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

  湮魂峡谷外,姜御四人长身而立。

  屠仙战傀看着那黑风呼啸的峡谷,说道:“小皇子就要出来了。”

  话音未落,姜御已经看到一道身影自峡谷深处走出,通体金光灿灿,一缕熟悉的气息随之弥漫而来,正是小屁孩的,令他嘴角微掀。

  轰!

  小屁孩如一头凶猛的小兽,撕裂谷口的极寒罡风带,冲了出来。

  刚一落地,便看到姜御,当下兴奋的大笑,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姜御的手臂,“哈哈!姜御哥,你终于醒了!”

  “这一趟吃了不少苦头吧!”

  姜御淡笑,摸着小屁孩的脑袋,发觉他的面容略有清减,左脸上还有一道淡淡的疤痕,约有六七寸长,从脸颊上延伸至耳后的发髻之中,虽然很淡,但依旧有些狰狞,令他心中不忍。

  “恩,苦头是吃了一些!”

  小屁孩笑着点头,顿了顿,又遗憾道:“只可惜却空手而归了,我想去找救姜御哥的办法,可是那道场有禁制,我刚一靠近,就陷入其中,直到昨日,方才逃出来,我担心你的情况,所以不敢再闯,就赶忙退回来了。”

  “没事,我现在已经好了,你现在回来了,就好好休养几天,然后我们去破了那道场的禁制,看看睚眦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道统!”

  姜御摸摸他的脑袋,而后挥手开启虚空通道,一行人回到了中央天极境。

  祭坛上,燃起了一堆篝火,一行人围坐在篝火边,小屁孩就开始从自己的法宝里往外倒腾好东西,全都是些珍禽异种的肉,是他在天殇沼泽是猎到的,留着用来解馋。

  而且为了方便食用,他竟然将那些珍禽异种都褪毛扒皮,收拾干净了。

  看着他一只一只的往外拿,黄金罴眼睛都直了,呐呐道:“你这才算是吃货中的吃货吧!”

  小屁孩闻言一脸得意,挤眉弄眼的说道:“嘿嘿,吃肉喝酒可是我的最爱!”

  说话间,又翻出一杆三股托天叉,插上一只硕大的青雉,便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王者级的武器用来烤山鸡!!你也太奢侈了吧!”

  黄金罴瞪着那杆三股托天叉,口水流了一地,他虽然得到了骨皇的那柄准圣器白骨流星锤,可本着财不露白的道理,他就没拿出来,万一要是被小屁孩看中,那他不给也得给…..如今眼见这一杆王器级的三股托天叉,不由心动。

  小屁孩瞥了他一眼,出奇的没有捉弄他,只是笑道:“等会儿烤完了肉,这叉子就是你的了!”

  黄金罴面露喜色,连声道:“多谢小皇子!”

  小屁孩淡定非常的摆了摆手,郑重的说道:“现在我要拿出我珍藏已久的好东西了!你们猜猜是什么!”

  “是某种珍禽异兽的宝体?”

  黄金罴急急说道,小屁孩却是摇头摆手,故意卖关子,“你猜错了,这里已经有这么多珍禽异兽了,还不够你吃吗?”

  骨皇也参与其中,两人轮流猜了好几个,结果小屁孩都摇头,令二人挠头不已。

  姜御看着二人抓耳挠腮的样子,笑着摇摇头,看着小屁孩道:“我猜你是从哪弄到了陈年佳酿吧!”

  “哈哈!还是姜御哥聪明!”

  小屁孩哈哈大笑,翻手拿出一个玉壶,递给姜御,“姜御哥,你先尝尝,这可是我师父酿制的百果酒,已经存放了近千年!”

  姜御也不客气,接过玉壶,高举着,手腕微倾,一缕酒液倾泻而下,竟呈琥珀色,隐隐泛着金光,浓郁的酒香也随之弥漫开来,就连不食人间烟火多年的骨皇也不由赞叹一声,“好香的酒!”

  美美的喝了一大口,姜御方才满足的放下玉壶,撩袖抹去嘴角残酒,笑赞道:“不错!果然好酒!”

  黄金罴闻言,一脸猴急之色看着小屁孩,小屁孩却是故意不给他,兀自抓着酒壶,道:“你们都笨死了,我都说了喝酒吃肉了,既然都有肉了,怎么能没酒呢!”

