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习习,一行人驾驭法器穿行于云层之间,一路观星览月,倒是悠闲自在。

  大剑上,姜御姜枫还有黄金罴倒是悠闲自在,各自或躺或坐,吃着灵果,喝着美酒,那叫一个逍遥。

  小屁孩远远的看到,馋的口水直流,不由大叫,“哇哇!你们喝酒竟然不叫我!”背后双翼一展,便欲飞过去,却是被凌蝶妃一把抓住脖子,摁在了绿叶法宝上,喝道:“你给我安分点!不许跑!小心我揍你!”

  “哇!花姐姐,你怎么转眼就变食人花了!!这么凶!我好怕怕!我还是先走为妙!”

  小屁孩怪笑,双翅一合一展,霎那间挣脱凌蝶妃的手掌,化作一道流光,嗖!冲出了绿叶法宝,飞向了姜枫的大剑。

  “臭小子!你走了就别回来!”

  凌蝶妃跺脚,恨声大叫,小屁孩却是一去不回头,径直飞到姜御的大剑上,一屁股坐下,抓起一颗灵果就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子嘁哩喀喳嚼着,一只手却是伸向了姜御面前的小青葫芦。

  啪!

  姜御闪电出手打在他手背上,冷着脸道:“你不是要跟星主去吗?怎么又回来了?!”

  “嘿嘿。”

  小屁孩嘿嘿笑着,揉着手背,贼兮兮道:“我这不是去给姜御哥你打探敌情去了么,我瞅着那花姐姐长的仙女儿似的,就想问问她,是否婚嫁,芳龄几何,看她有没有做我大嫂的可能!”

  啪!

  “哎哟!”

  话未说完,后脑勺又挨了一下,小屁孩龇牙咧嘴的哀嚎着,姜御却是不理会他,瞪眼道:“你少在这胡说!你给我说清楚,这些歪门邪道你都是跟谁学的!才跟我出来没几天,你怎么就变的跟个小流氓似的!”

  小屁孩闻言眼珠子乱转,目光在姜枫二人身上流连着,忽而抬手指着黄金罴,大叫道:“都是他!都是他教我的!”

  “什么!!”

  黄金罴当下炸了,直接蹦了起来,哭笑不得的看着小屁孩,“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可别再陷害我了!”又看向姜御,不断地摆手摇头,急急解释道:“公子!公子!您千万莫听他胡说!我可真没教过他这些啊!”

  “就是你!就是你!”

  小屁孩却是咬死不松口,姜御自然明白他是不想说,所以找了黄金罴做替罪羊,当下脸色微沉,寒声道:“不许胡闹,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跟谁学的,要不然,我现在就叫你老爹来把你接回去!”

  杀手锏一出,小屁孩顿时焉了,连连摆手道:“不要!不要啊!姜御哥,我说还不成吗!”

  “那就快点说!”

  姜御瞪眼,小屁孩焉头耷脑的,低声说道:“是跟我大哥学的…..以前我大哥老带着我去天妖城里玩,他碰到长的漂亮的姑娘,就是这套说辞…..”

  闻言,姜御算是明白了,苦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将小葫芦丢给了小屁孩,“喝吧!”

  “姜御哥你不生气了啊!”

  小屁孩一见怀里的小葫芦登时大喜,抬头看到姜御面上乌云尽散,不由兴奋的抱着葫芦就往嘴里灌。

  看他开心的样子,姜御面上在笑,心中却是在叹息,看来在这个世界,亲如手足依然抵不上权利的宝座啊!

  一旁,姜枫笑看着小屁孩,轻声道:“没想到这孩子倒是跟你感情很好!”

  “他一个屁事儿不知的孩子,能懂啥,你要是天天给他灵果吃,他估计跟你也能培养出感情来!”

