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御一动不动,如一尊石雕一般,坐在门前的石阶上,静静的想着过往,眼角有一滴清泪缓缓滑落。

  忽然天际轰隆作响,一艘仙船碾压虚空,疾驰而来,船身绽放宝辉,恍如一轮烈日。

  姜御眉头微皱,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当下起身快步出了小院,往演武场走去,还未到近前,便听演武场中传来阵阵喧闹之声。

  “好漂亮的仙船!竟然是纯元法器!”

  “船身上的法阵好精妙!”

  “若能学会这些法阵,我们就可以自己再造出一艘来!”

  姜庆等一众姜家长老,长老候选人围在仙船周围,兴奋的议论着。

  “呵呵,这乃是大炎王朝皇室赏赐于我的!上面有大炎老祖的王阶防御阵法,玄龟神盾阵法!就算是王境级高手全力出手,一时半刻,也难以攻破!”

  姜东淡声说着,缓缓自仙船甲板上走下来,扫视着仙船周围的一干人等,面上神色平静,却是掩饰不住眉宇间的那一抹得意之色。

  身后跟着一身紫衣,气息浑厚的姜逸轩,高昂着脑袋,犹如骄傲的小公鸡。

  众人一阵惊叹,姜庆等人虽面有喜色,其实心中苦涩,姜东本就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而今又有这仙船在手,以后将会更加嚣张。

  尤其是姜庆,面上神色有些阴沉,他以前仗着境界高于姜东,还能辖制对方,但现在有了仙船,如若交手,姜东只要躲在仙船里,操控赤阳盘攻击他,就可以活活累死他!

  而他就算是拼命,也连姜东的一根毛都伤不到!

  不由的,姜庆心中很是不舒服,面色冷了下来,站在一旁沉默着。

  混在人群中的姜御也缓缓皱起了眉头,姜东有了这仙船在手,那就意味着,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杀他!而且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杀姜逸轩,也必须一击必杀,绝没有第二次机会!

  “或许只能用那一招了!”

  打量着那宝辉闪烁的仙船,姜御眼眸微微眯起,眸中掠过一抹厉色。

  所有的姜家子弟都在兴奋的议论着,甚至有些溜须拍马之辈已经环绕在姜东身旁,猛拍马屁,让姜御一阵阵犯恶心。

  “三长老!这一趟王都之行,您境界又提升了许多,想来很快就可以迈入四极境了吧!抽空一定要给我们这些小辈讲道啊!”

  “是啊!三爷爷!”

  一群人满脸谄媚的恭维着,姜东淡笑,摆手道:“好好!抽空我一定给你们讲道!”顿了顿,双手压了压,朗声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老夫还有好消息要宣布!”

  “还有好消息!难道大炎老祖还赐下了别的什么宝物?”

  “不会吧!那咱们姜家可就发财了!光这一艘仙船就价值连城,更别说其他的宝物了!”

  “不至于吧!这一艘仙船都已经十分贵重了,大炎老祖就算再舍得也不会再赐下别的贵重宝物了吧!”

  “难道是姜逸轩进阶紫府了?!这一次家族大比,也是决定家主继任者的考验,同代子弟中,没有人进阶紫府,如果姜逸轩真的进阶紫府,那家主继任者之位,非他莫属!”

  众人低声议论着,听到他们的议论,姜东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而后朗声说道:“大家猜的没错,轩儿确已进阶紫府,已经化生元神。”

  “什么!”

  “天呐!竟然真的进阶紫府了!他的进境也太快了吧!”

  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惊呼声,姜庆更是脸色煞白,自从姜夔崛起之后,他就尽全力培养姜夔,甚至不惜拿出珍藏多年的灵丹给姜夔洗骨伐髓,寄希望姜夔能夺下家主之位,日后他就风光了。

  可是没想到姜逸轩的进步太大,已然进入紫府境,彻底打破了他的美梦。

  姜东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姜庆,冷笑一声,而后又道:“另外,逸轩得皇帝陛下赏识,将皇室九公主珉冉公主赐予他为妻,待他举行成年礼之日,便是我们姜家与大炎王室结成姻亲之时!”

  “什么!陛下赐婚给姜逸轩!天呐!”

  人群中爆发出更大的惊呼声,姜庆脸色更加苍白,直觉天旋地转,身子微晃,他知道,姜家的下一任家主,除了姜逸轩,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选了,连候选者都不会有了。

  至于家族大比,在这个消息之后,举行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人群中的姜御却是对这一切置若罔闻,对于姜逸轩进阶紫府,他并不感到吃惊,反而更加兴奋,浑身上下热血沸腾,因为只有对手与自己在一个水平的战斗,方才能让他发挥出最强战力。

  皇室公主下嫁姜逸轩,这是一个重磅消息,犹如一颗巨大的炸弹一般,让姜家上下尽皆震惊。

  姜岩与另外两位长老低声交谈着,脸色很是难看,然而站在他们身后,那些由他们亲自挑选出来的长老候选人却是齐齐走向了姜东。

  “三长老!逸轩进阶紫府,又得陛下赐婚,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姜家家主之位必然是属于逸轩的!不如由我等联名上书老祖,撤销此次家族大比吧!”

  有人谄媚的说道,其他几位候选者也随声附和,“是啊!反正下一任家主非逸轩莫属,这家族大比,不办也罢!”

