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竹林闲聊

  入夜,苦竹园里很热闹,小屁孩与黄金罴等人正在湖湾烧烤,自从跟了姜御,他们除了修为增长,还喜欢上了烧烤,竹林深处,天鹏王背负双手,与姜御缓步而行,却是一直沉默着,不说话。

  走了一阵,姜御笑道:“鹏王殿下此行,想必并非特意前来襄助小子,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呵呵。”

  天鹏王笑了一声,道:“你可听说过北域风云大会?”

  “风云大会?那是什么?”

  姜御愣了一下,笑道:“该不会是和姜家大比类似的事情吧!”

  “不错。”

  天鹏王点头,正色道:“北域风云大会,每五十年举行一次,北域各宗各派都会挑选优秀年轻弟子参与,参与者不限种族,只要你觉得自己够优秀就可以去参加。不知你可有兴趣?”

  闻言,姜御面露一丝惊讶,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到:“殿下的意思是,让我去参赛?”

  话说完,不待天鹏王有反应,他自己却先笑起来了,摆手道:“哈哈,殿下就不要拿小子寻开心了,我现在也才是小小的紫府修士,如何比的上那些早已名动北域的天才,去参赛也只是惹人笑话,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就别假装谦虚了!”

  天鹏王撇撇嘴,鄙视的看着他,笑道:“一年时间,从一个无法修行的人,一跃入紫府,且元神强横,远胜同阶修士!别说北域,就是五大域,能与你媲美的同辈子弟,也没几个!而且那几个,哪一个不是背后有强大势力支持,而你呢,什么都没有,全靠自己!我相信,到时候你会拥有让天下震惊的实力!”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左右,斜睨着姜御,神色诡秘的笑道:“何况,姜御小友还身怀绝技!”

  看着鹏王脸上的诡秘笑容,姜御心中直突突,难道他知道玲珑梭在自己手里?

  见他神色有异,天鹏王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友放心,老夫绝对不会出去乱说什么的,何况你的秘密,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我也不想问你,也不想知道更多。”

  姜御长舒一口气,天鹏王笑笑,“好了,我们说回正题。其实北域风云大赛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们北域四大势力合力举办这个风云大赛的原因,目的是为了遴选优秀的有潜力的修士,代表北域去参加五域大比,顺便震慑魔族。”

  “说回五域大比,五域大比在中域举行,中域有一片净土,乃是上古人族之雄人皇以无上手段开辟,每百年净土开放一次,净土之中藏有人皇的各种神通道法典籍,若能得其一,便可开宗立派,雄霸一域。而且净土之中还居住着数十位当年追随人皇的强大存在,他们每一个都实力强大,见多识广,满腹经纶,可谓是人形宝库,若能得到他们其中一人的道统,那将是一场大造化!”

  听鹏王说到这,姜御有些明白了,笑道:“那个什么五域大比就是为了决定谁有资格进入净土吧!就跟姜家大比一样,是为了决出家主继承人。”

  “不错,但论竞争的激烈残忍程度,姜家的家族大比与之相比,却是天壤之别,没有可比性。”

  天鹏王点头,继而说道:“有危险,就有机遇。姜御小友,老夫觉得你有必要去走一趟,你亲手揭开了乱世的一角,一切都将自你身上开始,也只有你可以扭转未来的走向,而你的实力越强,结果或许也会更好一些。”

  闻言,姜御嘴角抽搐,拍着胸口,佯作惊恐的说道:“殿下,你可别吓我,我胆小!”

  “你胆小?都快跟土匪山大王差不多了!连我的鹏王府都敢偷,你还胆小!”

  天鹏王苦笑,瞪了他一眼,却是忽然面露忧色,转过身子,看着他,郑重道:“得小友相助,老夫终于有希望再进一步,那夜我元神合道,以金翅大鹏一族的秘法推演未来,看到了一个血色的未来,没有生命存在,唯独只有一道身影存于天地间,你可知道,这样的景象曾经出现过。”

  姜御心中凛然,微眯着眼睛,低声吐出几个字眼,“鹏王殿下是说上古血劫动乱?!”

  天鹏王脸色微变,点了点头,“自那日嗜恶魔将现身天妖城之后,近一段时间,魔族在妖域之中频繁出现,我想魔族很快就会卷土重来,数千年的平静即将被打破。”

  “魔族再现,动乱将起,这则从上古流传至今的预言始终还是应验了!”

  “我等已经卷入了泥潭之中,所能做的只能是尽力挣扎,期待脱困的机会啊!”

