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少女自凤辇上走下,两头玉蛟龙化作一对白玉镯,套在了她的皓腕之上,闪烁点点白光。

  “见过旒音公主!”

  中域诸派首脑慌忙上前见礼,少女纤手微抬,“诸位不必多礼,请起。”清冷目光却是越过人群,落在了姜御与白无双身上,不为别的,只因他二人并未随众人向其行礼。

  白无双看到旒音看过来,不由嘴角掀起一抹微笑,偏头看着身旁的姜御,笑道:“怎么样?如此绝色的女子,你也是头次见吧!”

  姜御却是嘿嘿一笑,咧嘴道:“第二次,她对我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是吗?”

  白无双挑眉,语气有些戏谑。

  姜御随意的耸肩,打量着凤辇下的旒音,笑着说道:“人长的漂亮,实力又强,不愧是人皇的后人。”

  “呵呵,人皇乃是上古强者,在血劫动乱时期为元灵万族立下汗马功劳,陨落后更是留下强大的传承,而今,当年跟随他身边的十八战将,残存九人,尽皆成圣,其战将统领更是早已达到了虚神境,不过在千年前离开了元灵星,前往星空深处,再也未曾回来,而今他的女儿亦成长起来,很快就能成为真圣,人皇这一脉当真是兴旺啊!”

  白无双侃侃而谈,说了许多姜御并不知道的关于人皇的事情。

  姜御听罢,不由赞道:“人皇这一脉确实强大,八圣一虚神,如今加上这旒音公主,未来就是九圣一虚神,呵呵,一脉十强,当真是底蕴丰厚啊!怪不得能镇压中域呢!”

  说话间,瞥了一眼山下的黑岩军营地,冷笑道:“石族这一下是踢到铁板了,连人皇后人都来支援幻音宗,他们再怎么胆大,也不至于敢挑衅人皇这一脉吧!”

  白无双闻言,笑笑,摇头道:“别想的那么简单,石族表面上比人皇一脉弱些,可其实石族真正的实力与人皇这一脉差不多,而且石族这一次是明目张胆的封山,只能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早已想到中域其他诸派会来支援幻音宗。”

  闻听白无双的分析,姜御的心不由沉了心来,隐隐有些不安,脑中再度闪过继承睚眦道统时看到的那一幅诡异画面。

  其时,竹墨已将旒音公主等一干访客迎入了幻音宗的大殿,设宴款待。

  姜御和白无双并未前去,而是回到小院,继续喝酒聊天,白无双聊起自己新近创出的道法,引得姜御来了兴致,甚至将睚眦的剑法传了白无双一式,以交换白无双新近创出的道法。

  两人正忘我的论道,雪珠却是来了,笑道:“姜少侠,白师兄,宗主有请。”

  姜御正在兴头上,哪里会跟她走,摆手道:“我不去了!你们慢慢喝吧!我和白大哥聊得正投机呢!”

  白无双正在参悟姜御传他的睚眦剑法,越参悟越觉得睚眦剑法高深无比,不由深陷其中,对雪珠的话置若罔闻。

  眼见二人,一个呆若木鸡,一个断然拒绝,雪珠苦笑摇头,转身离开了小院,前去禀报宗主竹墨。

  大殿上,竹墨举杯邀众人同饮,笑道:“此次石族包围我幻音宗,诸位前来支援,竹墨感激不尽,竹墨代表幻音宗上下,敬诸位一杯,先干为敬!”说话间,仰头喝下了杯中酒液。

  玄火宗宗主火珑子笑道:“竹墨宗主哪里话,石族野心勃勃,妄图吞并我等,称霸中域,此狼子野心,我等怎能容他得逞!”

  “不错!火珑子说的不错!”

  “我们中域各派同气连枝,此番石族进犯幻音宗,我等岂能袖手旁观!”

  “所谓唇亡齿寒,幻音宗若是被石族吞并,那我中域硕果仅存的几大宗派就少了对抗石族野心的强力盟友!”

  其余宗派的首脑连连点头,尽皆称是。

  竹墨笑着道谢,心里却很明白,这些人只是来撑面子而已,如果石族真的势大,他们只会反戈一击,绝不会拼死抵挡!

  不过面子活总得做齐了,免得授人以柄。

  正当她与众人觥筹交错时,雪珠缓步走了进来,抱拳行礼,道:“宗主,姜公子与白师兄正在小院修炼,不愿前来。”

  “哦?那就不打扰他们了!你坐下吧!”

  竹墨笑着摆手,命雪珠坐在自己下首。

  旒音公主坐在雪珠对面,神色恬静,眼神清冷的看着雪珠,道:“雪珠姑娘口中的姜公子可是无双身边的那个小孩?”

