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至中天,姜御自天魁宫中走了出来,面色略有些疲惫,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一弯新月,他眉头微蹙,缓步下山,直朝哥哥姜枫所住的小院走去。

  飞星阁一共十二峰,姜枫住在璇玑峰,与天魁山遥遥相望。

  姜御慢慢走着,很快就到了姜枫的小院外,上前轻叩门环。

  片刻后,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闪出一名十一二岁,面目清秀的小道童,打量着姜御,旋即闪到一边,伸手一引,笑嘻嘻道:“师叔请进,师父还未休息。”

  姜御笑着点头,迈步走进小院,青石小径两旁种着些花草,是母亲最喜欢的石兰,此刻虽是深夜,却成片盛开,弥漫幽香。

  看着那些在夜风中微微摇摆的石兰,姜御笑了起来,他没见过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母,因为一出世,母亲便死了,唯一的记忆就是姜家家主小院里种着的那些石兰。

  而今在大哥的住处见到这些兰花,不由勾起了那些令人心酸的往事。

  呆呆的站在花圃边,姜御轻声叹息,小道童笑道:“这些兰花都是师父亲自从山里移栽至此的,平日间,也是由师父亲自打理,就算是我,也不得碰这些兰花。”

  “是么?”

  姜御笑笑,抬头看向书房,但见窗户还亮着,屋里传来哥哥姜枫的声音,“是小御来了吗?快进来吧!在外面站着做什么!”

  闻言,姜御眉头微挑,看向恭敬的站在一旁的小道童,摆手道:“你去休息吧!有事儿我再叫你。”

  “是!”

  小道童恭敬的行礼,随即退走。

  姜御理了理衣衫,迈步走进了屋子里,穿过厅堂,来到书房,推门走进去,姜枫正自坐在案几后,就着明珠的光辉在研究一枚玉环。

  “哥。”

  姜御笑着低声喊道,姜枫抬头,笑道:“快坐!”随即放下手中的玉环,起身走了过来,在他身前坐下,执壶为他倒茶,“刚给师姐温养完元神吗?”

  “恩。”

  姜御点头,打量着姜枫的书房,感觉十分简陋,不由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这老毛病还没改掉呢?你现在都是飞星老祖的入室弟子了,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清苦。”

  “居安思危嘛!”

  姜枫咧嘴一笑,又道:“再说了,我也习惯了,其实照我的意思,只要有间屋子,有张竹榻,我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

  姜御忍不住笑了出来,姜枫也是开心的大笑,二人仿佛回到了当初在苦竹园居住的时候,那时候虽然日子过得艰难,可却很舒心。

  一壶清茶,一盏明灯,兄弟二人坐在灯下,闲聊着,不时发出几声叹息或是笑声。

  玉兔西坠,姜御伸了个懒腰,看着姜枫道:“哥,我今天在老祖那给你弄了件王级法宝,明日你去见他,让他为你量身打造一件趁手的法宝。”

  “王级法宝!”

  姜枫惊讶,随即转念一想,这必然是早些时候,弟弟与千星老人达成了某种交易换来的,当下摆手道:“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我有这把纯元剑就足够了!修道重在己身,这些外物的力量,不要也罢!”

  没想到哥哥会拒绝,姜御有些意外,挠头道:“我给你,你就拿着吧!另外我还想跟你要父亲的剑!”

  “父亲的剑?”

  姜枫眉头微皱,沉默一瞬后点头,“好吧!”

  手一招,一把金光长剑倏然飞来,落在他掌中,缓缓递给姜御,“你拿好了,这是父亲最后的遗物,最好不要弄丢了。”

  姜御将剑接在手中,伸手触摸着那金光流转的冰冷剑身,点头道:“我知道。”

  将金光长剑收进轮海炼化,姜御抬头看着姜枫,道:“另外,我来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姜枫执壶给他倒茶,头也不抬的问道。

  H酷匠b网永%U久免:t费看《G小*说,

  姜御笑道:“我有一篇修炼元神法门,那位金猿前辈推崇备至,想必定然是绝世法门,所以我想传给你,另外,我想尽快离开这里,替凌姑娘温养元神的事情,便交给你了。”

  闻言,姜枫的手一颤,茶水溅了出来,皱眉道:“怎么不多待些日子,哥有好多话还想和你说呢!”

  “我有我的事要做,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

  姜御低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

  姜枫长叹,抬头看着姜御的面庞,眼圈微红,“好吧!你一直有自己的主意,哥不勉强你,但你记着,哥永远跟你一条心,你想做什么,哥一定会支持你。”

  “我明白。”

  姜御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拍拍姜枫的肩头,笑道:“哥,没事的,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姜枫笑着点头,却是眼中有泪光闪烁,抓着他的手,低声道:“如今魔族蠢蠢欲动,外界风浪渐起,未来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真正安全的,你出去闯闯也好,只有拥有了强大实力,才能在乱世之中存活下来。”

  “另外,出去闯天下,一切以安全为要,不要脑子一热就不要命的往上冲。”

  姜枫千叮万嘱,姜御笑着点头,一一应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你弟弟又不是三岁小儿!”

