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荒外围的一座大山上,古木参天,横生的枝桠遮天蔽日,使得山林中一片昏暗,地面上积着一层厚厚的落叶,散发出腐朽的气息。一阵急促的沙沙声自山林深处响起,紧接着狂风呼啸,一条身长足有六七丈,水桶粗细的巨蟒自山林深处游出,急速窜向远处的山涧,这是一条寒冰蟒,浑身生满墨蓝色的鳞片,夹杂着一些金色的花纹,而在它的头上,已然生出一对肉角,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它就可以进阶成为玄冰蛟,成为足以媲美人族轮海圆满的高手,在这北荒的外围,可以称尊一方。

  但今天,这个未来的北荒外围区域的王者大妖竟然行色匆匆,似乎是在逃命。

  唰!

  一道身影自远处纵跃而来,似灵巧的猿猴,借助那些横生的枝桠,几个起落便赶在巨蟒之前,砰的一声落在山涧前,赫然正是在北荒外围历练的姜御,只是比起一个月前刚进妖域时,他的模样有些狼狈,身上衣衫褴褛,上半身赤裸着,古铜色的皮肤上伤痕密布,腹间更是有一处巨大的伤疤,几乎占据了整个腹腔,显然这一个月他一直游走在生死的边缘。不过他的气息比起月前却是更加浑厚,即便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也像极了一头凶兽。

  看着急速游来的寒冰蟒,姜御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嘿嘿,你跑什么!我又没说要吃你的肉!”

  寒冰蟒猛的人立而起,幽蓝蛇瞳紧盯着姜御,口吐人言,“姓姜的!没你这么欺负人的!有种等我进阶再跟你打!”

  “嘿嘿,让你进阶,那我还怎么在这一片儿混啊!”

  姜御眼中掠过一抹杀机,阴笑着舔了舔嘴唇,喉头微动,双眼紧盯着寒冰蟒,身体缓缓伏低,仿似一只猎豹,随时准备扑出去,将那巨大的寒冰蟒撕成碎片。

  作为妖兽,寒冰蟒对杀气感觉十分敏锐,知道姜御今天不杀了自己是不会罢休,当下也不再示软,身体盘起,一股股寒气升腾,身周飘起片片雪花,很快,就连那些千年古树的树干上都挂上了一层白霜。

  “姜御!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寒冰蟒忽然咆哮一声,盘起的身体迅速展开,借助那股力道,它速度大增,身体贴地扑向姜御,张口喷出一股雪白寒气,要将姜御封冻,这是它未进阶前最厉害的手段,一般的妖兽要是被这一口寒气喷中,立时便会被冻成冰雕,而后变成它的口中食。

  但对姜御来说却算不得什么,他的肉身已经远超寒冰蟒,但毕竟被冻住的感觉太不舒服,所以眼见那一股寒气涌来,他嘴角微掀,腿部发力,一跃四五丈高,轻松越过寒气,一拳狠狠砸向寒冰蟒的脑袋。

  寒冰蟒摇头晃脑,避过姜御这一拳,猛地转身,生满倒刺,仿似一个巨型狼牙棒的尾巴狠狠的抽向姜御的腹部,嘭!一声闷响,姜御似流星一般倒飞出去,撞在一棵古树上,直震的古树晃动不已,树上的积雪大蓬大蓬的落下。

  姜御落地,一骨碌爬起,如猎豹一般自纷纷积雪中扑出,一把抱住寒冰蟒那生满倒刺的尾巴,暴喝一声,“起!”双臂发力,生生将寒冰蟒扯动,而后旋转身体,抡起寒冰蟒砸向那些参天古木,仿佛寒冰蟒只是他手中的一条鞭子。

  嘭!嘭!

  沉闷的声响中,寒冰蟒被摔的七荤八素,却还不忘了挣扎,身体乱摆,生生挣脱姜御的双手,而后回头便一口咬了过去,森白毒牙闪烁着寒光,毒涎飞溅,落在地上,登时便有一大片雪白寒霜弥漫开来,足见其毒性是多么的剧烈。

  面对噬咬而来的血盆大口,姜御不闪不避,一个闪身冲上去,来到了寒冰蟒的咽喉下,暴喝一声,“啊!”奋力打出一记上勾拳,击中寒冰蟒下颌。

  嘭!

