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道人随风而散,姜御一直跪在白沙地上,仰着头,用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天际的火烧云逐渐暗去。

  刚刚拜九龙道人为师的时候,他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却仅仅存在了刹那,便被残忍的剥夺了。

  姜御心里很难受,仿佛被挖走了一块,眼前不断浮现九龙道人看着自己时的眼神,悲伤与欣喜交织,那么的复杂,那么的慈祥。

  星满天,长风穿林,竹枝互相刮擦碰撞,发出簌簌声响。

  姜御改跪为坐,就那般坐在沙地上,仰头看着满天星斗,一只手轻轻摸着怀中的玲珑梭,感受指尖传来的那一缕冰凉。

  伤痛是永久的,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选择承受,继而将之转化为我们继续奋进的动力,要么永远沉沦在这份悲痛之中,日渐消沉。

  在略带寒气的夜风中坐了一夜,黎明来临,东方天际泛白,一轮红日升起,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竹林,在姜御身前的沙地上留下几块斑驳的金色光影,他伸手,探进那些光斑,感觉到了温暖,晦暗的眸子逐渐亮了起来。

  很短暂的一瞬间后,他爬了起来,向着湖边走去,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奔跑,如一阵风般穿过大片竹林,看着朝阳在湖面上投下的那一大片金色,纵身跳了进去。

  噗通!

  大蓬水花溅起,被阳光染成金色,姜御在冰凉的湖中畅游,洗去一身的疲惫,将心中的伤痛掩埋。

  不知在湖中折腾了多久,姜御方才上岸,迎着朝阳坐在湖边,手中握着玲珑梭,自语道:“我无法凝聚灵力,究竟该如何唤醒沉睡的器灵?”

  目光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他忽然有了主意,双眼发亮,面露喜色,“就这么办!”

  一手握着玲珑梭,另一只手却是在虚空中快速勾画,一缕缕金色的灵气在虚空溢出,随着他的手指移动轨迹而凝聚,仿佛墨汁一般,很快,虚空中刻下了一篇狂草,金光灿灿。

  放下手,姜御长舒一口气,看着那篇狂草,面有喜悦之色,就在他三岁那年,他发现,自己虽然无法修行,可却拥有一种任何人都没有的能力,那就是,自己只要能画出来,写出来,天地灵气便会自动替自己具体表现出来,尤其是画一些活物的时候,那些活物就仿佛真的一般,会绕在自己身旁,蹦来蹦去。

  他不知道这算什么,但起码让他那些略有些晦暗的年月里多了一抹颜色艳丽的金色。

  看着虚空中微微波动的草书,姜御定了定神,缓缓抬起右手,将玲珑梭送了过去,当锋利的尖角触及那些金色的草书时,预料中的一幕出现了,那些字化成了金色灵气光流,被玲珑梭吸收了。

  “成功了!”

  姜御大喜,翻身爬起,一手握着玲珑梭,左手在虚空勾画,口中吟喝,“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此身君子意逍遥,怎料山河萧萧。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寒剑默听惊雷,长枪独守孤壕。醉卧沙场君莫笑,一夜吹彻画角。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

  金色灵气在虚空刻下一个个巴掌大小的大字,寥寥数十字,金光缭绕,却似多了几十轮小太阳。

  姜御一书而就,抬手将玲珑梭抛起,嗖!玲珑梭飞进了那一片金光大字中,疯狂吸收着构建出那些大字的灵气。

  一个又一个大字黯淡湮灭,姜御喜上眉梢,双手齐动,在虚空勾勒,将脑中所记的那些古诗词一篇接一篇的写出来,将那些记忆中最美好的瞬间,一幅幅勾勒出来。

  左手画,右手诗,字与画重叠,金色的光线交织在一起,在他身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光茧,金光腾起数丈,仿佛一轮烈阳冉冉升起。

  玲珑梭浮在姜御的头顶,疯狂吸收着汹涌而来的灵气,自身已被染成了纯金色,表面那些奇异的符文扭动着,仿佛活了过来。

  随着玲珑梭吸收的灵气越来越多,姜御感觉到自己与之建立了某种联系,就好像是与一个人有了强烈的心灵共鸣一般。

  这种其妙的感觉他只在一人身上体验过,只是那已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而且是永远再也无法见到的人,但现在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感觉,不管与自己有这种感觉的对象是什么,他依旧十分开心,大声的朗诵一首首古诗,双手挥舞在虚空勾画。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略显稚嫩,却又不失狂放的吼声在林中回响,那一轮金阳变的更加庞大,灵气不断汇聚过来,甚至带起了呼呼风声!

