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竹园的深处,丛丛绿竹环绕着一口小水塘,五尺见方,塘中盛开着朵朵白莲,随风轻轻摇曳着,有幽香弥漫。

  池塘边搭着两间竹屋,屋前的白沙地上放着一张竹躺椅,姜御靠在躺椅中,嘴里叼着一片竹叶,百无聊赖的看着头顶的那一小片天空,愤愤不满的自语道:“贼老天,我死也就死了,你却偏偏让我来到这么一个扯淡的鬼地方!来这里也就罢了,你却让我无法修行,只能像只爬虫一般活在尘埃之中,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噗!

  奋力的吹了一口气,那片翠绿的竹叶便打着旋飞上半空,随即又晃晃悠悠的落回了地面。

  七年前,他出生在这个世界,这个被称为元灵世界的陌生世界,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生存着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种族,而且修仙之术盛行,修真门派更是多如牛毛。

  姜家便是北域大荒边缘的一个小小的修真家族,他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死了,而作为姜家家主的父亲在母亲死后性情大变,没多久北荒之中出了一座洞天仙府,父亲作为家主,率领族中高手前去寻宝,却是重伤而回,伤愈不久,便被痛失爱子的姜东等几个长老逼的自尽了……..自那以后他便与大哥姜枫相依为命,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姜家里艰难求生,好在大哥姜枫继承了父亲姜醒之的修炼天赋,颇受老祖的青睐,日子倒也不算是太难过。

  “唉,我身上发生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姜御叹息一声,看着湛蓝的天空愣愣出神。

  起风了,风吹过竹林传来簌簌声响,姜御回神,看着片片竹叶随风而落,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从椅子上爬起来,走到竹丛边,顺手折下一段竹枝,在小屋前浅白色的细沙地上勾勒着,片刻后,一幅竹林落叶漫天图便画成了。

  空气中渗出一缕缕金色的灵气,沿着地面上的那些线条汇聚,使得整幅画都变的生动起来,悬浮在半空,在秋风之中如一片金色水波般微微扭动着。

  随手丢了竹枝,姜御拍拍手,看着地面上流动着金色光华的落叶漫天图,满意的点头,“还不错,起码写字画画的本事还没丢!”

  忽然他听到一阵咕咕声,当下面露一丝尴尬,伸手捂着捂肚子苦笑自语,“完了,真是失算啊!脑袋一热就说一辈子不出苦竹园,现在没人送饭,岂不是要饿死在这里!”

  说着话,他打量着四周,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的,先对付过今天再说,可是看了一圈,他也没发现竹林里有什么能吃的,这姜家的宅院背靠秋砾湖,三面环水,湖中的水产倒是很丰富,尤其是那湖中盛产的鳜鱼,这时节正是味道最鲜美的时候,可惜他没有鱼钩鱼线,要不然,弄上几条炮制一番,倒也算是美味佳肴。

  “唉!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兀自摇头叹息,姜御稚嫩的面孔上神色有些老气横秋,无奈的目光却是落在荷塘中的几只莲蓬上,当下他面露喜色,紧走几步脱掉脚上的小皮靴,噗通一声跳进池塘中,塘中的水并不深,淤泥却很厚,行走其间极为不便,使的他不得不张开双臂保持身体平衡,废了好大劲才靠近那几只莲蓬。

  花瓣早已谢尽,只留下光溜溜的茎秆上成人巴掌大小的莲蓬,呈青褐色,里面结满了饱满的莲子,每一个莲蓬都有十几粒,四五个莲蓬加在一起,姜御估摸着,再怎么地,也能弄一小碗莲子出来,对付过今天是没问题了,至于明天,他没有去想那么久远的事情,谁知道那个恨自己恨到骨子里的姜东会不会今晚就来要了自己的小命?

  如是想着,他伸手将那几个莲蓬折了下来,用力抛上了岸,而后转身欲往回走,却是刚走几步,忽而脚掌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哎哟!”惨呼一声,下意识的抬脚,身体失去平衡的刹那,他直接扑进了水里。

  挣扎半天,姜御才站了起来,吐掉口中的淤泥,懊恼的俯身在淤泥中踅摸,口中嘟囔道:“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这世界连个玻璃碴子都没有,我倒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扎了我的脚!”

