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背钻心的痛,姜御虽然肉身强横,可硬撼纯元器,可那仙船之上有大炎老祖的王者级防御阵法与攻击阵法,其力量之强悍,不是他可以硬抗的,经那一撞,不由体内气血翻腾,脏腑受创,十分难受。

  这也就是他,融合了饕餮真血,肉身无双,方能硬抗这一击,换做别的紫府修士,早已在那一击之下肉身崩溃了,说不得连元神都在劫难逃!

  而姜东在击伤他后,便顾不得追杀他了,反身扑向姜逸轩,心疼的将孙子抱在怀中,单掌抵在其腹间,磅礴的生命精气涌入其体内,尽力稳固崩溃的轮海。

  可惜,同为紫府修士,他根本无法阻止姜逸轩的轮海崩溃,不由焦急的失声大喊,“老祖啊!求你快救救逸轩吧!”

  凄厉的尖啸声响彻姜家大院,可惜老祖姜玄一直都未现身。

  正此时,姜逸轩体内灵力涌动,顺着身体上的伤口冲出,带出阵阵血雾,那种撕裂剧痛令他惨嚎,紧抓着姜东的手,颤声哀求道:“啊!爷爷….快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不!不!你不能死!轩儿,你不能死,爷爷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你不能死!”

  姜东目眦欲裂,低吼着,身后九座火山口浮现,全力压制姜逸轩体内暴动的灵力,而后将那些狂暴的灵力引导宣泄出来,姜逸轩这才渐渐安静下来,片刻后昏睡过去。

  眼见着面如金纸的孙儿睡过去,姜东面色阴沉的起身,回身盯着不远处的姜御,神色狰狞的低吼一声,“小畜生!今日老夫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说话间,抓着姜逸轩化作一道流光钻入了仙船之中。

  轰!仙船震颤,宝辉冲天,船头的攻击阵法运转,显化一头七八丈高,通体赤红的狰狞恶兽,人身狼头,眼如铜铃,口鼻冒火,手中持一杆长柄狼牙棒,后背脊柱隆起,生有数根骨质的管子,喷出赤红的火焰。

  “小杂种,受死吧!”

  姜东愤怒的嘶吼,仙船呼啸而来,船首的炎魔神挥舞着狼牙棒,发出阵阵惊天咆哮。

  “这是什么东西?!”

  姜御大惊,向后暴退,他还没见过这样子的阵法,想要弄明白再动手。

  “主人,你小心些,那恶兽是上古的一个强大种族炎魔神,天生实力强大!对火焰的操控和使用早已到了化境,而且肉身也十分强悍!虽然这一头只是阵法演化出来的,实力不足真身之万一,可还是十分凶悍的!实在不行,主人就用玲珑梭吧!暴露与否已经不重要了,主人安全就好!”

  小奇急急说道,姜御却是面露一丝厉色,盯着那每一步都令九天十八狱震颤不已的炎魔神,忽而一咬牙,道:“师傅叮嘱,实力不到灵墟圆满,不得在人前使用玲珑梭!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主人,小奇本不该阻拦你,可是老主人留下的保命符只能用一次,是为了将来你遇见致命危险时用来逃命的!用在这里……实在有些浪费了!”

  小奇又冒了一句,姜御眉头大皱,眼见仙船越来越近,当下心一横道:“用在他们身上,也算不冤!不管了!”

  下一刻,他手掌晶莹,狠狠一掌拍在自己胸口,褴褛的上衣彻底变成了飞灰,胸口有一道狰狞的饕餮血纹浮现,一股沛然莫御的强横气息弥漫开来。

  吼!

  一声怒啸,演武场四周的禁制直接崩碎,纵是那仙船也在这一吼之中船身震动,直接定在虚空,连动都不能动一下,船首的炎魔神更是惊恐的尖啸,不断挣扎着,似乎要摆脱阵法的控制。

  感觉到那一股恍如仙尊临世般的磅礴威压,场边被禁制崩溃带起的灵力风暴掀翻的众人惊骇不已,“怎么回事!!”连滚带爬的向远处逃去。

  “老东西!能死在我师父的手中,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姜御爆吼,一咬舌尖,再度喷出一口精血,伴随着体内精气滚滚涌出,一道庞大的饕餮虚影在他身体之上浮现,将他罩在当中,犹如一颗心脏,吸取他的精气与灵力,让自身逐渐变的真实起来。

  “主人!够了!再进行下去!你的命泉就会枯竭了!”