  姜御淡笑,神色很是平静,心中却是很开心,觉的不枉自己冒着性命危险救了小屁孩一命。

  姜枫笑着点头,张嘴欲要说什么,却是忽然眉头微蹙,回头看向前方的夜空,但见乌云翻滚,当即沉声道:“都别闹了!前面有情况!”放缓了飞行速度。

  凌蝶妃也停了下来,待四人赶上来后,便即皱眉道:“前面忽然出现乌云,我感觉到了一缕邪恶的气息!可能是魔族!”

  “魔族?!”

  姜枫一愣,他闭关半年参悟十二星诀,对于外界的事情根本不清楚,闻言大惊,“是传说中的魔族吗?!他们不是已经销声匿迹数千年了吗!怎么忽然出现了!”

  “早在数月前,魔族就已经出现了,你一直在闭关,所以不清楚。”

  凌蝶妃低声解释道,姜御微微点头,“不错,魔族的确是在数月前就已经重现于世了,我是见证者。”

  闻言,凌蝶妃与姜枫惊讶,“你见过魔族!”

  姜御微微点头,灵识刹那幅散开,如潮水一般涌向四面八方,片刻后,下方地面上的情况便清晰的浮现在他脑海中,竟是一座城池,城池周围的护城法阵早已崩溃,城门洞开,一群群血蝠魔在城中穿梭,追杀修士和凡人。

  收回灵识,姜御惊声道:“下方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招来这么多的魔族围攻!”

  凌蝶妃闻言看着下方的山川河流,沉思片刻后说道:“是归元城!附庸于大炎王室的一个小宗派的宗门所在地,城中所住均是这一部的弟子与受他们庇护的普通凡人!”

  “一个小宗派招来魔族围攻!必有蹊跷!”

  姜御闻言挑眉,他知道这些魔族每一次行动都是有目的的,绝对不会是为了攻占一个小宗派的宗门而大肆进攻的,当下不由猜测,这城中难道藏着玲珑梭碎片?!

  如是想着,他不再迟疑,看了一眼黄金罴,“我们下去看看!”

  “是!”

  黄金罴点头,姜御拔了短棍在手,二人便直接跳了下去。

  “不要冲动啊!父亲说过,遇到魔族千万不能妄动!他们人多势众,若是陷入包围之中,那就完了!”

  凌蝶妃大惊,姜枫也瞪圆了眼睛,低吼一声,“小御!”按下剑头,直朝地面冲去,“姜御哥!等等我!带上我啊!”

  小屁孩也大叫着,振翅追了上去。

  眼见四人都下去了,凌蝶妃也顾不得许多,翻手收起绿叶法宝,化身一颗流星朝地面坠去。

  轰隆!

  姜御与黄金罴先后落在城门前的空地上,带起的气浪将四周的黑雾一扫而空,下一刻,一群血蝠魔咆哮扑了上来。

  “公子!我们联手杀进城去!”

  黄金罴大吼,一声咆哮,吼!化身一头数丈长的黄金巨熊,姜御跃上他的后背,手提赤红的短棍,背后两方小世界围绕着他转动,无尽仙光与地狱之火喷发出来,铺天盖地向前涌去。

  一阵尖利的惨叫声响起,那一群扑上来的血蝠魔瞬间变成飞灰,姜御不由皱眉,“怎么这么弱!”

  黄金罴却已迈开四足,瞬间穿过城门洞,向着城中冲去。

  城中凄风苦雨,路两旁尸堆如山,每一具都枯槁如木乃伊,显然被吸干了浑身精气。

  “畜生!”

  姜御看在眼里,不由大怒,怒喝一声,“杀光他们!!”

  吼!

  黄金罴一声咆哮,撒开四蹄沿着街道向前狂奔。

  血蝠魔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却还来不及近身,便被仙光和地狱之火净化,偶有一两头实力强大的血蝠魔顶着仙光与地狱之火冲到近前,却是被姜御兜头一顿乱抽,抽成了黑雾,随即便被卷入了汹涌的地狱之火狂潮中,被烧成了虚无。

  一头血蝠魔顶住了仙光的绞杀与地狱之火的灼烧,咆哮着扑了上来,姜御抬手一棍,嘭!直接将之打成了一团黑雾,身后冥界震动,一道火色漩涡出现,直接将黑雾吸了进去,烧成了虚无。

  举目四顾,姜御低吼道:“这些都太弱了!不是正主!!去归元宗的宗门,它们大肆攻城,绝对不会是为了杀人,问题一定出在归元宗身上!”

