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良久,金猿回头,看着姜御道:“你随我来。”

  随即大踏步朝着废墟之中走去,每一步落下,便有大片神秘符纹从他脚下弥漫开来。

  轰隆隆!

  金猿身后,一座座宫殿自废墟之中拔地而起,雕梁画栋,飞檐拱角,每一寸墙壁都闪烁无尽符纹,一座座宫殿相互勾连,符纹形成一座大阵,缓缓运转,掬纳十方灵气,恐怖的气息瞬息弥漫开来。

  眼见此景,三位归元宗宿老感激涕零,跪地连连磕头,“多谢前辈重建归元宗!”

  金猿却没理会他们,只是带着姜御走入重重阁楼宫殿之中,在一处幽静的亭中坐下。

  姜御不敢有丝毫异动,乖乖站在亭外,等候金猿召唤。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只金猴子可真不是一般人,先前打嗜恶魔将就跟玩似的,而今又在几个呼吸间重建归元宗,这等修为,已远远超出他所认知的极限,恐怕那传说中的圣人或者仙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吧!

  金猿一动不动的站在亭中,看着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宫殿,沉默着,良久方才低声道:“你上前来!”

  姜御缓步走近,恭声道:“前辈。”

  金猿转过身看着他,金眸眨动,“饕餮怎么了?为何你一个人族,体内却有他的本源真血?”

  “前辈认识家师?”

  姜御一惊,抬头愕然的看着金猿。

  金猿微微点头,鼻中哼了一声,却不愿多说,只是淡声问道:“你师父他还活着么?”

  姜御面色一暗,摇头道:“家师已经仙逝……”

  闻听此话,金猿明显身子一震,眸光更加暗淡,叹息一声,而后翻手拿出一卷书籍,看着姜御,道:“这天魂秘卷你可记全了?”

  “怎么在它这?”

  姜御挠着后脑勺呐呐点头,金猿道:“那便暂借于我,他日归还于你。”

  “好。”

  姜御点头答应了,其实也由不得他不答应,金猿若想强夺,一个小手指就可以碾死他。

  金猿翻手收起天魂秘卷,抬手便是一爪拍在他的头顶,缕缕符纹垂落,将他定在原地,直觉头皮钻心的疼,仿佛被烙铁烫到一般。

  “这是我炼体之法,名曰大金刚不灭体,现传于你,权作借走天魂秘卷之补偿。”

  金猿的声音在脑中回荡,姜御紧咬牙关,心神守一,感觉到脑海中正被强行灌入一篇玄奥的经文。

  缓缓收回巨掌,金猿看了一眼姜御腰间的短棍,低声吩咐道:“这短棍你好好拿着,切莫失落,日后我会来取。”

  姜御睁眼,疑惑道:“前辈若要,何不现在就取走?做个兵刃也好!”

  金猿不语,目光穿透那重重叠叠的宫殿,轻声道:“我将那女娃娃的元神暂时稳固,但毕竟她自爆星耀魂珠,元神受损极重,你可用天魂秘卷中的元字诀,替她温养些时日,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她的元神便可恢复如初,如若不然,她的元神将会在十年内逐渐枯萎。”

  “是,我记下了。”

  姜御抱拳,金猿却是盯着他道:“我看不到你的过去,也看不到你的未来,天地将变,你好自为之吧!”

  闻言,姜御心头微凛,这话他已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是从天鹏王口中,而这一次,却是从来历更加神秘,实力强悍到超出他认知的金猿口中听到,不由得,他心中有些不安。

  “我该走了。”

  金猿忽然低声说了一句,身躯之上腾起刺眼金芒,下一刻,虚空扭曲,金光闪烁,风声呼啸,待得风止,金猿已经消失不见。

  “恭送前辈!”

  姜御抱拳躬身行礼,随即转身出了亭子,七拐八拐的来到山门前的空地上,归元宗的三宿老还在那磕头,嘣嘣山响,额头都磕破出血了。

  姜枫迎了上来,看了看他身后,疑惑道:“那位前辈呢?”

