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道灵气龙卷风贯通天宇,凌蝶妃漂浮在中心点上,身体之上暴起璀璨的星光,勾动诸天星辰。

  轰隆!

  虚空轰鸣,一挂星河冲破天空的乌云,自天宇之上倒挂而下,无尽星辰虚影浮现在山顶,围绕着凌蝶妃旋转着,化成一个漩涡,将无数血蝠魔吸入漩涡之中,绞成了虚无。

  “好强的威力!”

  看着那半空中的星辰风暴,姜御惊叹,感觉魔族进攻力度骤减,不由长舒一口气。

  “道友!快让她停下!飞星阁的碎星阵是以生命为代价来勾动诸天星辰!再继续下去,她会魂飞魄散的!!”

  归元宗的一位宿老一剑劈碎一头血蝠魔,回头看着天空中凌蝶妃的身影,高声喊道。

  姜御一惊,怒喝一声,“你怎么不早说!!”

  脚下,冥河仙瀑暴动,托着他腾上半空,朝着凌蝶妃冲去,大声喊道:“快停下!”

  星辰轮转,在凌蝶妃身周形成一道飓风带,姜御想要冲进去,可却是根本无法进入,不由着急的大吼,“快停下!再不住手,你就没命了!”

  呼啸的风声掩盖了他的呼声,凌蝶妃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他的喊声,兀自看着他笑着,嘴巴一张一合,不知再说些什么。

  可惜同样的,姜御也听不到她说什么,但也顾不得去想她究竟说了什么,眼见她无动于衷,当下疯狂催动冥河仙瀑,银色的仙瀑和血色冥河腾起,化作两头怒龙,顶着飓风向凌蝶妃靠近。

  轰隆!

  一颗星辰虚影碾过,仙瀑化作的怒龙,龙头崩碎,缓缓缩了回来,唯有血色冥龙还在坚持着,可是那飓风犹如利刃,将龙头斩的几乎不成样子。

  “给我停下!”

  姜御怒吼,拼命催动冥河,一寸一寸艰难的靠近凌蝶妃。

  可惜刚刚前进到一半,飓风威力骤然增强,冥龙爆碎,姜御再也稳不住身体,随着飓风飞旋,被甩了出去,嘭!撞塌了一座宫殿。

  轰!姜御如一头暴龙自废墟中一头冲出,嘴角挂着一缕血迹,腾空而起,朝着凌蝶妃再度扑了过去,“快停下!再不停下!你就没命了!”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姜御被阻拦在飓风带外,眼睁睁看着凌蝶妃的身体一寸寸变成虚无,融进那无尽星光之中,目眦欲裂的狂吼,“快停下!”催动饕餮真血,化身半妖,一头扎进飓风带中,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进着。

  飓风如利刃,劈斩在他的身上,发出锵锵声响,火花四溅。

  越往前走,飓风威力越强,密集的星辰轰鸣着碾压过来,姜御能避则避,实在避不了,就硬抗,没走几步,就被撞的口吐鲜血。

  飓风带外,小屁孩尖叫,“姜御哥!快退回来!再往里走,你就没命了!”

  那三位宿老却惊呆了,活了几百岁,他们很清楚这碎星阵的威力,要知道碎星阵是飞星门玉石俱焚的绝招,威力惊人,就算是他们已经进阶四极,也没有胆子敢闯入,却没有想到,姜御竟以这般的蛮横姿态,生生闯进飓风带!

  “停…..”

  飓风带中,姜御大喊,却是刚一张嘴,飓风便顺着嗓子眼灌入,将他的声音压在喉间,他索性闭上嘴,顶着飓风与无数星辰虚影,冲向凌蝶妃。

  山下,姜枫正与那四极境的血蝠魔大战,每一次碰撞都地动山摇,青色的光华映透夜空。

  嘭!

  再一次对撞,姜枫一剑斩下血蝠魔半边翅膀,自己胸膛也吃了血蝠魔一爪,向后横飞出去,却是猛地回身,一剑立劈而下。

  哗啦!

