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宫,凌蝶妃的香闺,夜半,凌蝶妃自沉睡中苏醒,起身走到窗前,推窗一看,月至中天,洒落如水银华,让整个天魁山都在发光。

  探头看了一眼半山腰的客舍,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随即关了窗,回到榻上坐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由俏脸微红,拉过锦被抱在怀里,看着桌上散发柔和光华的明珠发呆。

  先前姜御为她温养元神时,两个人的元神交融,比之身体上的接触,更加令她心旌摇曳,浮想联翩。

  而且,当时的她并未真正睡着,而是进入了一个梦中,对于姜御所做的一切,她都清晰的感知到了,甚至记的靠在他怀里时听到的心跳声。

  那心跳声让她觉得自己心里仿佛关了一只小兔子,蹦蹦乱跳。

  这一霎那,凌蝶妃眼前又浮现一双眼睛,那仿佛看不到人生希望的绝望眼神,令她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幽幽叹息一声,凌蝶妃倒在榻上,却是睁着眼睛,没有丝毫睡意,辗转反侧,直至天明。

  东方天际红日初升,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水晶壁上,霎时满室生辉。

  凌蝶妃翻身下榻,穿好衣服,快步出了天魁宫,去找姜御,而后带着三人去各峰赏景。

  两峰之间,一挂瀑布垂落而下,仿佛天降一把白色长剑,将一座山峰自正中劈开。

  瀑布下水汽升腾起来,红日渐升,阳光照入谷底,水汽折射阳光,形成一弯彩虹,十分美丽。

  “真漂亮!”

  断崖上,姜御忍不住轻声赞叹,身旁的凌蝶妃笑意盈盈,侧头看着他,笑道:“飞星阁十二峰,奇景异观数不胜数,你若是喜欢,便多住些日子,我领你看个遍!”

  姜御完全沉浸在那美丽的景色之中,闻言点头随口答道:“好啊!”

  黄金罴站在不远处,小屁孩靠在他身旁的一块山石上,捧着一枚灵果,咔嚓咔嚓的啃着,看着断崖边观景的二人,咕哝道:“花姐姐是在泡姜御哥吗?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一直让姜御哥多住些日子!”

  闻言,黄金罴愕然,低头看着一脸流氓气的小屁孩,低声斥道:“人小鬼大!”

  小屁孩撇嘴,丢掉手中的果核,瞪了黄金罴一眼,“你这只笨狗熊,懂什么!”

  “我….”

  黄金罴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不由气的嘴角抽搐,半晌闷声道:“我不跟你说,你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你有胆子去天魁星主面前说!”

  “我才不去!”

  小屁孩哼了一声,爬到石头上坐着,两只腿晃荡着,一双眼睛东看看西瞧瞧,又不知道在憋什么坏心思。

  .........一路游山玩水,各种奇景异观目不暇接,姜御可谓是大饱眼福,甚至有一种想要挥毫泼墨的冲动,可是想想自己只要一画画就会引来天地灵气聚集,便强自压下了心中的冲动。

  一座山峰一座山峰的看过去,其间碰到了许多飞星阁的弟子,眼见凌蝶妃对姜御表现亲昵,那些弟子不由为之侧目。

  凌蝶妃是飞星阁的一枝花,就算在北域也是有名的一朵仙葩,追求她的青年才俊如果要排队的话,足可以从飞星山直接排到妖域去。

  但凌蝶妃对那些人从来都是冷颜相对,根本不愿理会。

  而今却对姜御笑脸相迎,这让一众弟子十分狐疑,不明白姜御到底有什么来头,因为看来看去,他们也看不出姜御到底比那些名传北域的青年才俊优秀在了哪。

  山道上,凌蝶妃与姜御并肩而行,身后跟着一脸坏笑,吊儿郎当的小屁孩,一边走,一边手还不消停,不是拔一朵花,就是掰一块山石,坏笑着朝山下扔去,也不怕砸着谁…..这让黄金罴苦笑不已,却也无法阻止。

  迎面,一名年轻的弟子走了过来,面容英俊,却略显阴柔,嘴角时时挂着一抹柔和的笑容,看上去像极了笑面虎。

  眼见凌蝶妃二人走来,那名弟子当下靠边站着,当二人走到近前是,便躬身行礼,“石沧见过星主!”

  凌蝶妃眉头微蹙,神色冷淡的哼了一声,似乎对这名叫石沧的弟子很不喜欢,也不看石沧,只是看向姜御,展颜笑道:“我带你去看这山上的飞泉吧!很有意思的!”

  扫了一眼低着头的石沧,姜御也未放在心上,点头应了一声“好。”跟着她快步往上走去。

  眼见着凌蝶妃离去,石沧抬头,面露一丝不屑的看着姜御的背影,而后转过头要下山,却是和心不在焉,正自捻着一朵花玩的小屁孩撞了个满怀。

  小屁孩哎哟一声,险些被他撞到,站稳脚跟后,一把将手中的花摔在地上,肉呼呼的小手指着石沧,叫嚷道:“你长没长眼睛啊!没看到有人吗!”