  小奇尖叫着,姜御却是无所顾忌,翻手拿出一颗水元果,正打算一巴掌捏碎,用水元果的磅礴精气替代自身的精气,来让师父九龙道人留给自己的保命手段彻底爆发。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姜御小友,快快住手,你若完全再现妖尊殿下的通天神通,那方圆千里除了你将没有任何人可以存活!就连我也逃不掉!”

  “嗯?!”

  姜御一愣,合拢的手指不由停了下来,疑惑道:“鹏王殿下?”

  “正是我,这艘仙船我替你解决掉!你快快住手!妖尊的绝世一击,足以让在场所有的人殒命!”

  天鹏王的声音再度传来,姜御迟疑着,看到远处正焦急的看着自己的姜夔,而后停了下来,翻手收起水元果,掌间浮现一缕缕复杂的神纹,小心翼翼的按在胸口,原本即将破体而出的饕餮血纹逐渐暗淡,而后隐没,被吸取的精气被他再度吸收回来,却已经浪费掉了大半。

  饕餮虚影缓缓散去,仙船恢复行动能力,倏然冲了过来,天鹏王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小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老夫……”

  话音未落,姜御便看到仙船前方的虚空扭曲,隐有一对散发出刺目金光的金色羽翼横斩而出,他知道,天鹏王出手了,可就这时,那一双羽翼却是忽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

  姜御大惊,天鹏王却是传音道:“小友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不过是又有高手前来,我想看看是什么人,竟会如此杀气腾腾!如果是敌人,那我就等他前来,一次性解决掉他们所有!”

  姜御眉头微皱,灵识幅散开来,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大哥?!”

  下一刻,天际出现一颗流星,速度飞快,眨眼便到演武场上空,一声暴喝响起,“姜东老狗!你还我弟弟命来!”

  唰!

  一道璀璨的剑光斩下,蒙蒙金光中,有一颗颗星辰轮转,弥漫出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

  嗷!炎魔神咆哮,挥舞狼牙棒,奋起一击,轰!无尽金光伴随着火焰弥漫开来,仙船骤然倒退数十丈,撞塌了场外的一座假山。

  星光敛去,却是露出怒目圆睁,杀气腾腾的姜枫,周身有无尽星辰围绕他缓缓旋转,盯着那仙船,怒骂不已,“老狗!今日我就活撕了你!”挥动手中金光长剑,疯狂劈斩,每一击都十分犀利,直斩的炎魔神怒啸不已,拼命阻挡。

  剑光余波过处,地上出现一道道深达数丈的沟壑,让原本就一片狼藉的演武场彻底变成了废墟。

  若非仙船有大炎老祖布下的玄武神盾阵,怕是早已崩溃了。

  姜御都看呆了,一年不见,大哥姜枫实力竟然精进如斯!

  天鹏王低声揶揄道:“这是你大哥啊!果真和你一样残暴!上来就要活撕了姜东!”

  姜御咧嘴讪笑,“鹏王哪里话!”知晓他是在说自己撕了其子金鹏皇子的翅膀。

  “嘿嘿,看来我不用出手了!且先看看吧!你这哥哥不得了,年纪轻轻,竟已进阶四极,若是好生磨练,将来必成大器!”

  天鹏王啧啧赞叹,姜御忍不住暗自腹诽,果然是个老滑头,见自己来了个帮手,竟然真的坐着看好戏去了。

  “姜枫!你也来了!好!好!那今日就一举除了你们这两个小畜生,斩草除根!!”

  姜东在仙船之中咆哮,灵力灌入法阵,仙船宝辉大盛,炎魔神的身形更加高大,竟隐有脱离船体的迹象。

  嗖!

  仙船笔直冲向高空,炎魔神口鼻喷涌火焰,一狼牙棒狠狠砸了过去。

  “去死!!”

  姜枫早已杀的失去了理智,见状,一剑狠狠斩下,蒙蒙剑光弥漫整片天空,剑光中,有无数星辰显化,旋转着,射出无尽星光之剑,绞杀炎魔神。

  金色剑光与炎魔神那燃烧着火焰的狼牙棒相碰,轰隆一声响,炎魔神身子一震,手中狼牙棒崩碎,剑光继续向下,铮!一声,斩在了那包裹着船身的青色玄武神盾之上,玄武神盾颤动,仙船剧震,疯狂下坠。

  “恩!不错!不错!竟然将飞星阁的十二星诀融入剑招之中!”

  天鹏王连连叫好,“哈哈,姜御,你这个哥哥可真是天纵奇才啊!资质不比你差!”

