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昔年旧事

  一日后的傍晚,黄金罴撑着木筏漂进湖湾,姜御牵着小屁孩站在木筏前端。

  “姜御哥,你以前就住在这里?”

  小屁孩好奇的打量着苦竹园,姜御微微点头,“是啊,我在这里生活了好多年呢。”

  最A新6●章Q节(A上%酷匠网、o

  三人上岸,姜御熟门熟路的往自己的小竹屋走去,路过竹林,看到竹林中,那颗满是掌印脚印的石球和那些石锁都还在。

  想起以前自己在这竹林中的苦修,他忍不住唏嘘感叹,那时候的自己,还在仰望紫府修士,而今自己却成为了紫府修士,修为不弱于姜东的修士。

  “这些掌印是姜御哥的吧!”

  小屁孩对什么都好奇,上前绕着石球转来转去,姜御笑着点头,挥手道:“走吧,我们今夜先在这苦竹园住下,等明日再找机会去前院看看!”

  池塘边的两间竹屋略显破败,但十分整洁,檐下的那张竹躺椅还在,只是旁边多了一个小桌,椅子里还放着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兽皮。

  “这就是我的家,今晚我们就住在这里。”

  姜御轻声说道,上前推门走了进去,但见屋中摆设与自己走前没什么区别,依旧十分简单,唯独在北墙的桌边,放着一个柜子,上有一个小香炉,香炉后面放着两个牌位。

  借着窗外的夕阳,他看清了牌位上的字迹,不由微惊,“姜夔的母亲过世了吗?!”

  “姜夔是谁啊?”

  小屁孩疑惑的问道。

  “是我的一个朋友。”

  姜御心中有些难过,轻声叹息,“没想到离家一年,这里竟发生这么多事情……”

  夜幕降临,黄金罴与小屁孩在竹屋中修炼,姜御独坐檐下,靠在躺椅中,看着头顶那一小片天空愣愣出神,想着自己将要做的事情。

  “是时候了结了…..”

  姜御低声自语,起身信步走进竹林。

  月光如水,他坐在一对石锁上,伸手入怀摸出小青葫芦,拔开葫芦嘴,往口中倒去,一缕浓郁的酒香在竹林中弥漫开来,又在夜风中逐渐变淡,变的更加幽香。

  看着自己当初含怒出手,在石球上打出的那些掌印与脚印,姜御面上的彷徨之色尽去,将小葫芦收进怀里,而后轻声道:“小奇,师父可有留下什么能够改变容貌的神通道法?可以让我变个样子。”

  “变化类的神通道法没有,但有一种模仿他人气息的法门,至于主人想改变面貌,完全无需学什么神通道法,只需要对面部血肉骨骼做出调整便可,这一点以主人现如今的修为,很容易就可以做到,再加上模仿气息的法门,那就天衣无缝了,除非境界高过主人两个大境界,元神强大无比,方才有可能发觉!”

  “真的?!那太好了!你快传我法门!”

  姜御闭目盘坐,参悟小奇传授的法门,周身有微光闪烁。

  玉兔西坠,姜御身体内的生命波动渐无,就仿佛一块磐石一般。

  竹屋内,黄金罴猛的睁开了眼,“公子!”化作一道流光掠进树林,但见姜御盘坐在石锁上,方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忽然感觉不到姜御的气息,可是吓坏了他。

  黄金罴的到来惊醒了姜御,睁开眼奇怪道:“你怎么来了?”

  “公子,您方才是在修炼什么道法么?怎么忽然连生命气息都没有了!”

  黄金罴好奇的问道,姜御摆摆手,示意他坐下,笑道:“我只是在修炼一种隐藏气息和模仿他人气息的法门而已,算不得什么,你若想学,我也可以教你!”

  “好哇!这样,以后我们出行就安全多了!改变容貌,再加上气息也改变,那就没人可以找到我们了!”

  黄金罴大喜,他也会掩藏气息的法门,只是太过简单,境界稍稍比他高的修士,都可以发现破绽,根本没有姜御修炼的这种这般高深,效果强大。

  姜御点头,他倒是没想这么远,当下不迟疑,笑道:“你去把青鹏叫醒,让他也跟着学。”

  “是!”

  黄金罴高兴的离去,片刻后,带着睡眼惺忪的小屁孩来到了竹林。

  “姜御哥,这么早叫醒我干嘛?”

  小屁孩打着哈欠,一幅没睡够的样子,打量一眼西天的明月,歪歪斜斜的靠着黄金罴,眼看又要睡过去。

  姜御苦笑摇头,伸手摇醒他,道:“我要传你一种隐藏气息和模仿他人气息的办法,这样以后我们出门就方便多了!不怕被魔族追杀了!”

  闻听此话,小屁孩一下子清醒了,那日在小世界中与那魔头交手,他吃了大亏,打死他,他都不愿再遇到那些魔族,当下便急道:“好好!我一定用心学!”

