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他!”

  “打啊!打死这个废物!”

  “你这样的废物,根本就不配姓姜!更不配活在这世上!”

  姜家后院的演武场上一片嘈杂,一群小孩子正围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拳打脚踢,嘴里不断叫嚣着,一个与挨打的小男孩差多不大的男孩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看着这一切,脸上是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奸诈笑容,看着被打趴在地上的小男孩,轻蔑道:“姜御,你弄坏了我的灵剑!我要用你的命来赔!”

  叫姜御的小男孩不说话,只是紧抱着头,弓着身子趴在地上,任凭拳头和脚掌落在自己的背上肋下,却是一声不吭,眼睛透过手臂的缝隙,紧盯着人群外的那个男孩,只是很奇怪,他的眼神很平静,甚至有一抹可怜。

  打了一阵,那些小孩似乎都打累了,动作也不再似先前那般凶猛,其中一个小孩停下手,回头看着坐在石凳上的男孩,怯怯的说道:“逸轩哥,可以了吧!我手都打疼了!”

  闻言,姜逸轩却是倏然起身,不满的喝道:“姜夔,我有说让你停吗?继续给我打!打到他吐血为止!”

  姜夔身子一颤,不由向后退了一小步,面露一丝畏惧之色,迟疑一瞬后,方才转身,挥拳砸向姜御抱着后脑的手,只是拳头落下却是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道。

  不过姜夔不愿打,其他的孩子还是在姜逸轩的喝声中再次打起了精神,奋力踢打着瘦小的姜御。

  正此时,一名青年却是奔进了演武场,眼见那被打的趴在地上小男孩,顿时大怒,额上青筋暴起,怒喝一声,“住手!”足下青辉闪烁,身形骤然出现在那些小孩面前,单掌前拍,数道青色光带自掌心喷薄而出,瞬间将那些小孩捆住,轻轻一拉,便将那些小孩放倒在地,而后俯身扶起姜御,担心道:“弟弟,你没事吧!”

  姜夔和其他几个小孩脱困,趁青年和姜御说话时,爬起来头也不回的飞逃而去,连姜逸轩的话都顾不得听了。

  姜御爬起身,灰头土脸的,脸上还有一块青紫的伤疤,却是笑着摇摇头,撩袖擦去嘴角的血痕,看了一眼那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一脸有恃无恐的姜逸轩,而后回头看着青年,道:“姜枫,你来做什么?你不是在准备去北岭飞星阁了么?”

  “你是我弟弟,我只要还活着,就要保护你!”

  姜枫沉声说道,面色郑重,伸手拍掉姜御身上的灰土,摸着他脸上的青肿伤痕,心疼道:“很疼吧!”

  姜御却是满不在乎,一把拍掉他的手掌,嗤笑一声,神色平静的看向不远处已经站起来的姜逸轩,淡声道:“你要真想保护我,你去把那个家伙宰了吧!”

  姜枫闻言神色微动,下一刻眼中涌起一抹厉色,重重的点头,“好!”说罢,倏然起身,左手朝着演武场边的兵器架一招,唰!一杆长枪飞来,被他紧握在手中,一步步朝着坐在石凳上的姜逸轩走去,语气森寒的说道:“姜逸轩,今天我就拿你立威!”一股冰冷的杀意浮起,令得这夏日的空气中有了一丝寒意。

  感觉到那一股杀意,姜逸轩脸色煞白,眼见着姜枫越走越近,慌忙起身向后退去,颤声道:“姜…姜枫!你要干什么!你敢杀我,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姜枫冷哼一声,“你说姜东那条老狗么!哼!我不会再怕他了!我今天就要杀了你,用你的脑袋告诉姜家所有人,从今往后,谁若再敢欺负我弟弟,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话音未落,足下清辉一闪,身形骤然来到姜逸轩面前,一枪便捅向其胸口。

  姜御都看傻了,他是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哥哥姜枫就真的要去杀人,当下急忙喊道:“哥!快住手!我只是随口说说的!不要当真!”

