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黄雀在后

  月中天,姜御躺在澜谷江边的一块巨石上,头枕滚滚浪涛,翘着二郎腿,一手高举着小葫芦,芳香扑鼻的清澈酒液拉成一道形态优雅的细线,落入他的口中。

  黄金罴化身金发大汉,在火堆旁正自烤着两条大鱼,不时回头看一眼巨石上的姜御,吞咽一口唾沫,显然那浓郁的酒香也勾起了他肚里的馋虫。

  姜御似有感应,吞下满口酒液,随手将小葫芦抛了过去,“来!喝着!”

  “多谢主人!”

  黄金罴一个纵身,于半空中一把将小葫芦抄在手中,便直接开喝,身形直直坠落,却在即将落在地面上时,翻手一掌拍在地面上,嘭!一声闷响,他的身体急速旋转,再度腾空而起,一抖手,青葫芦飞向姜御。

  姜御抬手接住,起身看着稳稳落在地上的黄金罴,笑道:“你只要好好跟着我,我以后不会亏待你!”

  酷q匠网M}唯一j正版,5,r其他B都(是‘)盗JC版&

  黄金罴点头,将烤好的大鱼拿了过来递给姜御一条,姜御也不客气,接过一条,撩起鬓边垂下来的发丝,闷头猛吃,黄金罴也蹲在一边呼哧呼哧的吃着,含混道:“主人,接下来我们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

  “不用叫我主人,叫我公子就好,嘿嘿!”

  姜御抬头,看了一眼波涛滚滚的澜谷江,道:“还是走水路,陆路容易碰见修士,麻烦。”

  “好!我这就去做条木筏!”

  黄金罴点头,几口吃完鱼,翻手取下背上的一对八棱金瓜锤窜进了山林中,砰砰的巨响传来,不多时,便扛着两根水桶粗细,十几丈长的大树走了回来,整齐的裁好,又用老藤条绑在一起,很快就做好了一条木筏,推到江边,看着巨石上的姜御,喊道:“公子,我们几时出发?”

  姜御正自看着天空中的圆月发呆,闻言翻身瞄了一眼木筏,道:“歇会儿,刚吃过饭,不宜运动,等天亮再出发!”

  “好!”

  黄金罴应了一声,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木筏上,不多时便已鼾声如雷,如水月华凝聚在他身体上,仿佛起了一层银色的晶层。

  一人一妖毫无顾忌的呼呼大睡,临近天亮,姜御忽然被一阵剧烈的打斗声惊醒,翻身坐起,扫视着四周,惊声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黄金罴此刻已经醒了,正手持金锤站在巨石前,警惕的看着四周,闻言道:“主人,西北方向三百里处似乎有战斗发生!”

  “走!我们去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捞!”

  姜御来了兴致,纵身跃下巨石,骑上黄金罴便朝着战斗发生的地点奔去。

  两座如刀锋一般直插苍穹的险峻高山并立,绵延的山体在数百里外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V字型山谷,谷中聚集了大量的灵气,在月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道光带。

  “真是一块宝地啊!灵气竟如此浓郁!”

  山谷外密林中,姜御看着谷中的情形,不由惊叹,黄金罴也是连连点头,在这样的地方修行,一年顶的上外面两三年。

  正自说话间,谷中忽然传出一阵凄厉的咆哮,激的灵雾翻滚如潮,涌出了山谷,朝着密林涌来,而后缓缓消散。

  姜御却是在这灵气之中嗅到一缕熟悉的气息,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轻声道:“这些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呢!这里也有!”

  闻言,黄金罴晃了晃大脑袋,鼻翼微微扇动,下一刻,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公子,是那些魔族的气息!”

  “恩,还不少呢!估计有四五个!”

  姜御点头,瞥了一眼黄金罴,笑道:“我们悄悄进去,看看它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黄金罴晃着脑袋,收敛了一身气息,跟着姜御悄无声息的摸入了山谷中,灵雾弥漫,让他们的视线大受阻碍,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前行,大约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眼前灵雾渐淡,隐约可以看见前方几百米处,四头巨大的血蝠妖正在争抢吞噬一头白象的尸骸,已经生生啃食掉了大半,粘着血丝的森森白骨暴露在空气中。

  “这些家伙又在干这些恶心的勾当!”

