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暮时,姜御从一处洞窟中缓步走出,虽然一脸疲态,却眼睛晶亮。

  凌蝶妃等在洞口,看见他走出来,便上前笑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很爽!很过瘾!”

  q(更2U新最|#快)E上酷Q匠{u网√%

  姜御咧嘴一笑,摸着自己寸许长的头发,笑道:“明天再来!跟自己打架真有意思!”

  “别!你可不能这么心急,这禁灵窟里的禁灵石会释放出一种诡异的力量,会逐渐渗入你的身体,侵蚀轮海,让你无法吸收灵气补充自身,如果在里面炼体时间太久,轮海被毁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凌蝶妃急忙阻止,姜御闻言一惊,稳住心神仔细感应,却没有找到体内有一丝凌蝶妃所说的那种诡异的力量,不由挠头疑惑道:“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我的轮海好好的啊!”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拥有饕餮真血,当下也就释然了,明白问题出在了哪,心中大定!

  “怎么会没有呢?”

  凌蝶妃疑惑皱眉,灵识扫过姜御的身体,却真的没有发现那种力量的踪迹,当下松了一口气,看着他,笑道:“你这身体可真是够古怪的!以前说不能修炼,然后一年不见,就奇迹般的突破成了紫府修士,现在这禁灵窟也对你没有影响!我真是不明白了!真想把你抓起来,剖开你的肚皮,好好研究一下,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古怪!”

  “你怎么这么残忍啊!”

  姜御佯作惊恐的看着她,“我这么漂亮的小孩,你也舍得辣手摧花!”

  凌蝶妃闻言,一双眼睛笑成了弯月牙,伸手捏捏他的脸蛋,笑道:“真是可爱死了!我当然不舍得把你开膛破肚!”

  再次被她捏脸蛋,姜御感觉有些怪怪的,龇牙咧嘴道:“凌姑娘,本公子再次郑重提醒你,不要再捏我的脸,男女授受不亲!你得矜持!”

  “你也算男人吗?”

  凌蝶妃眯着眼笑个不停,上下打量着他,“你顶多也就算是半个男人吧!我不仅要捏你,我还要抓你去做我的道童!”

  说着话,一手按在他的肩头,灵力灌入,封禁他的轮海,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就将他提了起来,夹在腋下,坏笑着架起法宝便朝着天魁山飞去。

  “哎呀!你敢这么对待本公子!快放开我!”

  姜御怪叫着挣扎不已,可惜现如今是五短身材,又刚刚被禁灵窟榨干灵力,根本挣不脱凌蝶妃的控制,当下愤愤道:“我说凌姑娘,虽然我长的是漂亮,可也没你这么花痴的,你这是霸王硬上弓啊!”

  “嘻嘻,你说我花痴啊?那我就花痴给你看!我还非要抓你去做我的道童不可!”

  凌蝶妃脸皮十分厚实,完全不理会姜御的嗤笑,只是挟着他直奔天魁山,感觉是真的想要将他关在天魁宫中。

  眼见就要到天魁山,姜御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被她抓进去,因为他隐隐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正欲催动饕餮真血,吞噬掉封住自己轮海的灵力,强行挣脱。

  可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蝶妃,不要胡闹,快放开他,老祖有话要跟他说!”

  凌蝶妃闻言停住法宝,抬头看着千星岛方向,姜御趁机挣脱她的手臂,将灵力吞噬掉,转而化身一头金鹏,双翅一振,便裂空而去。

  “又让你跑了!”

  凌蝶妃气恼的跺跺脚,随即驾驭法宝回转天魁山,站在露台上,仰头看着那飘在云层中的仙岛。

  这边厢,姜御来到茅屋前,见飞星老祖盘坐屋前,当下上前行礼,“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召小子来,是有什么事吗?可是还要观看九星?”

  “不是。”

  飞星老祖和善的笑着,摆袖移来一张竹凳,让姜御坐下,而后道:“我藏有一块星辰晶,本打算用以修复星魂珠,可惜太少,就算用了也没什么效果,思来想去,觉得这星辰晶用来给你炼制法宝,倒是刚刚够。不过,若用星辰晶炼制法宝,那便不可再加入其它的材料,否则会破坏掉星辰晶自身附带的神性,令法宝威力骤减,但若单用星辰晶,那也就不可能有晋升准圣器或圣器的机会了,所以我想问问你的决定!”

  姜御皱眉,心中实在难以取舍,星辰晶乃是稀世珍材,炼制出的法宝无坚不摧,同品阶的其他法宝,与之相比,都要逊色三分,但缺点就是无法进阶,因为星辰晶不与其他珍材相容。

  思来想去,姜御才算做出决定,抬头看着飞星老祖,笑道:“就用星辰晶吧!至于晋升准圣器或圣器,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去想也是白搭!”

  “好!既然你做了决定,那我就明白了!”

  飞星老祖笑着点头,眼珠一转,又道:“今日我见你去了禁灵窟,不知在里面感觉如何啊?”

