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雪过后,整个天妖城一片银妆素裹,在太阳光下反射着如水银华,姜御躺在鹏王府后花园的小山上,头枕着手臂呼呼大睡,随着他的呼吸,灵气汇聚,如潮汐一般涌进他的身体。

  过去的两个月里,他一直在沉睡,修复一片混乱的轮海,直到月前方才苏醒,体内伤势好了大半。

  小皇子青鹏鬼头鬼脑的跑了过来,左右看了一眼四下无人,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青葫芦,扒开塞子在姜御鼻子上晃了晃。

  “恩?!”

  睡梦之中的姜御鼻翼耸动,呼的一下坐了起来,一把夺过青鹏手中的小葫芦,仰头就往口中倒去,一缕清澈的水流进入他的口中,有浓郁的酒香弥漫开来。

  看着他一口气不换一直喝,青鹏小脸皱巴巴的,流着口水哀求道:“呜呜!姜御哥你慢点喝!给我留点啊!”

  “你个小屁孩子真小气!好歹我也救了你一条小命,喝你点酒怎么了?这是理所应当的!你要想喝,再去偷去!你爹那还有很多!”

  姜御睁眼,斜瞪着青鹏,小屁孩郁闷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怯怯的说道:“老爹的酒窖都快被我们喝空了,这一个月来,姜御哥你每天都要喝一葫芦酒,那些都是我偷来的,为了不让爹发现,我把那些空坛子都装满了清水!结果装满清水的酒坛子越来越多,今天去偷酒时,认错了坛子,不小心倒了一坛子清水进去了!”

  “啊呸!你个小笨蛋!”

  姜御瞪眼,喷出一口酒,一个暴栗敲在小屁孩的脑袋上,直敲得小屁孩龇牙咧嘴,不停的揉着脑门,苦巴巴的说道:“姜御哥!你就给我留一点吧!”

  “小馋虫!”

  笑骂一声,姜御揉了揉小屁孩的脑袋,将小葫芦丢给了他,小屁孩抱在怀里,仰头就往嘴里灌,一边喝一边咕哝道:“姜御哥…其实我骗你的,这酒里没掺水….”

  “嘿!你个小兔崽子!毛都没长全就学会骗人了!”

  姜御笑骂,一个暴栗就敲了过去,小屁孩却是一翻身,背后紫华闪烁,探出一对满是紫色纹络的金色羽翼,轻轻一振,便即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口气喝光了葫芦里的酒方才摇摇晃晃的落回地上,却是面红耳赤,口齿不清的说道:“姜御哥,下….下次换你去偷酒吧….这酒实在太好喝了….”

  话未说完,便即醉的倒在了地上,姜御嘿嘿笑着,夺过小葫芦收进怀里,却是酒劲上涌,一阵头重脚轻,咕哝一句,“果然好酒!”旋即也倒了下去,一大一小两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小山上,不多时鼾声如雷。

  一直站在花园入口处看着两人的天鹏王见状面皮抖了抖,回头看着身后一个豹首人身的汉子,苦笑道:“金睛,赶紧去把窖里剩下的几坛酒都找出来藏好!要不然这俩小土匪真敢给我偷光喽!”

  “是,王爷!”

  金睛应了一声,化身一头金斑豹,四足生风,眨眼远去。

  ……………………

  一处雅静小院中,姜御盘膝而坐,三天六狱异象撑开,圣洁与阴寒的气息弥漫开来,将整个院子变的一半黑一半白,仿佛一个太极图,以三重天和六层地狱为中心,围绕着他缓缓转动。

  三重天三位仙王盘坐诵经,三重天中仙光缭绕,仙音袅袅。

  嗷呜!

  一头丈许长的三目血狼自地狱中扑出,口衔一柄血色大剑,在六狱之中奔腾。

  啾!

  一只巴掌大小的雷鸟挟裹着滚滚黑色雷霆,振翅冲上高空,在三重天和六层地狱间翱翔。紧随其后,一头三尺余长,浑身满是紫色纹络的金色大鹏自地狱中展翅飞出,双翼拍合之间,紫气滚滚。

  “三王归位!”

