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上方,凌蝶妃驾驭绿叶法宝急速飞行,与姜枫的大剑,相隔数百里。

  姜御盘坐在她身后,看着中天的一轮烈阳,心情舒畅,忽然想起金猿的吩咐,不由挠了挠头,看着凌蝶妃的背影,半晌轻声道:“星主,我有一事要和你商量。”

  凌蝶妃扭头看着他,盈盈一笑道:“不要叫我星主,你现在已不是那个无法修炼的小孩了!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听着呢。”

  “好,凌姑娘,那我就直说了。”

  姜御点头,道:“之前金猿前辈和我说过,你的元神受损极重,他虽暂时替你稳固,但十年之内,你的元神还是会逐渐枯萎….”

  不待他说完,凌蝶妃展颜笑道:“我知道,我自己有感觉,不过能在使用了碎星阵后还能捡回十年光阴,我已经很庆幸了!至于元神枯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随他去吧!”

  “没想到你倒是挺想的开!有点视死如归的意思啊!”

  姜御乐了,凌蝶妃白了他一眼,“我也不想死,可是没办法,我用了碎星阵,就得承受这个结果,与其惝恍终日,不如忘记这些,开开心心去过完剩下的每一天。”

  “原来不是视死如归啊!”

  姜御戏谑的笑着,随后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但前辈临走时传我一门秘法,说是只要以此秘法慢慢温养,短则数月,长则数年,你的元神便可恢复如初。”

  “真的吗?!”

  凌蝶妃面有惊喜之色,姜御微微点头,“真的!待我参透,就可以开始替你温养元神了。”

  “太好了!”

  凌蝶妃欢呼一声,姜御却不知她其实在为另一件事开心。

  …………

  一路上,走走停停,一行人游山玩水,姜御却是吩咐黄金罴暗中打探着玲珑梭和龙之九子的消息,可惜全无收获。

  十数日后,一行人到达北域飞星山下的飞星城,连绵十二座雄伟山峰,直插云霄,山下是一座庞大的城市,城内亭台楼阁,民房宅院林立,城外阵法运转,缕缕星光流淌,看上去仿似仙域,煞是瑰丽。

  “这就是飞星城吗?真漂亮!”

  姜御轻声赞叹,凌蝶妃回头看着他,笑道:“到了晚上,从我的水晶山上往下看,会更加漂亮!今晚我带你去看!”

  “好啊!”

  姜御点头,凌蝶妃盈盈一笑,按下绿叶法宝,朝着城门口落下,“这里就不可以用法宝飞了,护城大阵禁制了这片空域,我们只能步行进城了!”

  城门口,五人自法宝上下来,小屁孩飞扑过来,抱住姜御的大腿,“姜御哥!快给我点吃的!我饿死了!大狗熊把我的干粮全吃完了!他就是个饭桶!”

  黄金罴早已习惯了他的诬赖,闻言哼了一声,“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栽赃!也不知道谁是饭桶!”

  姜御笑着,翻手摸出一串朱果塞给小屁孩,笑道:“行了,都别闹了,去了飞星阁,你们俩可别再给我闹了,免得丢人!”

  “恩恩!我一定不闹!”

  小屁孩满嘴塞得都是朱果,闻言连连点头,看向凌蝶妃道:“只要花姐姐给我准备好多好多好吃的!我就不闹!”

  闻言,凌蝶妃俯身捏了捏他的脸蛋,笑道:“好,姐姐家里有的是好吃的,好玩的!你要吃多少都可以!”

  “真的么?!太好啦!”

  小屁孩闻听此话,那叫一个喜笑颜开啊!

  姜御看在眼里,心里觉着这话说得,感觉好像我虐待你似的!

  正说话间,城中走出一俊秀青年,身着月白袍,胸前绣着一颗金星,上前来,冲凌蝶妃和姜枫躬身行礼,“墨楠见过星主,姜师叔,我已在此等候多时。”

  “墨楠,今天轮到你来巡城啊!”

  姜枫笑着问道,随即拉过姜御,介绍道:“这是我弟弟姜御。”

  “墨楠见过姜师叔。”

  墨楠又向姜御行礼,同样喊的师叔,姜御不由讪笑摸了摸后脑勺,“这辈分还挺高的,转眼就成师叔了!”微微点头,算是还礼了。

  墨楠腼腆的笑笑,而后道:“星主,师叔,进城吧!师祖这段日子一直念叨你们呢!”

