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前,千星老人盘膝而坐,眸子半闭,隐见眸中星辰轮转,散落万缕星光。

  姜御一眼就认出千星老人,当即一抱拳,躬身行礼,“姜御见过前辈!”

  青鹏却是上下打量着千星老人,迟疑一瞬后,学着姜御的样子,抱拳行礼,“青鹏见过前辈!”

  “不必多礼,坐吧!”

  千星老人摆袖,移来两张竹凳,让姜御和小屁孩坐下,随即看向姜枫和凌蝶妃,道:“你们去吧!有事我会再叫你们的!”

  “是,老祖。”

  姜枫与凌蝶妃行礼,旋即退走。

  姜御微微眯眼,心中暗道,这老头把自己和青鹏叫来,却又让哥哥和凌蝶妃离去,他想做什么?

  不过他倒也不害怕,因为小屁孩的身份,起码这飞星老祖不会对自己二人不利。

  当下,他便安心坐着,也不说话。

  千星老人低头搓着草绳,半晌,兀自嘀咕道:“我以前是个老农,五十六岁才得师父指点,踏上修道一途,一年开轮海,三年破紫府,十六年入四极,一甲子晋升灵墟,自认为这样的修道速度,已是天下无双,岂料如今与你相比却是显得有些狂妄了!”

  “呵呵。”

  姜御低笑一声,“前辈威震五域,岂是小子这等无名之辈敢媲美的!”

  “何必谦虚,一年内先开轮海后破紫府!像你这样的,莫说北域,便是五域之中也找不出几个!”

  千星老人言语之间,颇为赞赏,姜御讪笑挠头,“前辈过誉了!”

  “不必谦虚,年轻人就该有些锋芒!”

  老人摆摆手,扫量一眼青鹏,笑道:“这小娃娃也挺有意思,体内真血古老无比,透发荒蛮的气息,应该是祖血复苏了吧!”

  青鹏却是理都不理他,兀自摸出一枚朱果,咔嚓咔嚓的啃着。

  千星老人淡笑,也没有生气,转而看向姜御,道:“蝶妃说你有一秘法,可为她恢复元神,可否说出来,让老夫也听听?”

  顿了顿,不待姜御有所回应,便兀自摆手道:“若是不便那便算了,当老夫没说。”

  姜御抱拳,“前辈要听,晚辈说出来便是。”

  当下,截取了天魂秘卷中的元字诀,说于千星老人听了。

  听罢,千星老人捋须喟叹,“好玄妙的法门,乍听之下,我竟只能参透皮毛,看来,这段秘法定是出自了不得的法典!那金猿果然是高人,这样的秘法竟也可以随意送人!”

  说话间,千星老人面有唏嘘之色,陷入了沉思。

  姜御也沉默不语,对于天魂秘卷他也只是半知半解,借助其中的修炼元神之法化生元神之后,他便将之抛在了脑后,根本未能全部参透,而今听千星老人对元字诀评价如此之高,心知那天魂秘卷定不简单,自己日后得好好参悟才是!

  良久,千星老人回神,看着姜御,笑道:“这次来了飞星阁,便多住些日子吧!一来为蝶妃恢复元神,二来也可多陪伴陪伴你哥哥,顺便与我飞星阁弟子多多切磋,乱世来临,太平的日子不复存在,他们得有些压力了。”

  “那晚辈就打扰了!”

  姜御抱拳行礼,千星老人摆手,道:“你们去吧!明日,老朽会在此讲道,你们也可来听一听。”

  “多谢前辈,小子告退!”

  姜御起身行礼,随即带着小屁孩离开了千星岛。

  ……………………..是夜,水晶山天魁宫,凌蝶妃设宴招待姜御和小屁孩,黄金罴也有幸列座。

  美酒佳肴上桌,小屁孩欢呼着开始狼吞虎咽,黄金罴在矜持片刻后也加入了小屁孩的行列,没办法,这桌上的佳肴尽皆是用天材地宝,以及珍禽灵兽煮成,有大补之效。

  看着二人仿佛饿死鬼托生,姜御无奈的摇头,一扭头却是看到凌蝶妃笑看着自己,举起手中的酒杯道:“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不顾性命救我。”

  “不客气!是我该做的!”

  姜御也不多说,端起酒杯,仰头吱溜一口喝干杯中美酒。

  眼见他一口喝干,凌蝶妃也不甘落后,仰脖将杯中美酒饮尽,而后起身笑道:“你跟我来!”说话,便朝着露台走去。

  姜御迟疑一瞬,随即跟了上去,穿过珠帘,来到露台,见凌蝶妃倚栏而坐,一手托腮,看着山下,轻声道:“我说过,从这里看飞星城,才是最漂亮的!”

  姜御上前,看着山下的飞星城,但见城中一片明亮,处处都是光点闪烁,仿佛群星落地一般,不由点头赞道:“凌姑娘所言非虚,确实很美!”

  凌蝶妃闻言,转头看着他,笑盈盈道:“明天我再带你去各峰转转,我们飞星阁可是出了名的奇峰异景多!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好啊!那就有劳了!”