  姜御低骂,因为天鹏王的原因,他不好意思在妖域随意猎杀大妖做狱主,而今看到这些血蝠妖如此肆无忌惮比自己还嚣张,他心中无名火起,拍了拍黄金罴,悄然潜行到前方的一块巨石后藏了起来,偏头看了一眼正自忘我吞食白象的四头血蝠妖,轻声道:“等会儿我会用异象封住这片山谷,你再动手,我们联手,务必不能让这四个家伙跑掉一个!最好能活捉一个,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好的公子!”

  黄金罴点头,姜御随即窜了出去,如一道魅影一般,刹那来到一头正自埋头啃食着白象头颅的血蝠妖背后,抡圆了灵力灌注下变的赤红的短棍狠狠砸了下去,短棍落下,那头血蝠妖惨嚎一声,噗!刹那化作一团黑雾扑了下来,一只锋利的爪子自黑雾中探出,抓向姜御的胸膛。

  其余三头血蝠妖闻声也扑了过来,却是被黄金罴拦了下来。

  “都给我留下吧!”

  姜御暴喝,异象浮现,四重天取代了苍穹,八层地狱取代了大地,四位仙王盘坐仙瀑之中,浑身仙华烁烁,如四轮明月,光华洒落,让四头血蝠妖身上腾起缕缕黑雾惨嚎不已,三目道人、彩翼,连同紫云天鹏自地狱中飞出,协助黄金罴围攻那三头血蝠妖。

  冥河与仙瀑环绕姜御,令他诸邪不染,奋力挥动赤红的短棍抽打着那团黑雾,没几下,就将之打成了飞灰,正欲回身帮助黄金罴,却是刚回身,便听四声惨嚎响起,黄金罴与三目道人四道身影倒飞出去。

  而半空中,三头血蝠妖化成了三团黑雾,竟然缓缓融合在了一起,黑雾蠕动,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姜御不由心头微凛,暴喝一声,“快!阻止他们!不要让他们互相吞噬!”

  啾!

  彩翼自血河中飞出,口衔一根漆黑细针,洒落一道道黑色阴雷,轰击在那逐渐融合的三团黑雾上,直劈的黑雾颤抖不已,传出阵阵凄厉啸声。

  紫云大鹏自天空俯冲而下,双翼合并如刀,挟裹着滚滚紫气,直斩而下,生生将最中间的那一团黑雾劈成了两半。

  姜御也趁机出手,瞅准其中最大的一团,扑上去,抡动火红的短棍一阵乱抽,眨眼便将其抽的缩小了三分之一,而此刻三目道人也恢复过来了,自血河中扑出,血色狼牙大剑挥动,斩出道道血光,其间有恶鬼面孔浮现,伴随着阵阵鬼泣之声,绞杀那一团黑雾,不断将之吞噬。

  “去死吧!”

  黄金罴从天而降,一双八棱金瓜金光四射,狠狠的砸在了那一团已经缩小到一半的黑雾上,看似虚无的黑雾却是在这一砸之下发出了犹如破布被撕碎的声响,而后在凄厉的尖啸声中灰飞烟灭。

  另一边,紫云大鹏绕着另一团黑雾急速飞舞,紫气滚滚,化成了一个漩涡,将那一团黑雾吸在中央,想逃都逃不了。

  “三目!观它识海,看看它们到底在搞些什么阴谋!”

  姜御低喝,三目道人眉心竖瞳睁开,血光流转,紧盯着那团黑雾,看了良久,竖瞳方才缓缓合闭,三目道人转身冲姜御抱拳,恭声道:“主人,它们的识海一片混乱,三目只能看到一些杂乱的画面,根本无法串联起来。”

  说着话,三目道人袍袖一挥,半空中出现一面血色水镜,一幅幅杂乱的画面闪过,姜御惊讶的发现,其中竟然有玲珑梭的图像,还有自己的画像,其他的都是些地形画面,他认不出是哪里,也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公子,看起来他们已经注意到您了。”

  黄金罴轻声说道,姜御不由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一点他早已想到,从那天夜里嗜恶魔将的那声咆哮,他就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将没有平静可言!只是预想是预想,当现实摆在面前时,他方才感觉到如山的压力汹涌而来。

  “唉,看来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姜御叹息一声,心念一动,一股赤色如血的地狱之火腾起,将那一团被紫气漩涡绞杀的没剩多少的黑气包裹,直接烧成了缕缕青烟。

  “你们都下去吧!好好养伤,未来的日子注定不会平静!随时都有可能要与这些恶心的东西战斗!”

