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小屁孩啃着烤鱼,眼见黄金罴被一道金光灿灿泛着紫色的雷霆劈的横飞出去百余丈,不由拍着地面大叫,“恩!这颗雷劈的真准!”

  而后吸吸鼻子,偏头看着姜御,含混道:“姜御哥,你猜现在熊掌有几成熟?”

  酷X匠T'网永Iq久"r免&%费1看6m小说:

  姜御正自美滋滋的啃着烤鱼,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在雷海中翻腾的黄金罴,“估计有六成熟!”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这货皮糙肉厚,得多劈一会,起码得九成熟才可以吃,那时候皮焦里嫩,才是最香的时候,要不然吃了怕是会闹肚子!”

  “恩恩!姜御哥果然是吃货中的吃货!”

  小屁孩连连点头,几口将手中的烤鱼啃得只剩下骨架,腮帮子鼓鼓的似一只青蛙,撩袖抹去嘴角的油迹,双眼放光的看着雷海中的黄金罴,“我很想尝尝熊掌的味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姜御斜了他一眼,随手丢掉手中的鱼骨架,盯着天空中的泛着紫光的云层,眉头缓缓皱起,轻声道:“快要结束了!这是最后的高潮!就看他能不能撑过去了!撑过去就能鲤鱼跃龙门!”

  紫府劫共有九九八十一道雷霆,颜色由最初的银色,到最后的赤红色,威能层层递进增加,此刻雷霆转为紫金色,已经算是临近结束了,但剩下的却也是整场雷劫中最厉害的阶段!

  喀拉!

  一道完全呈紫色的雷霆落下,任黄金罴再闪躲,却终究不偏不倚的轰在他的身上,直劈的他筋断骨折,血花四溅,手中一对金锤亦横飞出去。

  但黄金罴却并未倒下,仰天咆哮一声,浑身金光四射,遏制住流血的伤口,一头金发张牙舞爪,化身一尊黄金战神,双手一招,黄金重锤飞回,被他抄在手中,下一刻,冲天而起,主动迎向那自云层中劈下的紫雷,抡圆了一对重锤,狠狠砸了下去!

  铛!

  一声巨响,如敲金钟,紫色雷霆爆碎,化作一团刺眼的紫色电芒包裹着黄金罴下坠百余丈,而后猛地顿住,再度跃起,扑向下一道雷霆,双锤出击,生生将之打爆。

  连碎九道紫雷,黄金罴自己已经彻底化身为一颗璀璨的雷球,在天空中咆哮着,一步步登天而上,挥舞一双金色重锤,似要冲进云层中。

  轰!

  一道水桶粗细,紫色中泛着淡淡赤色光华的雷霆撕裂昏暗的天空轰然落下,劈在化身紫色雷球的黄金罴身上,噗!汇聚在黄金罴身周的紫色雷芒化作一道紫色涟漪席卷天空,一声惨嚎,黄金罴浑身鲜血,如一颗流星坠入江面雷海之中,手中一对重锤锤头碎掉大半。

  “糟了!这家伙该不会渡劫失败吧!”

  小屁孩紧张的说道,姜御也有些担心,他没想到这最后的九道雷劫竟会这么厉害,第一道就将黄金罴直接劈飞了。

  然而事情出乎他们的意料,不待赤雷落下,一身鲜血,胸膛裂开一道大口的黄金罴便再度自雷海中扑了出来,浑身金光万丈,嚎叫着奋力挥动残缺的金锤,将之砸碎成为漫天紫色的光点。

  云层翻滚,一道道逐渐转化为赤红色的雷霆不断落下,黄金罴奋力一一击碎,当他击碎第七道赤雷时,手中仅剩的两根锤柄轰然爆裂。

  眼见黄金罴失去兵器,姜御暴喝一声,“接棍!”拔出腰间的短棍奋力掷出。

  嗖!

  短棍化作一道黑光飞进雷劫范围,黄金罴一个转身稳稳抄住短棍,一声咆哮,身体半旋,一棍砸向第八道赤红如血的雷霆。

  嘭!一声闷响,黄金罴横飞出去数百丈,方才稳住身形,看着疾扑而来的赤雷,咆哮一声,身体之上腾起一头巨熊虚影,高举短棍狠狠砸了下去。

  铛!

  一声脆响,赤雷颤动,片刻后轰然崩碎,黄金罴身形如电,吞吸那些赤色如血的雷团,补充自身消耗。

  “最后一道了!”

  姜御紧张的低吼,心情即兴奋又紧张,小屁孩也紧抓着他的手,小脸上再也没了嬉皮笑脸,神色严肃。

  此刻,天空中的劫云早已转变为赤红色,翻滚着,传出雷声阵阵,在酝酿着最后一击,整场雷劫中最强大的一击!

  曾有大量修士在这最后一击中饮恨。

  黄金罴吞吸赤色雷团,尽力修复身上的伤口,重组断掉的骨骼,仰头看到翻滚不休的劫云,面露一丝疯狂,回头看向岸边的姜御,朗声道:“能跟着主人,是我的福分!”话音未落,抬手便将短棍掷回。

  铮!

  通体赤红,流转着缕缕赤色雷芒的短棍钉在了身前的大石上,姜御大惊,看着天空中的黄金罴大吼,“你做什么!”