  好在这里距离姜家大宅前院很远,要不然,如此磅礴的灵气汇聚定会惊动在前院的那些长老和家族修士。

  嘭!

  姜御自那金光巨茧之中一头撞出,好似一头小兽,在湖边的空地上辗转,双手左右开弓在虚空写下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词,画下一幅幅动人心魄的画卷。

  就这般,直到日当正,姜御筋疲力尽的坐在了地上,双臂耷拉着,写了那么多字,画了那么多画,他的双臂早已酸痛无比,甚至到了此刻都感觉不到手臂了,想要动一动都难。

  仰头看着半空中诗与画交织重叠在一起化成一轮金阳将玲珑梭包裹,姜御满意的笑了,随即靠着几株竹子沉沉睡去。

  日偏西,姜御依旧在睡,夕阳余晖透过竹林斑驳的落在他身上。

  一道九色光晕环绕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玲珑梭,光晕兀自收缩扩张,仿佛一颗跳动的心脏,逐渐与姜御呼吸的节奏契合。

  就在这一霎那,玲珑梭一震,姜御心有感应,瞬间醒了过来,翻身爬起,瞪大眼睛看着玲珑梭,迟疑道:“你…醒了?!”面有一丝喜悦神色。

  “主人…..”

  一道模糊的意念传来,姜御心中很是兴奋,急急问道:“你可以传我功法了吗?”

  “还不行….我融合了老主人留下的一缕残念,知道主人体内还有一股饕餮真血,须等到主人控制了真血才能开始修炼。”

  模糊的声音在姜御心中响起,他立刻感觉到了什么,蹙眉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虚弱?”

  “我被打散了,如果找不到玲珑梭其余的碎片,我永远都无法恢复。”

  “原来如此。”

  姜御叹息一声,轻声道:“我该怎么做,才能控制体内的饕餮真血?”

  “主人体内的饕餮真血还残存有饕餮的狂暴意识,如今那一缕意识已经苏醒,正在不断壮大,我们已经错过了灭杀他的最佳时期,不过我们还有一个机会,就是等他重生元神,破茧化蝶的时候,他会进入一个虚弱期,到那时我们才有机会。”

  “要多久?”

  “小奇不能给主人一个确定的时间,但应该要不了多久了。在这段时间里,主人也不能闲着,主人的肉身太弱,要尽快提升肉身强度,才能完美的融合饕餮真血,否则一旦灭杀饕餮残识,饕餮真血爆发,主人就会爆体而亡。”

  闻言,姜御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有器灵小奇提醒,要不然自己一冲动,那可就彻底玩完了,心中不由十分感激,暗暗打定主意,等日后修炼有成,一定要找回其他的玲珑梭碎片,让小奇彻底苏醒过来。

  酷0匠网永`r久n,免费看b/小#说

  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眼下自己身体里可还有一个定时炸弹等自己去解除,略微定神后,姜御轻声问道:“小奇,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肉身变强?”

  “服用灵丹,食用天材地宝,或者借助妖兽精血,这三种方法都可以让主人体质增强。”

  小奇低声说着,姜御却是一脸苦笑,摇头道:“这三种方法都不适合我,小奇,你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其他的办法…..那就只能苦行了…….”

  小奇迟疑着,它之所以之前没说这种办法,就是顾及到姜御的身体太弱,但它没想到姜御什么都没有,既无灵丹也无天材地宝,更别说妖兽精血了。

  不过姜御倒是没什么感觉,苦行就苦行呗,曾经的自己从小学三年级起就再也不能离开轮椅中,根本没有机会像别的孩子一样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锻炼出一身让女孩子尖叫的腱子肉,可如今却是不同了,他四肢健全,手脚完好,正好可以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啊!

  而且在他看来,所谓的苦行,也就是简单的跑跑跳跳的运动。

  如是想着,他点头道:“好,那我们就用苦行的办法!从明天开始!”

  “好,小奇会为主人制定详细的计划,争取在饕餮真血中的残识重生元神之前,尽量提高主人的肉身强度。”

  “多谢。”

  “这是小奇该做的,主人不必客气。”

  姜御笑着道谢,伸手收回玲珑梭,回头看了一眼天际的夕阳,摸着憋下去的肚皮,叹息一声,迈步往竹屋走去。

  明天就要开始进行锻炼了,可是温饱问题不解决,自己又哪来的力气去锻炼身体?想到这,他就苦恼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