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Y◇网^w唯…,一x正版●,q其他3都;7是R盗-c版VF

  邪恶的力量涌入体内,侵入将姜御的轮海,仙瀑变的浑浊,最终变成了一条墨河,沉浮在其中的四位仙王在墨色河水的冲刷下,浑身光华越来越暗淡,身形也逐步变的虚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化为青烟。

  地狱中,三目和彩翼还有紫云大鹏被邪恶的力量禁锢,即将被炼化为一团虚无的能量,没有了他们的镇守,地狱中的恶鬼失去控制,开始疯狂的冲击,八层地狱震动,开始崩塌。

  邪恶的力量搅乱了四天八狱,却又向着中央命泉蔓延,想要彻底瓦解姜御的道基。

  整个轮海一片混乱,到处都是黑色的雾丝,在不断侵蚀着,唯有命泉闪闪发光。

  沉在其中的先天之息凝结的神珠漂浮出来,绽放圣洁的光华,却也只是暂时挡住了黑色雾丝的侵蚀,无力将那些黑色雾丝驱出轮海,只能被动防守,逐渐被黑色雾丝包裹,而后彻底拉出了命泉。

  没有了先天之息神珠的镇守,黑色雾丝瞬间侵占了整个命泉,疯狂吞吸姜御的生命精气。

  “死吧!可怜的人族!你们只配成为伟大魔族的血食!”

  石室之中传来疯狂的咆哮,缠绕着姜御全身的黑色触手不断收紧,一道道血箭顺着断骨戳出的伤口不断激射而出,却是一滴都没有浪费,都被石室中的魔头吸走了。

  姜御早已昏死过去,那种刮骨磨肉般的痛苦早已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何况大量的鲜血和生命精气被抽走,他能撑到此刻,已经是极限。

  “啧啧!人族的鲜血真是美味!”

  魔头陶醉的吞食着姜御的生命精气和鲜血,发出阵阵赞叹之声,同时不断收紧黑色触手,压榨更多的鲜血。

  某一刻,姜御的体内传来一阵仿佛玻璃破碎的咔嚓声。

  轮海中,被黑色雾丝占据,几近干涸的命泉中亮起一道金色的微光,在一霎那之间光华大盛,一幅光华璀璨的神图飞出,绽放出万道霞光,于一霎那间,灭杀所有的黑色雾丝。

  哗!

  姜御早已变形的身体被霞光照的通透,那些早已被勒的破碎的断骨开始复位,沐浴霞光,恢复原状,撑起他的身体,命泉之中喷涌出一股可怜的生命精气,滋润他枯槁的身体。

  唰!一道纯白的光华自他腹中穿出,散发着莫名的强大气息,化作一道神链,就像串糖葫芦一般,瞬间穿透了小屁孩和黄金罴的胸膛,而后在两人的惨叫声中,刺穿了刻有禁制神纹的石门,进入了石室之中,刺进了那魔头的胸膛中。

  “啊!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先天道图!”

  凄厉的惨叫声中,石室里传来一阵乒呤乓啷的声响,一缕缕鲜血顺着纯白神链流了回来,没入姜御的身体之内。

  “啊!我的精气!怎么回事?!我的生命精气在流失!”

  石室中的魔头惊恐的大叫,更多的鲜血伴随着磅礴的生命精气被抽走,灌入姜御的身体,令他枯槁的身体逐渐恢复原状。

  随着生命精气的流失,石室中的动静越来越小,只有一阵阵低低的哀嚎声响起,最终归于沉寂,而那只抓着小屁孩和黄金罴的黑色巨掌也早已消散,可是两人却无法离开,被白色神链穿透了胸腔,悬在半空中,不断的惨叫着。

  啪!

  白色神链忽然断掉,姜御三人倒在地上,浑身通透,肌肤之下透射盈盈光辉,血液流动间,体内传出滚滚雷霆之音。

  小屁孩趴在地上,轮海通透,隐见一团扭曲的符文在不断变幻。

  黄金罴也在沉睡,眉心紫光闪烁,将额骨照的通透,隐于其中的神鼎轰然破碎,一金色小人自额骨中冲出,小嘴张开,吞纳四方灵气,浑身金光万道,良久,方才缓缓没入黄金罴的额骨,光华收敛,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一旁,姜御的体内在轰鸣,四重天外再开一重景霄天,地狱也开辟到了第十层,而这一切并未结束,命泉之中生命精气喷涌,再现初开轮海时的盛况,化为一根通天之柱,仙瀑与冥河也在咆哮,不断地拓宽。

  一重又一重天在开辟,一层又一层地狱在构建,姜御的轮海不断扩大,在魔头的生命精气支撑下,修为暴涨,从轮海中期,一路跃升至轮海圆满,只需再进一步,参悟魂魄之秘,便可叩开紫府之门,化生元神,成为紫府修士。