  璀璨的金色剑光压落,无尽星辰在剑光中显现,血蝠魔应声横飞出去,身躯在无数星辰的碾压下,爆碎成了大蓬黑雾。

  一剑斩灭血蝠魔,姜枫捂着裂开的胸膛,抬头看向山顶,却是在注意到那漫山遍野的星辰虚影后,不由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师姐!!”身化流星直扑山顶。

  却是刚到近前,便见到姜御仿佛一头蛮兽一般顶着飓风带一步一步走向凌蝶妃,而且距离凌蝶妃已不足一丈。

  “小御!”

  姜枫惊骇,他根本无法想象,姜御的肉身究竟强悍到何种地步,竟然可以顶住碎星阵的阵眼飓风!

  “姜枫哥!你快想想办法!救救花姐姐和姜御哥啊!”

  小屁孩大叫着,姜枫却是面色苍白,面对那呼啸的飓风带,束手无策,摇头沮丧道:“没办法,碎星阵是玉石俱焚的招数,一经开启,除非以绝对的实力强行拉出阵眼中的人,否则根本无法中断,直到施术者自身化为虚无……”

  “啊?!”

  小屁孩大惊失色,看着飓风带中每前进一步都在吐血的姜御,失声哭喊道:“姜御哥!你快回来啊!!你不能死啊!你说要带我去流浪的!”

  轰隆!

  又是三颗星辰呼啸碾压过来,姜御艰难的扭转身体,避开两颗,却是再也避不开第三颗,嘭!被星辰撞个正着,登时喷出一大口鲜血,却是硬生生稳住脚步,咬着牙再度向前迈出一步,艰难的向凌蝶妃探出手,牙缝中蹦出几个字眼,“抓住我的手!”

  凌蝶妃面上神色复杂,看着姜御那被鲜血染红的胸膛,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掌。

  握紧那绵软的手掌,姜御一声闷喝,用力收回手,却是没能拉动凌蝶妃,反而自己更加靠近阵眼。

  无尽星光顺着手掌涌入,姜御眉头大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正在被那强横力量冲击的分崩离析,那种血肉剥离化为虚无的痛苦令他牙齿都在打颤,却是依旧不肯松开凌蝶妃,咬着牙,使出浑身力气,想要将她拉出风暴眼。

  啊!!

  仰天一声怒啸,姜御浑身灵力暴动,轮海之中命泉喷涌神液,那一株一直没有动静的金莲忽然花苞微晃,洒落一缕缕由细小符纹组成的白色光辉。

  纯白色的符纹出现在他掌心,将那充满破坏性的星辰之力驱逐。

  背后,仙冥两界虚影勉强浮现,缓缓转动着,暂时抵挡住了威力强横的飓风。

  压力骤然消失,姜御浑身腾起无尽金色神辉,双眸变成了血色,喉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奋力拉动凌蝶妃,将她一点一点拉进自己的异象之中。

  “姜御哥,加油啊!”

  “就要成功了!”

  小屁孩急忙擦擦眼泪,拼命的叫喊着,姜枫也是握紧了拳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风暴外围,虚空出现一道门户,扭曲的空间后站着一道模糊的身影,发出阴森的笑声,“桀桀!竟然在此出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唰!

  一杆黑色长枪呼啸而出,洞穿虚空,直取姜御后背。

  “弟弟!小心!!”

  “姜御哥!!”

  小屁孩与姜枫大叫,可喊声却被风声掩盖,姜御眼角瞥见那一道黑影,当下面色微沉,暴喝一声,用力一扯,将凌蝶妃扯进怀中,一手搂着她的纤腰,身体半旋,掌心九色光华闪烁,玲珑梭骤然放大,如一面盾牌,挡在身前。

  铛!

  一声脆响,黑枪爆碎,玲珑梭剧震,姜御喷出一口鲜血,揽着凌蝶妃如流星一般横冲出飓风带,落在归元宗里,撞塌了一尊石猴雕像。

  “小御!”

  “姜御哥!”

  姜枫与小屁孩高喊着冲了过去。

  “孩儿们!随本将杀光他们!”