  两手在吸收了一整天阳光的温热淤泥中搜寻着,忽然姜御感觉指间碰到了什么硬物,还有一丝凉凉的感觉,当下便伸手抓住了,将之从淤泥中掏了出来,随手在水中摆了摆,洗去上边裹着的一层淤泥,那硬物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却是一个和他手掌大小差不多的菱形石片,莹润通透,色泽翠绿,握在手中凉丝丝的,很舒服,直觉告诉他,这东西应该是玉的。

  细一瞧,玉片上还刻着一些类似文字的古怪符号,姜御不由嘀咕道:“淤泥里也能摸出文物啊!”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曾经的他是天才书法家和水墨画大家,对于古老的物事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偏好,看到这玉片上类似文字的符号,他的一颗心忽然变的火热,也顾不得肚子饿,脚被扎了,噗通噗通几步窜上岸,一屁股坐在岸边,便研究了起来。

  只是看了半天,他也认不出那上面的字儿,便意兴阑珊的将玉片丢在了一边,抓起身旁的一个莲蓬剥出莲子吃了起来,味道倒还不坏,脆生生,甜丝丝的。

  一口气吃了二三十粒莲子,姜御打了个饱嗝,便将剩余的三个莲蓬收了起来,如果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这三个莲蓬勉强还能让自己再对付一天。

  收好了莲蓬,姜御去湖边洗去一身污泥,而后回竹屋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这才出来,信步走到荷塘边,将那枚静静的躺在白沙之中的玉片捡了起来,百无聊赖的坐回竹椅之中,看着半空中那幅金光四射的秋叶图出神,一脸的自恋神色,啧啧赞叹不已,“神来之笔!神来之笔啊!放眼普天之下,能有何人能画出这样的画!”

  自我陶醉中的姜御飘飘欲仙,无意识的摩挲着玉片,那一丝凉凉的感觉,让他很舒服,却忽然指尖传来一丝痛感,将他拉回了现实,低头一看,竟是右手食指指尖被玉片的边角割了个小口子,正有殷红的鲜血溢出,就连玉片上也沾了一些。

  }酷匠a:网Gh永S{久Y免费看●小{1说^1

  一天之中连受两次伤,姜御吮着手指,一脸无奈的摇头,“危险品啊!”却没有丢掉玉片的打算,毕竟这东西古朴雅致玲珑剔透,留着做个玩物也不错,当下便欲起身去找块兽皮将之包起来,免得再割伤自己。

  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掌中传来一阵烧灼痛感,痛呼一声,来不及细想,他抖手就将玉片抛了出去,却是发现,那玉片不知何时竟变的鲜红似血,落在地上后,缓缓飘了起来,嗖!直接射向那幅经久不散的秋叶图,霎那间,秋叶图被其吸收,玉片血色光华大盛,一头巨大的凶兽虚影腾跃而出,仰天怒啸,“通天!你好狠毒!”

  这一声长啸,仿似九天惊雷,直接在姜御的脑中炸响,将他震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方才幽幽转醒,艰难的坐起身,伸手揉着鬓角,却见那玉片悬在半空,血光流转,血光中还盘坐着一个身形虚幻的老者,正自定定看着他,眼神落寞,神色无限悲凉。

  “老先生,您是人是鬼…..”

  姜御面有恐惧之色,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老者,他来到这个世界七年,虽然从来没有离开过姜家,却也听姜枫说过,在这个世界,出现何等光怪陆离的事情都不稀奇,因为这就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老人却是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半晌方才开口,说道:“没想到我还能在彻底湮灭之际,遇到一个如此完美的传人。”说话间,面上涌起一抹欣慰之色,冲他招手,“孩子,你上前来。”

  姜御愣了愣,起身上前,恭声道:“老先生,您有何吩咐?”态度十分的谦恭,毕竟这老头来路不明,而且貌似十分强大的样子,他可不希望自己言语不慎冲撞了对方,对方一怒之下要了自己的小命,那可就死的不明不白了。

  老人神色平静的说道:“你可愿拜我为师,继承我的道统?”

  “啊?!”