  更+新Z最快上酷D匠o《网;

  一声闷响,寒冰蟒向后倒飞出去,撞在一棵古木上,身体扭动着,片刻后便再没有了动静,竟是被打的昏死过去。

  “呼!”

  姜御长舒一口气,揉了揉发闷的胸口,缓步上前,解下缠在腰上的一条墨黑老藤,将寒冰蟒的脑袋和尾巴绑在一起,而后如同拖死狗一般,拖着寒冰蟒往山林深处行去。

  一处山洞,姜御拖着寒冰蟒钻了进去,洞中点着一堆篝火,很温暖,他随手将寒冰蟒丢到一边,而后走到火边,端起一只瓦罐,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呼!”舒服的长舒一口气,看着放在山洞最里边洞壁下的十几个玉盒,眉头微蹙,“黄泉珠拿到了,小奇,我看我还是先开轮海吧!那几头大妖都太厉害了,我不开轮海,单凭肉身,很难打赢他们啊!”

  “由主人自己决定就好,反正主人现在也已经彻底掌握了饕餮真血,原以为要半年才行,没想到主人太疯狂,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彻底掌握了饕餮真血,眼下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

  小奇的回答很随意,姜御笑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一边的寒冰蟒,冷笑道:“既然醒了,就没必要装死了吧!乖乖交出黄泉珠,我还可以考虑放了你,否则,我现在就把你剁成一块块,煮成一锅蛇羹!”

  闻言,寒冰蟒浑身散发出晶蓝色的光华,眨眼便化作一个蓝衣青年,丰神俊朗,只是面容轮廓有些阴柔,低头看了一眼捆在脖子上的墨黑老藤,苦笑道:“这是我的万灵古藤啊!没想到今日竟成了我的绞索!”

  “别废话!交出黄泉珠,我放你走!”

  姜御冷喝一声,抓住脚边的黑藤一扯,蓝衣青年便扑倒在他脚边,抬头看着他,苦笑道:“好罢!遇到你算我倒霉,好不容易从那头臭猴子那里弄到黄泉珠,还没捂热乎呢!就被你盯上了!”说着话,口一张,吐出一颗黑沉沉,婴孩拳头大小的珠子,散发着强烈的阴煞之气。

  姜御一把将珠子抄在手中,笑道:“天材地宝当有德者居之,你霸占着它这么久了!好处也得了不少了!该轮到我了!”

  蓝衣青年嘴角抽搐,鄙视道:“说的好像你人品很好似的,我就偷袭了你一次,还是偷袭未遂,你就盯上了我,咬着我不放!”

  “少废话!滚吧!”

  姜御眉毛一扬,手一抖,黑藤解开,蓝衣青年也直接飞出了山洞。

  听着洞外传来重物落地的噗通声,姜御咧嘴笑了起来,抛了抛手中的珠子,笑道:“小奇,刻禁制,我要开轮海!”

  玲珑梭应声自他怀中飞出,在洞外布下一座幻阵,隐去山洞,又回到洞内刻下了几座聚灵阵和一座强大的禁制,这才飞回道姜御身边,“主人,准备好了!”

  姜御走入阵中,运转聚灵阵,引来十方灵气,灌入体内,冲击腹部那封闭的轮海,每一次冲击,山洞中便有沉闷的声音回响,直震的洞顶碎石纷纷落下,若非有小奇刻下禁制,这山洞早已崩塌。

  嘭!

  嘭!

  连续八十一响后,姜御吐血,腹中却有一团金光亮起,将他身体照的通透,轮海在最后一击之中开启了,却是一片死寂,唯有一股白色的气流在流动,在轮海开启的刹那,想要逃走。

  按照九天十八狱中的记载,这一股气息叫做先天之息,是最接近混沌的气息,轮海一开,便会立刻逃走,消散于天地间,鲜有什么高深的修炼法诀能让修士在开辟轮海之时将之留住。

  但九天十八狱中就载有留下这一股先天之息的法门,眼见那先天之息就要冲出轮海,姜御轻喝一声,“镇!”手掐指诀,血肉之中冲出一道道奇异的光纹,一霎那间便将先天之息镇压在了轮海之中。

  “封!”

