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大比如期举行,很盛大,只是姜庆等人却高兴不起来,看到坐在场边休息的姜东一脸趾高气扬,他就忍不住火冒三丈。

  一直闭关未出的姜夔也出现了,身形越发的魁梧,面庞线条也越发的棱角分明,目光冰冷的扫过在场的众人,神色十分冷漠。

  在看到姜逸轩时,他眉头微皱,显然是发觉了姜逸轩的进步,但却很平静,似乎对于姜逸轩的进步并不吃惊,只是缓步走到姜庆身旁坐下,闭目休憩。

  虚空扭曲,很少在人前出现的老祖姜玄自虚空步出,场间骤然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不敢再说话,恭敬行礼后,规规矩矩的站着,不敢有丝毫异动,直到姜玄微微摆手,方才坐下。

  姜玄迈步,身形出现在演武场北面的青石台上,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朗声道:“又到了我们姜家五年一度的家族大比了,在场的都是家族未来的希望,我希望今年能有惊喜。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们开始吧!我会时刻关注着这里!”说罢,身形隐进虚空。

  随着那道身影的消失,弥漫场间的强横威压渐渐消退,众人长舒一口气,姜庆缓步走上高台,朗声道:“我宣布,家族大比正式开始!”

  铛!

  随着一声锣响,一名十二三岁,虎头虎脑的少年一个纵跃,飘然落在场间,冲在场所有人抱拳,朗声道:“我实力最不济,就让我来当这个出头鸟吧!各位有想揍我的,请上来吧!”

  闻言众人哄笑,就连姜岩忍不住都笑了起来,“这个姜波!”

  “这个姜波在同辈子弟中资质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但心性不错,如今也修到轮海中期了,而且根基扎实,后期冲劲应该不小,留意一下,可以当做一个好苗子培养,就算进不了那些大宗派,进北域的一些小宗派还是没问题的!”

  姜庆淡声道,作为大长老,他对家族后辈子弟的资质和实力不说了如指掌,但也算是心中有账。

  “我明白。”

  姜岩闻言,当即微微点头。

  此刻,场上已经打了起来,姜波正与一个同岁的姜家子弟对战,双方你来我往,拳掌相触间,其声如悬羊击鼓,爆发出团团刺目光华。

  场边一群人喝彩,场上二人打的越发激烈,但却都十分克制,不曾下重手,出手都留三分力。

  他们很明白,就算他们以命相搏,打倒甚至是打伤对方,获的胜利,也根本不可能过的了姜夔那一关,更别提后面还有个在他们看来已经稳坐家主之位的姜逸轩了,所以很聪明的只是点到即止。

  人老成精,姜庆自然看出他们出手都有保留,不由叹息摇头,“唉,这些孩子都太聪明,缺少明知不敌,也要尽全力去一试的拼命劲头,这样的一颗心,就算资质再好,也很难在修为上有什么突破啊!”

  姜岩等人苦笑,心想这不是没办法么,同代子弟都是轮海期的修为,就连姜夔被他们用了许多珍稀的天材地宝才堆到轮海圆满,而今姜逸轩进阶紫府,这些孩子自认实力不足与之争雄,早已失了与之一战的勇气,出手有所保留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拿命去拼,实在是不值。

  场间的战斗一场又一场进行着,只不过姜庆、姜东等人早已对那些战斗失去了兴趣,之所以还关注着,只是为了发现一些表现不错的苗子,好等到大比结束后拉拢一下,捎带手培养一下,或许会有什么意外之喜也说不定。

  修道嘛,因缘际会,变数太多,谁也不能就最初的表现,来断言一个修士的未来。

  至于姜夔与姜逸轩,两人一直都没有下场,只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休憩。

  ..........苦竹园,姜御三人坐在湖湾晒太阳,听着前院传来的打斗声,小屁孩咧嘴笑道:“姜御哥,我实力不差,你就让我跟你去呗,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了他们全部!”

  姜御笑笑,摸着他的脑袋,道:“不是说修道就是明心见性吗?我自己的障得我自己去破,你去那算什么事儿?”

