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药田

  六名黑白袍的青年修士进入水底,各自身上亮起光华,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泡,隔绝了江水。

  为首的青年打量着不远处的涛涛江水,用心感应,眉头缓缓皱起,沉声道:“师父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有幻阵,我们只有破开这幻阵,方才能进入那水府之中。”

  “这里能力破除幻阵的人,只有东元师兄你了!”

  其余五人纷纷点头,拍着那青年的马屁。

  闻言,东元面露一丝得意,而后严肃的说道:“我哪有能力破除这幻阵,不过仗着师父赐下的宝物神机轮罢了!”

  说话间,右手抬起,掌心浮着一枚巴掌大小的碟状物,通体黑漆漆,中间厚,边缘薄,还有许多细密的锯齿,而在碟状物表面,刻有无数繁奥的神纹,灵气灌注下,发出蒙蒙光华。

  “这就是神机轮啊!”

  “神机轮,仅是宝器阶别,却足以媲美纯元法器,拥有无双破神纹,可破尽天下王者级以下的任何奇阵!”

  身后的众弟子眼睛发亮,紧盯着那碟状物,面有艳羡之色。

  “众师弟只要齐心助我,完成此次任务回去后,师父定重重有赏,到时候,诸位师弟便可向师父求赐这神机轮!”

  东元沉声说道,身后的几位师弟各个面露兴奋之色,齐道:“我等定当竭尽全力协助大师兄!”

  “好!”

  东元点头,喝道:“你等齐力助我催动神机轮,破开这水府外围的幻阵!”

  “是!”

  众人齐声应道,轮海暴动,各自运转灵力,灌入东元的体内。

  汇聚五人的磅礴灵力入体,东元明显身子一震,眸中神光闪烁,暴喝一声,汹涌澎湃的灵力灌入神机轮中,一霎那,神机轮光华大盛,无双破神纹亮起,化为一条由符纹组成的神蛇,扭动着身躯,蜿蜒游进了幻阵之中。

  东元闭目,全幅心神都在操控那符纹巨蛇,眉心紫光闪烁,盘坐一金色小人,周身环绕着无尽符纹。

  巨蛇闯入幻阵,沿着灵力运转的方向逆行,浑身鳞甲颤动,化为一柄柄灵力利刃,磨灭刻在江底的阵纹,带起阵阵强烈的灵气波动。

  随着幻阵神纹消失的越来越多,幻阵之中灵气运转不畅,整个大阵都在颤动,露出幻阵之后的水府一角。

  “出来了!”

  有人大叫,东元一声低喝,“不要着急!这幻阵十分玄奥!现在仅仅是破去十分之一的阵纹,幻阵的威力犹存,我等冒然入阵,恐怕会陷入幻境,永远都出不来!”

  众人神色微凛,各自收敛心神,协助东元全力催动神机轮,金色的符纹巨蛇在幻阵之中游动,幻阵的阵纹在不断的被磨灭,灵气涌动,整个江底天翻地覆,暗流汹涌。

  …………………….就在东元率一干师弟破除幻阵时,水府之中,姜御三人立身一间石室,这石室很大,很宽敞,但却空荡荡的,只有顶上飘着一层白色的云雾,如同沸油一般翻滚不休,让他三人有些莫名。

  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危险,小屁孩的胆子也渐渐壮了起来,眼见这间石室空荡荡,不由眼珠转了转,笑眯眯的看着姜御,“姜御哥,你没来过这里吧?!”

  “没有啊!”

  姜御正自抬头打量着石室上空翻滚的雾气,闻言摇头,却是忽而反应过来,低头瞪了一眼小屁孩,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笑骂道:“小兔崽子!拐着弯儿的骂我是土匪啊!”

  “嘿嘿…..这里空荡荡的,没啥宝贝,姜御哥,我们还是走吧!”

  小屁孩揉着后脑勺笑嘻嘻的说道,姜御眉头紧皱,抬头看着石室顶上的那些云雾,感觉里面似乎隐藏了什么。

  “公子,这云雾隔绝了我的灵识,我无法查探云雾后是什么!”

  黄金罴皱眉说道,小屁孩一撇嘴,瞪着他道:“你可真没用!这屋子是石头做的,那顶子上也必定是石头哇!果然是狗熊,笨的要死!”

  “额…..”

  黄金罴闻言一脸的无奈,瞪着小屁孩,却是不知该拿这个嘴贱的小破孩子怎么办。

  不理会斗嘴的二人,姜御抬头看着那翻滚的云雾,但见云雾中有数点金色光点在飞速穿梭,拉出一道道金色的丝线,交织在一起,最中心点金光越来越盛,他忽然心生警兆,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下一刻,一道金色光柱直射下来,落在他方才所站的位置上。

  轰隆!

