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御在雷劫中悟道,眉心紫光闪烁,无尽符纹弥漫,凝聚雷劫的力量化为一尊神鼎,散发出无穷的吸引力,引动三魂七魄。

  轰!

  一道紫色的雷霆落下,姜御横飞出去,嘴角溢出一缕血丝,但眉心的神鼎却是更加璀璨。

  其实这样做是很危险的,魂魄未融合化生为元神时是十分脆弱的,而雷劫的力量过于狂暴,稍有差池,就会魂灭身死。

  然而这也是一个机会,雷劫乃是天道对修士的考验,所以雷劫之中也蕴含了一缕天道真意,若能以雷劫的力量来炼魂化神,如果成功,元神定会强于同阶修士数倍不止,且成长潜力也会增强。

  这样凶险的方法,是姜御从天魂秘卷之中学到的,如今用在了自己身上,幸好他体内有饕餮真血,否则,他早已变为了劫灰。

  一道道雷霆落下,颜色逐渐转变为赤红,而姜御体内的骨头早已断了数次,但都在磅礴的生命精气支持下在最短时间内修复了。

  喀拉!

  一道赤色雷霆撕裂虚空轰然落下,姜御不敢再用身体硬抗,左手持短棍,以玲珑梭护住眉心神鼎,对抗雷劫。

  嘭!姜御吐血暴退,黑发披散,胸膛一片焦黑,隐见森森白骨,站定后,手提通体赤红的短棍,盯着呼啸而来的雷霆,眸中战意更盛。

  赤红色的雷霆扑面而来,他长啸一声,纵身而起,左腿之上鳞甲森森,脚掌完全化成了一只巨大的狰狞黑爪,血光流转,狠狠一脚踏在雷霆上,雷霆爆碎,轰隆声响中,他冲天而起,迎向下一道雷霆,挥动赤红的短棍将之击碎。

  团团血色雷光环绕在他身周,仿佛他自己也变成了一道雷霆,逆天而上。

  酷匠cs网◇,永,久t免~…费V看a6小说

  小屁孩恢复了伤势,一边啃着早先采到的朱果,一边看姜御渡劫,眉宇间没有半点忧色。

  他相信姜御,相信姜御的实力。

  轰!第八道赤色雷霆落下,姜御闷哼一声,下坠数十丈,身体开裂,鲜血激射而出,仿佛下起了一场血雨。

  “姜御哥!”

  小屁孩神色紧张的起身,一双小手紧握成拳,啃了一半的朱果彻底被他捏成了果泥,化成精气消散而去。

  下坠中的姜御狂吼一声,奋力稳住身体,再度腾起,冲向劫云,眉心玲珑梭九色光华闪烁,护住了紫府元神鼎。

  轰隆!

  一道粗大的血色雷霆轰然落下,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姜御咆哮,九天十八狱异象撑开,迎着那雷霆冲了上去,将之收进异象之中,冥河仙瀑腾起,将雷霆环绕包裹,下一刻,他一头冲了进去,借用整场天劫中最厉害的一道雷霆淬炼肉身和元神。

  狂暴的雷劫力量冲进身体中,将体内搅的一塌糊涂,姜御感觉自己的身体几乎要崩开了,但却强忍着这种痛苦,引导着雷劫的力量在血肉中穿梭,淬炼肉身。

  眉心,玲珑梭之下的元神鼎变成了血色,符纹密布,三魂七魄开始逐渐融合。

  然而这雷劫的力量实在太过磅礴,姜御能利用的仅为其全部的百分之一,更多的狂暴力量涌入体内,侵蚀着各脏腑,而后向着轮海涌去。

  九天十八狱颤动,经历雷劫力量的洗礼,冥河仙瀑翻腾,吸收着雷劫中的力量,化为温和纯净的力量,送进命泉之中,而在这种力量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纯白色符纹。

  命泉深处,那颗一直未有动静的金色种子吸收着那些纯白色符文,外表的金色符纹壳崩裂,一条纤细柔弱的根须探出,扎根命泉,拼命汲取着那些白色符纹。

  越来越多的根须探出,金色种子的外壳彻底崩碎,生出一根纯白色的嫩芽,在那些纯白色符纹的滋养下,迅速生长,最终探出命泉,化为一片巴掌大小的金色莲叶,叶片上,有白色的符纹闪烁,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天空中的劫云消散,唯有九天十八狱的异象撑开,姜御盘坐中央,浑身被血色雷光包裹。

  整整三天,姜御一直坐在那里,环绕他的九天十八狱却是不断变化,九重天演化成了一方小世界,而十八狱也自成一界,各自离开了轮海,围绕轮海缓缓转动,唯有冥河与仙瀑始终贯穿两界,连接轮海。