  姜枫却是恍若未闻,执枪的手坚定的向前狠狠递出,眼见姜逸轩就要被扎个透心凉,就连姜御都忍不住捂住了眼睛,连连叫道:“完了完了!这下可惹出塌天大祸了!”

  长枪之上青辉浮动!映照着姜逸轩那张充满恐惧神色的小脸越发惨白。

  “姜枫!你敢!”

  一声暴喝传来,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急掠而来,周身散发着炽热的气息,挡在姜逸轩身前,一指点在长枪之上,赤色光华一闪,长枪直接崩碎,姜枫向后略退一小步,神色冷厉,单手掐一指诀,背后长剑出鞘,铮!似一道闪电,直斩向白须老者的头颅。

  这一剑迅疾无匹,白发老者脸色微变,一把抓住姜逸轩肩头向后暴退,右手前拍,轰!一只巨大的火焰手掌凭空凝聚,狠狠抓向姜枫的长剑,怒喝道:“姜枫!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长老出手!你是要叛出姜家么!”

  “我有何不敢!你们不想叫我兄弟二人活!那就一起死!”

  姜枫哈哈大笑,周身搅起一股青色气旋,那满头黑发披散飞舞,看上去仿似一尊狂魔,指诀再变,长剑瞬间转了个弯,一个回旋,长剑急速转动,带起一道青色的光锥,刹那与那火焰巨掌碰撞在一起。

  嘭!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一道青红两色的灵力涟漪席卷开来,姜枫岿然不动,伸手抄住倒飞而回的长剑向前立斩,带起清辉浩浩荡荡,生生斩开涟漪,而后单足跺地,直扑向姜东,疯狂的吼道:“姜东!今日我就拿你做个榜样,让你们都记住,我姜枫的弟弟,没有人可以欺负!”

  另一边,姜东护着姜逸轩,闻言连连叫好,“好!好!姜枫,你这是自己找死!那老夫今天就杀了你!”嘴角掀起一抹阴险的笑容,背后浮现九座火山口,炽热的岩浆喷涌,烧红了半边天,而在其头顶亦浮起一面赤红色的圆盘,其上有艳红如鲜血般的火焰流淌,烧灼的虚空都扭曲了,令场间的温度骤然上升。

  感觉着那一股炽热无比的气息,姜御嘴巴有些发干,急道:“哥!快住手,你打不过他的!”

  “赤阳盘!”

  姜枫自然也认得姜东头顶的赤色圆盘,却是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反而疯狂之色更盛,欺身而进,骤然跃起,笼罩全身的青色光华化为一头恶兽,张开血盆大口,似要将姜东连同那赤阳盘一起吞下。

  “不自量力!轩儿且退开,待爷爷杀了这叛族的逆贼!”

  姜东冷笑,一把推开姜逸轩,催动赤阳盘,刹那间,赤阳盘化作了一座火山,喷发出无尽的赤色火焰,朝着姜枫涌去,瞬间将那青色恶兽淹没。

  “哥!”

  姜御惊呼一声,吓的瘫坐在地上,姜东是姜家三长老,实力强大,掌握着姜家唯一一件纯元法器赤阳盘,除了那个一直闭关不出的姜玄老祖,姜家上下没人是他的对手,姜枫虽是姜家年青一代的天才,但相比姜东,他还是差的很远,不单单是修为上的差距,就连二人所用的法器也相差甚大。

  “哈哈!”

  姜东已经开始笑了,一脸阴谋得逞的阴险笑容,却是没过多久他脸上的笑容忽而凝固。下一刻,一声咆哮响起,“开!”一道人影自火海之中冲出,手中长剑已经完全光化,金光四射,狠狠刺向姜东的心口,猝不及防之下,姜东纵是做出了闪避动作,却还是被那长剑洞穿了右肩,惨嚎声中,一道血箭激射而出,来不及落地,便已被蒸发了。

  一身狼狈,满头黑发都被烧焦,蜷缩在头顶冒着袅袅青烟的姜枫紧握剑柄,另一只焦黑的手掌紧握住姜东的脖子,神色狰狞的吼道:“怎么样!现在谁是刀俎,谁是鱼肉!”