  姜御一惊,旋即看着老人满是期待神色的面庞,挠头讪讪道:“我天生绝脉,无法修炼的…..”

  “什么狗屁天生绝脉!”老者嗤之以鼻,道:“你只是身体中多了一股饕餮真血而已!”

  “什么?!”

  “饕餮真血!!”

  姜御彻底被老人的话惊呆了,忽然响起,自己晕倒之前看到的那头凶兽,不就是传说中饕餮的模样么!羊身狮头,没有眼睛,一张巨口吞四方!

  “是的,你的身体中多了一道饕餮真血,所以无法修炼,只要炼化这道真血,你就可以修炼了。”

  老者淡声说道,姜御却还是懵的,还没有从那惊呆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直到老人断喝一声,方才回神,双眼晶亮的看着老人,兴奋道:“我真的的可以修行吗?!”

  老人点头,却是面露一丝焦急,摆手道:“我有办法让你修行,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没法亲自教导你。老夫现在郑重问你,你可愿拜我为师,继承我的道统?”

  闻言,姜御不迟疑,直直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朗声道:“我姜御今日拜入…..”话说到此,他却是愣住了,抬头看着老人,讪讪道:“我还不知道师父的名号呢…..”

  老人愣了一下,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片刻后,神色晦暗的说道:“九龙道人。”

  姜御心中微动,想到了什么,但却没细想,朗声道:“我姜御今日拜入九龙道人门下,日后定当尊师重道,绝不敢背弃师门!”

  这几年,他也看多了姜家子弟拜入北域一些小宗派的拜师仪式,对这一套十分了解,不过而今轮到他,他却是十分郑重的对待这件事,而且感觉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浑身热血沸腾。

  “好!好!好!”

  九龙道人欣慰的点头,连道三声好,看着姜御站起来后,一摆手,那血色玉片便落入姜御手中,九龙道人轻声道:“孩子,这玉片名为玲珑梭,是上古时期,为师的父亲自一个神秘的地方带回来的,威力极为强大,后来在一场席卷三界的血劫之中破碎成九片,你所持仅为九分之一,其余早已失落,但即便如此,这玉片依旧是威力强大的武器,你要善加利用,在你未完全成长为一方强者之时,最好不要在人前使用,因为此物干系甚大,可能会给你引来杀身之祸,切记!切记!”

  “师父教诲!弟子定铭记于心!”

  姜御恭敬的行礼,感觉到了九龙道人对自己的担心和牵挂,翻手将玉片小心的贴身收好。

  九龙道人继续说道:“还有,你所需的修炼功法和神通,都在那玉片之中,之前你已血祭玲珑梭,自今日起,你每日凝聚灵力灌入玲珑梭中,等到唤醒沉睡的器灵,他会认你为主,会教你如何炼化体内的饕餮真血以及修炼的功法。”

  闻听此话,姜御不由心中一动,看着九龙道人悲凉的神色,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却被自己心中的念头惊了一跳,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师父!您….”却又不敢说下去,只是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断否定自己心中的念头。

  九龙道人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目光慈祥的看着他,轻声道:“孩子,为师看不到你名动三界的那一天了,为师真的很遗憾,你不要伤心,为师能在最后关头遇到你继承道统,已是三生有幸,纵是立死,也值了。”

  “师父!”

  姜御轻呼一声,看着九龙道人,双目泛赤,忍不住就要掉眼泪。

  看着他哭了,九龙道人却反而笑了,笑的十分开心,扭头看着那即将彻底沉入山后的残日,轻声道:“孩子,我还想听你再叫我一声师父……”

  闻言,姜御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长身跪倒在地,恭敬的磕头,“师父!”

  每磕一个头,他便叫一声师父,九龙道人的大笑声在他耳边回荡,只是泪眼模糊的他却早已看不清师父的身影。

  “孩子,再见了……..”

  一声叹息,姜御哭的撕心裂肺,抬头用模糊的泪眼看着九龙道人,却是看到师父那虚幻的身影正在不断的消散,一点一点的随风而去,最终,原地只留下他跪倒在地,手撑着地面,低声哭泣着,眼泪直落入松软的白沙之中。

  “弟子恭送师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