  “明白!”

  黄金罴低吼一声,直接朝着城北的一座山峰冲去,那里,是归元宗的宗门所在地,山上还有护宗阵法在运转,散发出蒙蒙金光,暂时抵挡住了魔族的进攻。

  但那阵法升起的光幕摇摇欲坠,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快快!”

  姜御心头焦急,不断催促,黄金罴早已奔行如风,敢有阻拦他的魔族,莫不是被他一头撞碎。

  一路单方面的强势碾压,姜御不知道杀了多少血蝠魔,终于冲到了通往归元宗宗门所在山峰的街道,眼见就要到山脚下了,却是忽然天空中扑下一头血蝠魔堵在路中央。

  这头血蝠魔的身形明显比其他的血蝠魔要稍显娇小,但气息却比其他的强盛很多,背后一对蝠翼扇动着,完全成墨色,浑身乌光流淌,一双血眸盯紧了直扑而来的一人一熊。

  姜御心头狂跳,知道正主出现了,黄金罴也停了下来,金色双眸盯着那头血蝠魔,沉声道:“公子,它很强大,不亚于四极境的修士!怎么办?!”

  “我来对付他!小御!你与师姐一同前去相助归元宗,他们的护山法阵快要撑不住了!”

  一声大喝响起,姜枫御剑而来,一个回旋轻松落在地上,一只手抓着一头血蝠魔,双眼却是盯着那街道尽头的血蝠魔,冷笑一声,掌中无尽星辰转动,生生碾碎了那头血蝠魔。

  嗖!

  一道金虹横空,却是小屁孩到了,大笑一声,“姜枫哥!先让我来试试它!”刹那冲至那头浑身乌光流淌的血蝠魔上空,并翼如刀,盖天斩下。

  血蝠魔收敛双翼,将自己包成一个巨茧,急速旋转,羽翼长刀落下,铛!一声脆响,巨茧震动,长刀竟然滑向一旁,力量完全被卸走了。

  “哎呀!挺厉害啊!看你能顶住几次!”

  小屁孩惊叫一声,第二斩出手,却是在这一霎那,血蝠魔双翼打开,咆哮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扑向小屁孩,铛一声!金色光刃直接崩碎,血蝠魔自漫天金光中扑出,探爪抓向小屁孩的胸膛。

  “不好!”

  姜御变色,顾不得其他,正欲动用玲珑梭,却是姜枫出手了,手一抖,金光长剑倏然没入虚空,下一刻骤然出现在血蝠魔的胸口。

  铮!

  金铁交鸣声中,血蝠魔怒啸暴退,胸口出现一道裂口,有无尽黑雾涌出,却是下一刻乌光流淌,伤口再度闭合。

  小屁孩借机退了回来,看着姜御道:“姜御哥,这个家伙的实力很强大!我打不过它!”

  “交给我来!”

  姜枫低吼,看向姜御道:“快去帮归元宗,他们的护宗法阵撑不了多久的!”而后径直扑向了血蝠魔,两者撞在一起,乌光与绿华迸起,将整座城市照的透亮。

  “我们走!”

  CF酷匠网$首l发

  姜御不敢再迟疑,骑着黄金罴在前开路,凌蝶妃与小屁孩则是护住了两翼,如一把尖刀,冲开了魔族的防线,朝着归元宗的护宗法阵而去。

  然而魔族实在太多了,黑压压挤满了整座山头,饶是姜御四人联手,却也只是冲到了半途便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被困在距离归元宗山门仅有百丈距离的地方,无法再进一步。

  轰隆!