  “怎么可能!你怎么做到的!竟然顶住了赤阳盘!”

  姜东面色青紫,紧盯着姜枫那满是灼伤的面庞,喘息不已,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姜枫手中那柄完全光化的长剑之上时,他愣住了,迟疑道:“这….这是你父亲的剑!怎么会是纯元之器!”

  “你眼光不差,还认的此剑!”

  姜枫冷笑,眼神阴森的盯着姜东,握着其咽喉的手掌缓缓用力,“当年你逼死我父亲,今日,我就用你的人头祭奠父亲!”

  “你敢!我是长老,你杀了我,也一样会被家族处死!姜御那个小废物一样也跑不了!”

  姜东喘息着,想用自己的身份压姜枫,然而当他看到姜枫眼中的决然之时,忽而明白过来,面上露出一抹疯狂神色,怒吼一声,“想要杀我!那就来吧!”头顶暂时熄灭的赤阳盘光华转盛,旋转着朝着姜枫头顶斩去,竟是要与他同归于尽。

  姜枫变色,果断的一掌拍在姜东胸口,借力后退,右手中那柄完全光化的金光长剑斜撩而上,劈斩在赤阳盘上。

  铛!闷响声中,赤阳盘之上的光华瞬间黯淡,横飞出去,姜枫手臂剧震,向后连退数步,金光长剑亦脱手而飞,站定之后,他脸色一白,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却依旧眼神凶恶的盯着姜东,低吼一声,朝着不远处自己的剑奔去,伸手拔起,而后又要扑上去。

  “哥!不要打了!”

  姜御连忙阻拦,上前拦在了姜枫身前,他知道哥哥姜枫能与姜东拼到这地步,已是幸运,但若再继续下去,姜枫必败。

  “小御,你!”

  姜枫有些惊愕,低头看着姜御,他没想到弟弟竟然会在此刻阻止自己杀掉姜东。

  姜御急急说道:“哥,你不能杀他!他是姜家长老,你若杀了他,我兄弟二人可就真的完了!那一顶背叛家族的大帽子足以压的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闻言,姜枫神色微变,心中一片冰凉,方才他一心要杀了姜东,一是立威,以保护弟弟姜御,二来就是要为父报仇,完全没有去想其他的,直到此刻听了弟弟姜御这一番话,方才明白过来,自己确实是有些冲动了。

  沉默一瞬,姜枫缓缓放下了长剑,姜御松了一口气,回身冲姜东恭敬的行礼,“三爷爷,都是我的错,不关我大哥的事,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请你不要为难我大哥!”

  姜东冷哼一声,眼见姜枫放下戒备,当下眼眸微眯,眸中一抹狡诈的神色一掠而过,翻手打出一道金光,直去姜御眉心,姜枫一见,登时目眦欲裂,惊呼一声,“弟弟,快躲开!”手中金光长剑激射而出,挟裹着漫天清辉,直斩向那一道金光。

  然而金光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一剑落下却斩空了,只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姜枫眼睁睁看着金光直奔弟弟眉心而去,当下顾不得许多,探手便抓了过去。

  眼见他的动作,姜东狞笑,“哼!想抓住老夫的戮魂针,当真是无知无畏!”

  闻言姜枫变色,探出的手掌抓了个空,怒吼一声,“不要!!”虎目圆瞪,双眸充血。

  金光近了!

  姜御几乎可以看见那隐藏在金光之中的那一根乌黑细针,不由的苦笑起来,轻声叹息,“就这么结束了….”