  看着天鹏王神色忧虑不安,姜御沉默着,良久微微点头道:“我会好好考虑的,不过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不能向殿下承诺什么。”

  “老夫明白,你是应劫之人,自然有你的使命。”

  天鹏王点头,随即摆摆手,笑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烦人的事情了,来随便聊聊吧,离开妖域不过十余天,小友的实力暴涨,定是有了什么奇遇吧!我观小儿气血强盛不少,修为亦有精进,料想定是与那奇遇有关吧!可否告诉老夫,你们这十几天都干了什么吗?”

  闻言,姜御笑笑,道:“我们在澜谷江中发现一座水府,在那里遇到一个被囚禁的魔族,实力强大,隔着禁制都还差点杀了我们三个,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脱险了,那魔头似乎也遭受重创,却不知怎么从那囚牢之中逃了出来,夺舍一个修士之后,在水府偷袭我们,却倒霉的遇上我渡紫府劫,借助雷劫,我才将他打跑。”

  说着话,他翻手拿出一颗水元果,递给天鹏王,道:“这个送给鹏王,喝了你那么多酒,总得给些补偿不是!”

  “这个….是水元果吧!先前见你再现妖尊通天神通时拿出来过,但当时我没有看清楚!”

  天鹏王惊讶,面有激动之色,伸手小心的接过,捧在掌心,仔细的打量着,感受着果实中蕴含着的磅礴精气,激动道:“没想到啊!老夫还能见一次圣药!有了这颗水元果,这一次我就更有把握了!”说话间,他拿出一方玉盒小心的将水元果装进去,还仔细的加上了封印,这才收了起来。

  “老爹!姜御哥!鱼烤好了,你们快来啊!再不来,烤鱼就被那笨狗熊全吃了!”

  小屁孩站在竹林外大叫,姜御笑着摇头,看向天鹏王,道:“殿下,咱们回去吧!”

  “好!”

  天鹏王笑着点头,与姜御并肩往湖湾走去。

  却是没走几步,姜御又想起了什么,不由脚步微顿,迟疑着说道:“鹏王殿下,小子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你与老夫,没有什么话不可以说的。”

  天鹏王淡笑摆手,姜御点头,随即道:“殿下是不是打算将王位传给青鹏?我看他身上带着鹏王的那块玉牌。”

  “不错。”

  天鹏王点头,步伐放慢,道:“青鹏身具紫云大鹏的祖血,若能让紫云大鹏的血脉全面复苏,其成就将不可限量。”顿了顿,他笑道:“我总有老的一天,总有坐化的一天,天妖城那百万妖族总要有人领导与守护,青鹏将会是最佳人选,所以我将我的玉牌给了他。”

  闻言,姜御沉思一瞬,而后道:“我赞同王爷的看法,可是对王爷的做法却不敢苟同。”

  “哦?你有何看法,不妨说出来。”

  天鹏王蹙眉看着姜御,姜御道:“王爷可曾考虑过,你这样做,将置大皇子于何等样的尴尬位置,他是长子,按长幼论,王位应该是他的,王爷却给了青鹏,甚至是在他未成长起来,就已经决定将王位传给他,可曾考虑过他的想法,可曾考虑过,他日后如何面对大皇子?”

  闻听此话,天鹏王愣住了,吃惊的看着姜御,呐呐道:“这…….这我还真的未曾考虑过!当日小友救活小儿后,我从他身上感应到了紫云大鹏的气息,当时十分激动,便立刻决定将王位传于小儿….至于青昊,我当时并未想到他……”

  姜御沉默着,半晌抱拳道:“殿下,这本是殿下的家事,小子不该参言,但我拿青鹏当弟弟看,我希望他能过的快乐,有些事情,还请鹏王殿下能够考虑周全……”

  “恩,你说的问题,我会好好考虑的。”

  天鹏王点头,吸了吸鼻子,笑道:“走吧,去看看他们都弄了些什么!”

  ………..湖湾,姜夔,姜枫等人坐在篝火旁,黄金罴正在专心的烤鱼,跟着姜御这段时间,他烧烤的手艺倒是增进不少,完全脱离以前那种对待猎物生吞活剥的野人式生活习惯。

  “{酷&匠-网C$永x7久免费jY看P小$4说D

  “姐姐,你真漂亮!这些星星都是真的么?!”

  小屁孩凑在天魁星主凌蝶妃身边起腻,伸手去捉环绕在凌蝶妃周身的点点星光,一双肉乎乎的小手不时按在她身上重要的部位。

  到最后竟然直接坐在了凌蝶妃的怀里,脑袋趴在她的胸口,吸着鼻子道:“唔!姐姐身上好香啊!你是花么!”

  看着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小屁孩,凌蝶妃也笑的很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一双咸猪手在自己玉背上不断游走。

  这一幕,让天鹏王看的目瞪口呆,姜御也傻眼了,天鹏王嘴角抽搐道:“姜御,混小子这招是不是跟你学的!”

  “冤枉啊!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我从没教过他这些啊!我自己都不会啊!”