  “回公主,他叫姜御。”

  雪珠恭敬的答道,旒音公主神色不动,只是摸出一枚雪白的小玉牌,递给雪珠,道:“你持此令牌去,就说旒音想见他一面,可愿赏光?”

  此话一出,在座的众人尽皆瞠目结舌,他们不明白,为何堂堂人皇女儿,竟然纡尊降贵去见一个小小的四极修士。

  竹墨也有些意外,但很快反应过来,暗中传音唤醒惊讶之中的雪珠,催促她,赶紧去见姜御。

  雪珠回神,急忙起身,捧着玉牌急匆匆出了大殿,直奔姜御所住的小院。

  小院中,姜御把玩着那小玉牌,感应其上那一缕气息,嘴角有一抹玩味的笑容,“有意思,堂堂人皇女儿,竟然要见我这么一个小修士!”

  白无双笑道:“去吧,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正有此意!”

  姜御笑着点头,手指轻敲桌面,而后长身而起,看着雪珠笑道:“走,我去见见这个人皇女儿,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幻音宗百药园,遍地奇花异草,旒音一身白衣俏立其间,不时俯身闻一闻花香。

  姜御信步而来,站在距离旒音不过三步之处,抱拳躬身行礼,“姜御见过公主!”

  旒音回身,面上有一抹笑容,让人惊艳,“你就是姜御?”

  “如假包换,我想没有人回去冒充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吧!”

  姜御挠头笑笑,旒音抿嘴轻笑,“嘻嘻,你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北域魔族出世见证者,归元城你与飞星阁天魁星主还有你的同伴力挽狂澜,让归元宗免于覆灭,睚眦净土小世界,你和你的同伴杀了石族六位长老,数百位精英,又痛殴族长石破军。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说出去,不是令人咂舌,掀起轩然大波!”

  姜御却是听的心中凉丝丝的,乖乖,这女人什么来头,怎么对自己了解的这么清楚!

  她这是要干什么?!

  他心中忍不住犯嘀咕,感觉这个像仙女一样的女人很危险,对自己竟然了如指掌,她若想对自己不利,自己恐怕就完了!

  “不要乱猜,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旒音笑着说道,向前走了一步。

  “有话就站那说!你别过来!”

  姜御伸手阻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仿佛对面不是美丽的公主,而是母老虎….这一动作让旒音笑的更欢了,但也顺从的站在了原地,不再向前,只是说道:“我想请你借我一缕混沌神纹本源!”

  闻听此话,姜御眸子微眯,一抹寒光瞬息而没,盯着旒音,声音淡漠的说道:“旒音公主,你对我如此了解,这让我感觉到一种潜在的威胁!”

  旒音也没想到姜御说翻脸就翻脸,感觉到他身体里那一股狂暴的杀意,忍不住脸色变了变,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双手道:“姜公子,请你冷静,我绝无加害你之意,只是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关系到我的父皇是否能归来!”

  “你在唬我吗?你父人皇早在数千年前就死了!如何能归来!你要我替你招魂吗?抱歉,我不会!”

  姜御冷哼,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旒音,而后转身就走。

  眼见他要走,旒音脸上满是焦急之色,急急道:“姜公子,请恕旒音先前无礼,但旒音所说关于父亲的事情,确实是真的,还请姜公子帮忙!”

  说话间,便向姜御追去,探手抓向其肩头,“姜公子,请等一等,你要如何才肯…..”

  话未说完,姜御倏然回头,双眸一片金红之色,斩出两道森白道剑,带着狂暴杀气,分别斩向旒音的眉心和腹部。

  “睚眦的杀生之术!”

  旒音一眼就认了出来,不敢硬抗,向后暴退,与此同时一双纤手幻动,一道道金色符纹组成的光圈向着那两边道剑套去。

  金色的光圈越来越密集,困住道剑,令其速度骤减。

  姜御却是冷声道:“旒音公主,我敬你是人皇后人,不愿与你为敌,但你也好好自为之,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偷偷调查我!”

  “姜公子,请听旒音解释!!”

  旒音急急低喊,竭力抵抗着姜御的道剑。

  “开!”

  姜御却是不理她,只是低喝一声,两道道剑颤抖,铮然声中,无数金色光圈骤然崩溃。

  旒音受到震动,面色潮红,道剑呼啸而来,直斩向她的紫府与轮海,却是临触及她的身体时,自行湮灭,只有那浓郁的杀气袭来,令她肌体欲裂,忍不住颤声道:“好霸道,好狠戾的道术!”

  姜御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留下略微有些狼狈的旒音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