  姜御轻喝,三兽飞回地狱,盘坐神位之上,胸前各自生出一朵巴掌大的血莲,缓缓旋转,垂落下丝丝缕缕的血色雾丝,扎根地狱。

  三重天上,三位仙王浑身仙光烁烁,头顶冲起一道璀璨仙光,汇聚一体,冲破第三重天,第三重天破开的刹那,哗啦!一道仙瀑自天外倒挂而下,三位仙王沐浴仙瀑,浑身光华内敛,身影逐渐变的清晰,唯有面目依旧模糊。

  六狱之中,三朵血莲落地,于第一层地狱之中汇合,三莲并蒂,无尽血色根须缠绕在一起,化作一道冥域血河,贯通六狱,血浪滔天,一头头恶鬼自血河中爬出,将六层地狱填满,阴煞气息冲天而起。

  万鬼哭号,三头狱主齐声咆哮,血光雷霆紫气齐出,镇压万鬼,让整个地狱安静下来。

  轰隆!

  忽然一阵轰隆声响!三天六狱震动,在三重天外,再开一重丹霄天,一位仙王显现,于仙瀑之中沉浮,身形逐渐清晰。

  六层地狱之下,亦新开辟出两层地狱,血河延伸之处,恶鬼自血河中爬出,填充空荡荡的地狱,发出阵阵凄厉嚎叫声,而后在三位狱主的咆哮声中逐渐安静下来。

  四重天外飘来灵花,仿佛下起了一场花雨,冥域血河两岸开出连片的曼珠沙华,如血色火焰一般,微微跳动着。

  圣洁与阴邪的气息完美平衡,姜御盘坐在正中,万物不沾身,如一尊天地之主,神色肃穆庄严,背后冥域血河与九天仙瀑绞缠在一起,仿佛两头蛟龙,欲要冲天而起,乘风化龙。

  这一次,姜御冒险救了小屁孩,虽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却也收获颇丰,降服了紫云金鹏的神魂不说,对九天十八狱的感悟也更加深刻了。

  “恭喜主人实力再进一步!”

  一道意念传来,姜御咧嘴一笑,轻声自语,“是时候该走了!一年之期将满,我该回去了!”背后异象消散,他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一座小院,黄金罴被囚禁在那里。

  小院门口,隔着禁制,姜御看到黄金罴化身的金发汉子正垂头丧气的坐在小院中,当下伸手一划,分开禁制,缓步走进去,黄金罴抬头看着他,面色微白,轻声道:“我知道你会来。”而后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姜御却没有动,只是打量着他,笑道:“我还缺一个代步的坐骑,你可愿跟随我?”

  黄金罴身子一颤,睁眼看着他,下一刻翻身跪倒在地,恭声道:“拜见主人!”说话间,化出本体。

  “起来吧,去府门口等我,我很快就来。”

  姜御摆手,黄金罴点头,兴奋的出了小院,如一道金光般冲向王府前院。

  看着黄金罴离去,姜御也跟着出了小院,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嘴角不由浮起一抹阴笑,舔着嘴唇,奔向金睛的居所,鬼鬼祟祟的钻了进去。

  约莫盏茶功夫,姜御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金睛的居所,直奔鹏王书房而去,却是没有发现鹏王,当下抓起案上的笔,在兽皮之上留下几个字,随手丢了毛笔,急匆匆出门走了。

  一出王府,姜御便即催促道:“快走!快走!小心被他追上!”

  黄金罴不敢迟疑,四足生风,沿着街道向前奔去,很快就出了天妖城,消失在莽莽丛林之中。

  半日之后,天鹏王自闭关净地中出来,漫步走入书房,却是刚一进去就发现了异样,因为案几之上飘着几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小子有要事在身,为免惊动鹏王,留书一封不告而别,鹏王莫怪!另,多谢鹏王厚礼!姜御顿首。’每一个字都铁画银钩,道韵流淌,看的天鹏王不由面露一丝惊讶,“这是……”下一刻,便直接陷入了深层次的悟道之中,浑身金光灿灿,体内精血涌动,发出滚滚雷霆之音。

  忽然,门外传来金睛急切的声音,“王爷!我的居所被窃,那十坛剩下的八百年陈酿全没了!”

  “什么!”

  天鹏王自悟道中清醒,看着书案上方悬浮的那几个金光大字,终于明白那所谓的厚礼是什么,忍不住吐出一口老血,仰天怒吼,“姜御!你这个土匪!!老夫等了五百余年都没舍得喝!你竟全都偷走了!”