  手诀再变,那些奇异光纹化作了一个囚牢,将先天之息暂时封印。

  “化!”

  一声轻喝,无尽灵气灌入轮海,滋润轮海,渐渐的,一口神泉浮现,吞吸灵气,喷涌出生命精气,很快,轮海便变成了真正的海洋,被生命精气充满的海洋。

  开启了轮海,化出命泉,姜御回过头来,专心对付那一股先天之息,血肉之中冲出更多的奇异光纹,封印先天之息,直至其逐渐平静下来,被压缩质化成了一颗神珠,而此刻,轮海震颤,开始收缩,仿佛破了个洞的气球一般,就算你充多少气,都无济于事,除非堵上缺口。

  姜御心神一动,神珠便缓缓沉入命泉之中,霎那间,一道生命精气之柱自命泉之中冲出,生生将轮海扩大了一倍,宛如一根天柱一般,将整个轮海暂时稳固下来。

  暂时稳固了轮海,姜御开始修炼九天十八狱,手一招,山洞角落里的十几个玉盒齐齐翻开,馨香弥漫,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天材地宝飞了出来,却无一不是散发着浓郁的阴煞之气。

  黑红色的地狱灵芝,雪白的雪魄石,殷红的血朱果…….墨色的黄泉珠,十几样放在外界,足以令无数修士抢破头的宝物,此刻却是团成一团,悬浮在姜御的掌间,一股灵火腾起,将那些天材地宝包裹,炼出其中的阴煞之气。

  黑灰飘落,姜御掌中多了一团漆黑的液体,而后被他一口吞下,送入轮海之中,九天十八狱经疯狂运转,在轮海之中开始构建一层层地狱。

  九天十八狱,分为两部分,九重天和十八层地狱,以灵气构建九重天,以阴煞之气构建十八层地狱,每一重天对应两层地狱,所以九天十八狱的修炼也分为九个阶段。

  仙音阵阵,姜御开辟出了一重神霄天,而在命泉下方,吊筋狱和幽枉狱开辟的瞬间,他的体内传出阵阵恶鬼哭号之声。

  而此刻,那一团阴煞灵液还未消耗完。

  在袅袅仙音与呜咽凄凉的恶鬼哭号声中,姜御趁热打铁一口气又开辟了两重天,青霄天和碧霄天,以及四层地狱,火坑狱、酆都狱、拔舌狱和剥皮狱,方才将阴煞灵液消耗完。

  三重天,六层地狱,加上生命精气之柱的支撑,轮海这才彻底稳固下来,不再收缩。

  呼!

  张口吐出一口浊气,姜御缓缓睁眼,背后浮现三重天和六层地狱,三重天神光流转,仙音袅袅,令人迷醉,每一重天都盘坐着一道模糊的身影,那是守天仙王。而六层地狱却是血光潋滟,空荡荡的,隐约有恶鬼哭号之声响起,令人神魂皆颤。

  “恭喜主人,九天十八狱小成!”

  小奇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姜御微微一笑,身后的九天十八狱虚影消散,他长身而起,身上黑黄的老皮开裂剥离,露出其下白皙的新生皮肤,隐有宝光流动,宛如琉璃。

  嗷呜!

  一道粗犷的狼啸声传来,姜御抬眼看向洞外,天已经黑了,不由的嘴角微掀,抓起丢在一边的雪狼皮披在身上,大笑道:“小奇,我们走!我的地狱还空着呢!”

  九天十八狱,每重天都自生仙王,唯独十八狱,需姜御亲自动手杀生,夺取灵魄炼化为每一层地狱的镇狱之主。

  嗖!

  姜御踏着变大后的玲珑梭飞出了山洞,直朝着狼啸声传来的方向而去,在那里,有一头媲美人族轮海圆满境界的三目狼妖,今夜,它的命运轨迹将悄然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