  姜东面有喜色,却还是故作姿态,摆手道:“莫要乱讲!轩儿仅是紫府修士而已,做不做的成家主,还两说呢!家族大比还有举办的必要的,也好看看这一代我们姜家后辈的资质!挑选良才重点培养,等日后我们与大炎王室结成姻亲,那便可迅速崛起!”话里话外,都在告诉姜家上下,姜逸轩的身份地位有多重要。

  几名巴结他的候选者闻言,尽皆点头,“是是,还是三长老想的周到!我等目光短浅!日后还要多多向三长老学习!希望三长老不吝赐教!”

  “呵呵,好说!好说!”

  姜东豪气的挥手,满脸的笑意。

  看着那些由自己等人挑选出来的长老候选人竟然在姜东面前一脸奴才相,姜岩等人气不打一处来,面色阴沉的站在一旁,看着姜东表演,无奈的沦落成了陪衬绿叶。

  在所有人面前炫耀够了,姜东一挥手,仙船缩成巴掌大小,被他收了起来,摆手道:“好了,旅途劳顿,老夫先去休息了!傍晚在府中讲道,届时,凡是姜家子弟都可以来,另外有一些从王都带回来的灵丹,到时候我会派发给到场的每一个姜家子弟。”说罢,看也不看姜庆等人,拉着姜逸轩扬长而去。

  “三长老英明!”

  几位长老候选者带头高呼,没命的拍马屁,一众姜家子弟随之欢呼,良久方才三五成群的散去,一个个都在议论着姜逸轩进阶紫府和那仙船的事情,姜御也混在他们中间悄然离开了演武场,回到了苦竹园。

  姜岩看着人群散去,不由一脸苦笑,看向姜庆,“大哥,现在怎么办?”

  “我知道怎么办!”

  姜庆怒吼,心中的郁闷和不快彻底爆发出来,旋即拂袖而去。

  ;酷匠.#网B正\《版`首…、发

  见大哥发怒,姜岩苦笑,与另外两位长老面面相觑,尽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无奈和郁闷,这一次他们将宝押在了姜夔身上,各个都在姜夔身上投入了很多,几乎每个人都付出了大半身家,积攒半生的天材地宝都砸了进去,而今却是因为姜逸轩进阶紫府全都打了水漂。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姜逸轩走时才仅是轮海初期的修为,原本他们预计,一年时间,就算姜逸轩的资质称得上是天才,也顶多就是修到轮海圆满,那就已经是奇迹了,可没想到现在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情况,全因他们忽略了资质以外的因素,那就是姜东。

  姜东寄希望于姜逸轩,而且这么多年,那老家伙身家颇丰,此次前去大炎王都,在那个只要有宝贝,各种天材地宝秘法典籍都能换到的地方,姜东一定会不惜老本,培养姜逸轩。

  所以,姜逸轩突破紫府,其实是可以预见,只是他们忽略了这一点,才会有今日这种功亏一篑的下场。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最大的变数已然出现。

  …………….暮时,苦竹园,小屁孩和黄金罴还有姜御坐在湖边烤鱼,竹竿上穿着肥白的鲤鱼,在火焰的舔舐下滋滋冒着油花,散发出阵阵诱人香味。

  小屁孩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条啃了起来,满口鱼肉,欢喜的说道:“太好吃了!哈哈!比那些灵果好吃多了!不过…..”顿了顿,笑眯眯的看向姜御,笑嘻嘻道:“要是能来杯酒的话,就更好了!”

  “小酒鬼!”

  姜御笑着摇头,拿出小葫芦倒了一竹筒美酒给他,而后又给自己和黄金罴倒了一竹筒,这才塞上塞子,放在耳边摇了摇,听着葫芦里传来的声响,咂巴着嘴惋惜道:“唉,没剩多少了!咱们得省着点喝了!要是喝完了,下一次要想再喝到这样的美酒,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喝呗!喝完再说!”

  小屁孩贼兮兮的笑着,小手抓着竹筒一仰脖干掉了一半,长呼一口气,“好舒服!”小脸微红,看着姜御道:“嘿嘿,今朝有酒今朝醉,管球明日喝凉水!”

  听着他的话,姜御和黄金罴无语的摇头,就着烤鱼喝着美酒,赏着黄昏下秋砾湖的春色,那叫一个美啊!

  “公子,明天您打算怎么办?要不我打头阵?”

  黄金罴忽然问道,姜御送到嘴边的竹筒顿了顿,而后放了下来,看着夕阳下的秋砾湖,笑道:“不用,我自有打算。”

  “姜御哥明天要去打架吗?”

  小屁孩抬头看着姜御,嘴角满是油沫子,笑道:“嘿嘿,姜御哥,带我一起去呗,我今天练成了天鹏九斩的前四斩,撕天爪也到了第四层,再跟人打架,我一定不给你丢脸!”

  “你们有这份心就够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姜御笑着,宠溺的摸了摸小屁孩的脑袋,而后看向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声道:“都说修道要有一颗坚定的道心,断绝七情六欲,可是要斩断七情六欲,没了人世间的那些恩怨情仇,就算成仙,得了长生,又能怎样?死水一般的生活,我不能忍受……”

  说话间,他仰头将竹筒中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冲着湖面大笑道:“我想拥有强大的实力,只是为了能够快意恩仇,为了像一个遗世独立的侠客一般,可以行侠仗义!对于一切我看不惯,不能忍受的,一概斩之!”

  黄金罴与小屁孩愕然的看着他,在这一瞬间,他们感觉到姜御的身影在不断放大,仿佛真的就是天地之主,一切规则由他掌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