  “好!我们走吧!”

  凌蝶妃点头,随即一行人穿过大阵入城。

  入得城中,姜御便觉天地灵气霎那间浓郁了好几倍,一座座阁楼墙壁之上满是符纹,就连民宅屋顶的瓦片都密布符纹,金光灿灿,汇聚灵气成缕缕雾丝,顺着房檐垂落下来,远远看去,仿佛一挂挂白玉金帘。

  这等浓郁的灵气,就算是无法修炼的凡人居住在这里,也可以无病无灾,活个长命百岁!

  打量着从身边走过的城中居民,姜御惊讶的发觉,竟然每个人都开了轮海,不由感叹道:“好大的手笔!建造一座雄城,从起点上培养一代又一代优秀人才,无怪乎飞星阁长盛不衰!”

  大宗派都是这样,耗费无数代修士的心血,建造一座重城,作为他们的根基所在!

  一个宗派想要长盛不衰,就需要不断纳入新鲜血液,不断吸收优秀的弟子,而这样一座重城,居住着数百万凡人,他们的后代自打娘胎里,就在接受着灵气的洗礼,资质自然不凡。

  每一年,飞星阁自然可以从这里,招收大量资质优秀的弟子。

  一路走马观花,所过之处,民众自然而然的让开道路,对身着飞星阁袍服的墨楠十分恭敬,他们世代受飞星阁庇护,还不用为飞星阁提供什么,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多生孩子……

  一行人穿城而过,出了北门,便到了一座大山脚下,凌蝶妃看着墨楠道:“你带姜公子三位去水晶山,我与师弟去见阁主。”

  “是,星主。”

  墨楠抱拳躬身,冲姜御伸手一引,“师叔,请随我来!”便朝着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峰走去。

  凌蝶妃冲姜御摆摆手,“你先去水晶山,我等会就回来!再带你去各峰转转!”

  “好。”

  姜御点头,带着小屁孩与黄金罴跟着墨楠往水晶山行去。

  这边按下不提,且说凌蝶妃、姜枫与姜御分开后,便沿着蜿蜒山道,直往山上行去,山道看似漫长,实际二人每一步走出,都瞬息到达数丈之外,眨眼便到半山腰。

  山顶一座宏伟的宫殿,殿门上方悬一匾额,上书金灿灿三个大字,养星殿。

  凌蝶妃与姜枫缓步来到门前站定,殿内传来一道声音,“我的乖女儿回来啦!快快,快进来,为父可想死你了!”

  闻言,凌蝶妃如穿花蝴蝶一般疾步走入殿中,盈盈下拜,脆生生道:“女儿拜见爹爹!”

  正中玄玉台上走下一中年男子,面如冠玉,剑眉星目,鼻梁挺拔,如刀削出来一般,头戴一顶紫金琼玉冠,身着玉白缀星袍,腰系一根紫玉青金腰带,看上去威武不凡。

  此人正是飞星阁阁主凌永昶,凌蝶妃的父亲。

  凌永昶快步走下玄玉台,上前扶起凌蝶妃,拉着她的手臂,上下打量着,笑道:“乖女儿啊!这一趟出去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女儿正要和您说呢!回来的时候我们遇上魔族围攻归元宗,险些回不来!”

  凌蝶妃笑着说道,凌永昶闻言一惊,“魔族!啊呀!那你没事吧!姜枫呢?他也没事吧!”

  “没事儿,我们一点事儿都没有!”

  凌蝶妃摇头,将元神受损的事情瞒了下来,没有告诉父亲。

  “没事儿就好!魔族重现,天下将乱,你和枫儿匆匆离去,连为父也不知你们去哪了!这段日子可是让为父十分担心啊!生怕你们遇上魔族,没想到你们竟真的遇上了,快说说,你们是怎么脱险的?!”

  凌永昶惊魂未定,赶忙询问女儿事情的来龙去脉。

  凌蝶妃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唯独自己使用碎星阵的那一段没有讲,怕讲出来,吓坏了老爹。

  凌永昶中年得女,将她视为掌上明珠,平日里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若是得知她使用了碎星阵,那还不吓的魂飞魄散啊!

  听罢女儿的讲述,凌永昶面有惊色,眉头紧皱,自语道:“一头修为通天的金猿!这怎么听着像是上古传说中的那位大能者!”