  见他一脸轻松,姜枫笑着摇头,“唉,你真是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古灵精怪,需要我保护的小孩了!”

  “可不是!我要总不长大,那可就麻烦了!”

  姜御咧嘴一笑,随即正色道:“好了,不说废话了,我把天魂秘卷传给你吧!其中的元字诀,可以用来替凌姑娘温养元神!”

  “好。”

  姜枫点头,盘膝而坐,闭目凝神。

  姜御眉心紫华闪烁,有缕缕经文飞出,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姜枫的前额。

  书房里很安静,姜枫盘膝而坐,紫府光华阵阵,有诵经之声传出。

  姜御传授完天魂秘卷,也未去打扰他,只是坐着喝茶。

  天色将明,姜枫睁开眼,眸中精芒一闪而没,面露一丝喜色,看着姜御道:“这法诀十分玄奥,我参悟半宿,竟也只是领悟其皮毛!”

  “嘿嘿,那自然!能让那头金猿都需要的法门,绝对不简单!你好好参悟,定会有大收获!”

  姜御咧嘴一笑,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伸了个懒腰道:“行了,我走了,一夜没睡,我得回去好好补个觉。”

  “好!”

  姜枫点头,起身送弟弟出门。

  ……………

  日暮时分,客舍前的竹林中,姜御盘膝而坐,精气凝神,将心身调整到巅峰状态。

  呼!

  良久,他长舒一口气,运转金猿留下的大金刚不灭经,开始冲击第一层,明净琉璃。

  存于轮海的灵气被引动,化作一个漩涡,飞速旋转着,最终漩涡中心出现一朵金色的灵火,从轮海开始,一丝一缕的向四肢百骸蔓延而去。

  所过之处,经脉骨骼迅速萎缩,就连血液都在凝固,而后开始燃烧。

  金色的灵火自毛孔中喷出,姜御化身一个火人,浑身灵气尽皆被引燃,昔日费尽心力以灵气百般淬炼的肉身,此刻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将他的元神封在其中,不断地熔炼,仿佛要将之烧成飞灰。

  难以言喻的痛苦骤然降临,姜御五官扭曲,缩成一团,身体颤抖如暴风雨中的一片树叶,但他却紧咬牙关,硬生生将那一声痛苦的哀嚎压抑在了胸腔中。

  他在硬抗,明净琉璃是由内而外的变化,让血肉彻底纯化,不留丝毫杂质,为后面的修炼打基础。

  如果他连明净琉璃这一关都过不了,那接下来的修炼将再难以继续下去。

  灵活汹涌燃烧,发出呼呼的声响!

  姜御的身体由内而外,血肉骨骼在一寸寸的变成焦炭,即便有那一股饕餮真血在不断的滋养,也难以阻止血肉被灵火疯狂燃烧。

  终于,他再也扛不住了,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在群山之间回荡,那种连元神都感觉要被烧毁的痛楚,令他几近崩溃,再也无法保持灵台清明,仿佛一头蛮兽一般,在林中疯狂的摔打,咆哮声惊奇了大群的灵禽,扑棱棱四下乱飞。

  诸峰之上一时间人头攒动,尽皆朝着天魁山客舍方向往来,更有甚者驾驭法宝腾空而起,欲要靠近看个真切。

  唳!

  一声长啸,小屁孩化身一头数丈长的金翅大鹏腾空而起,盘旋于竹林上空,金紫色双眸冷冷的扫视着那些意图靠近的人。

  “所有人听着,天魁山现在列为进去,胆敢靠近者,杀无赦!”

  小屁孩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稚嫩,却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威严。

  “你太狂妄了!当这里是天妖城吗?!在我飞星阁,竟敢口出如此狂言!”

  有飞星阁弟子部分,伸手点指小屁孩,冷声怒喝。

  呼!

  小屁孩双翼一振,紫气滚滚,化作无数头紫色飞鹏盘旋于他的周身,每一个都状若真实,蕴有凛冽杀意。

  “我已发出警告!你若存心找死,那就尽管上前来!”

  稚嫩却蕴含无尽寒意的声音在群山间回荡,犹如冰锥爆碎,小屁孩振翅,身体猛然翻转,双翼并合,化作一柄黄金长刀斩在虚空。

  嗤啦!

  虚空应声开裂,出现一道黑漆漆的裂缝,久久难以弥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