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山谷,谷外白雪皑皑,一片银妆素裹,而谷中却是草木青葱,温暖如春,山谷尽头有一口热泉,喷涌出热浪,沿着地面向四周蔓延。

  嗷呜!

  一声狼啸,一头一人多高,一丈多长的健硕白狼出现在山谷一侧的山坡上,浑身皮毛流转银华,仿佛白银铸就,而最奇异的是,它的头颅正中多出一目,开阖之间灵光闪烁,紧盯着山谷中的那口热泉。

  姜御站在谷外远处的一座小山上,看着谷中的那口热泉,眸光火热,舔着嘴唇道:“传说中的地灵泉竟在此出现,怪不得这山谷之中一片春色!看来这狼妖也是被地灵泉吸引来的!”

  “传说地灵泉汇聚大地之精,若用泉中灵液洗涤肉身,就可以在战斗中借助大地之力!十分神奇!不过灵泉出世,这妖域外围的几头大妖定会前来争夺!主人何不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再出手取走泉中的灵液!”

  玲珑梭在掌心沉浮,传来一道意念,姜御点头,耐着性子等下去,果然,没过多久,一头金光四射的巨熊从远处奔来,每一步都地动山摇的。

  “是那头黄金罴!”

  小奇惊叫,姜御眸中掠过一抹厉色,在他刚进妖域时,这头黄金罴曾追杀他,想要抢夺玲珑梭,想起那时候自己被其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悲惨经历,他心中怒火熊熊燃起。

  其实说起来,他能在短短一个月里彻底掌握饕餮真血,完全是因为黄金罴的追杀,若非被逼入绝境,他根本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彻底掌握饕餮真血。

  不过,他不会感激黄金罴,看着那人立而起,冲着三目狼妖咆哮不已的黄金罴,他的神色逐渐变的平静,轻声道:“妖域外围四大巨头,已到其二,看来今夜,我的地狱将多几尊狱主!”

  说话间,北方天空出现大片乌云,云层中电闪雷鸣,一只小巧的骷髅鸟拍打着一双白骨翼,似一道苍白的闪电一般飞来。

  “白骨雷鸟也来了!”

  7S酷"Z匠_网N-唯一正*K版{{,其2@他nQ都;是0盗版

  姜御挑眉,他刚进妖域的时候,曾远远看到白骨雷鸟在雪天引动雷霆,洗炼白骨之身,妖气滔天,威势惊人。

  白骨雷鸟急速而来,落在谷口的大石上,滚滚黑雾自其腹腔中涌出,将它身形掩去,黑雾涌动,不时有丝丝幽蓝的电芒闪烁。

  见到黄金罴和白骨雷鸟先后到来,三目狼妖低啸一声,口吐人言,“两位,灵泉出世,会有比我们强大很多的高手前来争夺,我们只不过是占了先机,如果二位肯听我一言,我希望能与二位结成联盟,共享这地灵泉!”

  “哼,就凭你?也配与我结盟?杂毛狗一只,待老娘重生肉身后,立刻将你做成狗肉煲!”

  尖细的声音自滚滚黑雾中传出,白骨雷鸟完全不吃这一套,今夜她来就是要借助地灵泉重生肉身,哪里会愿意与她人共享。

  三目狼妖闻言,头颅正中的竖瞳猛地睁开,堪破所有虚幻,锁定白骨雷鸟的真身所在,竖瞳中射出一道银光匹练,如一柄仙剑立斩而下。

  “该死!打之前也不说一声!你这是偷袭!”

  白骨雷鸟尖叫,却是丝毫不惧,双翅一振,黑雾中飞出一道闪电,击中银色匹练,轰隆一声响!一道恐怖的气浪席卷整个山谷,草叶纷飞。

  “该死的杂毛鸟!道爷忍你很久了!”