  一声巨响,归元宗的护山法阵崩溃,阵纹爆碎,漫天都是五彩的光华,仿佛一场盛大的烟火秀。

  无数血蝠魔涌进归元宗内,宗门前的石坪上,一群身着灰袍的弟子结阵抵抗,却是仅一瞬间,便被血蝠魔冲散了阵型,仿佛洪流中的一座泥人,刹那崩溃,连惨叫声都没有,便被蜂拥而至的血蝠魔吸干了精气,连血肉骨骸都吞吃的干干净净。

  三道发光的身影冲上半空,却是三名灰发老者,各个浑身血迹,手提一柄短剑,看着下方的一片混乱,不由悲号,“魔族重现,天下将乱!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谁来救救我们啊!”

  下一刻,三人身化流星冲向地面,落地之时,一剑横扫,刺目的白色剑光喷薄,刹那斩灭近千头血蝠魔,可惜血蝠魔数量实在太多,简直就是杀之不尽,靠他三人之力,根本无法阻挡。

  身后的大殿在震动,快要崩塌,数百归元宗弟子驾驭法宝冲了出来,甚至有些人已经被吓破了胆,想要逃走,可惜还未等他们腾上高空,便被一大群血蝠魔包围,刹那撕成了碎片,被分而食之。

  天空中下起了一场血雨,腥臭的气味弥漫,三名归元宗宿老还在奋力抵抗,然而他们根本无法挡住魔族进军的脚步,一片片的宫殿在倒塌,归元宗弟子死伤无数,那些死去的甚至连尸骨都未曾留下。

  魔族如邪恶的魔焰,所过之处,一片白地。

  远处,姜御几乎发狂,双眼血红,疯狂挥动着赤红的短棍,拼命冲杀着,可惜却冲不破魔族的包围圈,他打死一头,便有更多的血蝠魔扑上来,令他无法前进一步。

  “啊!!怎么办!!我救不了他们!!”

  姜御疯狂大吼,奋力冲杀,眼中有血泪飞散。

  黄金罴与小屁孩也战到发狂,浑身金光璀璨,符纹闪烁,可惜他们都无力冲破包围,血蝠魔如潮水一般涌来。

  凌蝶妃背对着姜御,纤手展动,无尽星辰转动,碾碎扑上来的血蝠魔,听着姜御那歇斯底里的怒吼,她面有不忍,紧咬樱唇,忽然轻喝一声,“姜御!为我争取时间,我有办法冲过去!”

  “不早说!!”

  姜御怒吼,神色有些狰狞,刹那退到她身旁,两方小世界转动,无尽仙光与地狱之火涌出,暂时挡住了汹涌而来的血蝠魔。

  黄金罴与小屁孩也退了回来,三人呈品字形将凌蝶妃护在当中,小屁孩不再嬉皮笑脸,只是急道:“花姐姐!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吧!”

  凌蝶妃不语,闭目盘膝而坐,浑身星光闪烁,片刻后,掌间浮现十二颗拇指大小,光华各异的晶亮珠子,环绕在她身周飞旋着,下一刻,光华大盛,呼啸着向着四面八方飞去,拖曳出一道道光带,连接在她身上。

  “碎星阵起!”

  凌蝶妃一跃而起,看向姜御,大喊道:“快走!!去救他们!!”下一刻,无尽星光之剑自她身体之中喷涌而出,激射向四面八方,在血蝠魔群中冲出一道道通道。

  轰隆隆!

  那飞出去的十二颗珠子在同一时间炸碎,仿佛星辰炸碎,搅起灵力风暴,所过之处,无数血蝠魔灰飞烟灭。

  姜御没有看到凌蝶妃脸上的痛苦之色,只是大吼一声,“走!!”会合黄金罴与小屁孩,冲向了归元宗前的石坪,援助归元宗那三名宿老。

  眼见有人来援,三名归元宗宿老虽浑身是血,却面露喜色,联手阻挡魔族,杀到疯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