  一只幼白纤细的手掌无声无息自虚空探出,屈指轻弹,铮!一声脆响,那一道金光登时湮灭。

  一道身影在姜枫身边浮现,却是一个俏丽的女子,瓜子脸,琼鼻小口,云髻高挽,身着一袭白色拖地长裙,凤眸顾盼生辉,看着姜东,冷声道:“姜家三长老,用这么歹毒的法器对付一个小孩,是否太过了?”

  看清女子的容貌后,姜东惊呼一声,“天魁星主!”眼珠一转,当下便发现,场间多了几股熟悉的气息,其中一股十分雄浑,给他带来极大的压力,立时便敛去了脸上的狠戾神色。

  “师姐!”

  姜枫收剑行礼,感激道:“多谢师姐出手相救!”

  天魁星主淡笑摇头,“你既已是我飞星阁的人,我又岂能袖手旁观?”说着话,她低头看着抬头看自己的姜御,却是在看到他那一双犹如纯净黑宝石一般的双眸时,俏脸之上神色微滞,愣了一瞬后,方才缓缓蹲下身,注视他的双眼,轻声道:“你可愿意随我修行?”

  姜御早已被天魁星主的绝色容颜给惊呆了,闻言便即愣愣点头,呐呐道:“我愿意!”

  姜枫一脸喜色,他没想到师父天魁星主会收弟弟为徒,想着弟弟终于不用再呆在姜家受人欺负,他长舒一口气。

  “好,从今天起,你便留在我身边做我的仙童吧!”天魁星主点头浅笑,伸手牵住了姜御的小手,起身看着姜东,淡声道:“姜家三长老,你现在可还要对他出手?”

  姜东神色微冷,抱拳道:“星主言重了。”话说完,脸上却是忽然浮现出笑意,看着天魁星主,“星主可能有所不知,这姜御体质怪异,轮海无法打开,灵气根本无法在体内长存!”

  “哦?”

  天魁星主神色微动,轻声道:“有这等怪事?”当下周身荡起点点星辉,闭目凝神查探姜御体内的情况,却是发现自己的灵力进入姜御的体内后,便不受控制的迅速消散,而且是直接化为乌有,并不是回归天地间,就仿佛姜御的身体是个巨大的无底洞一般。

  片刻后,天魁星主睁开眼,惋惜的摇摇头,道:“没想到竟会有这样怪异的情况,真是可惜了……”

  姜御低着头,闻听此话,便即将手自天魁星主绵软温热的掌心抽回,轻声道:“他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废柴。”天魁星主诧异的看着他,面露一丝怜惜神色。

  而姜御在说出这句话的刹那,心中有些失落,甚至是绝望,但这种情绪仅仅存在了短短几秒便消散了,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废柴就算去了飞星阁,不能修炼,也始终都只是尘土,纵是天魁星主又能庇护自己这样的废柴多久呢?寄人篱下,卑躬屈膝,为了活命去讨好别人,他真的做不到。

  沉默一瞬后,姜御笑了起来,抬头看着哥哥,神色轻松的说道:“姜枫,你能加入飞星阁,是你的福分,你自己要多多努力啊!”

  W最新)6章"$节☆上*●酷{匠网

  “弟弟,你…..”

  姜枫神色焦急的喊了一声,姜御却是抬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转身看着姜东,道:“三爷爷,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从今天起,我会去苦竹园居住,有生之年,绝不踏出苦竹园半步!”

  说罢,他回头冲天魁星主感激的一笑,“星主救命之恩,姜御永生不忘。”旋即头也不回的迈步朝着后院那一片竹林走去。

  看着弟弟的背影,姜枫面色铁青,看向姜东的眼神也充满恨意,背上的长剑跳动着,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铮然出鞘,愤而斩杀了那爷孙俩。

  天魁星主看着慢慢走进竹园的姜御,神色奇异,而后低声道:“师弟,不可冲动。”

  姜枫闻言,闭目敛气凝神,良久方才压下心中的怒火。

  天魁星主一直看着姜御小小的身形消失在竹丛后,方才收回目光,看向姜东,淡声道:“姜家三长老,此事就此而结吧!我不追究你对我飞星阁弟子出手的事情,你日后也不得再为难姜御,如何?”