  “嘿嘿,很爽,很过瘾!原来跟自己打架才是最有趣的!”

  姜御挠头笑着,对于之前在禁灵窟的磨练,有些意犹未尽,可是转眼却又摇头叹息,“唉,只是可惜了,我不能一直留在飞星阁,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进去了!”

  飞星老祖微微一笑,摆手道:“那也不至于,我有一件禁灵石甲,本来是想多炼制一些,让飞星阁弟子人人都有机会借禁灵石的禁灵之效锻炼肉身,毕竟那禁灵窟只有那么大,每次只能容纳十人进入,可是没想到只炼成功了这么一件,后面的数百次炼制,都尽皆失败了,而后我也放弃了,所以那件禁灵石甲一直在宝库之中沉睡,你若真的想要,明日持我手令,让蝶妃带你去宝库中找吧!”

  说话间,枯瘦的手掌一振,一道银色光华便飞向姜御。

  姜御探手抓住,摊开手掌一看,却是一枚小小的银色令牌,刻着‘千星’二字,当下笑着抱拳行礼,“多谢前辈赠宝!”

  飞星老祖笑着摆手,叮嘱道:“只是你应该知道,禁灵石对轮海有损,你也不能长时间使用禁灵石甲,要不然会出问题。”

  “我明白!多谢前辈提醒!”

  姜御点头淡笑,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自己拥有号称吞尽天下万物的饕餮的一道真血,完全无惧那种力量,有多少吞多少!

  “好了,你去吧!我也要去闭关为你们炼制法宝了!”

  飞星老祖淡声说了一句,身形缓缓融进虚空,却是忽而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曾答应你,让你进书阁去选一门镇宗神通或道法!明日你同蝶妃一起去宝库时,就顺便去选了吧!”

  “多谢前辈!”

  姜御欣喜,抱拳行礼,眼见飞星老祖身形消散,当下化作一头金鹏,振翅腾上高空,一个俯冲,便穿过云层,直朝天魁山客舍飞去。

  ………………

  次日清晨,朝阳初升,姜御盘坐竹林中,躯体通透如琉璃,阳光照射在他身上,经过体内淡金色的骨骼折射,让他通体生辉,在身外形成一道光环,仿佛一尊琉璃佛。

  凌蝶妃缓步而来,美眸打量着林中的姜御,不由轻声赞叹,“好神奇的神通,肉身竟然能修成这样!”

  半晌,姜御肉身恢复正常,睁眼长舒一口气,缓缓起身,转身看着她,笑道:“怎么这么早啊?”

  “我来带你去选宝啊!”

  凌蝶妃笑着说道,姜御拍拍脑袋,“对,睡了一晚,我差点把这事儿就给忘了!”

  “你可真行!这么重要的事儿也能忘了!那宝库和书阁,就算是我也才进去过一两次而已!你竟然这么不放在心上!”

  凌蝶妃有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选宝啊!选神通啊!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而他竟然说忘记了……

  “嘿嘿!”

  姜御挠头笑笑,“走吧!我还正想去见识见识你们飞星阁的藏宝重地和书阁是个什么样呢!”

  “走吧!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

  凌蝶妃神秘的一笑,抛出绿叶法宝,冲他招手,“快上来吧!”

  姜御纵身一跃,跳了上去,“那宝库和书阁在哪座山上啊?”

  “别问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凌蝶妃故意不说,吊足了姜御的胃口,兀自驾着法宝冲天而起,到得千星岛上空后,笑道:“你将灵力灌入老祖给你的那枚令牌之中!”

  姜御莫名,但还是照做了,灵力灌入小牌子里,霎那间,银牌之上‘千星’二字光华大盛,分解成无尽符纹,烙印在虚空。

  轰隆隆!

  虚空扭曲开裂,出现一道门户,门后星光流淌,隐约可见亭台楼阁。

  “竟然将宝库藏在另一方小世界里!”

  姜御淡笑挑眉,像这样的情况,他早已在澜谷江底的水府见过了,但没想到飞星阁竟也有一个小世界,足可见其底蕴确实深厚。

  见他没有自己预料中的那么吃惊,凌蝶妃眉头微蹙,迟疑道:“你以前见过这种净土小世界?”

  “见过。”

  姜御也不瞒她,点头称是,却没有说究竟在哪见过。

  凌蝶妃也没追问,点头道:“咱们进去吧!去见守阁长老尘凡。”

  说话,二人迈步走了门户,眼前亮光一闪,已然来到了净土小世界中。

  刚一进去,姜御就感觉到一道磅礴的灵识扫了过来,不由惊骇,“好强的灵识!”

  “那是守阁长老,他已经守护这方小世界好多年了,据说我父亲继任宗主时,他已经在这里了!修为极深,堪比老祖,不过他的性子有些冷淡,待会见到他,你可别乱说话。”

  凌蝶妃叮嘱道,姜御正色点头,“好,我记住了。”因为从那强悍的灵识中他感觉到,那所谓的守阁长老尘凡似乎比飞星老祖还要强上一些,多半是半步迈入圣级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