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初春,冬雪消融,澜谷江中水流湍急,姜御三人乘坐的木筏在浪涛中颠簸起伏,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被大浪拍翻,然而三人却是面无惧色,纵是浑身衣衫湿透却依旧兴奋的欢呼大笑。

  尤其是姜御,一脸的兴奋,这种激流漂流实在太刺激了,让他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渐渐明白,原来自己并非什么文弱书生,骨子里依旧有着男人热爱冒险的天性。

  两山之间,河道变的窄了,水流更加湍急,木筏如离弦之箭,在波涛的推动下,几乎是贴着水面行进,速度快到两岸的风景都看不清了,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啸。

  顺着澜谷江一路而下,两日后,河面变宽,加上几条支流的分流,江水变的平缓,姜御三人也不管,任木筏随波逐流,只在关键时刻调整方向。

  白天,姜御三人便在木筏上吃着鲜鱼喝着美酒,一边欣赏澜谷江两岸的山光水色,到了夜晚,三人或坐或卧,一边吸纳灵气,一边观赏着夜晚的澜谷江,江水倒映出满天星斗,仿佛群星落地,一片绚丽。

  哗啦!

  一条大鱼跃出水面,短暂的滞空后落回水中,在平缓的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霎时,满江星光,瑰丽无双,让小屁孩兴奋的大叫。

  姜御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圆月,忽而想起了什么,当下便笑道:“你们想不想学淬炼本源真血的法门?”

  小屁孩没有什么反应,坐在木筏边,两脚伸进江水中正自戏水,黄金罴却是闻言呼的一声翻身坐起,兴奋道:“公子有这种法门?!”

  姜御淡笑点头,黄金罴兴奋的颤抖,妖族血脉之中都有着各自始祖的传承,只是后代血脉不纯,无法开启传承,也就渐渐失落了,偶有返祖的异类,却还未来的及成长,便成为人族修士追杀的对象,死在了群雄的猎杀之下,很难留下传承。

  而这淬炼本源真血的法门就是让妖族修士可以将自身驳杂的血脉逐步淬炼,变的纯净,开启血脉之中的传承,而且血脉越纯,实力就越强大。

  所以妖族修士最梦寐以求的就是淬炼本源真血的法门,可惜这种法门早已在很久以前就失落了,即使有残留下来,也大多变的残缺不全,就算学了,效果也不大。

  而在九龙道人留下的一大堆繁杂法典之中,就有一部淬炼真血的完整法门,姜御平时也经常用这法门来淬炼体内的那一股饕餮真血,让其与自己人族的血脉互相交融,等到以后,当饕餮真血彻底融合进入人族血脉之时,他再催动饕餮真血,就不再像与天鹏皇子交战时那样化为半妖之体,而是真正的化身饕餮。

  “公子真的愿意传授我淬炼真血的法门?!”

  黄金罴颤声问道,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姜御微微点头,一把扯过小屁孩,放在自己身前,严肃道:“你也要学,你虽然体内有紫云大鹏的真血,可那毕竟不是你自己的,学了这法门,就可以彻底的将那些真血与自身的血脉交融,实力会逐渐提升!”

  “好吧!既然姜御哥愿意教我,我就学!”

  小屁孩倒是没有激动的表现,只是姜御让他学,他便学,因为他害怕不听姜御的话就会被送回天妖城。

  姜御盘膝而坐,开始传授二人淬炼真血之法,“以轮海为始,搬血行周身……归于轮海。”

  半晌,姜御念完了整篇法门,睁眼看着闭目默记的二人,嘴角微掀,悄然起身,站在木筏的前端,静静看着如水月华下的山光水色,但觉别有一番滋味,心情大为舒畅。

  一年的妖域历练,如今的他,身形早已如同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浑身都是腱子肉,就算是以前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健身教练在他面前也如同渣渣。

  黄金罴浑身散发蒙蒙金光,已然开始尝试淬炼真血,小屁孩却是坐不住,记下整篇法门后,便即起身,上前抓着姜御的手掌,仰头看着他,轻声道:“姜御哥,就算以后我不听话,求你也不要把我送回天妖城去。”

  姜御闻言蹲下身盘膝而坐,看着小屁孩脸上的乞求之色,蹙眉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小屁孩低着头,嗫嚅着,半晌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牌,“姜御哥,你认得这个么?”

  “认的啊!”

  姜御点头,心道这不就是天鹏王的腰牌嘛,他自己也有一块,乃是天鹏王所赠,只要带着那腰牌就可以自由进出妖域,不会遭到妖域中的大妖们袭击,但是当他仔细看了之后,却是发现那玉牌与天鹏王送自己的腰牌略有不同,小屁孩的玉牌上多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飞鹏图,当下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脸色微变。

  小屁孩靠着他坐下,面色忧愁的说道:“那天,哥哥看到这个腰牌之后,就借着教我撕天爪的机会,狠狠揍了我一顿,而且他看我的眼神也不像以前了,让我很害怕。”

  “我就猜到是这样…….”