  一声闷响,整个仙府似乎都在晃动,姜御三人退到了石室入口处,紧张的看着那金色光柱,但见光柱渐渐暗淡下来,露出一道石梯,盘旋上升,进入了云雾之中。

  “原来机关在这里!”

  姜御嘴角微掀,不理会黄金罴的阻拦,直接上前,站在石梯下仰头往上看去,但可惜视线被云雾遮挡,他看不到石梯尽头到底是什么情形,犹豫一瞬后,他抬脚迈了上去,竟是要爬上去。

  黄金罴一见,惊叫一声,“公子!不要乱闯啊!小心危险!”

  “姜御哥!你还是不要上去了吧!”

  小屁孩也是胆怯的说道,姜御不理会二人,直往上攀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来不来,你们自己选择!”说话间,人已经钻进了云雾之中,身形消失不见。

  “姜御哥!等等我啊!”

  小屁孩大叫着,小跑着冲到石梯下,沿着那些石阶攀了上去。

  黄金罴也不敢迟疑,匆忙跟了上去,二人在攀爬着,前方一直雾蒙蒙的,爬了好一阵,方才看到亮光,等到来到那亮光近前时,才发现,那竟是一道门,姜御正自站在门口,背对着二人,笑道:“还不是来了,快进来吧!这里可有不少好东西!”

  小屁孩和黄金罴闻言走进了门中,与姜御并肩而立,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由缓缓张大了嘴巴,黄金罴满脸震惊,呐呐道:“这….这是一片药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灵药!”

  这是一方小世界,灵雾缭绕,遍地奇花灵草,每一株都晶莹剔透,闪烁着灵光,在距离三人最近的位置,一株看上去似乎生长了上千年的玉华草在微风中摇曳着,甩落连串的晶亮汁液,散发出馥郁的芬芳。

  “好香啊!”

  小屁孩大叫着,流着口水,仿似一只小猴子般扑了出去,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张嘴对着玉华草就是嘁哩喀喳的一通乱啃,仅片刻就将那玉华草啃的光秃秃的只剩一根茎秆了。

  看着小屁孩一口气啃掉一株堪称药王的玉华草,黄金罴心疼的心肝肺乱颤,惋惜道:“小皇子,您这简直是牛嚼牡丹啊!”

  “太浪费了!”

  姜御附和着摇头,面上却满是笑意,并不在乎那一株玉华草,毕竟这里遍地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小屁孩吃掉一株也无所谓,何况,只要小屁孩吃得下,就算把这药园子里的宝药全吃光了,他也不在乎。

  “还是姜御哥对我好!”

  小屁孩笑眯眯的看着姜御,打了个饱嗝,喷出一口浓郁的精气,而后斜着眼瞪着黄金罴,不满道:“我又没吃你家的,你着什么急!”

  一句话,噎的黄金罴说不出话来,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看向姜御道:“公子,我们动手吧!这里这么多的宝药,我们要是能全采到手,就算不自己吃,出去以后也可以换些自己需要的仙材啊!何况,这些宝药看上去年份久远,足有数千年,危险时刻,可用来救命!”

  “我也正有此意!”

  姜御笑着点头,瞥了一眼云遮雾绕的药圃,正色道:“不过这里云遮雾绕,可能藏有危险,我们还是小心些为好,不要随意乱走,三人聚在一起,就算有麻烦也好应对!”

  “恩!”

  黄金罴与小屁孩连连点头,经过先前那魔头的事情,他们俩也学乖了,乖乖的跟着姜御向前走去,逐渐深入。

  前方薄雾中出现一团紫光,吸引了姜御三人的目光,小屁孩正自抱着一颗拳头大小,红彤彤的果子啃着,嘴角汁液横流,忽见那一团紫光,不由瞪圆了眼睛,吸了吸鼻子,叫道:“姜御哥!那里有好东西!”一路走来,他的鼻子几乎成了探宝仪。

  姜御与黄金罴早已发现,加快脚步上前,但见那散发出紫色光华的,竟是一朵纤弱的小白花,花朵呈宝塔形,有九层花瓣,每一层有九片薄如蝉翼的花瓣,中间生一仿似莲台一般的花蕊,呈碗状,其间盘坐一寸许高,通体紫色的佛陀,周身灵华闪烁,隐有符纹闪耀。

  “这是什么宝药?!”

  姜御惊奇的嘀咕一声,认不出这朵小花究竟是什么宝物。

  “吃了它!吼吼!”