  “嗯?”

  石沧皱眉正欲发怒却是感知到了小屁孩身上的气息,当下面露一丝惊讶,转瞬又变成了讨好神色,躬身抱拳,“见过小皇子!”

  D酷`w匠网#永√D久6免#费a看小说

  天妖盟的小皇子来到飞星阁的事情他也知道,而山上没有像小屁孩这么大的孩子,略一思索,他便知道眼前这个嚣张的小屁孩定是小皇子,当下也不敢放肆,恭敬的行礼。

  “哼!”

  小屁孩撇嘴,挑衅道:“你敢再撞我一下么?”

  “不敢!不敢!”

  石沧满脸赔笑,身子弯的更低了,小屁孩嗤笑一声,大摇大摆的从他面前走过去。

  满头大汗的石沧直起腰,却是看到如同铁塔一般的黄金罴,当下连忙又弯腰抱拳行礼。

  黄金罴微微蹙眉,没有停留,向着小屁孩追去。

  眼见着一行人走远,石沧这才直起腰,伸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恨声嘀咕道:“哼!看你能嚣张几时,等二师兄回来……”说话,拍了拍衣袖,转身往山下行去。

  山林间,一口清泉汩汩流淌,姜御三人在凌蝶妃的带领下来到近前,打量着那口丈余见方的清泉,疑惑道:“这泉有什么奇异的吗?”

  “这水挺清澈的!我想下去洗澡!”

  小屁孩笑嘻嘻的咕哝道,凌蝶妃瞪了他一眼,而后笑道:“现在当然没有什么奇异的,你且看好。”

  说话间,缓步走到泉边左边的石壁前,伸手轻拍石壁。

  啪!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唰!泉中喷出一股水柱,离水面尺余高,而后散开,如同华盖一般。

  “真有意思!我也要拍!”

  小屁孩来了兴致,叫嚷着上前,肉呼呼的小手落在石壁上,啪啪声响中,一道道水柱自泉中喷出,在半空散开,彼此重叠,如同一朵朵蘑菇。

  “好神奇的泉眼!”

  “不错!确实挺有意思的!”

  黄金罴也不由赞叹,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姜御亦笑着点头,感觉这东西有点像地球上的喷泉。

  “好玩!嘿嘿!好玩!!”

  小屁孩乐此不疲的拍着石壁,看着泉中水柱起起落落,大笑不已。

  姜御却是打量着四周,隐见不远处的山林中隐有一座小院,白墙红瓦,竹篱围出了一个小院,院里种着些花草,正自开的旺盛,随风送来一缕缕幽香。

  “那是我大哥以前住的地方。”

  身旁凌蝶妃幽幽开口,神色伤感。

  “你大哥?”

  姜御一愣,偏头注意到她脸上的神色,不由眉头微蹙,迟疑道:“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我们认识才多久啊….”

  凌蝶妃叹息,面色失落的说道:“我大哥叫凌天,在六年前失踪了……..”

  “怎么回事!”

  姜御面有一丝惊色,凌蝶妃却是缓步朝着那小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轻声道:“七年前,飞星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被一头大妖袭击,将村中的女孩都抓走了,村民前来求救,恰好那日我大哥负责巡城,便立刻就去了,拼尽全力杀了那头大妖,才救出了那些女孩。这种事很平常,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结束了,可是没想到自那以后,我哥就经常往山下跑,日子久了,我爹发现了端倪,盘问之下,才知他和那个小村庄的一个女子相恋了,我爹大怒,将他囚禁在山上,不允许他再下山…….”

  “后来呢?”

  姜御追问,凌蝶妃叹息一声,道:“后来,那女子来找我哥,那时候她已经怀了我哥的骨肉,守山弟子见她可怜,就瞒着爹告诉了我哥,我哥发疯似的跑下山,我爹尾随而至,眼见二人要私奔,一时大怒,出手要擒回我哥,却不料误伤了那女子,我哥求爹救救那女子,可爹却不愿出手相救,我哥发狂,竟然对爹出手,不小心伤到了爹,盛怒之下,爹就将他赶出了飞星阁,而后他就失踪了。”

  “这一走就是六年,我的修为提升以后,就开始在北域找他,可惜找遍了北域,也没有他的一丝消息,他就像一滴水一样,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其实我真的好想我哥….”

  说着话,凌蝶妃哭了起来。

  姜御心中不忍,轻声安慰道:“不要伤心了,只要他还活着,终有一日,你们会再见的。”

  说话间,二人已到那小院前,凌蝶妃看着那略显破败的小院,伸手擦擦眼角的泪滴,轻声道:“真的还有机会吗?”

  姜御哑然,沉默良久,方才低声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只要心里还有希望,或许天可怜见,有一天,幻想会变成现实。”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凌蝶妃低声吟哦,偏头看着姜御,双眸之中有奇异的光彩在闪动。

  姜御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只是看着那小院,心中却是早已翻江覆海,或许天可怜见,让我再见她一面,此生再多磨难,也不过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