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面上风平浪静,唯有天空中一团血色雷芒与明月争辉。

  姜御靠着巨石而坐,小屁孩窝在他怀里呼呼大睡,不时说几句梦话。

  清晨来临,红日初升,姜御忽然感应到一缕熟悉的气息,当下抬头看向天空中,却是发现血色雷团早已消失,只有一个身形魁梧的金发大汉盘坐虚空,眉心、胸膛、还有腹部轮海泛起金光,将他的身体照的一片通透,金光灿灿。

  呼啸风声中,九头金色的小熊从他身体之中冲出来,环绕在他身周,或卧或坐,或追逐嬉戏,看上去十分神异。

  姜御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几头金色的小熊,心中明白,这就是黄金罴的三魂七魄了。

  正此时,黄金罴身体内传来阵阵诵经之声,额骨光芒大盛,整个头颅仿佛变成一轮璀璨的金阳,一道道符纹弥漫出来,化作一尊神鼎,将三魂七魄吸入鼎中,九头小熊拼命挣扎着,神鼎震动不已,符纹闪烁,过了好久方才渐渐平静下来,缓缓缩进额骨之中。

  黄金罴身上的光芒逐步暗淡,头颅中的光芒也收敛了,唯有眉心还有一团紫色光华闪烁不定,缓缓自虚空落下,冲姜御咧嘴一笑,“我成功了!”

  “恭喜你,成为了紫府大妖!”

  “托公子洪福,一语点醒梦中人,让我意外神魂融入天地,感悟天道,方才能顺利打开紫府,化生元神!”

  黄金罴挠头憨笑,姜御的两句诗让他心有感悟,进而神游天地,以心合道,凭此,他才能在渡劫之后顺利的将三魂七魄纳入元神鼎中,待得鼎破之日,元神化生,他的实力将再次暴涨。

  “跟我没关系,那都是你自己的机缘!”

  姜御笑着摆手,此时,小屁孩却是醒了,揉着惺忪睡眼,迷迷糊糊听到黄金罴说话,当即一骨碌爬起,笑道:“嘿嘿,熊掌熟了吗!”

  “你光记得吃!”

  黄金罴闻言翻翻白眼,而后看向姜御,“公子稍候,我这就是在准备一只木筏!”

  “不急!”

  看~v正…版7章节上酷…匠网

  姜御抬手阻止了他,指着江水中,笑道:“这下面隐藏着一座洞天仙府,我想去一探究竟,或许可以找到什么宝物也说不定!”在妖域厮混一年,他现在对寻宝这种事十分热衷。

  黄金罴面露一丝欣喜,兴奋道:“真的吗?!太好了!我的兵器在紫府劫中毁掉了,若能在那仙府中寻到仙材,就可以祭炼一把合手的兵器!”

  “恩,我们这就去一探究竟!”

  姜御也隐隐有些期待,拍了拍小屁孩的脑袋,笑道:“你不要下水,就在天上监视周围的动静就好!”

  闻言,小屁孩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可怜巴巴的说道:“姜御哥,寻宝这种事怎么能不带我呢!”

  “公子,还是带上小皇子吧!他一人留在外面,你也不能放心!我们一起,就算遇到什么情况,三个人联起手来,也勉强可以应付!”

  黄金罴若有所思的说道,他很清楚,一座洞天仙府意味着什么,而通常这种洞天仙府之中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碰到古怪的东西。

  姜御迟疑一瞬,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一起去闯那水府!”

  “嘻嘻,太好了!宝物我来了!”

  小屁孩两眼放光,欢呼着,一头跳进了江中,翻腾着,潜进了水中。姜御和黄金罴不敢迟疑,急忙跟了上去。

  三人带起的涟漪渐渐平复,江面上恢复平静,几只野鸭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江面上嬉戏着,溅起朵朵水花。

  水面之下暗流汹涌,三人直直潜到江底,刚一站稳脚,黄金罴就传来一道意念,“公子,这里有很厉害的幻阵!我的灵识无法穿透!”

  “不怕,我知道怎么过这迷阵!”

  姜御微微点头,而后挥手示意两人跟上,便开始按照三目从碧玉乌龟那弄到的方法左三步右一步,不时再倒退几步,看似乱走,却又似乎有什么规律,黄金罴和小屁孩耐心的跟在他身后走着,小心翼翼,不敢走错一步。

  就这么折腾了近乎一两个时辰,三人眼前忽然变的亮堂起来,但见远处一人高的水草丛中耸立着一座水晶宫殿,足有五十多丈宽,近百丈高,飞檐拱角,雕梁画柱,恢弘大气,却又不失雅致之感,兀自绽放着茫茫神光。

  “好庞大的仙府!”