  闻言,黄金罴老脸微红,郁闷的一拍脑门,“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而后满脸讪笑的看着小屁孩手里的酒壶,欲言又止。

  小屁孩早已看穿他的心思,随手将酒壶丢了过去,“拿去喝吧,今天酒管够!”

  “哈哈!”

  黄金罴大笑,接过酒壶便是一通牛饮,直至酒力上涌,双颊通红,方才放下玉壶,大叫一声,“畅快!”

  而后起身,冲屠仙战傀说道:“来来!与我打上一架!”

  屠仙战傀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姜御,姜御笑着摇头道:“揍他,只要不打死就行!”

  轰!

  一声轰鸣,屠仙战傀如蛮牛一般撞了过去,立时便将黄金罴撞的横飞出去,跌下了祭坛,砸在地上,溅起一地烟尘,却又一骨碌爬了起来,单脚跺地,如炮弹出膛一般,直扑向凌空扑下的屠仙战傀,挥拳便砸,一头朱雀隐现,火光四射,令空气迅速变的炽热起来。

  屠仙战傀也不用刀,挥拳便砸了过去,铛!嘭!两声闷响中,两道身影骤然分开。

  黄金罴拳头上隐现的那一头朱雀炸开,火光冲天,他亦如流星一般坠向地面,再度砸进了刚刚砸出来的人形大坑之中。

  屠仙战傀轻飘飘的落在不远处,并未立刻攻上去,只是静静看着。

  下一刻,地面轰然炸开,一头浑身金毛的巨熊扑了出来,几步便到他身前,磨盘一般的巨掌兜头盖脸拍了下去。

  屠仙战傀岿然不动,不闪不避,一拳直通通的砸了过去。

  拳掌相触,又是一声巨响,犹如九天惊雷。

  二人近身战,拳来脚往,几息之间,便走出了百十招。

  而屠仙战傀一直刻意压制着自己的战力,并未似姜御说的那样,只要不把黄金罴打死就成。

  祭坛上,姜御和小屁孩,还有骨皇坐在祭台边缘,看着二人的角斗,不时鼓掌喝彩,堪称史上最佳观众!

  二人折腾了近乎一两个时辰,直将那一片宫殿废墟再次犁了一遍,方才罢手。

  黄金罴化身人形,上前屈指敲了敲屠仙战傀的手臂,艳羡的说道:“这样一幅绝世仙材铸就的身躯,可真是不错啊!我用尽全力,竟然也没能在你身上留下哪怕一点印痕!”

  屠仙战傀不回话,看台上的三人却是暗自腹诽,没见过有人拿自己和战傀比的…..骨皇更是起哄,阴笑道:“大熊,我知道一种法门,可将修士的元神炼成战魂,要不你去寻些仙材来,我抽了你的元神,将你变成战傀?”

  闻听此话,黄金罴如同见鬼一般,瞬间倒退,离开了屠仙战傀的身旁,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不要,不要,我还是觉得我这血肉之躯更好!潜力无限!”

  骨皇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黄金罴快步走了回来,挥手斩下青雉腿,坐在一旁啃了起来,却是忽而想起了什么,当下几口啃光山鸡腿,转头看向姜御,喜道:“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件宝物要送给公子!”

  “哦?什么好东西啊?”

  姜御来了兴致,犹记得当初刚刚降服黄金罴时,曾在其巢穴,得到了大宝贝。

  黄金罴摊开左掌,掌心缕缕符纹流转,下一刻,出现一团龙眼大小的赤红液体,散发出惊人波动。

  “这是!”

  姜御吃惊,感觉到这液体的气息十分熟悉,仔细会议后,不可置信的低吼道:“不是吧!这东西不是地火之域的混沌祖火吗?!怎么在你手里!你怎么弄到得!那团火可是很厉害的!”

  “嘿嘿,这都仰赖那古霆的帮忙,是他先收服了这团火,想要将本源炼化,结果没想到,公子在我体内种下的混沌神纹对混沌祖火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当时古霆身陷骨皇的仙髓本源之中,战力降低,我用混沌神纹压制他,却没想到顺带着将混沌祖火也夺来了!”

  黄金罴三言两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而后伸手将混沌祖火本源递给了姜御,“公子,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大礼!”

  “送给我?”