  “要是殿下出手,怕是早已结束了吧!我刚刚似乎感觉到了一缕无比强大的气息!”

  姜御翻翻白眼,天鹏王嘿嘿笑着,轻声道:“嘘!低调,低调啊!我还要感谢你的那一副字,让困了我百余年的桎梏,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如今,我已半步迈入圣人境!”

  “字?”

  姜御一愣,面露一丝莫名神色。

  “没啥!没啥!继续看吧!这样的战斗对你很有好处啊!”

  天鹏王连忙转移话题,不再提醒姜御,只是催促他看姜枫力战仙船。

  此刻,场间战斗已进入白热化,姜枫战到发狂,他闭关半年潜心参悟飞星阁的镇宗宝典十二星诀,终将其融入自己的剑招之中,出关正欲回姜家看望弟弟,却未料刚一出关,便从师姐凌蝶妃口中得知弟弟姜御失踪的消息,当下暴怒,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姜家,一察觉到姜东的气息,便立刻出手,完全没有注意到弟弟姜御正好端端的站在一旁…..仙船中,姜东也十分气闷,艰难的操控着仙船,一边服食丹药补充疯狂消耗的灵力。

  看着船外那汹涌的剑光,姜东有苦说不出,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本来以为孙儿姜逸轩能一举夺下家主之位,可未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姜御忽然出现,不但搅了他的好事,还将姜逸轩轮海废去,让他一生的希望就此破灭。

  暴怒的他原本想借助仙船,杀了姜御,为孙儿报仇,可未料姜枫又杀气腾腾的出现,一上来就一阵猛冲狂杀,那一道道犀利的剑光直劈的他连仙船都几乎驾驭不住。

  场间一众姜家子弟都傻眼了,被场中这种高潮迭起的剧情神转折给吓傻了,大脑彻底当机,连正常思维都无法进行了。

  而姜庆等一众长老也都懵了,尤其是姜庆,他不明白,为何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老祖姜玄却始终未露面,就算先前姜东哀求,也未曾露面。

  “老狗!你以为躲在这龟壳子之中,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

  半空中,姜枫发狂的怒吼,斩出汹涌剑光彻底将仙船淹没,无尽星辰围绕仙船旋转,道道星光凝结成两片巨大的磨盘,碾磨的仙船吱嘎作响。

  这一幕让姜御彻底的震惊了,嘴巴张的老大,半晌才艰难的合上,咽了口口水,咂巴着嘴道:“好凶悍!”

  “嘿嘿,你哥哥确实厉害!”

  天鹏王不忘了随声附和,他是越看越喜欢姜枫。

  嗖!又一颗流星从天际直掠直姜家演武场上空,却是天魁星主凌蝶妃到了,高喊一声,“师弟!快住手!”

  然而姜枫却是根本不听,只是怒啸着,疯狂挥剑攻击着仙船,看那架势,要不把仙船劈成两半,他是不会住手。

  “唉!”

  凌蝶妃恨恨的跺脚,却不敢冒然上前,姜枫此刻已经疯了,谁若上去拦他,那必然会被他敌视,说不得会连她一起砍……

  见无法劝住姜枫,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姜家老祖身上,当下灵识发散,扫过演武场,寻找着老祖姜玄的所在。

  忽然,她心中一动,猛地转头,看到了站在场边的姜御,当下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妙目圆瞪,面有惊喜之色,身形一晃,便直接出现在地上,疾步上前,欣喜道:“姜御!你果真还活着!”却是看着眼前的身形魁梧的姜御,有些不敢相信,迟疑道:“你….怎么..长高了这么多!”

  在她记忆里,姜御还是那个个头只到她腰间的小孩子,如今面前这个跟她一般高,身材匀称,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气息的英俊青年,让她有些不敢认。

  姜御回神,看到眼前的天魁星主,不由面有一丝惊讶之色,“天魁星主!”

  凌蝶妃笑着,急急说道:“我以为你死了!这一年多你都去哪里了!”顿了顿,却又惊讶的捂住了嘴巴,“你!你怎么可以修行了!还成了紫府修士!”

  “嘿嘿,我出去溜达了一圈,然后就这样了!”

  姜御挠头笑笑,不愿细说,因为自己身上有太多秘密。

  凌蝶妃闻言,撇撇嘴,不满道:“不说就不说吧!干嘛搪塞我啊!我又没逼你!”却是说话间,目光在姜御光溜溜的上身打转,不由的俏脸微红,悄悄将视线移开,低着头不说话。

  姜御却是没有注意她的神色变化,看着哥哥大发神威,随口道:“不知星主驾到,是有什么事吗?!”