  黄金罴惊叹,姜御也看呆了,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传说中龙王的水晶宫,小屁孩兴奋的尖叫,“哇!这房子真漂亮!我要把它搬走!”说着话,便要冲上前去。

  “不要乱闯,这里是洞天仙府,说不定有什么厉害的存在!”

  姜御慌忙按住他,小屁孩乖乖的退了回来,不敢再肆意妄为。

  黄金罴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周围没有什么禁制存在,方才看向姜御微微点头,而后率先往水晶宫殿洞开的大门走去,这里就属他修为最高,打头阵的事情自然由他来做,而姜御也暂时将短棍交给了他使用。

  水府门口有一层光幕,黄金罴尝试着用短棍探进去,却并未受到任何阻碍,当下回头看了一眼姜御,而后一头撞了进去,片刻后又退了出来,冲姜御微微点头。

  三人这才一起进入,姜御发现光幕之后是一条长廊,十分干燥,地面的青石板上没有任何水迹,当下明白了那层光幕的作用,只是用来挡住涛涛江水的。

  “我们现在已经进了水府,下面一定要小心,三目并未从碧玉乌龟那弄到仙府内部的地图,我们只能自己摸索了!”

  姜御低声吩咐,小屁孩和黄金罴连连点头,这种地方既有大机缘,却也有着重重凶险,可谓是杀机四伏,所以三人都十分小心。

  长廊顶上每隔一段就镶着一颗明珠,如水光华洒下,长廊之中十分明亮,姜御看着长廊尽头,冲小屁孩二人一挥手,旋即三人并肩往前走去,长廊并不长,但三人步步谨慎,用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出长廊,来到了水府的大厅。

  大厅很宽敞,四壁之上镶着明珠,整个大厅十分明亮,而在大厅中间有一个十余丈见方,三尺多高的翠玉台,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蒲团,而在玉台四周也放着上百个同样巨大的蒲团,打量着那些蒲团和玉台,黄金罴轻声道:“公子,这似乎是一个道场!”

  姜御微微点头,这种情形与他在姜家时看到的老祖姜玄给家族后辈讲道的情形差不多,只是这里的蒲团每一个都十分巨大,似乎并不是供人族坐的,看那大小,倒是挺适合妖族强者。

  “宝贝呢?!宝贝在哪!”

  小屁孩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口中叫嚷着。

  “财迷!”

  姜御苦笑,扫了一眼对面的三个门口,蹙眉道:“我们一个一个进去探索!这个水府的前主人能给这么多人讲道,实力一定不俗,他的洞府绝不简单,我们还是尽量小心些!”

  “是!”

  黄金罴应了一声,三人一起来到了左手边第一个门口前,试探了一番确定没有禁制后,方才小心的走进去,却是进了一条只容三人并肩行走的长廊,而且十分昏暗,阴风扑面而来,让姜御后背发凉,左手扣紧了掌心的玲珑梭,灵力灌注其中,蓄势待发。

  走了一段,通道两旁开始出现用铁栏封起来的小房间,儿臂粗的铁链钉在墙上,耷拉着,早已朽烂,不成模样,还有一些白骨,可惜腐朽的太严重,根本认不出是何种族了。

  “这里似乎是个牢房啊!”

  姜御蹙眉,打量着通道左右那些小房间里的情形,低声道:“不知道这里都关的是些什么生物!”

  “看那些白骨,即便腐朽成这般模样,也比人族的骸骨粗壮,应该不是人族,似乎是妖族或者其他什么非人的种族!”

  黄金罴推测道,姜御微微点头,小屁孩却是一语不发,缩在他身后,似乎有些害怕。

  三人默默走着,走的很慢,每间牢房都看了一遍,却是毫无所获,没有发现什么宝贝。

  不多时,三人走到了通道尽头,却见面前有一道石门,上面刻着复杂的符纹,有道道流光顺着那些线条流动,透过石门上的小窗,一股极度邪恶的气息弥漫出来,让姜御忍不住心头烦乱。

  “主人!快走!这里似乎关着一个强大的魔族!实力不在十二魔将之下!”