  姜东一口答应,“好,就依星主所言。”

  天魁星主微微点头,回身冲着那演武场尽头空无一人的高台抱拳行礼,“前辈,蝶妃告辞。”说罢,抖手抛出一片绿叶,那树叶迎风就涨,眨眼便变的四五丈长,一两丈宽,她纵身跃上去,看了一眼姜枫,“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是,师姐。”

  姜枫应声点头,不舍的看了一眼苦竹园方向,犹豫一瞬后,方才纵身跃起,落在树叶上。

  “走。”

  天魁星主轻喝一声,树叶腾然而去,在苦竹林上空盘旋一圈,而后骤然加速,化作一道绿影消失在天际。

  几道人影自虚空中踱出,尽皆是须发皆白的老头,为首的老人颌下一部胡须竟有三尺长,晶莹雪白,两条眉毛也是雪白,有尺余长,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抖动着,飘在两鬓边。

  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姜家的另外四个长老,以及姜家最厉害的人物,老祖姜玄。

  一见到长须长眉的姜玄,姜东顿时一脸谦恭之色,躬身行礼,“见过老祖。”

  “哼。”

  姜玄冷哼一声,姜东和其他几人不由的身子一颤,尽皆低下了头。姜玄扫视几人,目光定在躲在姜东身后的姜逸轩身上,冷冷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姜东,你要好好管教你的孙子,如此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恃强凌弱,日后定没有好下场!”说着话,看了一眼苦竹园方向,叹息道:“姜御虽无法修炼,可姜枫乃是我姜家百年不出的天才,而今又进了北域三宗之一的飞星阁,日后成就无可限量,若是姜御有什么一差二错,定会让姜枫叛出家族,姜家的损失将会很大,明白了吗?”

  “明白了。”

  众人尽皆躬身行礼,姜逸轩浑身发抖,跪伏在地,不敢抬头看老祖姜玄。

  老祖姜玄点头,旋即摆摆手,“好了,我要去闭关了,你们要照看好姜家。”向前,迈出一步,身形骤然消失。

  “恭送老祖。”

  姜东几人恭声说道,良久方才直起身子。

  姜家大长老姜庆看了一眼跪在姜东脚边的姜逸轩,抬头看着姜东,叹息道:“老三,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们过去吧,当年的事情并不完全都是醒之的错,你又何必难为他的孩子,姜御这孩子品性不错,你就不要再对付他了。”

  闻言,其他三位长老齐齐点头,一脸的赞同之色,而姜家众长老中的老好人,四长老姜岩也是笑道:“是啊,不要再翻旧账了,你我都是修道之人,总是心怀仇恨,会损道心的。”

  见他们四人众口一词,好像商量好似的,姜东冷笑一声,“哼,不要在这里装出一副宅心仁厚的君子模样,当年的事情,我们都有份,就不要在我面前充什么好人了!”说罢,一把拉起瘫软在地上的孙子姜逸轩,拂袖而去。

  “你!”

  姜庆面色铁青,看着姜东的背影,面上的愤怒神色却是变成了无奈,没办法,他的实力比之姜东只强了那么一线,真的打起来,他是不可能胜过对方,当然,姜东想要胜他,也非易事。

  姜岩等人也是面有讪讪,虽同为姜家的长老,但姜东一直就是这般飞扬跋扈,完全不将他们几人放在眼中。

  看着姜东远去,姜岩轻声叹道:“我真是后悔啊,当年做了件错事,醒之的资质比之他的儿子姜枫只强不弱,若是他还活着,我姜家说不得会再出一尊王,甚至是圣人……比我们这一群没用的老骨头对姜家可有用的多啊…”

  “别说了….”

  姜庆轻喝,面色十分难看,回头瞪了一眼姜岩,而后背着手气咻咻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