  闻言,凌蝶妃尖叫一声,“呀!看到你太激动,连正事儿都忘了!”说着话,拉住他的手臂,急道:“你快让你哥住手啊!”

  “我哥?!”

  姜御一愣,随即一拍脑袋,面有尴尬之色,“对啊!我去!那是我哥!我怎么也跟着蹲这儿看热闹了!”说着话,灵识传音天鹏王,愤愤道:“都是你害的!我都忘了我是干嘛来的了!”

  “嘿嘿,这你可赖不着我啊!你不是自己个儿也看的很开心嘛!再看会嘛!你一上去,就没得好戏看了!”

  天鹏王贱笑着,姜御卧蚕眉倒竖,低声道:“早知道当初应该把你儿子另外的翅膀也撕下来!”

  “额……”

  闻言,天鹏王的灵识剧烈波动,显然处在愤怒的边缘,姜御却是哈哈大笑,“哈哈!让你坑我!”

  话音未落,暴喝一声,“大哥!我来了!”脚下冥河仙瀑暴动,他直冲上天。

  姜枫闻言动作一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还是缓缓转身,看着朝自己冲来的姜御,一脸疑惑,“弟弟?!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话未说完,却是兜嘴给了自己一巴掌,而后捂着迅速肿胀的嘴巴,支吾道:“哎哟!我没做梦!真的是你啊!小御!你还活着!你怎么可以修行了!”

  “嘿嘿,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姜御咧嘴一笑,随即正色道:“哥,闲话少说,我们先合力宰了这老狗,报了父亲的仇再说!”

  “好!今天我们兄弟两就联手宰了这老狗!”

  姜枫大笑点头,杀气却是越发盛了,一剑立劈,无尽星辰陨落,仙船剧震,青色玄武神盾在剑光的压迫下不断凹陷。

  “该我了!”

  姜御暴喝,一棍狠狠砸了下去,铛!一声闷响,青色的玄武神盾阵出现一丝裂缝!

  “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能够打破王级的防御法阵!”

  仙船内,姜东感觉到了阵法正在逐步崩溃,不由惊骇的大叫。

  姜枫与姜御却是大笑不止,接二连三的出手,棍剑合击,每一击都精准的落在阵法的那一丝裂缝上,在一连串炸音中,不断扩大胜利果实。

  “不!不可能!你们怎么做到的!”

  姜东尖叫着,吞下数枚灵丹,浑身灵力暴涌,尽数灌入仙船之中,可惜却无法阻止阵法的崩溃,而后疯狂大叫,“小畜生!老夫与你们同归于尽!”

  下一刻,他紫府通透,元神竟然燃烧起来,鲜红如血的火焰从身体内部弥漫出来,仙船震颤,几乎要解体,船首那头被姜枫姜御二人杀的几乎快要崩溃掉的炎魔神咆哮,浑身光华大盛,而后脱离船体,穿过剑光之海,扑向姜御二人。

  “唔,竟然要自爆!”

  一声冷笑,一对金光羽翼自虚空探出,瞬间将仙船连同那炎魔神一起包裹,金色的符纹扭动着,直接烙印在姜东身上,将他浑身火焰缓缓压进了体内,元神逐渐稳固。

  “怎么回事!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姜东忍不住跪倒在仙船之中,惊恐的发现,在那些符文的压制下,自己竟是连自爆都做不到了。

  咔嚓!

  仙船彻底解体,炎魔神的身体轰然爆碎,天鹏王自虚空步出,身后跟着低眉顺眼的老祖姜玄,神色恭敬至极。

  “这是什么人?!怎么老祖看上去对他毕恭毕敬的!”

  一众姜家子弟骇然,惊骇的发现,姜家最强大的老祖在那人面前活像个孙子……………

  扫了一眼跪在废墟之中的姜东,天鹏王看向姜御,笑道:“姜御小友,人我替你拿下了,怎么处置,你自己来吧!”

  “你早干嘛去了!”

  姜御撇嘴,天鹏王面色一滞,心中暗道,这小子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看着一脸惊恐的姜东,姜御眸中掠过一抹厉色,心念一动,仙瀑冥河暴动,仿佛两道利刃,瞬间穿透姜东的轮海。

  啊!

