫩的双唇,面孔上施了一层淡妆,瀑布般的刘海遮住了脸庞的左半部分。

  在如此的美貌中,充斥着能够仅靠一次眼神的交错就将男性俘获的,魔鬼般的魅力。

  “少……”

  少女面带醉人的微笑,捻裙屈膝,向我行了一礼。

  在看清了少女的身形后,我也露出了微笑。

  沉淀在体内的斗志,杀气,血腥味好像完全被吞噬了一般。

  “我说过不要一个人来战场的吧,莹莹。”

  就好像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样子,随随便便地喊出了少女的名字。

  “少才是呢,从来都不听我的请求,只是擅自的一个人行动?”

  就在这时,少女突然伸出胳膊,牵起了我的手。

  “我就那么靠不住?就那么碍手碍脚?”

  她一边面带妖艳的笑容,手指缓缓地与我的手纠缠在一起,一边不断地抱怨。

  我只能一味地挠头。

  无言的肯定。

  “好啦,少是我守护者嘛,是最强的嘛!”

  少女拉过我的手,同时将双唇靠在我的耳畔,宛如呓语般,如此言道。

  “但是……即使这样……”

  血红色的右眼中渐渐浮现出泪花,她用湿润的右眼抬头注视着我。

  “人家是在担心你嘛……你要原谅我出于担心的抱怨嘛……”

  明明在哭,少女却拼命挺直了腰板,狠狠地瞪了过来。

  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你这不是抱怨哦。我才要请你原谅。能够让你担惊受怕,真是罪恶深重的幸福啊。”

  我吻上了少女的眼角。

  用嘴唇吸干了少女为自己所流的眼泪。

  少女的脸颊染上了红晕,湿润的双眸代表着令一种意义。

  “你爱我吗?”

  “正因为有你,我才能战斗。”

  浴血奋战全部都是为了眼前的少女,对于我而言,少女就是整个世界。

  “从今往后你也要一直为我的莽撞操心,如此的话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无论赶赴多么艰苦的战场,遇到怎样的强敌,无论相隔多远,即使命中注定要拆散我们……”

  我吻上了少女的耳朵,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我一定会取得胜利,然后回到你的身边。”

  少女脸红到了耳根,低着头静静地听着。

  我以左腕用力抱紧了如此惹人怜爱的少女。

  少女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简直就像是一轮花朵欣然绽放般毫无掩饰,我禁为此感到惊讶。

  “我们……回家吧。”

  “嗯。”

  少女一边雀跃地说着,一边伸手搂住了我的胳膊,积极地将身体贴了过来……

  瞬间眼睛就睁开了,细密的冷汗遍布我的全身。

  见鬼了!欲求不满?还是色欲熏心?怎么能梦到和这么危险的女人在一起的?还真实的可怕。

  “呼——”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让身体放松了下来。

  “你终于醒了。”耳边传来犹如噩梦般的声音,让我刚刚放松的身体又紧绷了起来。

  漆黑的头发,长长的前发给覆盖住了脸的左半边,除了右眼之外几乎看不到,拥有毫不逊色于任何女人的妖艳魅力,穿着黑丝袜的脚在空中随意的摆动着。

  “赵莹莹?”我的嘴里发出干涩的声音,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她真是……杯具!

  “安洁,武装!”没有必要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唯一让我想到的就是战斗。

  …….

  没有任何变化。

  “安洁?”我将手按在胸口,重新呼唤属于自己的武装。

  …….

  感觉不到安洁的存在……

  “那个小丫头在楼下的特殊诊疗室休息哦,”赵莹莹不慌不忙的对着我说,“你可把人家榨的很惨哦。”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既然没有办法动用武装,只能自己上了。我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没有任何目的。”

  “你骗鬼呢?”

  “当然,如果你能陪陪我的话就更好了。”

  “哈啊?陪你?干什么?”

  “陪我多说说话就好了。”

  对于预想外的事态,我只能呆然地发声。

  “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莹莹看起来很是伤心,摆出了一副仿佛被拒绝就会哭出来的表情。

  “不行吗……?”