  “王爷,我已问过守城卫士,他出城不过半日,现在追还来得及!”

  屋外,金睛急切的说道,天鹏王看着案上的那几个大字,迟疑一瞬后又笑了起来,摆手道:“罢了,几坛酒而已,就送与他吧!你下去吧,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我!”

  “是。”

  门外金睛应声退去,却是一脸不解,不明白为何嗜酒如命的天鹏王会忽然放弃追回那几坛八百年的陈酿,而这,只有屋内看着那几个金光大字的天鹏王清楚,姜御无意间留下的礼物比起那几坛酒来说,可要贵重千万倍!

  ………………

  山林之中,姜御骑着黄金罴慢慢悠悠走着,群妖逼近,却在看到他腰间的一块牌子后,纷纷退避。

  “前方就要到我的领地了,主人可要去看看,小妖还有些宝物献给主人!”

  黄金罴献媚一般的说道,姜御眼前一亮,兴奋不已,急道:“走走!有宝物岂能错过!这一走,我们说不定就再也不回来了,宝物留在那里,也是拱手让给他人!不如我们自己取了!”

  “是!”

  黄金罴应声如箭般窜出,在山林中飞驰,几个呼吸便奔出百十余里地去,很快就驮着姜御来到了一处洞穴前。

  “就是这里啊!”

  姜御翻身下来,瞄了一眼四周的,而后跟着黄金罴进了山洞,左拐右拐的进了一处洞窟。

  石窟中很明亮,石壁上镶着一些月华石,银华散落,将整个石窟照的一片通透,姜御打量着四周,急切道:“宝物在哪?!”

  黄金罴摇晃着大脑袋,化身为七尺大汉,走到石窟的角落,俯身搬开一块墨黑色的大石,从下掏出两个玉盒,回身献给了姜御。

  姜御随手翻开第一个,但见盒中装着一团地脉龙髓,红艳艳如一团鲜血,却又闪着如同红宝石一般的光泽,蕴含了磅礴的精气,不由惊叹“好哇!没想到你竟还藏有这样的好东西!”

  黄金罴憨笑,姜御打开第二个盒子,却见其中装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半透翠绿石片,约莫一指厚,有丝丝缕缕光华流转,却没有丝毫灵气溢出,仿佛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东西?”

  他微微一愣,伸手将之抓在手中,石片入手,却是在霎那间神华绽放,石片内部浮现一片神秘的符纹不断闪烁着,似乎与自己画出来的那些画差不多,但却更显灵动。

  眼见姜御弄明白了石片的玄机,黄金罴失落的说道:“主人,这是通玄古玉,内蕴先天道图,乃是炼器的至尊级材料,就算不用来炼器,此物也可以用来悟道,我能在短短六十年内修到轮海圆满,全都是因为这一块通玄古玉。”

  “这就是通玄古玉?!”

  姜御惊讶,他从典籍上看过通玄古玉的记载,知晓这东西究竟有多稀罕,因为这通玄古玉据传说是产自混沌之源,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千万年间也不见得有人弄到一块,每一次出现,哪怕是假消息都会引来四方豪杰争夺不休。

  良久,姜御自震惊中回神,激动的将通玄古玉收进轮海,沉入命泉之中温养,而地脉龙髓则是收进了玲珑梭的小空间内。

  出了山洞,姜御心情大好,这几个月的收获实在太大了,为了救小屁孩,他虽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但也对九天十八狱有了新的体悟,对于神魂的修炼也有了一些心得,料想未来轮海圆满开辟紫府时,将会更加轻松。

  而最大的收获,就是他降服了金翅大鹏一脉中的异类,紫云金鹏的神魂做狱主,后又因一时心软收黄金罴为坐骑,却没料到现在又因此获得了千年地脉龙髓和珍贵无比的通玄古玉。

  《e酷E3匠nk网:正wx版@首发EP

  心里盘算着这一趟妖域之行的收获,姜御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真是好人有好报!”看到黄金罴低垂着脑袋,当下便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你放心,我不会白拿你的通玄古玉的,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嗷!

  黄金罴咆哮一声,撒开四蹄,朝着妖域外的澜谷江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