  “哦,那好吧!那我就在这准备好烤鱼,等姜御哥得胜归来,好好饱餐一顿!”

  小屁孩笑着说道,三句话不离吃,十足一个吃货。

  姜御笑着,而后坐起身,瞥了一眼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两人,道:“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准踏进前院一步!”

  黄金罴眉头微皱,欲言又止,“公子...要不,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姜御摇头,随即转身朝着前院走去,步履变幻间,浑身肌肉骨骼律动,身形变的消瘦,就连脸盘也变了模样,浑厚气息逐渐敛没,彻底变成了一个完全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

  演武场,姜御站在人群外围看着,场间已经没有人了,本来姜家就不大,人丁也不是多兴旺,所谓的家族大比,就算是在最激烈的时候,也仅仅只需两天,而今次,姜逸轩进阶紫府,就更没有什么好争得了,所以上场比斗的后辈,打个差不多就下来了,不会太过纠缠。

  不过,当场上不再有人上去时,气氛却忽然变的紧张起来,姜夔与姜逸轩遥遥相望,各自起身,缓步走到了场间。

  这一场让姜庆和姜东期待已久的对决终于要开始了,但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认定了结果,就连姜庆都面有苦涩,叹息着闭上了眼睛。

  再一次看到姜夔,发觉他竟已是轮海圆满的境界,距离突破紫府也只差一步,姜御神色微动,心中松了一口气。

  一年前,姜夔冒险为他送食物,这番恩情,他不会忘记,在天鹏王府时,他从天鹏王那里得到了不少灵丹,大部分都没有服用,而是攒了下来,留着打算回来给姜夔的,可惜回来后,姜夔一直在闭关,他也不好前去打扰,就一直留着。

  姜夔与姜逸轩相对而立,两人各自都是一幅冷漠神色,唯独不同的是姜逸轩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

  “动手吧!”

  姜夔低声说道,背后浮现一株通天神木,通体碧绿,生有九枝,枝繁叶茂,每一根都仿佛一根天柱,垂落万道绿色光带。

  “九枝撑天!他何时突破的!”

  姜庆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那通天神木的九根枝桠,不由面有狂喜之色。

  姜岩等人也兴奋不已,场间众子弟更是低声议论着。

  唯独姜东皱起了眉头,面上也有一抹惊讶之色,咕哝一句,“他竟然将神木诀修圆满了.....唔....幸好轩儿已经开了紫府,化生出了元神,要不然,还真是很难取胜!”

  “看来我以前真的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能将神木诀修到圆满。”

  姜逸轩冷笑,气息骤然爆发开来,九座通体赤红的山峰浮现,环绕在他身周,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其中有两座已经演化成了火山,喷涌着通红的熔浆,让虚空扭曲,场间的温度骤然上升。

  “他也将九峰诀修到了九峰地步,还演化出了两口火山!”

  姜庆脸色微白,但很快平静下来,有姜东在,他肯定会让姜逸轩将九峰诀修到九峰境界,才会让姜逸轩冲击紫府,这并不稀奇。

  “废话太多了,今天我会击败你,以证道心!”

  姜夔冷冷开口,骤然欺身而进,一掌前拍,磅礴的灵力化作一只青色的巨掌,击碎虚空,带着隆隆颤音,拍了过去。

  “哼,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姜逸轩冷笑,身体毫无预兆的横移出去四五丈,两口火山震动,赤红熔浆涌出,化作一头火凤和一头火蛟,一个俯冲,便直接击碎了青色手掌,而后咆哮着扑向姜夔。

  姜夔不动如山,背后通天神木垂下万道绿莹莹的光带将他包裹,下一刻,火凤与火蛟将他淹没。

  “他在做什么!”

  姜庆大惊,他实在不明白,面对高自己一个境界的对手,姜夔怎么会忽然做出这样的举动,面临狂暴的火凤火蛟,不闪不避,甚至不进行攻击,反而被动防守,这样的举动无异于自杀啊!

  姜岩等人也慌了神,场间围观的姜家子弟发出阵阵惊呼。

  “在我面前,你永远是个失败者!”