  三目狼妖一声咆哮,纵欲而起,化身白衣道士,头戴紫金冠,手提一把狼牙大剑,没有丝毫的仙风道骨,反倒是杀气盈天,怒啸着直扑向白骨雷鸟。

  白骨雷鸟无法化身人形,白骨之翼一振冲天而起,张口吐出一枚电芒闪烁的神针,神针一出,天空中铅云翻滚,眨眼风雷大作,一道道紫电落下,彻底将山谷化成了雷海,紫光闪烁,将黑夜变成了白昼。

  “你这该死的杂毛鸟!又来这一招!”

  狼妖道人怒骂,挥动大剑,斩灭迎面而来的紫雷,在雷海中左冲右突,费时良久方才冲出雷海,指着半空中的白骨雷鸟破口大骂,却是头顶紫金冠破碎,只剩半边耷拉在耳旁,一身衣衫直接变成了布条,看上去狼狈不堪。

  “怎么样?油炸老狗的味道如何?你还想再尝尝么!”

  白骨雷鸟口衔神针,尖细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狼妖道人气的暴跳如雷,一个纵身,再度扑了上去,眉心竖瞳圆睁,一道神光将天空中的白骨雷鸟笼罩,竟是暂时将之定住了。

  “你竟将这天妖瞳修炼到这一地步!”

  发觉自己无法移动,白骨雷鸟似乎也有些怕了,尖叫着,口中神针神光大盛,击出一道道银色闪电,劈向直扑而来的狼妖道人的竖瞳。

  一人一鸟在半空大战正酣,黄金罴冷眼旁观,似乎也是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却正是此时,远处传来一阵轰隆声响,大地震颤,竟有一道道裂痕出现。

  黄金罴倏然回头,看着东方,千里之外,有一道黑影急速而来,当下它的身上暴起阵阵金光,化身一个满头金发,半裸上身的壮汉,手提一对八棱金瓜锤,紧盯着那道每一步都山崩地裂的身影,一脸的警惕之色。

  远处的山头,姜御看着那黑影,面色微变,轻声道:“它来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几个呼吸间,那黑影来到了山谷,却是一头身长七丈,浑身漆黑,头生独角,雪白獠牙外翻,面容狰狞可怖的魔鬼猿,巨爪握着一截黑漆漆的断棍,刚一进山谷,便一脚踏平了半边山坡,嘭的一声跃起,一声咆哮,抡圆了断棍,狠狠的砸向那狼妖道人。

  正与白骨雷鸟交战的狼妖道人感觉到身后袭来惊天杀气,不由变了脸色,一掌打出一道惨白光刃逼退白骨雷鸟,回身一剑斩了下去。

  锵!

  一声脆响,狼牙大剑脱手飞出,狼妖道人握剑的那条手臂生生被巨力震成了肉泥,吐血横飞出去,落在了姜御所在的那座山下,被山上滚落的碎石掩埋。

  一击解决了狼妖,魔鬼猿落回地上,扛着那根漆黑断棍,血眸扫视着半空中的白骨雷鸟,以及一脸警惕看着自己的黄金罴,咆哮道:“这地灵泉我要了!你们两个赶紧滚!迟了,我砸碎你们的脑袋!”

  “臭猴子!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

  白骨雷鸟怒骂,看向黄金罴道:“大狗熊!我与你结盟!揍这臭猴子!”

  黄金罴却似乎十分畏惧魔鬼猿,迟疑一瞬后,平静道:“猿王,何必如此霸道,我只想取一份泉水洗炼肉身而已。”

  “没用的家伙!”

  闻言,白骨雷鸟愤懑的低骂一声,而后拍着翅膀,看向魔鬼猿,尖声道:“臭猴子!你要想打,老娘奉陪到底!它们怕你,老娘可不怕你!”

  魔鬼猿不语,沉默一瞬后,说道:“好罢!等灵泉彻底开启之后,你我三人共享!不过,若是来了强者,你等需助我,不得浑水摸鱼!”

