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霆带着左统领与已经不成人形的石破军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睚眦小世界。

  而姜御的劫难才刚刚开始,天降大劫,令整个湮魂深渊都塌陷了,除却湮魂峡谷和睚眦道场以外,所有的地面都塌陷下去,深不见底,漆黑一片,如同炼狱。

  而在上方则到处都是雷光,一颗颗球形闪电自天空云层之中落下,如万颗璀璨的大星落地,又如磨盘一般,轮转碾磨姜御,似要将他磨成飞灰。

  即便姜御如今拥有饕餮宝体,肉身强悍到逆天的地步,也被劈的筋断骨折,鲜血横飞。

  看着姜御在雷海之中被雷劈的乱飞,骨皇与黄金罴忍不住遮起了眼睛,戏谑道:“哎哟,照这劈法,不出半小时,就全熟了!”

  他们完全不担心姜御的生死,因为即便姜御被劈的筋断骨折,血肉模糊,但那一股生机却十分旺盛,不曾减弱分毫。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天空不再有雷球落下,只是黑云涌动,如墨浪翻腾,酝酿出一股更加恐怖的气息,即便相隔千里,处在劫土边缘,又有世界之晶保护,依旧感觉肌体欲裂!

  姜御浑身鲜血,许多断骨裸露在皮肤外,白森森的,甚是恐怖。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云层,他盘坐在未息的雷海之中,翻手摸出一大把灵药,凄厉咔嚓一通乱啃,汲取灵力,修复伤体。

  作为应劫之人,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劫难还远未结束,刚才只是开胃菜,正餐还在后面,他必须保持最佳的状态,来应对这场大劫。

  果不其然,当他的伤体刚刚愈合,断骨还未彻底长好,云层忽然轰隆炸开,一道五色河流轰然落下,地火风水轮转,化为一界,将他困在其中。

  一道道虚幻的人影出现在他周围,而后化身朱雀玄武,白虎青龙,喷吐各色光华。

  那些流光落在身上,如同利刃一般,立时便削去一层皮肉。

  姜御大惊,双拳挥动,左手化作青龙爪,右手化作朱雀喙,迎击那一道道流光,将之击溃。

  可是周围的身影太过密集,五色流光交织在一起,令他如陷天网一般,仅仅片刻,他身上便满是伤痕,鲜血如注,染红了他的身躯。

  然而这还不算完,当他竭尽全力想要撑过这一轮劫难时,一股强大的负面意识冲入他的脑海,各种愤怒与不甘的吼声在他脑中响起。

  强忍着脑中剧痛,姜御总算明白了,这些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些曾经踏入了四极境禁忌领域,却不幸死在天谴之下的先贤烙印。

  那些先贤,不论正邪,每一个都可称的上是真雄,才华横溢,资质逆天,才能打破天道束缚,以己之力重塑四象真灵。

  最终却不幸死在天谴之下,他们临死之时的那一股怨念,便残留下来,烙印于天道之中,成为了天谴的一部分。

  姜御有些恍惚,眼前出现一道道或正气凛然或邪气弥漫的身影,每一个都非常之伟岸,只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愤怒与不甘。

  “不!我不甘心!”

  愤怒的低吼在他耳旁回荡,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些人当时的心境,越发觉得这是一条荆棘丛丛的险途,而且这条路会越走越窄。

  不由的他有些慌乱,这难道真的就是一条绝路吗?

  这些人难道就是自己的前车之鉴吗?

  “不!我不允许!”

  怒啸声中,姜御眸光炽盛,一拳向前砸去,唳!嘹亮的叫声之中,朱雀横空飞出,双翅一展,赤红烈火汹涌而出,登时便将数道身影击溃。

  只是下一刻,五色天河轰鸣,又扑出数道身影。

  “来吧!来多少我杀多少!”

  姜御长啸,一拳接一拳向前轰出,青龙腾舞,朱雀振翅,将那一道又一道身影击灭。

  只可惜,不管他杀多少,五色天河都会再次补充多少。

  很快,姜御也从先前的狂热之中冷静了下来,心念一动,背后浮现九天十八狱异象,将他罩在当中,仙冥二界轮转,替他暂时挡下了汹涌而来的五色流光。

  但他很清楚,仙冥二界撑不了多久,他必须想办法。

  不过他所会的神通与道法实在太少,想来想去,最终他还是将主意打到了轮海的那一株金莲之上。

  自从上一次面对双首青蛟王之后,他就再没有打过这株金莲的主意,但却一直不曾放弃尝试去掌控这株金莲。

  一段日子下来,他倒也是小有收获,而且此次破开天道束缚,重塑四象真灵,冥冥之中,他也感觉到金莲在其中起到了某种至关重要的作用。

  正自思忖间,五色流光斩破了他的异象,直朝他扑来。

  姜御不敢再迟疑,当即盘膝而坐,开始勾动轮海金莲。

  一直沉在命泉深处的金莲缓缓冒出了头,花朵半开,轻轻摇曳着,洒落缕缕白色符纹。

  与此同时,姜御身下浮现一座莲台,他端坐其上,神色肃穆庄严,如天地之主。

  五色流光汹涌而下,却不曾沾染他的身体,有一层白色的符纹护住了他的身体。

  劫土边缘,黄金罴眼见姜御浑身流淌白色符纹,当即明白那是什么,急急喊道:“公子!那金莲是混沌神纹!可化万物!何不尝试利用它化去那些烙印!”

  姜御闻声心动,一缕缕白色符文在他掌心凝聚,化作一柄道剑,一剑斩向不远处的一头朱雀。

  唳!

  尖利的啸声之中,朱雀溃散,露出一道虚幻的身影,面色凄凉的看着姜御,而后彻底崩溃,化作漫天光点。

  令姜御惊喜的是,五色天河之中并未有身影走出,显然这办法凑效了!