  姜御直喊冤,哭笑不得道:“平时看他懒得要命,什么都不愿意学,怎么这种事儿他倒是无师自通啊!”

  天鹏王却是不信,斜睨着他,撇嘴道:“哼哼!青鹏如此年幼,哪里懂得这些事儿!肯定是受你那流氓土匪习气影响!”

  “我….我去,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姜御心中郁闷,不再理会天鹏王,大步朝着众人走去。

  眼见着天鹏王与姜御回来,姜枫等人尽皆起身行礼,“见过鹏王!”

  小屁孩嗖一下从凌蝶妃怀里蹦了起来,跑到姜御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开始打起了小报告,“姜御哥,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那些鱼就被笨熊吃光了!他老说尝尝熟没熟,然后一切就是一大块!我说让我尝尝,他却就给我一片鱼鳞!!”

  闻言姜御哈哈大笑,黄金罴却是黑着一张脸,哭笑不得道:“小皇子,说话可得凭良心啊!我什么时候尝过了,是你急着要吃,我不给你,你竟然在公子那里诬陷我!”

  “就是你!就是你!”

  小屁孩跳着脚反驳,天鹏王笑着摇头,淡声道:“青鹏,不许胡闹!”

  老爹发话,小屁孩登时安静下来了,却是依旧抱着姜御的大腿不放,贼兮兮的说道:“姜御哥,你把小葫芦收好,千万别让老爹闻到,要是闻到一点酒味,老爹就能飞鸟化凤!我们可就没得喝了!”

  闻言,天鹏王一瞪眼,伸手敲了小屁孩一下,佯怒道:“嘿!你个小兔崽子!你心里还有你老爹我没!”

  小屁孩揉着脑袋,笑嘻嘻道:“我最爱老爹了!”

  天鹏王笑着摇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小儿子如今竟然变得油嘴滑舌的,冲站起身的众人摆手道:“都坐吧!在这里,我只是小友姜御的客人。”

  众人闻言这才坐下,围着篝火坐了一圈,黄金罴将烤鱼分给众人,姜御也拿出了最后的美酒,一群人吃的不亦乐乎,就连久未食人间烟火的天鹏王也吃的兴起,一连吃了两条尺余长的烤鱼,方才停下,感慨道:“多年不曾吃过这样的东西了,今天再次吃到,味道依旧如印象中的那般鲜美!”

  凌蝶妃挨着姜御坐着,看了一眼满脸笑意的天鹏王,当即偏头看着姜御轻声道:“你们这关系可够乱的!雄霸妖域称尊一方的鹏王殿下竟然称呼你小友,可小皇子却叫你姜御哥!”

  姜御笑笑,还未来得及解释,天鹏王却是开口了,捋须笑道:“我与姜御乃是忘年之交,至于小儿,各交各的。”

  发觉天鹏王听到自己的话,凌蝶妃俏脸微红,轻声道:“蝶妃无意冒犯殿下,请殿下原谅!”

  “呵呵,无妨!”

  天鹏王笑着摆手,端起竹筒喝了一口,面露陶醉之色,“唔….还是我的八百年陈酿好喝!”

  姜御面有讪讪,随即笑道:“鹏王殿下功参造化,不如趁着今夜为我等小辈讲道如何?”

  “好!”

  天鹏王闻言一口应下,略一沉思后,便开始讲道。

  众人都没想到天鹏王会如此爽快的答应讲道,不由一个个面露狂喜之色,能聆听一位王者讲道,这样的事情可不常有,当下便各自正襟危坐,静心聆听,听的如痴如醉。

  黄金罴也不再烤鱼了,静心盘坐在姜御身后,用心聆道,很快就沉浸其中。

  唯独姜御如同听天书一般,对于天鹏王的话半懂不懂,但还是周身发光,体内气血奔涌,发出隆隆雷音。

  很快,众人都陷入了深层次的悟道之中,一个个身体发光,各色光华闪烁,将苦竹园照的透亮。

  天鹏王停止讲道,看着坐在姜御身旁的青鹏,面上满是慈祥的笑容,伸手一招,便将青鹏移到了身前,摘下了他腰间的玉牌,换了另一块玉牌上去,而后又伸手按在青鹏的头顶,无尽精气汹涌而入。

  随着精气的灌入,天鹏王的面色变的苍白,魁梧的身躯变的枯槁,就连那一头金黄长发,也转瞬变的灰败,他在急速的衰老下去。

  但他却始终没有移开手,直到青鹏的眉心凝聚出一只通体金黄的大鹏,方才罢手,枯如干柴的手掌轻抚青鹏的小脸,轻声道:“孩子,大劫来临,为父恐怕也无力护住你,只能让你出去闯荡,希望到大劫降下时,你能拥有存活下去的实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