  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九天十八狱彻底构建完成,仙瀑由最初的丈余宽,直接变成了百丈,冥河也变的宽阔无比,比之最初的血河,前者就是黄河长江,而后者,仅仅是一条山间小溪。

  轮海中,那一幅光华闪烁的神图悬浮在命泉上方,不断律动收缩,最终化为一粒金色的种子,叮咚一声落入了命泉之中。

  先天之息神珠自九天之上飞下,没入命泉,那喷涌的生命精气之柱消散,整个轮海复归平静。

  昏暗的牢房之中彻底安静下来,只有姜御三人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石牢之中再也没有黑色雾丝渗出,就连那一股强大的邪恶气息也消散一空,仿佛那被困在石室之中的魔头已经死了。

  暮时,天上下起了小雨,这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

  江边的浅草丛中,几只野鸭将脑袋埋在翅膀下,安静的睡着了。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短短两天时间,岸边枝条光秃秃的柳树上绽出绿芽,江边的浅草疯涨,染绿了绵延的江岸。

  水府牢房中,姜御自沉睡中苏醒,强横的气息弥漫开来,在阴暗的牢房中搅起一股狂风。

  “唔…我这是怎么了?”

  姜御翻身坐起,脑子里一片混沌,面上满是惘然之色。

  继他之后,小屁孩也醒了,哇哇大叫着翻身坐起,惊慌失措的大叫道:“姜御哥!我好痛啊!”

  “别怕!别怕!没事了!”

  姜御急忙上前安抚,小屁孩方才渐渐安静下来,却是恐惧的低声哭着,一双手紧抓着姜御的衣服,“姜御哥!你身体里有一把剑,它把我戳穿了!我好痛啊!”

  闻听此话,姜御脑中忽然闪过一幅画面,而后,混乱的记忆开始重组,却也只有自己昏过去之前的记忆,对于后面的事情,却是一概不知。

  而此时,黄金罴也醒了,翻身坐起后,看到姜御和小屁孩完好无缺,登时一愣,旋即却又瞪圆了双眼,惊喜的大叫,“公子!我的元神……我的元神化生成功了!!”

  “别叫了,我们都没事,而且修为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姜御摆摆手,示意黄金罴不要大叫,而他的眉头却是缓缓皱起,因为他察觉自己的命泉之中多了一点什么,是一颗金灿灿的种子,在命泉之中沉浮着,而原本藏在命泉中的通玄古玉却消失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有些担忧,姜御小心翼翼的探查着那一粒金色的种子,发觉其内部似乎有符纹闪烁,与自己在通玄古玉中看到的符纹一模一样,不由有些明白了消失的通玄古玉和这粒种子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

  但同时他也更加糊涂了,因为这两者实在不沾边,一块石头,怎么会变成种子?!

  不过好在他经过仔细探查后,发现这粒种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仿佛真的就是一粒休眠中的种子。

  “不是定时炸弹就好!”

  姜御长舒一口气,放弃了引动那粒种子的念头,目光落在那布满符纹,黑漆漆的石门上,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当即翻身爬起,急道:“走走!这地方不能呆了!那魔头不知怎么了,暂时消停了!我们抓紧机会赶紧跑路,小心那魔头待会醒来我们就遭殃了!”

  小屁孩和黄金罴闻言,不敢迟疑,后怕的回头看了一眼那石门,翻身爬起,跟在姜御身后,急匆匆奔出了牢房。

  从禁制光幕中一头冲出来,姜御三人便远远的离开了那黑洞洞的入口,各自拍着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屁孩再也没了当初一进来就叫嚣着寻宝的兴奋劲头了,抓着姜御的手,躲在其身后,看着另外两个入口,害怕道:“姜御哥,这里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走吧!我不要宝物了!”

  姜御摇摇头,虽然之前险而又险的死里逃生,但他却并没有改变进入仙府的初衷,目光在另外两个入口间徘徊着,轻声道:“我们吃了这么多苦头,总得找点什么好东西,让心里平衡些啊!”

  黄金罴嘴角微微抽搐,直到此刻,他才发现,他的主人究竟有多么疯狂,但是他心里的想法其实也与姜御一样,这水府的前主人能将那么厉害的魔头镇压,必然很厉害,那么这水府对于他们三人来讲就是一座宝山!

  即入宝山,便绝无空手而归的可能!

  “走!我们进去右边那条通道看看!”

  沉默一瞬间,姜御挥手,牵着小屁孩,大踏步朝着最右边的那条通道走去。

  就在三人进入那条通道的时候,澜谷江上,忽然来了六名身着黑白双色衣衫的青年,各自驾驭着法宝,降落在水府上方的江面上,目其中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举目四顾,片刻后自怀中摸出一张兽皮,看了半晌,兀自轻声自语“应该就是这里了!”随即一挥手,“下水!那仙府就在江底!”

  “是!”

  其余五名青年齐声喝应,驾驭着各自的法器破水而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