  摆摆手,命三目和彩翼还有紫云大鹏回归地狱,姜御收起了异象,却见已是日上三竿,偏头看了一眼黄金罴,道:“怕不怕?”

  “说不怕是假的,但是我更怕变成他们那样,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跟公子到底,而我想要从公子手里逃脱,除非我先开紫府,可惜公子的修为提升速度太快,我想我是永远都跟不上了,所以,认命了!”

  黄金罴摊摊手,一脸的无奈之色,兼有一缕笑意和疯狂。

  “嘿嘿!”

  姜御咧嘴一笑,挑眉道:“我的命很硬的,就像最最普通的杂草,丢在何种险恶的环境中都可以活下来!你放心,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死!什么狗屁魔族,等到以后我实力强大了,一个小指头压死它们全部!”

  黄金罴哈哈大笑,姜御打量着灵雾弥漫的山谷,道:“这里灵气汇聚,应该会有天材地宝诞生,你我分头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好!”

  黄金罴应声点头,沿着山谷的一边向前走去,去搜寻天材地宝了。

  姜御原本也想去找宝贝,可是看着那被啃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白象尸骸,叹息一声,“唉,可怜的家伙,就让我送你一最后程吧!”翻手间,赤色的地狱之火涌出,将白象的尸体覆盖,片刻后火焰熄灭,白象的尸体早已变成了一团黑灰,随风而散。

  随后,二人在山谷尽头找到了白象的巢穴,可惜早已被破坏了,姜御在巢穴中还发现了一株连根茎都被啃掉大半的玉华草,郁闷的嚎道:“一群土匪啊!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让你们牛嚼牡丹一样吃掉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唳!

  一声尖啸传来,姜御眉头微蹙,闪身出了破败的巢穴,抬头望向天空,但见一头丈许长的金鹏俯冲而下,落地之后,化身一个小屁孩,笑嘻嘻的奔了过来,“姜御哥!你怎么走也不和我说一声!”

  姜御迎了上去,揉了揉小屁孩的脑袋,笑道:“青鹏,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之前去见父亲,他说你走了,我就追出来了,我要跟你一起走!天妖城没什么好玩的,外面的世界更精彩!”

  小屁孩挤眉弄眼的说着,让姜御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修为没见长,胆子倒壮了不少!”

  “嘿嘿,我已经修出了本体,又学了天鹏九斩和天鹏身法,实力足以媲美轮海圆满的人族修士!跟着姜御哥出去,绝不会给你丢脸!”

  看着小屁孩挑眉,一脸的得意之色,似乎打定主意要跟自己出去闯荡,姜御不由有些头痛,揉揉发痛的额角,皱眉道:“你爹知道吗?”

  闻听此话,小屁孩脸色的得意之色尽去,小声道:“我没跟他说,是偷偷跑出来的。”说完,抬头观察着姜御的神色,不待他有反应,便一把抱住他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号道:“姜御哥,你就带我一起走吧!我不要留在天妖城,那里一点也不好玩!”

  看着小屁孩皱巴巴的小脸,姜御心中想要将他送回去的念头顿时消散,叹息一声,伸手将他扯开,道:“好吧!你就跟我走吧!不过我的修为也还没强大到能够保护你的地步,所以你要跟着我,就得听我的话,否则,我立刻送你回天妖城!”

  “恩,恩!我一定听姜御哥的话!”

  小屁孩面有喜色,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那好,那我们就走吧!”

  姜御摸摸小屁孩的脑袋,抱着他跃上黄金罴的后背,黄金罴一声咆哮,便顺着来时路狂飙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