  见到魔鬼猿让步,白骨雷鸟和黄金罴一口应下了,“好!”答应的十分干脆,并不似之前狼妖提出结盟时那样。

  正此时,天地灵气暴动,地灵泉中热浪滚滚,汩汩声中,泉眼变大,泉中泛起一股乳白色的泉水,有五色光华闪烁。

  一见此景,魔鬼猿咆哮一声,飞扑而下,化身一八尺彪形大汉,便欲跳进泉中。

  “臭猴子!你还说结盟!共享灵泉!”

  白骨雷鸟怒骂,振翅飞向灵泉。黄金罴也不落后,纵身自山坡上跃下,紧跟着贴地疾飞的白骨雷鸟,冲向了地灵泉。

  噗通!

  噗通!

  魔鬼猿、白骨雷鸟、黄金罴先后跳入了灵泉。

  谷外的小山上,姜御纵身而起,驾驭玲珑梭化作一道流光冲进了谷中,眨眼来到了泉眼前,魔鬼猿和白骨雷鸟还有黄金罴等惊见他出现,却没有动手,都在拼命吸收泉水精华。

  姜御也不迟疑,一头扎进泉水中,向着泉底游去,浑身毛孔张开,一股奇异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筋骨血肉不断律动,接受这种力量的洗礼,而后变的更加坚韧,就连血液中都泛着点点金光。

  四肢百骸暖融融的,姜御迷醉了,却是还未享受多久,便感觉到一股极致的阴寒气息涌进体内,不由大惊失色,睁眼看向泉底,但见一双血眸紧盯着自己,下一刻,一只干枯的爪子倏然抓了过来,速度极快。

  “主人!快走!这里封印着一头魔将!”

  小奇惊叫,姜御已经狠狠的一拳打了过去,咔嚓!骨碎声中,他闷哼一声,“好强的力量!”翻手一掌拍向身下,灵力涌动,他冲天而起,看着下方泡在泉水中的三头大妖,急急喊道:“快走!泉底有古怪!”

  闻言,三头大妖睁眼抬头看着他,尽皆一脸莫名,下一刻,魔鬼猿尖叫一声,却是被一只漆黑干枯的爪子生生从背后抓穿了胸膛,一颗鲜红的心脏被那黑爪紧握,犹自跳动。

  “魔族!”

  白骨雷鸟惊呼一声,双翅一振,便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了泉眼。

  黄金罴却是慢了一步,被那只漆黑的爪子抓住了后颈,向着泉底拖去。

  “救我….”

  黄金罴不断挣扎,却无力挣脱那只干枯的爪子,于此同时,泉水也在逐渐变黑,姜御看在眼里,忽而一咬牙,低喝一声,“去!”

  嗖!

  玲珑梭化作一抹九色流光直冲进了潭水中,泉中黑浪翻涌片刻,玲珑梭破水而出,而黄金罴也紧接着冲了出来,怒吼一声,“快走!魔族就要出来了!”而后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姜御也不迟疑,驾驭玲珑梭向着南方逃遁。

  “玲珑梭!不要走!”

  愤怒的咆哮声中,一个身形枯干,仿佛干尸一般的生物冲出了地灵泉,扇动着背后漆黑蝠翼,悬浮在地灵泉上方,大口吞吸着泉水,干枯的身形逐渐变的饱满,眨眼变成了一个羊头人身,满口獠牙,背生一对漆黑蝠翼的生物,蝠翼震动间,乌光流淌,弥漫出邪恶的气息,谷中的草木转瞬枯黄。

  血眸盯着南方天际的那一点九色流光,浑身漆黑的生物咆哮不已,“我会找到你的,以我王之名起誓!”背后双翼一振,一道道乌光飞窜而出,落在地上,化为一个个血色的蝙蝠妖,朝着那生物跪拜,山呼,“嗜恶魔将万岁!”低沉的咆哮在黑夜中回荡。

  “去吧!我的孩儿们!告诉他们,计划可以开始了!”

  嗜恶魔将挥手,那些血蝠妖纷纷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道血色流光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