  这是九天十八狱的终极状态,三界。

  当然,姜御现在轮海的状态,还算不上圆满,距离终极也还有很大的差距,起码要等他将轮海也化成一界,方才能算得上是大圆满。

  但这终极一跃,将轮海演化为一方小世界,这一步实在太过艰难,就连九龙道人自己都没能成功。

  姜御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将轮海演化成为一方小世界,不过好在他现在紫府已开,只待元神化生,自己就可以进军四极,修炼神通了,到时候实力将会再度暴涨。

  至于轮海演化小世界,那需要极大的机缘,他不强求,随缘就好。

  第四天,雷霆渐渐消散,被姜御完全吸收,他缓缓睁眼,玲珑梭自眉心脱落,其下,一尊赤红神鼎轰然破碎,走出一个紫色的小人,面容与他相仿,胯下骑着一头通体紫色的饕餮,肩头栖着一只通体紫纹的金色大鹏,看上去仿佛一尊神王,浑身散发着紫色光华,将额骨照的一片通透。

  天空中,紫气滚滚自东而来,被紫色小人尽数吸收。

  灵识诞生,整个水府的情况都在姜御的脑海浮现,十分细致,纤毫毕现,仿佛亲眼目睹一般。

  “这就是元神的力量吗?”

  姜御起身,低声自语,却是注意到了自己轮海的变化,灵识查探着扎根命泉的金莲,不由眉头微皱,“你究竟是什么来头?!”

  “姜御哥!你成功了!”

  小屁孩兴奋的扑了上来,抱着姜御的大腿,仰着小脸看着他,挤眉弄眼道:“我就知道姜御哥最厉害,这小小的紫府劫肯定难不住你!”

  看他一脸贼兮兮的表情,姜御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当下笑着摇头,道:“别拍我马屁,我不会给你水元果的!”

  闻言,小屁孩撇撇嘴,悻悻的放开了姜御的大腿,不满道:“姜御哥真小气,那么多果子,就不舍得给我一颗!”

  姜御却不理会他,只是走向黄金罴,刚到近前,黄金罴便睁开了眼,起身抱拳行礼,恭声道:“恭喜公子进阶紫府!方才的灵识之强,令我吃惊!”

  “哎呦!大狗熊你醒了啊!”

  小屁孩怪笑着,伸手从一个小口袋里摸出一颗朱果,啃了一口,上下打量黄金罴,兀自点头道:“恩,是该好好修行了,要不然你这笨狗熊都比我厉害了,我以后还怎么混!”

  闻听他的话,姜御笑了起来,心中暗道,这个狗屁不知,只知道吃吃吃的小吃货终于开窍,知道勤奋了。

  三人说话间,整片小世界开始晃动,水元树离地而起,倏然飞上高空,没入虚空消失不见了。

  姜御灵识一扫,便察觉到整个水府的禁制都在逐渐复苏了,当下急道:“快走!这水府之中的禁制都在复苏!再迟,我们怕是出不去了!”

  闻言,黄金罴与小屁孩面露一丝惊骇,惊叫一声,三人齐齐化作流光,眨眼便出了小世界,冲到了大厅,却是看到左手通道前倒着五具干枯的尸体,尽皆穿着一样的黑白袍。

  “这些人不知道是从哪来的!贪图水府之中的宝藏,却没想到命丧于此!”

  姜御皱眉,认出这些人与之前被魔头夺舍的年轻人是一伙的,但也没时间去细究这些人的来历,略一迟疑后,便随手打出一道地狱之火,化去他们的尸骸,而后转身出了水府。

  江底,姜御三人站在远处,看着水府光华流转,而后冲天而起,破开江水,腾上高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东方天际。

  “竟然飞走了!难道它的主人还活着吗!!”

  三人紧跟着追了出来,看着那消失在天际的水府,目瞪口呆,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春雨淅沥,两岸翠柳如烟,江面上一只木筏随水而流,筏上坐着三人,头顶遮着一张巨大的芭蕉叶。

  “姜御哥!你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哈哈,发财了,这法宝中装着不少丹药!我先尝尝啊!”

  “啊呸!什么玩意儿啊!难吃死了!简直就是泥巴球球!全丢了喂鱼吧!”

  唰!

  芭蕉叶下飞出大把散发着淡淡药香的药丸,落入了江水中,引得一群鱼儿争相抢食,服食过后,通体晶莹,散发灵光,一个个仿佛喝醉酒一般,缓缓沉入江水中。

  “你个败家玩意儿!没你这么浪费的啊!你用不上,留着给别人也不错啊!”

  “哎哟!姜御哥!你又打我!说好了啊!以后不许再打我的头,再打,我会变成白痴的!”

  “哎哟!还打!!”

  嘭!

  小屁孩直接倒在木筏上,缩手缩脚,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搭在嘴角,一脸的白痴相,芭蕉叶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两日后。

  木筏进入通往秋砾湖的河道,看着两岸熟悉的景色,姜御面有唏嘘之色,感慨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