  姜逸轩已经开始得意的大笑,唯独场边的姜东眉头紧皱,这一幕他太熟悉了,就在一年前,姜枫就是从火中扑出,险些杀了他。

  人群中的姜御也是眉头紧皱,隐隐有些担心,虽然这场面与一年前哥哥姜枫那时候的场面差不多,但毕竟姜夔不是姜枫。

  t最新t章t节4}上酷k匠…网

  如是想着,姜御便伸手握住了腰间的短棍,准备出手,可就在这时,小奇忽然传来一道意念,“主人且慢动手,姜夔似乎在借助姜逸轩的火焰修炼!”

  姜御一愣,定睛细看,果见那滚滚火焰中隐约有九团巴掌大小,树叶形的绿色光团在游动,并且逐渐融为一体,化成一柄青色长剑,当下不由惊声道:“他这是......”

  “他似乎在修炼某种秘法!”

  小奇推测,而后道:“包含了这样的秘法,这神木诀绝对不凡!主人的九天十八狱其实也包含了类似的秘法,可惜九天十八狱经并不完整,秘法篇我现在还想不起来,要等主人找到其余的玲珑梭碎片,方才能够修炼。”

  “原来如此,他到底在修炼什么样的秘法,竟然需要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修炼!你跟着师父纵横上古,见多识广,你认不认识这是什么秘法?”

  姜御松开了紧握短棍的手掌,疑惑的问道。

  小奇却是遗憾的说道:“很惭愧,主人,小奇的记忆残缺,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认的出来......”语气有些低落。

  感受到小奇的失落,姜御坚定的说道:“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将所有的碎片全都找回来,让你彻底恢复过来!”

  “多谢主人。”

  小奇低声道谢,随即不再说话。

  姜御的注意力也再度转回了场中,姜逸轩依旧轻蔑的看着那被无尽火焰淹没的地方,而场边台上的姜庆等人却是紧张不已,十分担心姜夔的情况。

  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姜夔背后的通天神木开始萎缩,变的虚幻,枝干上的翠绿叶片变的枯黄,不断的落下,仿佛下起了一场黄金雨。

  这让姜庆等人脸色大变,而姜东脸上的担忧之色则是尽去。

  唯独姜御元神强大,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正蛰伏在火焰中,仿佛一条毒蛇一般,伺机而动。

  时间推移,姜逸轩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冷哼一声,“该结束了!”双掌合什,而后缓缓分开,掌间浮现一缕殷红如血,光泽暗沉的火焰,扭动着,而后化为一柄长剑。

  眼见那血色长剑,姜庆彻底变了脸色,起身暴喝一声,“住手!不要打了,姜夔他认输了!”

  然而已经迟了,姜逸轩冷笑着,轻喝一声,“去!”血色长剑嗖的一声洞穿虚空,眨眼没入了火海之中。

  “不!”

  姜庆怒吼,而后瘫倒在地。

  轰!

  一声轰鸣,火海爆裂,露出姜夔身形如山,周身缭绕绿色光带,掌中一柄翠绿色的长剑,剑身有符纹扭动,仿佛树叶的叶脉一般。

  翠绿长剑精准的刺中了血色长剑的剑尖,两者僵持着,相触之处,火光与绿色光华不断迸发。

  “这是........”

  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姜逸轩都愣住了,他没想到姜夔竟然能在自己那么猛烈的攻击中撑下来,而且看样子根本就没受什么大损伤。

  姜夔缓缓睁开双眸,看着那三尺之外的血色长剑,开口吐出一个字眼,“裂!”他的声音很轻,仿佛是怕惊扰了什么一般。

  下一刻,他手臂微震,翠绿如玉的长剑轻颤,啵!血色长剑寸寸崩裂,化作火焰消散一空。

  “你是怎么做到的!”