  “走了啊。”

  姜御无奈的一耸肩,姜枫面有遗憾的摇头,“唉,我还说请教他一些问题呢!”

  姜御却不以为然,心说高人嘛,都这样,来去逍遥,不然怎么能算的上高人呢!

  正此时,那三位归元宗宿老走上前来,齐齐对五人行礼,“此次归元宗遭逢大难,多谢诸位道友危难之际出手相助!日后但有需要,可随时来我归元宗!我等定尽绵薄之力!”

  凌蝶妃笑道:“三位宗老不必客气,我北域正道各宗同气连枝,归元宗有难,我等出手相助,也是份属应当。如今大劫已过,三位宗老还需坚强,重振归元宗!”

  她来自北域三大宗的飞星阁,久居尊位,面对实力强于她一个大境界的归元宗三位宿老,也是不卑不亢,言谈举止皆带着一缕上位者的霸气。

  三位宗老闻言连连点头,“星主所言甚是,此番大难,我归元宗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数百弟子连同新任宗主无一幸存,只有我等三人这一把老骨头幸免于难….说起来,真是愧对归元宗那逝去的数位先祖啊!”

  说着话,三个老头又开始呜咽哭泣,凌蝶妃赶忙劝慰,姜御却是皱了皱眉头,上前抱拳道:“三位前辈,小子心中有惑,还请三位前辈指点。”

  “道友请讲!”

  三个老头对姜御不敢轻慢,姜御道:“我想知道,为何小小一个归元宗会招致嗜恶魔将麾下大批魔族围攻?是否归元宗藏有什么秘密?”

  闻言,三个老头面色一滞,对视一眼,面露为难之色,其中一人迟疑道:“道友所问之事…涉及我归元宗之安危…我等实在…..”

  “你们不愿意说?”

  姜御眼眸微眯,心中却是有些发愁,自己此次出手,其一是为了救人,二一个就是为了一探究竟,而今这三个老头不愿意说,却是令他觉得事情有些难办了,万一这里真藏着玲珑梭的碎片,那岂不是要白白错过,心下不由思量着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三个老头开口。

  一个干瘦的老头看着姜御眉头微皱,低头和另外两位老头商议。

  嘀嘀咕咕半晌,干瘦老头看着姜御,苦巴巴的开口道:“道友此番出手相助,我等感激不尽,道友相问,我等本不该遮掩什么,但实在事关归元宗安危,所以若道友非要知道,那就让我等入内说话。”说着话,伸手一引,“请!”

  “好!”

  姜御点头,冲姜枫和黄金罴摆摆手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吧!我进去和他们谈谈。”

  闻言,黄金罴眉头微蹙,欲言又止,“公子,你一个人…..”

  显然他是不放心姜御一人跟着这三个老家伙进去密谈。

  姜御摆摆手,示意他放心,随即跟着三人进了宫殿。

  进了宫殿,四人分宾主落座,姜御打量着三人,归元宗三宿老也打量着他,半晌,其中一人叹息道:“道友,实不相瞒,魔族进攻我归元宗的原因,我们也不明白,想来想去,也只得出一个推断,我们认为,这极有可能就是魔宗围攻我们的原因。”

  “哦?是什么?”

  姜御挑眉问道,干瘦老头说道:“我归元宗传承久远,虽然一直声名不显,但据宗内典籍记载,归元宗早在上古年间便已存在,乃是一大宗,可惜后来衰败了,据传是因为一宗仙藏,涉及长生仙的仙藏,至今我们依然有一角仙藏残图,所以我们推测魔族就是为此而来。”

  “仙藏残图?”

  姜御皱眉,他原以为是玲珑梭碎片呢,却没想到竟是一张藏宝图的碎片,当下便有些兴趣缺缺,但还是迟疑着问道:“仙藏残图,可否让小子一观?当然,如果不愿意,那便作罢!小子出去,也不会乱说什么的!”

