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敞的静室之中,飞星老祖抓着一把丹药当糖豆一般咯嘣咯嘣的吃着,颌下一部雪白胡须随着他的嘴巴一颤一颤的。

  姜御看着在自己面前呈扇形排开,紧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不停的飞星阁十二星主,苦笑道:“你们至于么,弄这么大阵势!我胆子小,被你们这一吓,今晚上可能会睡不着的!”

  闻言,凌蝶妃捂嘴轻笑,低着头不看他,心说就你这天都敢捅个窟窿的性子,有谁能吓到你。

  “咳….”

  飞星老祖面色沉寂,干咳一声,长舒一口气,看着姜御,“说说吧!你都从那只仙人断掌之中得到了什么?”

  “真的是仙的断掌吗?”

  姜御答非所问,对他们所说的仙人断掌,持怀疑态度,因为传说仙都是不死的,怎么可能流落一只断掌在这个世界。

  飞星老祖闻言点头,“不错,那的确是仙的断掌,我飞星阁传承千百年的底蕴,其中之一便是那只断掌,只是一直不知那断掌就在千星岛上。”

  “仙都是不死的,怎么可能会有断掌流传于世?”

  姜御像个好奇宝宝,飞星老祖也没法子,谁让他吸收了那只断掌,眉头微蹙,旋即解释道:“传说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仙,即便有见过,那些人也早已坐化在时间长河之中了,更遑论上古…..”

  …酷*o匠网唯一●h正K版cW,/其_$他¤(都n是√盗y版^

  话说到这,飞星老祖忽而闭口,不再说下去,与此同时,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摆手道:“不说这些没用的,我只想知道,你从那断掌之中得到了什么?”

  姜御却是敏锐的察觉了他的神色变化,嘴角微掀道:“前辈是说这与上古血劫动乱有关?”

  “休得胡言!”

  “不可胡说!”

  “少年人!这几个字不得乱说!会染上大因果!”

  飞星阁宗主凌永昶与一众星主变色,急急低喝,仿佛那几个字眼有某种令他们恐惧的力量。

  姜御却是不在意,撇撇嘴,看向飞星老祖,“前辈,上古血劫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但我以为,那只是一场灭世灾难而已,万族依旧存活了下来,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嘶!

  众人倒吸凉气,惊骇的看着他,心说这主的胆子也忒大了些,明明跟他说了那是禁忌,他却毫不避讳!凌蝶妃面色焦急,冲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然而姜御全都无视了,飞星老祖叹息一声,道:“罢了,既然你想知道,我便说说吧!”

  说罢,飞星老祖眉头微蹙,似在沉思,半晌,说道:“那些古老的事情,我也只是听师傅偶尔讲过一些,大部分都忘了,但关于仙的传说,倒还记的一些,传说上古时期,仙都住在天外的仙界,拥有长生之躯,他们时时来到人界,传法教化万族,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域外魔族忽然闯入人界,挑起了一场战乱,最终那场战乱演变成了一场大劫,席卷了三界,仙魔人三界一片血海汪洋,自那以后仙魔寂灭,只有少量的人界土著族群幸存下来,繁衍至今,才逐渐昌盛起来。”

  “经过那一场动乱,原本是一整片的元灵大陆,分裂成了五域,而五域中的那些仙魔战场残迹,也成了万族的禁地。所以关于上古血劫动乱的事,也成了我等修士眼中的禁忌,没有人会去提及……”

  “至于上古到底发生了什么,真实情况,已无从可知,那些典籍所记载的传说,也都是口口相传而已,以讹传讹,免不了有些虚构….”

  飞星老祖叹息,看着姜御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究竟从那断掌之中得到什么了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多了几颗星星而已….”

  姜御挠挠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索性展开异象,轮海之中投射出九颗大星虚影,闪闪发光,在仙冥两界间缓缓转动,流淌万道星光。

  “这个….”

  飞星老祖皱眉,盯着那九颗大星,忽而眼睛瞪的溜圆,颤声道:“这是九曜星诀?!”

  话音未落,轰隆隆一阵巨响,虚空颤动,静室上空忽然浮现九颗晶莹剔透,人头大小,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珠子,连成一串,兀自缓缓转动,逐渐与那虚影的轨迹重合。

  “星魂珠!!”

  十二星主齐声惊呼,飞星老祖却是倏然起身,看着那九颗星魂珠,热泪盈眶,喜极而泣,“没错了!这必定是九曜星诀了,否则沉眠中的星魂珠不会自主浮现!”

  姜御好奇的打量着那九颗珠子,感觉到一股极熟悉,却更加强大的气息,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招。

  唰唰!