  姜御叹息,摸着小屁孩的脑袋柔声问道:“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肯回天妖城的吗?”

  “恩。”

  小屁孩点头,撅着嘴,眼里有雾气浮起,可怜兮兮的。

  “不回去就不回去,以后你就跟着姜御哥,只要姜御哥不死,你就不会有事!”

  姜御笑着,将小屁孩揽进了怀中,坐看东方天际渐渐泛白。

  一轮红日冲出地平线,金色的光线仿佛绝世利刃,切开了黑暗天幕,姜御迎着阳光站起身,看到远处的江水成碧绿之色,隐隐泛蓝,岸边开着成片的红花,在春风中跳动着,如火焰一般,红蓝交映,美丽异常,他心有所感,不由轻声吟道:“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黄金罴闻声睁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起身走到姜御身边,看着远处的美景,眸光闪烁,若有所思道:“从来不曾用心看过这个世界,或许我一直都想错了何谓修仙….”

  姜御闻言回头看着他,感觉到他的气息在变化,在发生一种微妙的变化,他身上的妖气越来越淡,若不用心感觉,根本无法察觉!

  “怎么回事?!”

  就算是漫不经心的小屁孩都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正欲上前问黄金罴。

  姜御连忙拉住他,虽然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感觉到了黄金罴体内精气涌动,生机在不断增强,觉得此刻不该去打搅他。

  更√新最快dM上`W酷f●匠。网:T

  良久,黄金罴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自语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姜御翻翻白眼,郁闷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还想问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呢,说着话,忽然就沉默下来!”

  黄金罴挠挠头,憨笑道:“我刚才似乎神魂出窍,融于这天地之间,又好像行走在云端,浑身轻飘飘的,十分舒服!”

  “神神叨叨说半天!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就是发呆么!我也会啊!”

  小屁孩撇撇嘴,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搭在嘴边,摆出一脸白痴的样子,惹得黄金罴嘴角抽搐,默默的蹲到了一边,轻声咕哝道:“小皇子,您赶紧收起来吧!这让外人看到,还以为小皇子是个天生愚型儿……”

  闻言,姜御哈哈大笑,却是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天地灵气暴动,平静的江面上狂风骤起,掀起层层波浪,不由抬头望天,但见头顶天空阴云密布,黑沉的云层中电闪雷鸣,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忽然就变天了!”

  “主人!快走!是那大狗熊要渡劫了!他刚才神魂合道,引动了紫府劫!”

  一道意念传来,姜御大惊,一巴掌拍在正自和小屁孩胡闹的黄金罴头上,骂道:“你才是天生愚型儿呢!你丫要渡劫了,自己难道没感应么!”说话间,一把抓起小屁孩,纵身跃起,踏着江面迅速远遁。

  惊闻姜御的话,黄金罴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天空中正自酝酿雷劫的黑沉云层,惊恐的大吼,“妈呀!怎么说来就来了!”

  喀拉!

  一声炸雷,淹没了他的嚎叫,一道水桶粗细的银色雷霆轰然落下,轰击在黄金罴身上,一声闷哼响起,黄金罴浑身金光闪烁不停,脚下的木筏直接崩碎了。

  一道道雷霆不断落下,颜色从银色,逐渐变成了淡金色,轰击在站在江面上的黄金罴身上,溅起大片雷芒,覆盖了整个江面。

  江岸上,姜御抹着着额角的冷汗,看着江面上恐怖的情形,啐了一口,“这货,神经得有多大条啊,自己要渡劫了竟然也没感应!”

  小屁孩却是笑嘻嘻的看着那变成了一片雷海的江面,流着口水道:“姜御哥,我闻到了烤熊掌的味道!好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吃!”

  “吃货!”

  姜御斜了一眼小屁孩,却是闻着空气中的那一股油脂的焦香味,咕唧!吞了一口口水,笑道:“你也饿了?那不如咱们弄两条鱼上来烤了解解馋?”

  “好哇!好哇!吃了鱼,再等着吃熊掌!”

  小屁孩口水滴滴答答,早已等不及了。

  姜御嘿嘿一笑,目光扫视着岸边的水面,心念一动,一道九彩流光自掌心飞射而出,钻入江水之中,片刻后,两条大鱼飞出了水面落在岸边。

  褪鳞,开膛破肚,姜御很快就弄好了两条大鱼,随手在岸边扯了一大把蒲草,将两条鱼包好丢进小屁孩生起的篝火中,随即二人便坐在火边,翘着二郎腿看着江面上正被雷霆追的满江乱跑的黄金罴。

  “大狗熊,我们烤了鱼,你要是想吃,就拿熊掌来换!”

  小屁孩扯着嗓子怪叫,惹得黄金罴咆哮连连,却是被一道纯金色的雷霆当头劈中,登时横飞出去十余丈远,面膛焦黑,浑身青烟直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