  小屁孩大吼,张牙舞爪的就要扑上去,姜御笑着,探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脖颈子,用力提了起来,笑道:“不要激动,这东西看上去神异非常,不同于之前所见的那些,必定十分珍贵,若被你牛嚼牡丹一般啃着吃了,岂不是浪费?!”

  黄金罴一直未说话,只是皱眉打量着那小花,半晌沉吟道:“这似乎是传说中的落地莲….传说西天的释迦佛陀在传道时,每走一步,便有清泉涌出,绽开一朵神莲!乃是稀世宝药,寿元将近时,服之可延寿一世!”

  “这么强大!”

  姜御面露惊喜之色,笑道:“哈哈,赚大发了!赶紧的,将它挖出来!千万别伤了根茎,我要将他种在玲珑梭的小空间里!”

  小屁孩却是兀自扭动着身体,一双小眼睛紧盯着那小花,口水直流,若非姜御抓着他,怕是早已扑上去将那落地莲啃光了。

  看到小皇子不断挣扎,黄金罴不敢再迟疑,急忙上前,俯身拿着一块玉片,小心的挖开湿润的土壤。

  玉片一插进去,便有一股清泉涌出,黄金罴大喜道:“哈哈!没错了!没错了!这必定是落地莲没错了!于清泉之中绽开!”

  “快挖!快挖!我们才走了没多远就遇到这种珍稀之物,后面说不定有更珍稀的!会不会有传说中的人参果树或者蟠桃树啊!”

  姜御看着那汩汩涌出的清泉,兴奋不已,有了这东西,他们三人等于多了一条命啊!

  黄金罴小心的挖着,半晌方才将之挖了出来,根须完好无损,被一大团湿润的泥土的包裹,小心的递给了姜御。

  姜御翻手,放出玲珑梭,九色光华一闪,便将落地莲收进了玲珑梭的小空间之中,又引动命泉神液灌溉,让其彻底扎根于玲珑梭内的小空间。

  “姜御哥,你就揪个花瓣让我尝尝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它的味道!”

  小屁孩涎着脸说道,嘴角的口水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

  “美得你!你都吃了不少了!再吃下去,我怕你会撑死!”

  FC酷:☆匠网…永久y7免6N费F…看s小j》说r◇

  姜御瞪了他一眼,将他放开。

  “真小气!就一个花瓣都舍不得!”

  小屁孩咕哝着,愤愤不满的用力啃了一口手中的果子,迈着小短腿向前走去,脚步很快,一直走在姜御二人前面,但却是对接下来出现的一些千年宝药失去了兴趣。

  姜御与黄金罴没有他那么大气,将那些宝药一一收入囊中,但因为落地莲的影响,他二人的眼光也高了许多,对很多年份不足的宝药都放弃了。

  走了约莫一两个时辰,薄雾渐渐淡了,一株高大的神树出现在三人视线中,四五丈高,枝桠虬劲,晶莹剔透,仿佛水晶雕刻一般,散发出柔和的水色光华,而在那繁茂的水绿色树叶间,挂着一颗颗鸡蛋大小,冰蓝色的水滴状果实,散发出浓郁的精气。

  “这是什么树!”

  姜御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从所未见的稀奇事物让他目不暇接。

  “哇!好漂亮的果子!我要吃!”

  小屁孩依旧是个吃货,大叫着就扑了上去,却是没走几步就见鬼似大叫,“妈呀!树下坐着一个鬼!”转头一溜烟跑了回来。

  姜御二人闻言大惊,黄金罴更是将短棍横在胸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姜御和小屁孩,警惕的看着那玉树之下隐在薄雾之中的身影,片刻后恭声道:“晚辈三人误入宝地,若有冒犯,请前辈见谅!”

  然而等了半天却没有回应,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三人急促的呼吸声。

  黄金罴皱眉,大着胆子向前迈了一步,放出灵识仔细打探,半晌,放下了短棍,回头看着姜御道:“公子,那似乎并非活物,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

  姜御还是不放心,他深知自己所在的究竟是一个多么疯狂的世界,什么诡异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当下便冲黄金罴扬了扬下巴,道:“我们一起上前去看看!”说话间,将玲珑梭扣在掌心,与黄金罴并肩上前。

  待得三人再往前走了几步,姜御才发现,那玉树之下放着一张矮几,矮几后有一道虚幻的女子身影,微风一拂便即消散而去。

  眼见那身影散去,姜御与黄金罴对视一眼,随即各自长舒一口气,小屁孩更是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讪讪道:“吓死本皇子了!”