  轰!

  最后一道殷红如血的雷霆落下,巨响淹没了姜御的吼声,眼睁睁看着黄金罴化为一头金色巨熊,撒开四蹄冲向了那血色雷霆。

  嗵!黄金罴与血色雷霆撞在一起,一声巨响,天地皆颤,就连劫云都裂成了两半,天空中绽放出刺眼的血色雷光,照透九天十地,下方江水冲破雷海倒冲上天空,仿佛下了一场大雨。

  姜御和小屁孩看不清那血色雷光中的情形,只能听到一阵阵凄厉的咆哮声传出,小屁孩紧抓着他的手,颤声道:“姜…姜御哥,那大狗熊不会真被雷劈死了吧!”

  “不知道,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姜御眉头紧皱,十分担心黄金罴的处境,因为那血色雷光中传出来的咆哮声已经越来越弱了。

  终于,劫云散去,江面恢复平静,唯留天空中还有一大团血色雷芒在扭动着,散发出灼灼光华。

  姜御迫切的想要知道黄金罴的情况,可惜雷芒隔绝了他的视线,就连感应都隔绝了,根本无法探查,只能耐着性子等下去。

  时间流逝,日落月升,唯有天空中那一团雷芒未灭,姜御与小屁孩默默等着,忽然,远处的江面波涛大作,似乎有什么生物出没,看着水浪掀起的方向,明显是冲着那天空中的雷芒而去。

  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姜御知道来者不善,拍拍小屁孩的脑袋,“青鹏!你去天上守着黄金罴,顺便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我来对付他!”

  “是!姜御哥!”

  小屁孩点头,化为一头丈许长的金鹏,双翼一振腾空而起,瞬息飞到半空中的雷团旁,盘旋着,一道意念传来,“姜御哥,是条大蛇!”

  “又是蛇!”

  姜御眸中掠过一抹厉色,想起当初在妖域时被那头寒冰蟒偷袭差点挂掉的事情,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拔起面前的短棍,异象撑开,脚踏冥河仙瀑扑了上去,狂暴灵力灌注进短棍,狠狠的抽向那巨大的浪花。

  嘭!

  浪花分开,一条巨蛇扑出,张口便咬了过来。姜御暴喝一声,抡动短棍当头砸下去,嘭!正中蛇头,一道血箭飙起,寒光烁烁的鳞片四下飞散,巨蛇哀鸣一声,一头扎进水中。

  “滚出来!”

  姜御怒吼,用力跺脚,异象震动,冥河仙瀑翻腾,巨蛇尖啸着,破水而出,腾起七八丈,自上而下,张开血盆大口,欲要将他一口吞下。

  姜御纵跃而起,避开那张血盆大口,一把抱住巨蟒,双臂用力,狠狠的将之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三目道人手提血色大剑自地狱中扑出,长剑横削,一道血色光刃横扫四方,将巨蛇斩成了两段,彩翼与紫云大鹏齐齐飞出,一人抓着一段,向着地狱中飞去,直接投进了血河之中,血浪翻滚,霎那间将巨蛇浑身血肉化去,只留下森白的骨架在血河中沉浮。

  然而斩杀了这一条巨蛇后,江面上并未平静下来,浪涛翻滚浮出一头大龟,背上龟壳呈碧绿色,仿佛翠玉雕刻而成,流转丝丝缕缕光华。

  紧接着,又有一尾两三丈长的金色鲤鱼出现在姜御的视线的范围内,在水面下游动着,浑身鳞片金光烁烁。

  打量着那两头妖物,姜御眉头紧皱,奇怪道:“这些妖物似乎有些不大对头,并未开轮海,却拥有强大的肉身!”

  要知道,在天妖城时,他曾一棍砸死了给金鹏皇子拉车的轮海圆满大妖,可是今夜,他奋力一棍,却仅仅重伤了那条巨蛇,此刻又发觉这两头妖物身上只有极微弱的灵力波动,不由的有些疑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

  沉默一瞬,姜御轻喝道:“三目,你们三人出手,活捉那大乌龟,看看它是从哪来的!”

  “是!”

  三目道人与彩翼还有紫云大鹏齐动,扑向碧玉大龟,而姜御则是拦住了金色鲤鱼,连抽三棍之后,金色鲤鱼头颅被砸烂,缓缓沉入了江中。

  不多时,三目道人与彩翼还有紫云大鹏也抓住了那碧玉乌龟,三目道人睁开眉心的竖瞳,盯着大龟看了半晌,方才转头看着姜御,蹙眉道:“主人,它们似乎来自这江底的一座水府。”

  闻言,姜御眼前一亮,“洞天仙府?!”心中激动起来,如果真的有一座洞天仙府的话,那就意味着巨大的宝藏,尤其是这水府修建的如此隐秘,建在水底,必定隐藏着什么!

  但抬头看看天空中的雷团,他还是暂时压下立刻去寻找水府的念头,耐心的守候着。

  转眼三天过去,第三天的清晨,天空中的雷团终于开始消散,一股强横的气息弥漫出来,让坐在岸边守护的姜御嘴角微掀。

  靠着姜御呼呼大睡的小屁孩翻了个身,嘴里咕哝道:“我要吃…熊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