  姜逸轩面容狰狞的低吼,九座山峰齐震,他双手一拉,掌中便多了一对血色长剑,飞身扑上前去,左剑下劈,右剑横削,腾腾火光中,有火蛟和火凤飞舞,发出尖啸之声。

  姜夔不语,身体微微向右倾斜,刹那横移出去,翠玉长剑却是化成了九道流光,被他拍掌一送,便破空而去,钻入了那火焰之中。

  火凤火蛟哀鸣,身体之中透出丝丝缕缕绿华,下一刻轰然爆裂,九道绿色流光合一,于火海中扎根,化作一株通天神木刹那冲破了火海。

  掌中双剑崩碎,姜逸轩身子一颤,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旋即向后暴退。

  却就在此时,神木轰然爆裂,无尽绿色流光四下飞散,席卷整个演武场,吓坏了围观的众人。

  幸好演武场有老祖姜玄设下的禁制,四道光幕闪烁,将那些绿华拦住,方才避免了伤及无辜,只是禁制之中完全被神木爆裂的绿光淹没,根本看不到姜夔与姜逸轩的身影。

  场边,姜东倏然起身,惊慌的低吼,“轩儿!”

  然而场中绿光汹涌,带起阵阵轰隆声响,将他的声音淹没,所有人都看不到场中的情形,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你真的惹怒我了!”

  忽然一声咆哮响起,姜东面有喜色,下一刻,场中九座赤红神峰沉浮,灼热的火焰席卷开来,驱散了绿光。

  姜逸轩手托一口通体赤红的大钟,与姜夔战作一团。

  那大钟钟身符纹密布,有神光流动,每一次与姜夔手中的翠绿长剑相碰,便发出滚滚雷音,钟口之中涌出无尽幽蓝色的火焰。

  而姜夔的翠玉剑劈斩在上面,也仅仅是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剑痕,转瞬就消失了。

  铛!

  一头幽蓝色的凤凰自钟口扑出,姜夔身子一颤,眼神涣散,动作略微有些迟滞,当即便被蓝色凤凰一头撞在胸口,登时闷哼一声,口吐鲜血横飞出去。

  “离火雷音钟!他怎么会有离火雷音钟!”

  “不,那不是真正的离火雷音钟,那只是仿品!!”

  姜庆和姜岩惊呼,腾然起身,看着被击飞的姜夔,面色十分焦急。

  姜御却是眉头微皱,不明白那法宝有什么来头,正此时,身边的子弟却是开始议论起来了。

  “没想到姜逸轩能得到大炎老祖赐下的离火雷音钟仿品,就算只是仿品,那也是准王器级的,威力强大!而且离火雷音钟的钟声有攻击元神魂魄之效,姜夔这一下完蛋了!”

  “大炎老祖以圣器离火雷音钟成名,大炎王朝更是据此制出许多仿品,所用材料虽然远比大炎老祖那口钟差,但每一口都是准王器,据说只有少数有功于大炎王朝的修士才能得到。”

  “姜逸轩那口一定是皇帝陛下赐给他的!”

  听着众人的议论,姜御总算明白了,原来这钟的来头还真不小,竟然是依据大炎老祖手中的圣器炼制而成。

  元灵大陆修士所用法宝分为九等,凡器、灵器、宝器、纯元、王器、圣器、准仙器,仙器,还有传说中的混沌圣器。

  不过现如今,在元灵大陆,准仙器以上的法宝已经好多年不曾出现了,就是有一件圣器,便足以借此开宗立教了,大炎王朝就是大炎老祖仗着离火雷音钟征战四方建立起来的。

  “没想到你手中好东西还不少!”

  姜御眉头微挑,心中却是隐隐有些担忧,姜逸轩手段越多,那就意味着,自己一击必杀的成功性越小,不由的,他将自己的目标稍稍降低了一些,嘴角浮现一抹阴险的笑容,轻声道:“当年我所经历的悲惨遭遇,要是发生在你身上,那可就太妙了!”

  正此时,场中,姜夔再度被姜逸轩一掌击飞,口吐鲜血,胸口焦黑,隐见森森白骨,落地之后几乎已经无法爬起来了。

  “住手!不要再打了!”

  姜庆起身喝道,姜逸轩却是不理他,飞身上前,一脚踏在姜夔脸上,冷冷喝道:“快点认输!否则,我废了你的轮海!”