  闻言,三位归元宗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声嘀咕了一会儿,那干瘦老头轻咳一声,道:“道友不惧危险,出手相助,我等无以为报,这一角残图,我们参研多年,也弄不出个所以然,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长生仙藏,只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个谣言而已,所以给道友看看也没什么!”

  说罢三人齐齐起身,仓朗朗拔剑出鞘,姜御吓了一跳,纵身而起,拔出腰间的短棍,横在胸前,警惕的喝道:“你们要做什么!”

  见状,干瘦老头笑道:“道友莫慌,那一角残图藏于剑招之中,需我三人同时舞剑,方能显化!”

  “吁!原来如此,搞这么大阵势,真是吓我一跳!”

  姜御讪笑着,短棍插回腰间,抹了一把额上冷汗,又坐了下来。

  W◇更a新A最Z…快5上}酷9,匠}@网)

  干瘦老头轻喝一声,“道友且看好!”

  话音未落,三人在殿中开始舞剑,剑招华丽,道道剑光纵横,看似威力强横,其实都只是花架子,因为姜御感知到内里灵力涣散,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

  三人长剑互相触碰,发出叮铮声响,屡屡剑光爆发开来,在光华最炽烈的地方,显化一片山水虚影,云遮雾罩,一条小径直通山后,但也至此而断,真的只是一角残图。

  “这样的残图,就是弄到手,恐怕也没什么用吧!”

  姜御摇头叹息,归元宗三位宿老缓缓收剑,随着霍霍剑光平息,那一角残图散去,三人落座,其中一人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若真是为了这一角残图,而使我归元宗遭此大难,那可真是太冤枉了!”

  “是啊!确实挺冤的!”

  姜御深以为然,干瘦老头道:“道友,今日你在这里所看到,出去以后,切勿对外人提起,虽然只是一角无甚大用的残图,但挂着长生仙藏的名头,若是被外人得知,怕是又会引起一番大风波,我归元宗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还望道友替我等保守这个秘密!”

  “三位前辈放心,小子是一定不会出去乱说的。”

  姜御抱拳,随即起身道:“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归元宗刚刚经历一场大难,三位前辈还有许多事要忙!小子就不打扰了!”

  “请!”

  干瘦老头伸手一引,三人又一起送姜御出去。

  门口,姜御冲三人抱拳,“三位前辈多保重,小子这就走了!”

  “道友保重!”

  归元宗三宿老齐齐还礼,又冲凌蝶妃躬身行礼,“此番多谢星主舍命相助!待得归元宗安定下来,我等定去飞星山登门拜谢!”

  “无妨,归元宗还有很多事情等前辈处理,这些小事,以后再说吧!”

  凌蝶妃笑着说道,随即抖手抛出绿叶,放大后跳了上去,偏头笑看着姜御,也不说话。

  姜御心中明了,看了一眼小屁孩和黄金罴,道:“你们跟我大哥一起,我和星主一起。”随即纵身跃上了绿叶。

  “我不要坐姜枫哥的破剑!我要和姜御哥一起!”

  小屁孩咕哝着,振翅遇飞上凌蝶妃的绿叶法宝,却是被姜枫一伸手捏住了后脖颈子,直接摁在了大剑之上,搓着后槽牙笑道:“你个小屁孩,给我安分点,小心我揍你屁股!”

  “哼,要不是看在你是姜御哥的大哥的份上,我一定跟你拼了!”

  撇嘴咕哝一句,小屁孩直接躺在了大剑上,瞧着二郎腿啃着朱果,斜睨着黄金罴,“大狗熊,你还不上来!再不来,我们可走了啊!”随即催促道:“姜枫哥!咱们出发吧!姜御哥他们已经走远了!”

  “欠收拾!”

  黄金罴瞪了一眼小屁孩,纵上大剑,姜枫冲三位归元宗宿老一拱手,随即轻喝一声,“走!”

  嗖!

  大剑化作一道流光直上云霄,消失在云层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