  姜御点头,开始传授二人掩藏气息的法门,黄金罴与小屁孩都十分用心,加之两人也都十分聪慧,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周身符纹闪烁,片刻后敛没,原本的气息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

  黄金罴起身,看着自己的手脚,面有喜色,而后肌肉骨骼律动,片刻后,便换了一副模样,面色苍白,身形消瘦,发丝枯黄,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痨病鬼。

  而小屁孩的气息也改变了,与普通的人族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灵力泄露出来。

  若非他二人就站在面前,而且小屁孩的模样也没什么改变,姜御几乎不敢认他们。

  眼见姜御脸上的惊讶,黄金罴与小屁孩都各自笑了起来,知道自己成功了,浑身符文闪烁,片刻后身形气息恢复正常。

  “不错!不错!”

  姜御连连点头,而后笑道:“估摸着日子,这几天那姜东爷孙俩就该回来了,姜家五年一度的家族大比也快开始了,等我消除了心中的块垒,我们就出去流浪去!”

  “好!流浪好!流浪好!我就想跟着姜御哥去流浪!”

  小屁孩喜上眉梢,一脸的兴奋之色。黄金罴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缕杀意,当下眉头微皱,轻声道:“公子,您究竟想做什么?”

  “那些都是我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就安心的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姜御笑笑,不愿多说,摆手道:“好了,你们继续练吧。记住,千万不要乱跑,姜家老祖姜玄的实力远远强于我们,虽然我们隐藏了气息,但保不齐会出什么纰漏,你们俩都是妖族,一旦被他发现,那就有些麻烦了!”

  “明白!”

  “知道了,姜御哥!”

  黄金罴与小屁孩点头应道,旋即静心练习隐藏气息的法门,身体内本源的气息在不断变化,一会儿变成草木,一会儿又变成磐石。

  天际泛白,姜御睁开眼,气息变化仿若凡人,浑身血肉律动,骨骼咯嘣作响,很快便变成了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与姜家那些地位卑微的仆人没有任何区别。

  “你们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姜御低声说了一句,起身向着苦竹园外走去。

  “姜御哥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去?”

  小屁孩看着姜御的背影,低声嘀咕着。

  黄金罴道:“公子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静心留在此地就好。”

  ……

  演武场上,一群仆人正在忙碌着,在宽敞的青石坪四周摆放桌椅,这样的大阵势,只有五年一度的家族大比才会如此。

  “没想到今天就要开始了!”

  打量着场中的情形,姜御眉头微挑,转身直朝着自己曾住了数年的小院走去。

  自从父亲姜醒之死后,姜家一直没有选出继任的家主,都在等待这一次的家族大比,获胜的子弟,将跟随姜玄修行五年,然后接任家主之位。

  因此那座专属于家主的小院,也一直封存着,仿佛一块肥肉,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小院很宽敞,花坛里的花草修剪的很好,姜御沿着青石小径前行,看着那些熟悉而又陌生场景,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年,他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死了,父亲姜醒之自那之后便整日沉默寡言,唯有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才会有笑容。

  那些笑容,姜御已经几乎记不得了,唯独记的父亲的眼神,那么的哀伤,时至今日,他每每想起,都会心痛。

  在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时,姜御看着抱着自己的父亲,几乎有种错觉,以为自己还在原来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父亲与母亲,与自己曾经生活二十年的世界里的父亲母亲一模一样。

  姜御很爱父母,曾经的他因为病魔,不得不离开父母,所以当他看到这个世界的父亲时,他很感谢上天,让这份爱得以延续。

  可是现实十分残忍,当他努力让父亲开心,希望父亲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时,姜东等人将寻宝仙府失败,爱子身死的责任归咎父亲身上,硬是逼的父亲自碎元神,魂飞魄散。

  那个灰暗的下午,姜御看着父亲倒下,他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捅了一刀,时至今日,他还记得姜东等人的眼神,冷漠,凶恶,还有老祖姜玄眼中的平静。

  就是这种冷漠,凶恶,与平静,让他心怀仇恨,只是后来挨得欺负多了,加上自己身体原因无法修行,明白自己永远无法报仇后,他也渐渐放弃了报仇的念头,浑浑噩噩的活着,活的麻木不仁。

  然而如今却是不一样了,他已然有了亲手复仇的实力,复仇的怒焰在他踏上苦竹园的那一刻,熊熊燃起,烧的他几乎不能自持,恨不得立刻出手,将当年逼死父亲的一干人等尽数诛杀。

  不过他很清醒,姜东是罪魁祸首,自己必须等他回来,先杀了他,才能对其他人出手,因为姜玄坐镇姜家,自己若是提前出手,恐怕就没有机会对姜东出手了。

  所以他在忍,在等,等姜东和姜逸轩从大炎王都回来的那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