  姜御一愣,沉吟一瞬后,伸手推了回去,笑道:“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但这是你的机缘,当初那通玄古玉本是你的,却被我拿走,而后又在水府,我们因通玄古玉中的混沌神纹逃过一死,说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块通玄古玉,兜兜转转,因果连环,这份机缘该是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吧!用心炼化,混沌祖火足可以让你受益终生,让你在仙道上走的更远!”

  闻听此话,小屁孩与骨皇都傻眼了,他们都很清楚,混沌祖火本源代表着什么,可却没想到姜御竟然婉拒了!

  这样一宗至宝,姜御竟然婉拒了,这要是让古霆知道,恐怕当场就得吐血三升!

  然而黄金罴的态度也出乎小屁孩与骨皇的预料,他竟然也坚持要将混沌祖火的本源送给姜御。

  二人你推我送,看着那一团天地至宝在二人手中来来去去,小屁孩与骨皇口水吧嗒嗒流了一地。

  正此时,屠仙战傀却是走了过来,抱拳道:“龙子,你就收下吧,他体内的混沌种子还不够强大,根本无法承载过多的混沌祖火本源,长久存于体内会出现反效果,而且以后若不小心被敌人夺走,那就麻烦了。”

  闻听此话,姜御眉头微蹙,迟疑这,黄金罴连忙帮腔,“对啊!他说的没错,留在我手里有害无益!”

  姜御看着二人,沉吟半晌,点头道:“好,那我就收下吧,不过这东西多者无益,咱们来分了他!”

  说话间,之间浮现一柄纯白道剑,将混沌祖火本源分成了三份。

  “哈哈!谢谢姜御哥!”

  小屁孩兴奋的低吼,迫不及待的取走了自己那一份。

  而骨皇却没有去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这混沌祖火与我属性相克,我可不敢把他纳于体内….”

  “是这样….”

  姜御微微蹙眉,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屠仙战傀,心中有一个闪念,屈指轻弹,那一缕混沌祖火本源瞬间没入屠仙战傀的胸腔,在其胸腔之中爆发开来。

  仅一瞬间,屠仙战傀眼眶中的火焰就黯淡下去,眼见就要熄灭。

  这让黄金罴与小屁孩脸色大变,齐声惊呼,“姜御哥,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杀了他吗?!”

  姜御却是不理,一拂衣袖,大片纯白符文飞出,烙印在屠仙战傀的身体之上,而后缓缓渗进其体内,将混沌祖火缓缓压缩,最终送到了化成了一朵火莲,缓缓飘进了屠仙战傀那裂成两半的战魂中央。

  丝丝缕缕的火色符纹神链自火莲上延伸出来,刺入了屠仙战傀的两半战魂之中。

  轰!

  一声轰鸣,屠仙战傀通体散发出紫青色光华,紫色符纹漫天飞舞,一双眸子中的两朵赤红火焰更是大盛,仿佛火炬一般,释放出万丈光芒。

  嗷!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屠仙战傀的气息不断攀升,一路直冲进圣人巅峰,虚神,气息越来越强,到了最后,这方天极境几乎都无法承受他的气息,颤动不停。

  姜御等人早已退出老远,远远看着祭台上浑身发光的屠仙战傀,缓缓张大了嘴巴。

  “这就是屠仙战傀巅峰时期的境界!果然够凶残!”

  黄金罴轻声赞叹,骨皇也练练点头,“不错,他的实力确实很强大,除却龙子外,恐怕只有葬仙地那位骨尊能与他媲美!”

  “骨尊?”

  姜御三人闻言一愣,齐刷刷的看着骨皇,骨皇也愣了一下,旋即一拍脑袋说道:“我忘了说了,其实在以前,葬仙地有一尊强大的存在,据说已经成仙了,不过他在龙子失踪以后不久,便离开了葬仙地,再也没有回来过。”

  “没错了,怪不得屠仙战傀说那葬仙地,就算是他圆满时期,也不敢擅闯!”

  黄金罴倒吸凉气,而后迅速联想到了很早之前屠仙战傀说的那些事情。

  姜御却一直默然,他一直知道上古血劫并非是单纯的一场劫难,其背后有巨大的隐情,但是每一次遇到从上古遗留下来的疑似成仙的存在,都从这个世界销声匿迹了!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姜御想不透,但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亲手解开所有的谜题。

  这边厢,屠仙战傀的气息开始缓缓变弱,很快就恢复到了原来的强度,不过眸中的两朵血焰,却是更加旺盛了,似乎姜御的做法,让他的情况有所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