  “呃……也不是不行啊……”

  1酷VG匠}t网=*唯$;一正t版aG,其^他都是…盗bx版/(

  “那就这么决定了呢。”

  赵莹莹嫣然一笑,在我呆然的的视线之中,从窗台上跳下来,迈着轻轻的步伐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还是条件发射一般的打算让身体进入战备情况,

  但是,

  浑身无力?

  不要说催动心脏发动力量,即便是一般的握紧拳头,绷紧肌肉都做不到。

  “不要乱来,你现在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

  彷佛看透我的心思一般,赵莹莹轻轻的把我的身体按倒,让我重新躺下。

  “到底……”

  失去了力量?一种恐惧感从我的心底深处出现。

  “忘记了吗?你可是击败我了呢,发挥了高次元的力量,真是……乱来的男人呢。”赵莹莹的脸上浮现出来可爱的微笑。

  “我……”对于上次的战斗,我的脑中还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

  “力量,不是那么用的,乱来的结果,力量的反噬,你的身体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哦。”纤细的手指无意识的拨拉着我额前的碎发,赵莹莹发出了梦幻般的声音。

  “她们呢……”我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这种情况下,我好像已经没有了多余的选项。

  “.…..都,平安无事……”赵莹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结果告诉了我。

  我重新张开了眼睛。

  在极近的距离,

  目光相交了。

  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但是这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赵莹莹用头发所没有遮住的右眼,直直的凝视着我的脸。

  在那瞬间,赵莹莹像是打从心底感到高兴似的绽放出了微笑,就好像一直等待着我看她一样。

  “终于正眼看我了。”

  我不由的语塞,脸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将视线转到一旁。

  “早就看过了好不。”

  “没有哦,这是你第一次正眼看我哦。”

  我猛的想起现在赵莹莹已经不是以前的赵莹莹了,而是……

  “你,现在……”

  “是我,也不是我哦。”不需要详细说明,赵莹莹就像是能读心一般看穿了我想说的话。

  “呃……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莹莹就可以了。”

  “.…..太亲密了点吧,这个称呼。”

  “我不介意哦,如果是你的话。”

  “问题是我介意啊。”

  “呜呼呼,原来你也会害羞啊。”

  “这不是害羞好不好。”

  “咦?那是什么呢?”

  “大家又不熟,叫那么亲切算怎么回事啊。”

  “咦?我们不熟吗?你可都看过我的裸体了呢。”

  “哈啊?喂,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啊?原来是你这么不负责的男人啊。”

  “什么啊,别乱说话,我可从来没有对自己女人不负责过。”

  “那么,在这里,要负责吗?”

  “唉?”

  对着完全预料外的对话,我不由的睁大了眼睛,赵莹莹却抓住了自己的裙摆,缓缓的上卷。

  黑色丝袜包覆的腿部逐渐外露,就连那禁断的三角地带都微微显露出来。透过左右拉开的那薄薄的布料,一瞬间看到了白色的内裤。

  “!!”

  我瞬间就闭上了眼睛,将头转向另一边。

  “怎么了?我不介意哦。”

  “大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嘿嘿,那你要负责吗?”

  “不,这个还请你高抬贵手。”

  “呐,我是为了和你见面,才来到这里的哦。因为一直想着你的事情,所以非常的渴望见到你呢呢。没有一天不在想着可以和你好好说话呢。所以说——现在,我非常幸福哦。”

  说完,赵莹莹的脸颊染上了樱色,害羞得低下了头。

  我用力咽下一口唾沫,仔细看着眼前的少女。

  “呐,这么说,我们……”

  赵莹莹突然抬手将食指放到嘴边,做出了“嘘”的动作,同时侧耳倾听。

  似乎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应该是女孩子的脚步声。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呢。”赵莹莹的脸很快面向我,露出轻柔的微笑。

  “嗯?”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会再来看你的。”话音刚落,赵莹莹就已经消失在我面前。干净利索的让我感觉刚才的情景只是梦幻般的一幕。

  “哗”在我还在凝视敞开的窗口之时,门开的声音响起。

  “咣当”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我将头转了过来,看向门口。

  紫色的短发,坦桑蓝的瞳孔流出了喜极而泣的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