  姜夔倔强的不肯认输,姜逸轩神色狰狞的大笑,“哈哈!好!我就废了你的轮海!”狠狠一掌拍向姜御的腹部,掌中一头凶恶的火蛟翻腾着,发出阵阵咆哮。

  “就是现在!”

  姜御动了,雄浑的气息爆发开来,身形如电扑入场中,一棍狠狠砸向姜逸轩的后背。

  “什么人!竟敢偷袭!”

  姜东大喝,他感觉到姜御的气息与姜逸轩同在一阶,且更加雄浑,不由脸色大变。

  “何人竟敢偷袭我!找死!”

  姜逸轩反应也十分灵敏,姜御近身之时便已暴喝一声,放弃姜夔,挥手一掌向身后拍了过去,于此同时,离火雷音钟出现在背后,护住了后背。

  铛!

  赤红的短棍落在离火雷音钟上,一声钟响,犹如炸雷,即便有禁制保护,也震的场外众人耳鼻流血。

  “姜御!”

  姜御大笑,毫无顾忌的一掌迎了上去,嘭!双掌交击,轰鸣声中,姜逸轩向前暴冲十数丈,手臂上的衣袖炸碎,回过身来看着姜御,惊疑不定的说道:“你是姜御?!你可以修行了!”

  “对!你们害不死的姜御又回来了!”

  姜御身形恢复正常,朗声大笑,九天十八狱撑开,将姜逸轩笼罩其中,下一刻,他径直扑了上去,抡圆了短棍就砸。

  铛!

  一声闷响,离火雷音钟上出现一道狰狞的裂纹,姜逸轩闷哼一声,被离火雷音钟砸的再度暴退数十丈,胸口塌陷下去,口中鲜血如泉涌。

  “好诡异的功法!好强的力量,竟然将离火雷音钟砸裂了!”

  姜庆等人大惊失色,姜东亦认出了姜御,神色狰狞的喝道:“小畜生!果然是你!”身形暴起,赤阳盘挟裹着熊熊火焰化作一道流光砸向姜御的后背。

  “滚!”

  姜御头也不回的向后拍出一掌,铛!一声闷响,赤阳盘横飞出去,光华暗淡了许多!

  “嘶!!好强横的肉身!竟然可以硬撼纯元器!”

  一众人惊骇莫名,姜东也面色阴沉,感觉到了姜御的难缠。

  而姜御借他攻击的力道,身形再度加速,瞬间追上姜逸轩,高举赤红短棍,狠狠砸了下去。

  “爷爷!救我!”

  姜逸轩惊恐的大叫,以离火雷音钟挡在身前,铛!一声闷响,离火雷音钟轰然爆碎,锋利的碎片瞬间将他的身体打成了筛子。

  “啊!”

  姜逸轩痛苦的惨嚎,体内鲜血激射而出,溅了姜御一脸,让他看上去仿佛是一头从炼狱之中爬出的厉鬼。

  “轩儿!”

  姜东发出一声尖利的咆哮,飞身扑进,打出一道火焰锥直奔姜御后心。

  姜御回身一棍,直接将火焰锥抽爆,看着急速扑近的姜东,咧嘴笑道:“别着急!等我废了他,你就是下一个!”心念一动,仙瀑冥河齐动,将姜东暂时拖住。

  而后,他回身一掌狠狠的朝着姜逸轩的腹部轮海位置拍了下去,掌中血光滚滚,有一头狰狞的恶鬼在尖啸。

  “不要!”

  姜逸轩惊恐的大叫,却是无力阻止姜御的手掌落下。

  噗!

  手掌落下,仿佛拍在了败絮之上,下一刻,姜逸轩轮海寸寸崩溃,澎湃的灵力从体内喷涌而出,被姜御掌心的恶鬼吞噬。

  眼见孙儿被废了轮海,姜东神色狰狞的尖啸,“小杂种!老夫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放出仙船,霎那间冲破了仙瀑冥河,撞在了姜御后背上。

  嘭!姜御吐血,横飞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