  九颗星魂珠刹那飞了下来,每一颗都化作拇指大小,连成一圈,悬浮在他掌心。

  “小子!你做了什么!”

  飞星老祖疾呼,面皮都在颤抖,他实在是怕了,这小子刚来飞星阁才两天,就拐走了他们的镇宗底蕴之一,他怕再不阻止,姜御会将这疑似仙器的九颗珠子也一起拐跑!

  “瞧你那小气劲!”

  姜御撇嘴,伸手捏起一颗珠子,却是发现那珠子之上密布裂纹,仿佛随时都要碎掉一般,当下惋惜摇头,叹道:“真可惜,竟然坏了!”

  飞星老祖闻言一喜,双眼放光的盯着姜御手中的珠子,急急道:“是啊!坏了!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都修不好!你还是还给我们吧!回头我送你一件我亲自炼制的王者级武器!”

  “嘿嘿!”

  姜御阴笑,抬头看着飞星老祖,忽而合掌,笑嘻嘻道:“坏了我也要!这几颗珠子气息很强大,远超我所见过的其他法宝,一定很厉害!”

  “啊?!”

  飞星老祖惊呼一声,险些气的晕倒在地,就连十二星主也是尽皆张大了嘴巴,看着一脸阴险笑意的姜御,恨不得冲上去将那九颗珠子抢回来。

  可是他们不敢,因为这九颗珠子乃是他们创派祖师爷的遗物,数千年间,除了那位倚靠仙典残篇,开创了十二星诀的创派祖师,没有其他人能自主引动这星魂珠,只有在飞星阁遭遇重大事件时,这九颗星魂珠才会在十二星主的合力祭炼下短暂复苏,阻挡外敌。

  而且,飞星阁选择星主继承人与宗主继承人也是依靠这九颗星魂珠,因为只有得到星魂珠的承认,才能接任星主或宗主之位。

  所以九颗星魂珠对飞星阁是至关重要的,要是真的被姜御拿走,那他们距离灭宗也不远了。

  大殿之中死一般寂静,只有飞星老祖喘气的呼哧声,半晌,飞星老祖强打精神,颤声道:“姜御,你….你…你只要把珠子还给我,老夫愿意拿重宝或镇宗神通道法补偿你!”

  眼见老头确实吓的不轻,姜御咧嘴一笑,“我骗你们的!君子不夺人所好!我的脸皮还没厚到那一步,去强夺他人之物!”

  话音未落,摊掌一送,九颗星魂珠飞起,刹那没入虚空消失不见,一股强大的灵识幅散开来,片刻后如潮水般退回,飞星老祖长舒一口气,看着姜御,笑道:“小友高义,老夫佩服,答应你的事情我不会食言,明日,让蝶妃领你去观星殿挑选一门镇宗神通道法。”

  “前辈客气了!”

  姜御抱拳,心里却乐开了花,说实话,师父九龙道人什么都留下了,可就是没给他留神通道法,唯一留下的一门神通,他现在还没法修炼,要进阶四极境,方才能修炼,因为那是饕餮一脉的最强神通。

  飞星老祖颇为大气的摆手,随即腆着老脸,笑眯眯道:“小友可否再让老夫看一看那九曜星诀,老夫愿出一件王级法宝!”

  顿了顿,又觉一件似乎有些不够分量,当下一咬牙,伸出三根手指头,“不!老夫愿出三件王级法宝!而且是王级顶尖的法宝!”

  “好!成交!”

  姜御一口答应下来,只是让他看看那九颗星辰,就能换三件王级顶尖法宝,算是赚大发了,毕竟现如今,自己和小屁孩还有黄金罴都没有趁手的武器,自己倒是有两件,可惜玲珑梭不能在人前使用,而短棍呢也答应了金猿会好好保存,万一哪天遇到强人,不小心被夺走了,到时候再见金猿,怕是不好交代,毕竟那头金猴子强大的离谱。

  见他答应的爽快,飞星老祖却是脸都在抽搐,怎么了?心疼的…苦巴巴的点头道:“好,你想要什么样的法宝,回头告诉老夫,老夫也好准备材料为你炼制。”

  姜御咧嘴一笑,“嘿嘿,我就不用了,你替我哥哥炼制一把剑就好,其他两件,待我回去问问青鹏和黄金罴再作打算!”

  飞星老祖心中舒服了一些,暗道还好,这小子把其中一件留给了姜枫,总算是间接的挽回了些损失,毕竟姜枫是飞星阁弟子,当下点头,“好,我等你。”

  闻听此话,凌永昶等人满脸苦笑,心说老祖可真大方,一出手就是三件王级顶尖法宝,这可是耗去了宗内库存炼器极品材料的大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