  正说话间,却是忽然身子一震,旋即看着女儿,急道:“快,老祖命你和枫儿速速去千星岛见他!”

  “好,我这就去!”

  凌蝶妃点头,转身出了养星殿,与姜枫一同,驾起法宝直上九霄,来到了云层上方一座悬浮着的仙岛之上。

  飞星阁老祖,千星老人就住在这座仙岛上。

  仙岛上,紫气蒸腾,四下里种满了异草灵株,各色奇花盛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馥郁芬芳。

  更有成群灵鹤在小湖边起舞,湖边草地上,各种珍禽异兽或跑或卧,悠闲自在,让整个仙岛看上去祥和一片。

  丛丛玉树掩映中,有一座茅屋,门前安坐一干瘦老人,正自用一些金色的柔韧草叶搓制草绳,脚边还放着一只已经编好的草鞋。

  凌蝶妃与姜枫缓步上前,齐齐躬身行礼,“拜见老祖!”

  “行了!都坐吧!”

  老人笑着点头,放下手中的草绳,袍袖一挥,移来两张小竹凳。

  凌蝶妃与姜枫坐下,凌蝶妃笑道:“老祖,您叫我们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老人低着头自顾搓着草绳,半晌方才抬头看了一眼凌蝶妃,道:“你的元神为何如此枯寂?你的十二星辰珠哪里去了?”

  “回老祖,是这样的….”

  凌蝶妃不敢隐瞒,因为老祖修为高绝,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异样,当下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当听到金猿自石中冲出时,老人手掌微颤,一根草叶落在了他脚边,“金猿?!”

  放下手中的草绳,千星老人看着凌蝶妃,急道:“那金猿可说了他的名号?”

  凌蝶妃摇头,千星老人略有些失望,叹息一声,道:“你去把姜御叫来吧!我有话要问他!”

  上一次在天妖城,天鹏王的府邸处,他已见过姜御,那时的姜御是魔族出世的见证人,而且修为也不过是轮海中期,可如今却已然进境紫府,这样的修行速度,令他吃惊,而最终要的,他想知道,金猿究竟和姜御说了些什么。

  凌蝶妃愣了一瞬,偏头看了一眼姜枫,随即起身架起法宝,飞下仙岛,直朝自己的水晶山而去。

  仙岛上,千星老人看着姜枫,轻声道:“姜御真是你弟弟?”

  “回老祖,正是。”

  姜枫点头,恭声道:“小御他自小体质怪异,无法修行,在姜家吃尽苦头,弟子来到飞星阁后,唯恐他在姜家有什么不测,所以一直拼命修行,希望早日进阶四极,不料那日出关,听闻小御失踪,弟子情急之下,未曾禀明老祖,便私自离宗而去,还望老祖原谅!”

  “无妨,骨肉亲情,我明白!”

  千星老人摆摆手,道:“半年前,魔族在妖域出世,我赶去天妖城为北荒天鹏王助阵,曾在那里见过你弟弟一面,当时天鹏王对他十分客气,不知道你弟弟与天鹏王是什么关系?”

  闻言,姜枫挠挠头,迟疑道:“弟子也曾问过小御,可是小御说他帮了天鹏王一点忙,所以天鹏王对他十分客气,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弟子真是不清楚,不过天鹏王确实像老祖说的那样,对小御十分客气,那夜还曾在姜家为我们讲道,令弟子受益匪浅。”

  “唔…如此说来,你这个弟弟还挺有意思的!”

  千星老人笑着点头,姜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当下便说道:“对了,师父,天鹏王的小儿子,青鹏皇子现下也随小御来到了飞星阁,此刻就在水晶山。”

  “哦?是吗?天鹏王竟然肯让他的小儿子跟随姜御出外历练?”

  千星老人微微一愣,却是忽然听到一阵大叫声从远处传来,“哇!姜御哥!你看,那边那群鸟可真肥,咱们抓一只来烤了吃吧!”

  “傻小子,你看这满地灵草仙果的,就应该采些灵草来搭在一起炖着吃!”

  ^.酷匠网正|e版;首R。发U)

  “……..”

  千星老人闻言面上满是错愕神色,心说这是谁啊!竟然敢在自己的仙岛上商量着怎么吃自己喂养的灵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