  姜御抱拳,凌蝶妃却抿嘴一笑,趴在水晶栏杆上看着山下的飞星城,愣愣出神。

  这一夜胡吃海塞,到最后,小屁孩和黄金罴已经走不动路,浑身通透,毛孔都在往外喷薄精气,腆着大肚子盘膝而坐,全力炼化吃下去的那些天材地宝。

  姜御盘坐露台,观诸天星辰轮转,参悟天魂秘卷,逐渐触及到了运转元字诀的法门,元神发光,将额骨照的通透。

  呼!

  一声轻响,仿佛火焰腾起时的声音,姜御的元神自眉心冲出,胯下骑着饕餮,肩头栖着一只金翅大鹏,环绕他肉身一周,而后直冲上天。

  夜空之中,姜御元神化作一颗紫光烁烁的星辰,勾动诸天星辰倒转,万道星光垂落,尽皆被姜御的元神吞噬,自身紫华更加盛了,仿佛一轮紫日,将夜空照的通透。

  凌蝶妃一脸惊骇,纤手捂住了嘴巴,怕自己发出声音,惊扰到姜御。

  天现异象,飞星阁上下震动,各峰之上的弟子都涌了出来,仰头观看天空中的那一轮紫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千星岛上,千星老人和宗主凌永昶还有各峰的星主,齐齐看着下方的那轮紫日,面有惊讶之色。

  “此子果然不凡!元神竟然会是这样的!骑跨饕餮,肩栖金鹏!这还是人族的元神吗?!”

  “是啊!他只是元神出窍,竟然能引动诸天星辰逆转!这也太过神异了!”

  “若是能将此子招入我飞星阁,多加培养,定能让我飞星阁再添一高手,说不得日后,还能再多一星主!”

  各峰的星主低声议论着,甚至有人动了想要将姜御留在飞星阁的心思。

  凌永昶也是面色火热,激动道:“若能将此子招入我飞星阁,那可真是美事一桩!找机会,我得和他谈谈!”

  闻听他们的话,千星老人却是笑着摇头,“别想了,此子不可能入我飞星阁门下,金鳞岂是池中物,莫说我飞星阁,就是这北域,也困不住这孩子,迟早有一天,他会名动五域,甚至是更遥远的地方….”

  说话,老人抬头看向星空深处,若有所思。

  “老祖!”

  诸星主闻言一惊,就连凌永昶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千星老人,他们可是从未听老祖这样评价过任何一人。

  数息之后,元神回归,姜御长舒一口气,缓缓睁眼,看向凌蝶妃,笑道:“凌姑娘,我已基本参透元字诀,可以开始为你温养元神了!”说话,伸手一引,“请姑娘坐在我身前。”

  凌蝶妃依言照做,移来一张蒲团,盘膝坐下,却是面色绯红,低着头不敢看姜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l酷匠P网唯一*正版,1其O他S都是,盗。E版j:

  看她这幅模样,姜御虽然有些莫名,但并未往他处想,只是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轻喝一声,“看着我的眼睛!”

  忽然被他抓住手,凌蝶妃有些慌乱,闻言倏然抬头,却是正对上他的眼睛,那一双眼睛已经完全化成了紫色,仿佛两个漩涡,要将她的神魂都吸进去。

  凌蝶妃眉心紫华闪烁,她在抵抗,但片刻后,她便放弃了,元神一点一点的从额骨之中走出,仿佛一个害羞的孩子一般。

  元神脱壳,凌蝶妃身子一软,缓缓向后倒去。

  姜御一个闪身,出现在她身后,让她缓缓倒在自己的腿上。

  一缕缕紫色的光带自姜御的眉心探出,将凌蝶妃的元神包裹,形如莲花,九层花瓣缓缓转动,有点点紫华没入凌蝶妃的元神之中,令她的元神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变化,那些丢失的生机,一点一滴的恢复。

  这个过程很缓慢,毕竟丢失容易,想要找回来却难上加难,否则金猿当日就可以一次性治好她,何必费劲稳固元神,又让姜御来替她温养。

  数个时辰之后,紫莲散去,凌蝶妃的元神回归,而她却并未醒来,依旧在沉睡。

  姜御面色有些苍白,伸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回头冲一直守在帘后的黄金罴招手。

  “公子,你没事儿吧!”

  黄金罴上前,看着姜御的面色,眉头微蹙,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儿!”

  姜御摆手,又道:“你去唤侍女过来,让她们送凌姑娘去休息,告诉她们,不要打搅她,让她自然醒来。”

  “是!”

  黄金罴转身离去,不多时便回转了,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尽皆是轮海中期的修为,眼见凌蝶妃头枕着姜御的大腿安睡,不由面色古怪,上前小心的抬起凌蝶妃,而后缓步离开。

  看着她们离去,姜御起身,看着黄金罴道:“青鹏呢?带上他,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

  “他在厅内睡着了….”

  黄金罴笑着说道,随即跟着姜御走进大厅,俯身抱起趴在蒲团上呼呼大睡的小屁孩,三人一同离开了天魁宫,在侍女的引领下,来到山腰的客舍。

  躺在竹榻上,姜御便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低声道:“小奇,你这灵犀入梦太耗费精力了,再加上元字诀,我只能维持三个时辰就坚持不住了。”

  “只有这样,主人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凌姑娘的元神恢复如初,我们才能从这里离开,去追寻九子的下落和其余的玲珑梭碎片!”

  “恩,行吧,我尽力……”

  姜御咕哝一声,困意上涌,随即一翻身,便睡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