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成目送着聂无愁离开卧室后,眉头再次变得紧锁,一脸愁云密布。

  这时,地风走到了天成身旁,一手搂着天成的肩膀,一手拿着啤酒瓶,嬉笑道:“天成!你小子可以啊!竟然博得了无愁的赏识!不错!不错!你大哥我看好你!呃…五这个数字和你也蛮配的嘛…”

  “停!停!你怎么…”天成侧头盯着身旁的地风,有些恼怒道:“…说得好像无愁大哥必死无疑似的!”

  谁知,地风还没来得及回话,一旁的天泽就出声说道:“无愁既然和咱们说了这些…说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愿…明天你们不会碰见陈远平!”天泽说完话后,并没有理会脸色难看的天成,迈开大步就离开了卧室。

  “行了!天成!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地风松开了搂着天成的手臂,伸了伸懒腰,微笑道:“还是让你大哥我,继续给你讲讲我们八煞的起源吧!”

  “…啊?你刚才没讲完嘛?”天成有些诧异道。

  地风闻声后,先是一口闷掉了手中的啤酒,然后照着天成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恼怒道:“我们八煞起源…岂能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完的?赶快去给你大哥我拿瓶啤酒来!”

  天成一边揉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冲着身旁的地风翻起了白眼,结果换来了一顿拳打脚踢……

  “虽然第一代八煞,和我们第二代八煞一样,也是由八位顶级杀手组成!但那个时候没有八煞这个词!以及数字一说!这些都是从聂荣光杀了陈远庸后,一哥的父亲卡洛斯·里德尔制定…呃…卡洛斯·里德尔曾经也是第一代八煞中的一员!”地风说到这里,猛灌了一口手中的啤酒,才继续看着天成说道:“为了避免顶级杀手之间,再次互相残杀,卡洛斯·里德尔就想出了创建八煞这个组织,并制定了三条规定!第一条!八煞之间不可互相厮杀,如果违反将会被八煞集体诛杀!第二条,八煞只能通过主动推荐让位,和每三年一次的生死挑战,才能加入!第三条,如果任何人或组织,敢于杀害八煞成员,将会被八煞集体诛杀!”

  “…八煞数字的由来那?”鼻青眼肿的天成,听得是津津有味。

  “关于这数字可就有意思了…”地风微微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说道:“你想象一下!卡洛斯·里德尔,突然找齐了其余的五位顶级杀手,然后直接说出创建八煞这件事,其他人听后的反应会如何?”

  “不知道…哎呦!你打我干嘛?”

  “笨死了!”地风收起了拳头,瞪着身旁的天成,恼怒道:“肯定是一个个都不服啊!所以卡洛斯·里德尔无奈之下,只好提出了来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呃…这过程我就不细说了,总之最后是诞生了六个数字的排行!”

  “…六个数字?那你和天泽大哥的数字呐?”

  “你着什么急,听我慢慢说!卡洛斯·里德尔创建了八煞后,他为了致敬曾经的聂荣光和陈远庸!就没有开放另外两个数字,直到第一代八煞全部被替换时,才开放了七和八这两个数字!呃…八年前天泽和我,杀掉了同期挑战的十八名杀手,才有幸加入了八煞!”地风说到这里,一边喝着手中的啤酒,一边得意地看着天成。

  而天成听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结结巴巴道:“你…你们…们俩竟然杀了十八名杀手!”

  地风见天成这副反应后,就翻了翻白眼,有些无奈道:“咋?你害怕了?”

  “…没!我…”天成猛咽了一下口水,才继续说道:“就是有点接受不了!”

  wr酷`$匠W…网永(久GW免》费2看小h@说1

  “接受不了?杀手本来就是提着脑袋赚钱的职业!你难道当我们是在玩过家家?再说了,既然敢挑战巅峰位置,那就要做好必死的觉悟!”

  “…那如果无愁大哥…真把位置让给我…我是不是也要接受挑战?”天成嘴角抽搐道。

  “放心吧!”地风晃了晃脖子,撇嘴笑道:“除了那次公开七和八,这俩数字外!其实每次生死挑战,都没几个人敢于挑战我们,因为我第二代实在是太可怕!呃…而且虽然明年就是挑战年,但你是被推荐让位的!杀手界的那些高手们,在得不到你任何信息的情况下,不会轻易挑战你!”

  “可是…我现在是名人啊!他们怎么可能得不到我的信息?”

  “你别忘了!一哥会给你一个全新的身份!所以…你必须整容!”地风一脸坏笑道。

  “整…整容?”天成脸色瞬变道:“那…还是杀了我算了!”

  “哈哈…瞧你那点出息!”地风一口闷掉了手中的啤酒,看着身旁天成,咧嘴笑道:“我吓唬你那!我们有人皮面具,戴脸上谁都认不出来!”

  “…这还差不多!”天成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眉头微皱道:“对了!地风大哥!你们刚才说青个虎头万儿的海翅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地风听后,伸了伸懒腰,然后站起身来,一边慢悠悠地走向房门,一边回头说道:“这是江湖黑话,青是杀!虎头万儿是姓王的!海翅子是当官的!走吧!咱俩去外面呆会儿!”

  “…哦!”天成答应了一声后,就起身随着地风走出了卧室……

  第二天,上午十点,为了参加中亚武道会的四强争夺淘汰赛,天成准时进入到了思维脑游!

  在经过杨啸和雷鸣海,短暂的开场白后,聂无愁和忍者大师信,就分别走到了场中空地。

  一身蓝色紧身布衣的聂无愁,双手一抖,随后两杆针线长枪就出现在了掌中。而另一边的忍者大师信,只是从存储戒中拿出了一个布袋,系在了自己的腰间,并没有拿出任何武器。

  聂无愁见状后,不禁眉头微皱,开口说道:“这位大师…”

  谁知聂无愁的话还没说完,信瞬间就做出了几个结印手势,然后伸手摸向了腰间的布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思维缠绕说:

那些只看,不签到,不撸撸,不投挖掘机的人!请听在下说几句话!咳…咳!千万别让我知道你家在哪里!让我知道的话~我就去你家蹭吃!蹭喝!蹭Wi-Fi!怕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