  姜御没有理会他,缓步上前,看到矮几之上放着一卷经书,书封面呈淡金色,似乎是某种猛兽皮制成,上面写着四个鲜红大字,‘天魂秘卷’不由微微一愣,“这是什么?”伸手拿了起来,随手翻开,看了起来。

  “公子,您发现了什么?”

  黄金罴好奇的问道,打量着他掌间的经书。

  姜御抬头,疑惑道:“你知道什么是魂力么?”

  “什么魂力?”

  黄金罴摇头,一脸的茫然,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

  “哎呀!我怎么飞不起来了!”

  身后传来小屁孩的怪叫声,姜御合起经书,翻手收进了玲珑梭的小空间里,回头看去,但见小屁孩背生双翅,正自奋力扇动着,然而却是怎么也飞不起来,仿佛空气变成了粘稠的胶质。

  “怎么回事?!”

  姜御有些惊讶,小屁孩却是收了翅膀,手脚并用,要爬上玉树去摘果子,可惜怎么也爬不去,那玉树树干光溜溜的,根本用不上力,不由心急的大叫道:“哎呀!怎么这么滑啊!让人怎么摘果子嘛!”说着话,竟然张嘴对着那亮晶晶的树干啃了过去,一阵铿锵声中,险些被崩掉几颗门牙。

  看他猴急的模样,姜御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黄金罴,笑道:“行了,你动手先摘颗果子给他,要不然他指不定想出什么馊主意呢!”

  黄金罴点头,看着坐在地上捂着嘴吱哇乱叫的小屁孩,苦笑着,身体涨大,化为一个六七丈的巨人,伸手摘下一颗果子丢给小屁孩,笑道:“小皇子,你先尝尝啊!”

  小屁孩大喜,抱着果子嘁哩喀喳一通啃,不出三秒,便将果子吞进了肚子里,灵果入腹,他浑身通透,仿佛一块水玉,毛孔中都在往外喷出精气,却兀自涎着脸笑嘻嘻道:“好大熊,你再给我摘一颗尝尝吧!方才吃的急了,我连味道都没尝出来!”

  看着他浑身精气暴涌依旧嚷嚷着还要吃,黄金罴脸都气歪了,姜御也苦笑着摇头道:“你不能再吃了!这果实蕴含磅礴的精气,再吃的话,我怕你爆体而亡!”说着话,抬头看向黄金罴“行了,不管这果子是什么,都给我摘下来!”

  “是,公子。”

  黄金罴应了一声,动手将枝头的果实尽数采了下来,足有四十八颗,加上小屁孩吃掉的一颗,正好附和大衍之数。

  采完果子,黄金罴身形恢复正常,将果子递给姜御,“公子,这果子似乎是传说中的水元果,我曾在一幅古卷上看到过记载,水元果蕴含庞大的水之精气,乃是疗伤的圣药!其效堪比落地莲!”

  “真的么!”

  姜御惊讶,抓起一颗水元果仔细打量着,果然感觉到果实中那蕴藏着的磅礴精气,不由心情大好,这短短几个时辰的收获实在太巨大了,当下大笑道:“太好了!我们这一趟总算是值回票价了!黄金,你拿一颗去吃吧!剩下的我先收起来,等日后你们需要时,我会再给你们,绝不会独吞!”

  黄金罴大喜,伸手拿了一颗,小心翼翼的捧在掌心,舍不得吃掉,忽见小屁孩站在一旁,正自磨着亮晶晶的牙齿,双眼紧盯着自己手中的水元果,当下大惊,毫不迟疑的一口将水元果吞进了口中,略一咀嚼后直接咽了下去。

  轰!

  一声轰鸣,黄金罴脸色涨红,体内骨骼嘎嘣作响,身体不断涨大,不由怪叫一声,盘膝坐下,轮海与紫府同时发光,炼化体内过剩的精气。

  “哈哈!笨熊,闯祸了吧!还有脸说我!”

  小屁孩浑身发光,嬉笑着,在黄金罴身周打转,涎着脸看向姜御道:“姜御哥,你就再给我吃一颗嘛!”

  “不给!再吃你也会和他一样!”

  姜御果断的拒绝,小屁孩撇撇嘴,而后继续嘲笑黄金罴。

  看到黄金罴痛苦炼化体内过剩精气的模样,姜御压下了吃一颗水元果尝尝的念头,将剩下的水元果收进了玲珑梭的小空间。

  “主人,你今天的收获好丰富啊!竟然找到了这么多好东西!”

  小奇传来一道意念,姜御咧嘴一笑,看了一眼浑身发光的黄金罴,知道他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的,索性盘膝坐在水元树下,拿出天魂秘卷看了起来,而小屁孩在胡闹一会儿也渐渐失去了兴致,坐在一旁,静心将水元果的精气炼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