  一声惨嚎,姜东吐血扑倒在废墟之中,浑身抽搐,原本就很瘦的身体在一瞬间变的更加干枯,仿佛一具骷髅,满头白发也很快掉光了,露出皱巴巴的头皮,像晒干了的枣子。

  听着姜东那渐渐微弱的哀嚎声,姜庆等人脸色煞白,低着头不敢看姜东的可怜模样。

  半空中,姜御长舒一口气,而后缓缓转过身子,看着远处的姜庆等人,寒声道:“姜庆,姜岩,姜墨,姜元,滚过来受死!”

  姜庆四人闻声身子一颤,险些吓的瘫倒在地,姜御的心狠手辣他们早就看到了,同为紫府修士,他们自认不敌姜御,更别提还有个令老祖姜玄都毕恭毕敬小心接待的高人在,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心,迟疑良久,缓缓起身,向着姜御走了过去。

  看着四人走过来,姜御眼眸微眯,身后冥河仙瀑蠢蠢欲动。

  眼见姜御又要出手,天鹏王眉头微皱,而后开口道:“姜御小友,且慢!”他想让姜御停下,毕竟杀人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会沾上大因果。

  天鹏王话未说完,姜夔却是自人群中走了出来,急道:“姜御哥,请你饶过他们!”

  “为什么?”

  姜御蹙眉看着他,姜夔迟疑着,片刻后说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开口求姜御哥你放过他们,可是他们待我不薄,我欠他们情…….”

  姜夔话说一半,便不再往下说了,姜御沉默下来,冥河仙瀑逐渐恢复平静,半晌,摆手道:“罢了,既然有人替你们说情,我就放过你们!”

  “多谢姜御哥!”

  闻言,姜夔连忙道谢,姜庆等人长舒一口气,紧张的神色骤然放松下来,先前还在懊恼半生财富砸在姜夔身上,却没想到转眼就来了个神转折,半生财富换了条老命,心中不由庆幸,这笔买卖真划算。

  看着他们如蒙大赦的表情,姜御微微摇头,心中感觉有些讽刺。

  一年以前,这些人还视他如蝼蚁,而今这种情况却反过来了,按说他应该高兴才是。

  可是事情临到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意兴阑珊的摆手,转身看向天鹏王,抱拳躬身行礼,“多谢鹏王殿下出手相助!此番恩情,姜御记下了,来日必定厚报!”

  “呵呵,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天鹏王豪气的摆手,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能让姜御欠自己一个人情,他觉的自己赚大发了,比喝了五百年的陈酿还要让他开心。

  “姜御哥!”

  N)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u是《盗0版、O

  “公子!”

  苦竹园方向传来两声呼喊,小屁孩与黄金罴身化流光,急速而来,落地之后,小屁孩上前抱住姜御的大腿,仰头看着他,一脸担心道:“姜御哥,你没事儿吧!”

  “公子!你受伤了?!”

  黄金罴也是神色有些紧张,看到姜御嘴角有一缕血迹,让他眉头紧皱。

  姜御摸摸小屁孩的脑袋,笑道:“没事,不用担心!事情都解决了,以后我们想去哪就去哪,再无牵挂!”

  闻言,黄金罴长舒一口气,小屁孩却是兴奋的一蹦三尺高,大叫道:“太好了!哈哈!终于可以出去流浪了!”

  平白无故又多了两个气息强横的人,一众姜家弟子都快晕菜了,心中苦笑,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各路神仙齐聚姜家,难道这是要发的前奏?!

  看着和姜御腻歪,完全无视自己的小儿子,天鹏王面有苦涩,苦笑道:“青鹏,你没看到老爹在这吗!”

  闻言,青鹏松开姜御的大腿,看着天鹏王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老爹!”随即便跑了过去,扑进天鹏王怀里,揪着天鹏王颌下的胡须,笑道:“老爹,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想我啦?”

  天鹏王笑着点头,刮了刮小屁孩的鼻子,而后看向姜御道:“走,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这里人太多。”

  “鹏王殿下请随我来。”

  姜御笑笑,转身冲姜枫和姜夔招招手,而后一群人向着苦竹园走去,老祖姜玄却是没敢跟上去。

  而站在场边的凌蝶妃眼见姜御竟然不叫自己,当下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不满的喊了一声,“姜御!”

  姜御回头,看到面有愠色的凌蝶妃,当下一拍脑袋,“我去!怎么把你给忘了!”旋即冲她招手道:“快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闻言,凌蝶妃这才笑了起来,周身星光荡漾,刹那追了上去,一群人便进了苦竹园。

  天鹏王袖袍微摆,数道金光飞出将苦竹园彻底封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