  一声咆哮,羊首人身蝠翼的嗜恶魔将自漆黑门户中冲出,身后跟着大群血蝠魔,自半空俯冲向归元宗。

  K更.新t最/快i上^5酷《*匠fn网

  “魔族又来了!杀啊!”

  归元宗宿老大喊,集结归元宗残余的上百弟子,朝着嗜恶魔将冲去。

  顾不得去救姜御,姜枫与小屁孩也半路折了回来,联合归元宗的人马阻挡魔族。

  嗜恶魔将手中提着一杆黑色长枪,一个横扫,黑雾滚滚,登时便有近半归元宗弟子爆碎,化成血雾,被他吸进口中。

  “桀桀!真是美味啊!”

  阴笑着,嗜恶魔将率领大群血蝠魔,如虎入羊群,大肆杀戮,转眼便将归元宗的上百弟子屠戮干净,仅剩姜枫六人苦苦支撑着,被血蝠魔团团围住。

  碎石堆中,姜御艰难的起身,看着怀中面色苍白已经昏迷过去的凌蝶妃,不由咬牙切齿,一手抓住石雕的底座,想要起身。

  嗜恶魔将一眼看到了他,血眸之中满是兴奋之色,蝠翼一振,便化作一道流光欺近,抡圆了黑色长枪狠狠抽了下去。

  因为抱着凌蝶妃,姜御根本无法避开,只得依靠玲珑梭硬抗。

  铛!

  一声巨响,玲珑梭下,姜御口中鲜血狂涌,感觉体内五脏六腑都似乎被震成了肉泥,不由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

  “我说过,我会抓住你!”

  嗜恶魔将疯狂的抽打着玲珑梭,似乎想要将姜御震成肉泥。

  铛铛声响中,玲珑梭下有鲜血漫开,染红了石雕底座。

  “死吧!”

  一声爆吼,嗜恶魔将一枪砸下,却是长枪还未触及玲珑梭,一旁的石雕底座却轰然炸碎,蹿出一头通体金辉万丈的生物,一只生满金毛的巨爪探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长枪,手腕翻转,咔嚓一声,长枪立时崩断!

  吼!

  金色生物发出愤怒的咆哮,姜御腰间的漆黑短棍刹那变的通红,倏然飞出,被那金色爪子抓在掌心,一棍抽了过去。

  嘭!

  闷响声中,嗜恶魔将横飞出去,却是还未飞远,金色生物一声咆哮,金光一闪便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嗜恶魔将的一条腿,倒提在手中,当成武器,对着那些围攻姜枫等人的血蝠魔抽了过去。

  凄厉的尖啸声中,成片的血蝠魔爆碎,化成黑雾逃窜而去。

  嗜恶魔将哀嚎着,果断的一掌斩断自己的腿,双翅一振,撕裂虚空便要逃走。

  吼!

  一声咆哮,金色生物一把捏碎手中的断腿,旋即一拳轰穿虚空,瞬息抽了回来,却是掌中攥着一条黑色的断腿,随手丢在地上,一脚踏碎,而后看着自己手中的通红短棍,愣在了原地。

  金光缓缓敛去,露出那金色生物的真面目,竟是一头通体金黄的猴子!

  “这是…..”

  姜枫感应着猴子身上的恐怖气息,不由的脸色苍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偏头看向浑身浴血的归元宗三位宿老。

  岂料那三位宿老也是一脸莫名,根本不知这金猴是从何而来,又是什么来历!

  一场大战就这么落幕了,但此刻姜枫却感觉比之前的大战还要恐怖,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就连调皮的小屁孩也规规矩矩的站着不敢乱动,都在等着金猿发话。

  等了一两个时辰,黎明来临,朝阳还没冲破地平线,天上却是下起了绵绵细雨。

  金猿终于动了,席地而坐,看着手中的棍子,叹息一声,口吐人言,“我是谁,我似乎在哪见过你….”

  短棍在它掌中微微颤动,棍身浮现一个残缺的小字,似乎是个“千”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