  这一发现让他精神大振,驾驭莲台,挥剑扑向那一道道身影,剑起剑落,一头头四象崩溃,一道道身影幻灭。

  可是姜御的动作却是渐渐慢了下来,他可以感觉到那些烙印在彻底消散时,传递给他的那一股悲凉之意,令他惺惺相惜。

  嗷!

  一头青龙横空而来,姜御下意识挥剑斩下,然而道剑落下时,却是化成了一朵白莲,烙印在那青龙额头之上。

  仅在瞬间,青龙便平静下来了,青龙身崩溃,露出一道身影,神色安详,冲姜御一抱拳,旋即化作一团灵光,冲天而起,破开黑色云层,消失在了天穹深处。

  看到这一幕,姜御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低喝一声,“万朵莲开,天下太平!”

  刹那之间,朵朵白莲凭空绽开,一头头四象灵身接连崩溃,露出的一道道身影,冲姜御抱拳行礼,而后化作数十团灵光,冲天而起,消失在云层之后。

  五色天河依旧在咆哮,似乎对姜御的做法很愤怒。

  姜御摇头,屈指轻弹,一缕白色符纹落入天河,朵朵白莲盛开,挤满了整条五色天河,甚至连那黑色云层之中都开满了白莲。

  不多时,黑云退散,天空中的万朵白莲凋谢,漫天都是白色的花瓣,仿佛下起了一场大雪。

  骨皇看着天空中的那些花瓣,激动不已,“竟然有人可以这样运用混沌神纹!连天谴都能化解,这是真的吗?”

  他见过黄金罴使用混沌神纹,当时震惊是因为,他从没想过有人竟然可以掌控混沌神纹。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实在见识浅薄,这世间不仅仅有人可以掌控混沌神纹,而且将混沌神纹运用的如此出神入化,甚至可以用来对抗天道,化解天谴!

  而黄金罴的使用手法与姜御比起来,也变的有些小儿科了…..站在他一旁的黄金罴闻言一脸得意之色,挑眉道:“当然是真的!也不看看我家公子何许人也!”

  骨皇偏头看了他一眼,讨好的说道:“你能跟公子说说么,我愿意做他的追随者!”

  黄金罴面露一丝讶色,而后暗自兴奋,这骨皇可是实打实的圣人境,比之古霆都不弱,之前被古霆偷袭得手,也只是因为受到混沌祖火的影响,但如今混沌祖火被黄金罴收走了,天下能挡住他的圣人,怕是没有几个!

  就是这样一个圣人,而今却说要追随姜御,这怎么能不让他兴奋,一旦姜御收下骨皇,那也就意味着,自己以后就不用当打手了!

  眼珠一转,黄金罴阴笑道:“行啊!我可以替你去说,不过,你可得想好,你若是追随公子,以后就得听公子的命令!”

  “没问题!”

  骨皇一口答应,一个身怀混沌神纹,又在刚一渡过四极劫,便直接跨入了禁忌领域的修士,其未来成就无可限量,能成为其追随者,就算他是圣人,也不会觉得栽面儿!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他本是异类,想要再进一步,跨入虚神,实在太过艰难,但若姜御赐他一段混沌神纹本源,那可就不一样了!

  要知道,混沌可是万物之源,也是道的本源,若能朝夕参悟,修为不说一日千里,一日百里,总是有的。

  二人正自说话间,姜御已经走了过来,身上的伤口正自飞速愈合,待得走到三人面前,那些伤痕已经全部愈合,连疤痕都没留下。

  不过虽然体表的伤好了,但体内的伤势却十分严重,天谴毕竟是天谴,那是与天劫同一等级的,甚至犹有过之,就算姜御再逆天,也不可能做到在天谴之下,毫发无伤。

  黄金罴慌忙上前,抱拳行礼,“恭喜公子顺利度过天谴!”

  姜御无力的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瞥了一眼骨皇,而后摸出一颗水元果丢给了他,“拿着吧,算是谢礼,你没有元神,这颗圣果足够让你化生出元神了!”

  骨皇一脸激动的伸手接住,躬身行礼,“多谢龙子!”

  姜御淡笑,而后看向黄金罴道:“你们看好青鹏,我要找个地方去养伤了!这天谴实在太厉害了,我体内经脉都断去大半。”

  不待黄金罴回话,屠仙战傀就冷不丁的说了一句,“龙子踏入四极禁忌领域,以后还是少动用四象之力,否则天谴会一次比一次厉害!”

  姜御闻言嘴角抽搐,憋了半晌,闷声道:“没事儿,不就是雷劫嘛....雷着雷着,我就习惯了.....”

  眼见姜御脸色不是很好,黄金罴斜了一眼屠仙战傀,“少跟这废话!”而后冲姜御笑道:“公子放心去养伤吧!小皇子这边,我们会注意的。”

  姜御点头,鼻中哼了一声,一摆手,身前裂开一道虚空门户,他钻入其中直接离开了。

  直到姜御离开半晌,骨皇才反应过来,一把扯住黄金罴,急道:“你不是说把我引荐给公子吗!怎么不说!”

  黄金罴一脸淡然,掰开他的手掌,淡声道:“别着急嘛,等公子养好了伤势,我再和他说,一准儿让他收下你!”

  “嘿嘿,这就好!”

  闻听此话,骨皇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嘶哑,如同恶鬼在磨牙…..黄金罴捂着耳朵,一脸厌恶的撇嘴道:“得了!少跟我这鬼哭狼嚎,赶紧去化生元神吧!”

  骨皇点头,欢喜的捧着水元果去找地方闭关化生元神了。