  小奇传来一道意念,姜御心惊,低吼道:“快离开这!”说话间,一把抓住小屁孩的肩膀,向后暴退。

  “桀桀!想走?晚了!”

  一声怪笑传来,滚滚黑雾自石门上的小窗和门缝中涌出,化为一只巨大的黑雾手掌,唰的一下探了过来,一把便将三人抓在了掌心,向着牢门扯去。

  姜御三人奋力挣扎,各施手段想要挣脱,却是惊骇的发现,各自的轮海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禁锢住了,根本无法动用灵力。

  情急之下,姜御一手抓着玲珑梭狠狠的朝着那黑色手掌刺了下去,却是半点作用都没有,没有灵力灌注,玲珑梭只能算是一块坚硬锋利的玉片。

  小屁孩更是惊慌失措的挥舞着小拳头奋力砸着禁锢三人的黑色手掌,黄金罴也抡圆了短棍狠命抽打,可惜都没有作用。

  巨掌将三人拉到石门前,一双血红的眸子出现在小窗后,打量着三人,“一个人族,一头黄金罴,啧啧!还有一只金鹏!”最终目光顿在姜御手中的玲珑梭上,顿时,那一对血眸中光芒闪烁,阴森的笑声随即传来,“玲珑梭!你竟然有玲珑梭!桀桀,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快!用玲珑梭毁去石门上的禁制!放我出来,我会考虑留你们一条性命!”

  姜御闻言冷笑,尝试催动体内的饕餮真血,却是根本没有反应,当下眼珠一转,笑道:“前辈,你想要我毁去石门上的禁制,总得先放开我啊!你禁锢了我的轮海,我无法操纵玲珑梭啊!”

  “桀桀,小娃娃,你不要想骗我!”

  冷笑声响起,下一刻,姜御被放开了,感觉到轮海的禁锢消失,他低喝一声,轮海暴动,磅礴的灵力灌入玲珑梭,霎那间,玲珑梭变的巨大无比,九色光华闪烁,轰的一声斩向那只黑雾巨掌的手腕处。

  “小娃娃,你想杀了你的好朋友吗!”

  一声历喝响起,手掌往后缩了缩,瞬间将小屁孩和黄金罴放在了玲珑梭下。

  “不要!”

  姜御大惊,慌忙收回玲珑梭,看着小窗后的那对血眸,目眦欲裂的怒吼道:“你太卑鄙了!”

  “桀桀,我说过,不要想骗我!”

  血眸之中满是狡诈的神色,姜御暴怒,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法在不伤害小屁孩和黄金罴的情况下破开黑雾巨掌。

  唰!一道黑雾触手忽然暴起,不待姜御挥动玲珑梭,便将他缠住,邪恶的气息涌入他体内,一瞬间就禁锢了他的轮海,失去灵力支持,玲珑梭瞬间缩小成巴掌大小的模样。

  “小东西,你敢在我面前玩心机!这是找死!我先解决了你!”

  暴怒的咆哮响起,黑雾触手收紧,姜御惨嚎,双臂率先折断,身体中传来阵阵令人牙酸的骨碎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公子!”

  “姜御哥!”

  黄金罴惊叫,双目血红,目眦欲裂,小屁孩更是被姜御痛苦的模样吓的哭了起来,两人焦急万分,各自奋力的挣扎着,可惜无法挣脱那巨掌的控制,无力救助姜御,眼看着他被黑雾勒的口中鲜血如泉涌出,断掉的臂骨自肉皮中戳出,伤口一片血肉模糊。

  “小东西,死吧!我已经很久没尝过人类的血肉了!”

  石室中的生物兴奋的低吼,不断收紧黑雾触手,姜御哀嚎着,断裂的骨头刺穿皮肤,鲜血顺着那些伤口涌出,却是延着那道黑雾流进了石室中,下一刻,便传来一阵啜饮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姜御哥!”

  小屁孩不断哭号,挣动身体,可惜那黑雾手掌太过诡异,不但禁锢了轮海,还压制了他的血脉之力,此刻的他与真正的小孩没有任何区别。

  身体被断骨戳的千疮百孔,鲜血流失,姜御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有人影晃动,有师父九龙道人的面庞,有白露的,哥哥姜枫的,父亲的,母亲的,他记忆中的那些人的面庞都在眼前晃动,不断大吼,可他却听不到他们在吼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